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北少林深陷爭議漩渦之時,南少林寺正醞釀一些大事–證明南少林的存在,然後大賺觀光財。

澎湃新聞記者 韓雨亭

11月9日清晨,原本還陽光普照的福建莆田南少林寺,突然間雨霧繚繞、雲煙拂拂,讓坐落於綿延群山的寺廟多了份神秘與仙靈之氣。

少林功夫源遠流長,南少林寺與河南嵩山少林寺根脈相通,彼此呼應。千百年來,「南拳北腿」已在中國歷史上形成了鮮明的南北武術流派,兩者同樣作為中國佛教禪武文化的聖地,聲名遠播。

由於歷史緣由,南少林寺在清朝初年,一夜之間銷聲匿跡,只停留在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勾畫的武俠世界裡,直到1986年才重新被考古學家發現和挖掘。後來,當地政府在舊遺址上重建了南少林寺,以此推動當地的旅遊產業。

莆田南少林寺是大陸東南沿海武術活動中心和著名的旅遊景點。

近幾年,當河南嵩山少林寺一直處在爭議漩渦中時,身處輿論邊緣的南少林寺卻悄然崛起,正在力圖成為中國禪武文化的新「道場」。

11月9日,莆田南少林寺舉辦了「絲綢之路」佛教文化高峰論壇與南少林發展戰略研討會,活動吸引了200多位來自天南海北的僧眾、政府官員、學者、記者及武術愛好者前往。

他們齊聚九蓮山,共同商討中國佛教、南少林的未來發展宏圖,進行了一場事關文化輸出、弘揚南少林寺禪武文化、旅遊發展的大討論。

作為東道主的莆田南少林寺,卻有著更為遠大的目標。

“絲綢之路”佛教文化論壇上,南少林寺方丈空性法師致辭。

「我們回顧古絲綢之路,目的是讓佛教為我們開創新的絲綢之路。」莆田南少林寺方丈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說。

中國佛教界將面臨千載難逢的歷史發展機遇。

2014年3月27日,習近平在訪問位於法國巴黎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時,列舉各宗教傳入中國後,對中國歷史文化的形成與發展起到的重要作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魏德東如此評價稱:「中國國家主管人前所未有地全面論述了佛教中國化的歷程與意義。」

「在絲綢之路建設及國家經濟發展,以及對外交流,經濟、文化互相理解方面,我認為佛教會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北京大學東方學研究院教授王邦維在演講時稱。

「宗教信仰的力量非常強大,有著深刻的力量,值得總結、認識和發揚。」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西域語言研究所教授王炳華說。

偏安南方一隅的莆田南少林寺,敏感地捕捉到了中國政策脈搏和時代趨勢。

「南少林寺正在力圖扮演一個宗教信仰與文化的交流平台。」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陳培愛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不過他認為,對於南少林寺而言,一切才「剛剛起步」。

「南少林」紛爭

「寺因武顯,武以寺名」,南少林寺是南拳的發源地。

這座始建於南朝陳永定元年(557年)的寺廟,至北宋嘉佑年間(1056-1063),已形成很盛的武風,習練少林南拳,並廣泛流傳民間。

如今重建的莆田南少林寺位於荔城區西天尾鎮九蓮山林山村,景色宜人,三面環山,山間小溪與臥佛山相望,地形地貌酷似嵩山少林寺。其由大量仿古建築所組成,難以讓人感受到千年寺廟的古幽。

莆田南少林寺由大量仿古建築組成。

有說法稱,由於與天地會之間有著密切聯繫,南少林寺參與了反清復明鬥爭,故莆田南少林寺曾被清兵所焚毀。

一直以來功夫在歷史上對少林寺的名聲傳播作用巨大,1982年,電影《少林寺》讓少林功夫風靡中國大江南北,讓河南嵩山少林寺成為全球武術愛好者的膜拜聖地,推動了登封市當地旅遊業的發展,也間接地拯救了已沉寂幾百年的南少林寺。

此前,南少林寺只能在當地村莊的傳說和武俠小說中才能看見,它所在的位置很偏,沒有公路,只能走路,當地村民陸續發現了很多石碑,一直向上反映。1986年,全國文物普查,政府陸陸續續派來了不少專家,才發現了被燒毀的寺院遺址。

