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的商業傳奇「三隻松鼠」:5個人,兩年時間,從0到10億,成為中國互聯網堅果第一品牌!

一個草根創業團隊在三線城市,如何兩年時間,從0到10億,做成中國互聯網堅果第一品牌?

一串數字連起一條時間軸:5個人創立的公司,2012年6月19日上線,2012年11月11日賣出766萬元銷售額。到2014年11月11日,單天銷售額變為1.09億元,2014年全年銷售額突破10億元。

1 成功的章燎原▼

章燎原20年前還在混江湖時,開玩笑時隨手寫了一張卡片給人,上面寫著燎原集團董事長章燎原。他說,如果將來他發跡了,可以憑此卡片找他。20年後,這人拿著這張卡片找上門來,章燎原一看,還真是自己寫的。那人成了公司的包裝供應商,但也因供貨不合格受到嚴厲處罰。

 

三隻松鼠創始人兼CEO章燎原身材瘦削,眼神犀利,有員工形容他的眼睛是「像鷹一樣」,走路的時候身體有點傴僂,喜歡沉思,步伐很快,「有點像要趕去‘殺人’一樣」。

出生於1976年的章燎原,在安徽蕪湖市創辦了三隻松鼠:一家以賣堅果、幹果為主的電商公司。三隻松鼠這家公司的裝修有種奇妙的混搭:既有橙紅色的管道滑梯,就像你經常在網上看到的互聯網公司裝修照片;又四處掛滿貼著諸如「百億夢、幸福夢」口號的紅色橫幅,這讓你想到傳統的鄉鎮企業。

 

特意用黃色燈光和灰色磚塊做出舊時光效果的走廊,雕著標語「要麼第一,要麼滅亡」,一串數字連起一條時間軸:5個人創立的公司,2012年6月19日上線,2012年11月11日賣出766萬元銷售額。到2014年11月11日,單天銷售額變為1.09億元,2014年全年銷售額突破10億元。

2 開始「觸電」▼

章燎原的「觸電」始於2003年在一家塑膠公司做行銷員。在那家公司,章燎原用中文寫好郵件,找人翻譯成英文,用在線英文翻譯軟體登錄英文網站,看到網站跟塑膠銷售有關,就發郵件,他給幾百家網站都發了郵件,把信息鏈打通,一兩個月後很多人打電話到公司裡談生意。 

安徽寧國市出產山核桃,他看到賣山核桃的詹氏食品公司招行銷員,這家公司一年銷售額四五百萬元。2003年他加入詹氏的時候,正好是淘寶上線的時候,他失去了做電商的第一輪機會。

在詹氏,他一乾就是9年,前7年沒幹任何電商的事,從行銷員做起一直做到總經理,當他離開詹氏的時候,公司產值一年近兩億元。最初,他被外派開專賣店,擔任經理,手下實際只有一名員工,自己又要負責送貨又要跟商超談判,700元一個月。與他同期加入的員工共11名,走了10個,只剩下他一個。他琢磨過,自己為什麼很長一段時間裡一事無成,核心原因是雖然想創業,但沒有專注一個產業,沒有選擇一個切入點,只有選擇一個行業、一個老板跟下去自己才有可能做起來。

外派到蕪湖的時候,他特別興奮,覺得自己是練兵多年的將軍終於上了戰場,他騎著自行車帶著馬子在蕪湖轉悠,指著世紀聯華說:以後我們的貨都會擺進去。

他先拿小超市練手,學著談堆頭費、進場費,學習做稅務、工商註冊,兩年後蕪湖區域業務增長第一,財務管理、員工管理都是最規範的。29歲,章燎原覺得自己揚眉吐氣,升職成行銷總監。

2010年底,他感受到時代的變化,電商B2C來了。詹氏山核桃在安徽這個區域市場脫穎而出,但滿足不了章燎原的胃口,他想做全國性品牌。他做了殼殼果——一家在網上賣山核桃的店,2011年銷售額達到2000萬元。他意識到,電商能夠建立起全國性的堅果品牌,到2011年下半年,章燎原在公司內部堅持認為這是唯一的機會,三年能做到兩億元。但是,其他人覺得這是吹牛,電商是虛擬的,沒有實體店靠譜,章燎原走火入魔了。

