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權?南京第一高樓擋住鄰居陽光,法院判建商須賠償人民幣十萬元。

6年前,因自家房子被南京第一高樓「紫峰大廈」擋住了陽光,陳先生夫婦通過訴訟維權,結果卻因律師不願代理無奈撤訴。

6年後,陳先生的兒子站了出來,替年邁的父母討要「陽光權」。

▲ 紫峰大廈是世界第九、中國第四高樓(截止2014年10月)

住在「陽光閣」卻照不到陽光

2004年,身為雜技演員的陳軍(化名),購買了南京市厚載巷陽光閣小區某幢203室產權房,這套面積170餘平方米的房屋正面朝南,自然採光條件好。

2005年,由南京國資綠地建設的「紫峰大廈」開工建設,並於2010年建成竣工。大廈建成後,以其358米高度雄立於南京鼓樓廣場一側。

===

南京紫峰大廈總高度450米,為江蘇省第一高樓。綠地廣場-紫峰大廈是集商業、酒店、辦公於一體的多功能綜合性建築群,占地面積18721m2,總建築面積261075m2,其中地上建築面積197147m2,地下建築面積63928m2。

工程由一高一低兩棟塔樓(主樓、副樓)和商業裙房組成,其中主樓地上69層,建築高度450米。

本工程的關鍵施工技術獲得江蘇省科技進步獎三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獎三等獎、江蘇省建設廳科學技術獎一等獎。

===

「紫峰大廈」在成為南京新地標的同時,也與周邊市民引發了一些糾紛,主要表現在大廈妨礙了周邊一些居民家的采光,這其中就直接影響到陳軍家。

2007年5月,國資綠地通知陳軍父母及另三戶相鄰房屋所有權人,對「紫峰大廈」影響他們家庭採光問題進行協商,並於同年向另三家房屋的所有權人各支付了補償款人民幣5萬元,但唯獨沒有陳軍家。

陳軍去找國資綠地交涉,但對方稱陳軍家符合日照標準,故拒絕了對其補償。

2010年,陳軍的父母將國資綠地告上法院,但後來因律師不願代理而撤訴。這之後,陳軍接替父母的維權行動,一直在找國資綠地交涉,但對方就是不給明確答覆。

無奈之下,陳軍於今年5月將國資綠地告上南京市鼓樓區法院,稱被告建設的「紫峰大廈」侵害了其家庭「日照權」,主張被告一次性補其損失人民幣10萬元。

定案關鍵:大寒日日照時長

庭審中,國資綠地提出,陳軍所在的203室房屋採光符合國家標準。「南京市規劃局此前給出的補償參數為:大寒日日照時間累計小於1個小時的,將酌情給予不同金額的補償。我們是按照南京市規劃局給出的標準為參數,給予補償。」

除此之外,國資綠地還指出,陳軍的訴訟請求已超過訴訟時效,其現在要求補償人民幣10萬元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希望法院駁回其訴訟。

關於「陽光權」,大寒日(大寒是國家規定測算日照時間的標準日,住宅室內採光時間的標準計量日。)日照累計時間應該是1個小時還是2個小時,成為維權的關鍵。

鼓樓區法院認為,南京市城市規劃編制研究中心出具的日照分析圖表明,「紫峰大廈」建設前,原告住居的203室房屋在大寒日的連續日照時間為一個半小時以上,不足兩個半小時,累計日照時間為一個半小時以上,不足三個半小時。

「紫峰大廈」建成後,203室房屋在大寒日的連續日照時間為一小時以上,不足一個半小時,累計日照時間為一小時以上,不足兩小時。

據此可以認定,203室房屋在「紫峰大廈」建成後,日照時間有明顯減少,而減少的直接原因是受「紫峰大廈」的影響。

南京市依據大陸《城市居住區劃設計規範》的要求,規定住宅建築日照應滿足大寒日大於、等於兩小時的標準

這一規定還詳列了三種特定情況,其中一條就是:「在原設計建築外增加任何設施不應使相鄰住宅原有日照標準降低」。

本案中,被告違反了這一規定,不僅使203室房屋日照時間減少,而且低於大寒日累計日照時間大於等於2小時的國家標準。被告辯稱原告所有的房屋日照符合標準的意見,與事實不符,法院不予採信。

此外,法院認為,2010年以來,陳軍為維護自己的「日照權」一直在與被告交涉,故其起訴並未過訴訟時效。

綜上,法院依據查明的事實,結合本案實際,依據民法通則、物權法、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有關條款,對本案作出了前述判決。

南京的住宅大寒日日照,必須大於等於兩小時,你家達標了嗎?

 閱讀原文

微信號:jstvjsxw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