南少林寺出土的文物:當院僧九衍石。 視覺中國 圖

1990年12月,經國家文物局批準,福建省考古隊對九蓮山寺院遺址進行考古發掘,出土了「真覺大師革隹堤之塔、林泉院、天佑」唐代石刻等珍貴歷史文物,引起海內外轟動。

「當時考古隊來了以後,我陪著專家到現場勘察,這是第一次看到南少林寺遺址的實物,雖然只發現了小部分,但已經石破天驚了,遺址黃土底下達2米多深。」莆田民間文化研究者鄭百雄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他本人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也是莆田廣化寺非常活躍的義工,對莆田本地歷史文化了若指掌。

鑒於嵩山少林寺對於登封市旅遊產業的推動,此次重大發現讓當地政府如獲至寶。

1991年,當地政府聯合中國武術學會、福建省體委、福建省武術學會組織國內外有關專家,對南少林寺遺址進行科學論證,認定南少林風景與旅遊的發展潛力巨大,可開發性強。

經過專家論證結束後,1992年4月25日,莆田市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新聞記者會,正式向外界宣布考古發現。

河南嵩山少林寺第29代方丈德禪法師出席了記者會,他確定了林泉院即南少林寺,並贈送了「南少林就在福建莆田九蓮山下」的親筆題詞。

當晚,新華社向全世界發稿,題為「南少林寺將在福建莆田重建」。海內外媒體分別發稿,並有媒體宣稱:「南少林寺遺址爭論可以休矣。」

當時,福建省正在掀起一場南少林寺的遺址紛爭,卷入其中的共有三座古寺,它們分別是莆田少林寺、泉州少林寺和福清少林寺,幾方都拿出了證據,各執一詞。

福清的少林院,被當地認為是福建查有實據的年代最早的古少林寺。經考古發掘,也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包括在遺址中發現「少林院」、「少林」等石刻銘文,以及石橋、石盂、石槽、石碾(藥臼)、石碑等上千件文物,被認為是初建於唐末宋初的南少林寺遺址;

泉州南少林寺最早見於《萬年青》「白眉道人奉旨大破少林寺」。清末成書《少林拳術秘訣》稱:「斯時國內有兩少林,一在中州,一在閩中。」有研究者稱:此「閩中」少林即泉州少林,而且是由嵩山少林寺分燈衍派。

而莆田九蓮山寺院遺址所有出土文物均只有「林泉院」的記載,並無「少林寺」的字樣,不能服眾,所以它的考古和重建挑動了各方的敏感神經。

這場爭議延綿至今。饒有意味的是,作為「正宗」的河南嵩山少林寺方丈釋永信並沒有與其師叔祖德禪法師保持一致,在和媒體談及此話題時他曾委婉地說:「作為少林寺方丈,我的身份,不好去評論‘南少林’的事情……我只能這樣說一句話──在我們少林寺所有的典籍中,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南少林’字樣。」

在此背後,又涉及嵩山少林寺的內部紛爭。

2015年09月20日,福建省莆田市,南少林寺武僧進行跑步、梅花樁拳法等晨練。 視覺中國 圖

今年以來,關於釋永信早年曾被德禪法師「遷單」(即僧人犯戒被擯出門)的舉報甚囂塵上,而最近,河南省官方成立的調查組公布調查結論,認定當年的「遷單」無效,系「在當時內部相爭情況下個別人的私自行為」。

「為什麼(釋永信)這麼說,具體緣由我們也不是很清楚,目前從政府層面的典籍、文字材料來看的確是沒有的,但是民間記載卻大量存在。南少林寺史料方面存在不足的原因,有一說是康熙和乾隆年間,少林寺在對資料兩次維護時,對南少林的資料進行過一些處理。」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無論如何,這是一場暫時沒有結論的爭議,但為了搶奪話語權,福清、泉州和莆田的南少林寺都在加速重建。

作為製造和商貿發達的泉州市,擁有最強的經濟實力,泉州南少林寺選址也在市區,交通便利,所以重建速度最快。

莆田南少林寺所在的莆田市荔城區西天尾鎮,經濟實力也不弱,擁有眾多台資鞋廠,也帶領出資數千萬元修建公路和寺廟。

「雖然存在種種爭議,但不能否認的是,唯一由國家批準考古發掘承認的只有莆田,況且還有趙樸初題寫‘南少林寺’幾個字,北少林寺的德禪方丈也親筆寫了。只是幾方都在爭速度,說白了,誰先蓋好,誰的影響力就大。」鄭百雄說。