線上線下的衝突明晃晃地擺在桌面上,詹氏的老板偏向保守。章燎原覺得,快消品在電商建立品牌的時間窗口是在3年以內,2014年底我見章燎原的時候,他說:「再通過電商建立快消品品牌的機會幾乎沒有了。可能機會存在,但方法不一樣了。」

章燎原利用社會化媒體推廣自己的個人品牌,在圈子裡出名了。IDG資本合夥人李豐聯繫上了他。2011年,李豐研究淘寶電商,進而了解到殼殼果,這個快速崛起的品牌在電商堅果品類已經做到了前三。2011年底,李豐從南京到寧國,路上花費三四個小時。殼殼果面臨著線上線下的衝突,李豐對章燎原的第一印象是,懂品牌,對電商有想法,雖然在小地方,但想法大氣。他告訴章,如果你出來,我投資你。三隻松鼠A輪融資就是IDG的150萬美元。

章燎原決定辭職創業,大家都不理解:你有房有車,一年幾十萬元的收入,搞什麼呢?拿幾乎是全部的家當100萬元創業,失敗了,怎麼辦?章燎原有一股與命運死磕的狠勁,他相信人生有起有落才能終成大將。

3 三鼠大鬧互聯網▼

2012年5月,三隻松鼠上線前,李豐趕到蕪湖,和章燎原他們聚會。鼠大瘋(胡厚志,工廠製造中心總監)負責做菜,大家一塊喝了很多酒,「我很久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了,他們的臉上洋溢著我很久沒看到的東西,草根、青春、理想、感情……現在回想起來仍然十分感動。」  

三隻松鼠2012年6月上線,正式上線之後,第一單客戶姓黃,男士。鼠阿M(三隻松鼠客戶滿意中心副總監明珊珊)激動得叫了起來,全辦公室的人都跑來圍觀。章燎原親手打包,鼠阿M自己寫了一封信給對方。僅僅3個多月後,三隻松鼠就成為電商堅果第一品牌。三隻松鼠定位高端品牌,賣給白領。很多人認為應該直接向對象建立訴求。章燎原認為得先搞人氣,讓圖便宜的人到處去傳播,影響白領決策。原來他在詹氏的時候,詹氏業務很大一塊是來自企事業單位採購,但章燎原主攻小區裡的大爺大嬸,提供低價格、好服務的產品,他們買回去就到處講。這次做三隻松鼠,互聯網上什麼人傳播最快?是學生和剛走上工作崗位的人,小恩小惠他們都會開心地發微博。這群18歲到24歲的人,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強,參與感強,心裡沒有品牌,白紙一張。

第一波用低價賺人氣、賺口碑,刺激準客戶掏腰包,等這些人的品味拉升起來之後,產品價格也就理性回歸了,讓客戶為滿足感而付費:大家都買三隻松鼠我為什麼不能買呢?這也是章燎原在詹氏摸索出來的手法:他開拓區域的時候,第一次賣得便宜,後來價格就漸趨於合理了,新用戶給更多的優惠,老用戶聯繫靠的是情感,價格沒那麼重要了。


2012年,章燎原悟出一點,口碑行銷是最好的行銷。公司需要有很好記的名字,要讓人願意為你傳播。

對客戶來說,體驗的鏈條很長:從進來店面有疑慮、到下決心買、再到期待貨的到來、再到收到貨實際體驗,是不是每個環節都提高客戶的好感、讓客戶覺得你更加靠譜,這很重要。傳統企業覺得這些環節都是麻煩,章燎原發現這些環節都是廣告植入的機會。傳統品牌行銷是你看到廣告就到超市找產品付錢帶回家,沒有那麼多時間讓品牌商和客戶建立起溝通,必須通過頻繁的廣告刺激讓客戶接收到信息。

電商能在一次消費裡創建一個忠誠的客戶,傳統的簡訊是「尊敬的顧客……」,三隻松鼠的簡訊是「主人,您訂購的鼠小箱正快馬加鞭地向你飛奔而來」,形象,生動。三隻松鼠的另一位投資人、今日資本創始人兼總裁徐新做過調研,90%消費過三隻松鼠的用戶能記住這個品牌。

