大陸人到香港打拼,稱為「港漂」;隨著中國創業潮,他們紛紛在港創業,為什麼選擇香港?

2015年掀起了創業的大浪潮。與大陸不同,香港的公司註冊程序更加簡捷,審核機制更為明晰,可節省不少時間和精力。

借助香港的先天優勢,在香港漂泊的大陸年輕人也加入了創業大軍,打造屬於自己的事業。理想和情懷,讓年輕的創業者們像打了雞血一般,同時也使他們歷經波折。

透過這群「港漂」的視角,人們或許能認識更真實的香港。

編輯/網易一葉舟
攝影/Rony Zheng

圖為舒月團隊在開會。
「香港的年輕人多數都去做投行了,反而是港漂會選擇創業。」
舒月在香港的本職是新聞工作,創辦女性創業平台是她的第二份工。「現實中就是有些女生在創業時會選擇傳統的營銷項目,比如開網店做老闆。但無論成為何種女性,選擇何種職業,都應當被社會尊重,獲得相應的社會支持。」

舒月說:「儘管我們處在男女平等的時代,但無可避免,社會上還會存在不平等的現象。所以我們希望有這樣一個平台能幫助她們,但願女性在職場和創業的路上不會太孤單。」

同時,舒月強調,團隊所倡導的並不是所謂的女權主義,「有人把回歸家庭相夫教子當做自己畢生的追求,也有女強人被標籤化,甚至遭到男權社會的惡意和歧視……我們都會幫助她們獲得更多正能量。」

圖為趙磊和團隊在倉庫取貨。
「在香港創業,不弄出點聲響來怎麼行?」
近年,香港代購成為內地遊客最熱衷的購物方式,趙磊和他的創業團隊便將目光投向了跨境電商的領域。在趙磊看來,在互聯網時代,香港和內地之間越來越密切的往來給更多的港漂帶來了創業靈感。

圖為Jimmy(右)在搬運貨品。
「香港購物方便,並不表示沒有電商存在的空間。」
目前,越來越多的香港用戶選擇在內地電商平台購物,但由大陸運往香港的快遞費往往是非常昂貴的。看到創業商機的Jimmy創立了一家轉運公司,在整整兩年時間裡,從小推車到各種不同的運輸工具,從第一單到四萬多單,Jimmy說自己的願望是「做成最大的深港轉運公司」。

圖為Candy團隊在舉辦文化交流活動。
「我們想要推進香港社交的精神文化層次交流。」
創業者Candy認為,香港的社交範圍和內容都有局限性,存在不同種族、國籍或者區域群體的抱團現象,和基於酒吧或者派對文化的淺層次溝通現狀。

目前,Candy的創業團隊正在致力於改變和擴大香港的社交格局,為居住在香港的朋友,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背景,提供真正的、有意義、持續的跨文化交流的機會,打造一個友好而有趣的社交平台,而不僅僅是「眾人夜蒲蘭桂坊」。

圖為多位樂手為下一次演出做排練。
「香港有三十萬港漂,他們及其後代都有學習樂器的需求。」
Lyndon和另外兩位港漂在香港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這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以普通話音樂培訓和傳播機構。

Lyndon選擇香港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註冊程序簡便快捷,審核機制明晰,可節省時間精力。借助香港的平台,Lyndon表示公司會將觸角伸向內地​​尋求機會。

平日裡,公司的樂手們會在香港各類同鄉會、商會和校友會晚宴上表演,也參與面向港漂的主題音樂會。

圖為Cathy(左一)攜團隊為某個奢侈品牌表演。
「當初只是想跳舞。」
地理信息系統專業畢業的Cathy和從事土木工程行業的Aria成立了一個舞蹈團隊。從建團至今,團隊多次受邀表演,同時參與一些商演活動,還開辦了舞蹈班,讓姑娘們的港漂生活更豐富。

「香港是一個機會多、成本高的城市,身邊的小伙伴都很優秀,更容易做出成績,但市場有限。而且香港的娛樂圈實在混不起。」Cathy表示目前團隊尚未找到經紀人,自己將會回大陸尋找一些機會,「在兩岸三地都留名,是我的夢想。」