為了與時間賽跑,莆田南少林寺重建過程顯得過於迫切,很多關鍵細節都未能注重。鋼筋水泥的仿古建築,無論從設計,抑或是工程質量都略顯粗糙。

最大的問題是,未能在最大程度上充分保護遺址。

「當時有幾個方面原因,如果充分保護遺址,從設計方案到建設都要花很長時間,而且還要耗費更多的錢;如果原址上面重建,肯定能加快速度;所以取得考古報告後,直接開始在上面建了。」鄭百雄說。

「大和尚」到來

1997年,莆田南少林寺一期工程建設完畢,1998年開始對外開放。

泉州南少林寺幾乎同時期完工。1992年10月,當地佛教界和地方知名人士決定在原址重建南少林寺,至1997年成大雄寶殿、五觀堂及僧舍。直到2002年開始在大雄寶殿正前方復建天王殿,這成為泉州南少林寺在新時期復興的標誌。

莆田南少林寺也陸陸續續完成了大雄寶殿、天王殿、鐘鼓樓等景觀的基礎建設,巍峨壯觀。

福建莆田南少林寺全景。 視覺中國 圖

在基礎建設上,莆田南少林寺有了初級規模,但如何讓它成為具有宗教色彩的旅遊景區,成為擺在當地政府眼前的一道難題。

起初,莆田當地政府正式將莆田南少林寺作為旅遊景點開放後,經營模式很簡單——門票。但這並沒有得到市場認可,遊客對鋼筋水泥、不倫不類的仿古建築沒有任何興趣。

為了恢復南少林的禪武傳統,當地政府還從嵩山少林寺邀請了不少北方武僧住在寺廟,效果也不理想。

北方僧人到了福建,對氣侯、風俗諸多不習慣,九蓮山上嚴重缺水,如果生活用水、洗衣服,洗澡都要跑到山腳下,住了一段時間後,僧人們紛紛離開了,寺院幾近荒廢。

莆田市政府見此情形,盛情邀請「大和尚」——學誠法師接手。從2006年開始,他開始兼任莆田南少林寺住持。

學誠法師的到來為莆田南少林寺帶來了生氣與活力,他一直都是中國佛教界的「改革派」,近幾年他主張用互聯網傳講佛法,成為了媒體追捧的對象。他本人也是從莆田「走出去」的具有傳奇色彩的高德大僧,初中畢業便削發為僧,後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中國佛學院獲得碩士學位,他所住持的北京龍泉寺、法門寺都名聲顯赫。

「這主要是得益於大和尚傳講佛法的理念。」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說。

學誠法師給外國友人隨緣講法

盡管學誠法師是中國佛教界「改革派」,但他卻十分注重僧眾的佛學訓練和自身修養,一貫反對將佛門重地和寺院進行過度商業化,他所住持的寺院幾乎都取消了門票,淡化功利色彩,並借鑒義工管理模式,讓寺廟參與社會公益事業。此舉很快獲得了信眾的認同和追隨。

當莆田市政府請學誠法師住持南少林寺時,他已經身兼數職,包括方丈、理事、政協委員等多種社會角色。即便如此,他依然委派了僧人前往莆田南少林寺,並且在寺院簡陋的房屋中組織僧人們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等佛教經典,培養大批僧人和信眾,其中很多信眾現已出家。

如此一來,莆田南少林寺開始有了很大起色,大批信眾和義工開始紛紛湧向九蓮山。

後來,由於身兼多職,在北京事務實在繁忙,學誠法師很難兼顧住持南少林寺。2012年,其徒弟空性法師成為了南少林寺新「掌門人」。

如今,空性法師要思考和解答的是,南少林寺要如何弘揚和發展。

「這成為了修煉空性法師的好道場。」鄭百雄認為,學誠法師希望他弟子能自己走出一條道路,商業、修行、學校、慈善、武術和養老,任何一條道路都會成為南少林寺的發展方向。

「寺因武顯,武以寺名。無論如何武術都會成為南少林寺割不斷的發展特徵,不管任何人到南少林寺,他的想法肯定是要看到武術,如果沒有武術,肯定很多人會失望而歸。」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陳培愛認為,宗教與企業同為人類最複雜、最具影響力的組織。

《中國企業家》曾在一篇文章裡這樣寫道,《基業長青》一書裡,作者發現,所謂的「高瞻遠矚公司」都有教派般的文化。作為「北少林」掌門人——釋永信最大的價值,是他以企業家精神推進弘法利生事業。