圖為冰冰在自己的湘菜館裡。
「在香港不是什麼人都能去創業的,需要一定的基礎和經驗。」
學習心理學專業的冰冰是一個湖南姑娘,在畢​​業後卻毅然選擇開一家湘菜館,她說:「從小吃湘菜吃到大,吃出了感情,想把經典的湘菜口味帶到香港。」儘管在香港創業很辛苦,但她認為通過這個平台,認識了很多臥虎藏龍的人才,所收穫的遠勝過做一個無名「打工仔」。

圖為Neil和合夥人在廚房製作肉夾饃。
「在香港做陝西美食,一方面是種機遇,也是一種風險。」
來自陝西的Neil來到香港後非常懷念家鄉美食,在對周圍港漂群體進行調研後,發現肉夾饃和涼皮在香港有很多熱愛者,於是便開了香港唯一一家陝西小吃店。

Neil坦誠,香港政府對創業者的支持力度並不大,整體創業環境不佳。「繼香港之後,我們會開拓澳門,新加波和馬來西亞這些海外市場,然後會從深圳滲入大陸市場。」Neil說。

圖為Kellyn和男友在自己的麵包店裡。
「能夠和男朋友一起開創事業,過程很開心。」
80後港漂女生Kellyn和香港男友開了一家麵包店,這對跨境情侶在港漂創業團隊中是少見的組合。目前,他們的麵包店在香港發展到了2間實體店及1間工廠。創業前的Kellyn就職於一間大型企業,工作都是照規矩辦事。

「但有時你選擇生活,有時生活選擇你。」Kellyn說在一次坎坷的跳槽經歷後,她選擇了出來闖蕩。Kellyn表示,香港的創業成本高、競爭大,尤其是像食品餐飲之類的傳統行業很難做出新意,在銅鑼灣和尖沙咀,每天都有新的麵包店在開,每周也都有店鋪關閉。「未來會考慮將門店開到大陸,畢竟中國大陸才是一個巨大的市場。」Kellyn說。

圖為Yin為某個派對準備食物。
「我喜歡參加派對,也喜歡讓派對變得更有味道。」
派對美食家,在大陸屬於「稀缺專家」,但在中西文化交融輝映的香港,派對文化卻衍生了許多與之相關的行業。

平面設計專業出身的港漂Yin在畢業後去了瑞士,之後又回到香港。做過市場和公關,最後她決定開一家自己的公司,專心做「簡單、漂亮」的派對食物。

圖為Ryan為客人上菜。
「香港是個創業的好地方,做餐飲成功卻是非常難的。但我偏偏想挑戰自己。」
港漂An​​dy和Ryan於2013年在香港開了一家中式餐館,經營「中國味道」,如烤魚、麻辣香鍋、小龍蝦、燒烤等菜式。

目前,光顧參觀的客人中內地顧客佔六成,Andy說:「現階段香港本地人對烤魚這類菜式接受度不高,但我們努力把口味做好,自然會有人喜歡。」

圖為團隊合夥人Kris(右)、Lisa(中)和Allison(左)為下一次派對活動做策劃。
「香港的女性,尤其是港漂,對社交的需求度很高。」
Kris在最早創業時,希望利用「位置記憶」服務讓擦肩而過的人有一個再次相遇的機會,舉辦過多場線下社交活動。現在,創業團隊的理念框架不再局限於「約會」,而是將社交平台與生活元素結合,隨時隨地便可搜尋附近有可能「擦肩而過」的事物。

「我們的平台希望能讓女性朋友找到歸屬感和認同感,尤其是在香港的快節奏下。」Kris說團隊成員為全女性,所以非常了解職業女性的喜好、需求和夢想。

圖為Cathy(中)和朋友在咖啡店裡交談。
「其實我選擇創業,某種程度講,是為了向過去安穩的生活告別。」
港漂眾籌咖啡廳的創辦人胡倩怡,在出來創業前是科班出身的人民教師,選擇創業的原因是害怕自己錯過這個世界的更多精彩。「港漂眾籌不僅僅是一種商業行為,更是一種情懷和凝聚力的體現,而咖啡廳也是一種包羅萬象的生態模式,在這裡我看到了無限的可能。」