嵩山少林寺走出了一條傳統寺廟生存模式與現代商業理念的融合之路。少林寺將寺廟的文化資源與經營平台分離,前者向後者投入無形資產,後者聘請專業人士打理,然後反哺寺院,令品牌更為強勢——這,就是「少林模式」,它形成了一條「禪、武、醫、藝」的產業鏈,相當於一個創意文化產業集團的意味。

「南少林寺一定要把它作為品牌來經營,跟任何商業、教育和文化品牌一樣,南少林寺廟一定要有目標定位,包括對南北少林流派的分割是什麼,最後如何形成自己的核心競爭力。」陳培愛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他認為,慈善、教育、養生和武術四個方向當中,養生誰都可以搞,教育順理成章,所有寺廟都有,所以武術肯定要作為核心。中國寺廟當中,武術相對極少,南少林又代表中國最重要流派——南拳。即便是弘揚武術,修身養性,也要和「北少林」有所區別,不能只是一味「強武」,而是要深刻領悟「禪武」文化,醫術、養生和修心會成為南少林的未來方向。

作為莆田南少林寺的年輕掌門人,空性法師發現了弘法利生的更大一片「藍海」——海外市場。他本人經常到海外交流,發現很多華人新移民到了海外「無所適從」。

「如果佛教沒出去,這意味新一代移民沒地方選。」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這讓他意識到了中國佛教傳播存在的困境和機會,也是他想將中國佛教的禪武文化沿著「絲綢之路」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原因。

被南少林改變的生態

莆田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蔣志雄在開幕上致辭。

2015年11月,在莆田南少林寺舉辦的佛教文化高峰論壇上,莆田市政府副市長蔣志雄發言時稱,佛教文化應成為聯繫國家和地區的重要紐帶,他對南少林寺的希望是「建成與北少林相呼應的聖地」。

這句話代表了莆田市政府的雄心壯志。

在莆田南少林寺的某辦公室,澎湃新聞記者看到了一個南少林寺旅遊風景區的規劃圖。

這是在莆田市政府主導下龐大的建設規劃。南少林風景旅遊區總規劃面積26.1平方公里,風景區內的九華疊翠與紫霄怪石被列為莆田二十四景之二,景區按景點自然地理分布狀況,採用中心輻射的空間布局,形成「一帶、三區、九片」的結構,形成了以石盤水庫為中心的九個景觀片區。

事實上,這是上個世紀90年代便確定的發展規劃。當時莆田地方主政者認為南少林風景旅遊區發展潛力巨大,可開發性強,故以南少林風景區為中心,計劃建成集宗教朝聖、旅遊觀光、休閒度假於一體的旅遊風景區,預計年遊客量可達500萬人次。

不過,這個宏大的建設規劃進展緩慢,遲遲未能動工。

一位知情者對澎湃新聞記者稱,此前政府已經通過了規劃,可是由於莆田市政府高層人事調動,2014年至今,南少林風景旅遊區的建設暫時處於停滯狀態。

對於莆田南少林寺的寺院建設本身而言,目前正在籌劃第二期工程。

「如果要完全建設完成,主要看大環境,有可能是10年,也有可能是20年,要看因緣。」空性法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根據統計,莆田南少林寺目前每年的遊客數量有20萬人左右,遊客數量正在日益增多。與此相伴生的是,南少林寺以及周圍村莊的生態正被悄然改變。

從莆田市區乘車到達南少林寺的沿途並沒有想像的深山古林,而這條公路是當地政府為了讓旅客更方便到南少林寺而專門建造的,在公路兩旁和南少林寺附近,已經開始出現以南少林為主題的商鋪、素菜館和賓館。

如果沒有重建的南少林寺,周圍或許還只是有著農耕色彩、日益凋敝的村落。

莆田南少林寺旁的蓮花石上刻滿了「現代摩崖石刻」。 視覺中國 圖

現在的南少林寺正在為當地創造旅遊經濟來源,遊人慢慢增多後,旁邊一些村莊的居民不斷往寺廟靠攏,南少林寺周圍的村莊正在迅速膨脹。

當地村民業餘時間,也都到南少林寺門前做起了小生意,小賣部、飯館、旅遊紀念品等。

在南少林寺正對面開小商品店的一位老板見證了變遷。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最早做生意時是臨時搭建的帳篷,商鋪老板只是在裡面賣點兒小吃和商品。現在不一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初具規模的商業街。

顯然,莆田南少林寺與周圍的生態的「化學反應」正在悄然發生。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澎湃新聞的用戶進行溝通與互動的平台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