目前,這所港漂眾籌咖啡廳會定期組織社交活動。「希望這裡會有更多有意思的故事發生,讓我們共同成長。」Cathy說。

圖為文放在實驗室工作。
「在大學以前,找到一個好工作就是對未來的打算,從未想過創業。」
港漂文放說自己辭去之前一家外企工作的原因是「未來數十年的生活都是可以預見的,而且是一成不變的」,這讓他感到恐懼。

於是他牽頭組建了一家創新科技公司,主要為全球無人飛機生產、研發和應用商提供實驗室級別的技術服務。選擇創業以來,文放吃了不少苦頭。罹患突發神經性耳聾的他右耳完全失聰,左耳也受到影響。「我母親知道我的病想讓我放棄創業,但我覺得創業就是我的生活,我不會放棄我的生活。」

圖為廖旅洋用自主開發的拓展現實手機程序識別了港幣20元上的符號,並在手機上生成虛擬的蛋糕展示。
「在香港創業並非易事。」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的廖旅洋於2013年成立了一家創意科技公司,專注於新形態產品展示移動互聯網平台開發。在廖旅洋看來,香港的互聯網環境與海外接軌,更容易藉此打開海外市場。

同時,他也希望公司能夠從香港起步進入內地市場,「實際上,香港給了創業者一個開闊的視野,但市場卻局限。」

圖為牙醫趙汗青和診所同事。
「大陸學生畢業之後在香港創業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但讓我重選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創業。」
畢業於港大牙醫學院的趙汗青說,其實香港的牙醫並沒有人們印像中的「很掙錢」。

經歷過診所成立初期的艱苦和連續兩次創業虧損的他還是選擇再試一次,因為他看到了香港牙醫的前景。他說,在香港做牙醫不可以有宣傳廣告和大招牌,不然會收到牙醫管理委員會的警告信,「想要有客戶,就必須紮實地服務每個病人。」

圖為深港兩地創業者在Vincent團隊組織的交流活動中合影。
「香港傳統市場成熟,但創業氣氛並沒有大陸熾熱。」
看到深港雙城之間存在無限創業商機的Vincent,著手創辦了一家創業交友平台,組織深港兩地創業者資源對接。在Vincent看來,香港有很多高素質人才會投身專業勞動市場享受高薪,卻不會選擇創業,因為香港創業成本高,除去高昂的生活成本、店舖租金和人力資源成本後,創業二字更顯得虛幻。

圖為夫妻倆正和律師討論剛剛做完的貸款產品。
「攜手創業是我倆心目中最浪漫的事。」
張鄭芬和羅正林是一對夫妻,他們在各自之前的工作經驗中積累了足夠的資源,在適當的機會選擇了辭職,一起創立了一家中港聯動的跨境P2P網絡借貸平台。

張鄭芬說,香港提供的最大優勢是連接中西方的獨特定位和健全的金融體制。目前,國內P2P風起雲湧,他們創辦的卻是香港唯一有抵押的網貸平台。

「在沒有經過餘額寶教育的香港市場,說服投資人通過網路投資貸款,難度是相當大的。」張鄭芬說。

圖為團隊正在灣仔協助一場「為老年人穿婚紗」的活動,參加活動的老人們年輕時因戰亂或貧困而移居香港,從未舉行過婚禮。
「相對於港漂一詞的飄零感,我更願意稱自己為新香港人。」
Angela是香港一家非盈利組織(NGO)的團長。她說,這幾年香港社會出現了一小撮的質疑聲,認為大陸人來香港就是為了享受社會福利、「攞著數(佔便宜)」的。

而Angela的團隊要做「新港人」,用實際行動告訴香港社會,港漂不僅僅是在香港紮根立足,更重要的是也為香港社會義務工作,搭建大陸和香港的溝通橋樑,傳播正能量。

圖為凌波在自己的辦公室裡。
「在深圳站穩之前先不回到香港。」
80後理工男凌波在港漂的第七年,籌資百萬元,得到了深圳一款茶品的總代理。本打算在香港打造屬於自己的茶葉店,但由於香港的店租和人工成本太高,起步太難,幾經周折後放棄了香港的業務。

在凌波看來,茶業是個慢行業,投資和盈利週期略長,要慢慢積累資源。實際上,凌波算是一位在港創業的「失敗者案例」,但他將稱之為「以退為進」戰略。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