附在包裝盒上、做成松鼠尾巴造型的開箱器,盒內附帶的用於吃後擦手的濕巾……三隻松鼠在許多細節上超過客戶預期的期待。

在線客服是品牌和顧客溝通的關鍵,因為見不到面才有想像空間。三隻松鼠有先天優勢,動漫形象在溝通上更容易。他們創造了一個特別的稱呼:主人。章燎原突然一天半夜在群裡說,我們該對客戶喊「主人」,松鼠是寵物,讓萌寵給客戶提供服務。他發了一張截圖:章燎原用「鼠小兒」的帳號與客戶聊天,突然冒出一句「主人記得表揚一下,麼麼噠」。對方說,小松鼠好乖,發了一張摸頭的動圖。一開始包括鼠阿M在內,都不習慣用這個詞,後來放開了,成為了三隻松鼠的標準用詞。

當時農產品行銷、管理層次低,沒有什麼創新,包裝很土,三隻松鼠的包裝特別,買的人都會提到。最核心的還是,價格發生巨大變化。這是本質,再通過包裝、服務帶來更多的話題,才能引爆。沒有低價這個前提,就沒辦法引爆。洽洽瓜子做不了高端堅果的原因是,成本與三隻松鼠區別很大。傳統管道進商超,必須有2倍以上的溢價,原本20元一包的堅果,就變成六七十元了,成本拉得很高。

沒有體量的品牌是不可能成為品牌的。當時天貓還是好平台,用戶獲取成本低。之前,新農哥、百草味在淘寶過得很舒服,毛利率高,通過免費的流量來獲得用戶。當時在食品行業沒人會用鑽石展位,用得多的是直通車。三隻松鼠選擇做鑽石展位,不斷砸硬廣,將碧根果做成了銷量第一,這是三隻松鼠第一款引爆產品,也拉升了三隻松鼠其他產品做到了第一或者前幾位,把流量入口的門給堵住了。

他們考慮必須引爆事件來打響品牌,有什麼比從天而降成為第一更好的呢?決定2012年雙11哪怕虧幾百萬元,哪怕沒辦法成為全天第一,也必須有一段時間做到第一。

效果出乎意料地好。2012年雙11,三隻松鼠共有13個客服,從凌晨到晚上12點不停地忙。鼠阿M一度覺得提示新消息的「叮咚」聲,是世界上最大的噪音,一聽到心裡就跟貓抓一樣。同事打電話給鼠小七(吳斌、經營中心經理),千萬別再賣了,再賣真的發不出去了,得關店了。訂單積壓在生產環節,缺貨。開始沒弄明白到底自己能賣多少,大家在倉庫連呆了兩天,稀裡糊塗的,才覺得不對勁了。章燎原把創業團隊召集在一起,我們面臨著成立以來最大的災難,可能讓我們死掉,我們沒有任何選擇,只能用盡所有力量去幹,就算幹完了,可能還是會死掉。

如果店鋪評分大幅度下降的話,三隻松鼠的流量入口優勢就沒有了,店會跟死掉沒什麼區別。在2012年11月11日前,三只松鼠訂單日均不超過3000單,雙11當天來了10萬訂單,足以把三隻松鼠整死。逼不得己,大家沒日沒夜灰頭土臉地幹了9天,招來了200名大學生做臨時工。章燎原帶頭幹,「他必須身先士卒,空喊口號的話會讓大家覺得,我們又不拿你的加班薪水,一分錢都沒有。」鼠小七說,「靠著這口氣我們硬憋出來了,戰役沉淀了三隻松鼠文化的根基。」

三隻松鼠能夠崛起,原因也很簡單,第一是更低的價格(比線下便宜20%到30%);第二是更好的產品;第三是更優的體驗。

2013年春節,他們再次遇到危機,快遞積壓,鼠大瘋大年初三收到罵人的簡訊,你還創業個P啊,我的貨還沒收到呢。當時客服部門承受了很大壓力,員工面目無神。有客服在微博上說:「三隻松鼠是我們的家,當家平穩的時候,小松鼠們有了安全港灣,當家出現危機的時候,更需要小松鼠們站出來……是時候為這個家盡自己微薄之力了!回家的欲望,當組織出現危機的時候,我哭了,我不能這個時候選擇離開,我要和其他的小夥伴們一起努力消除危機。」章燎原決定向延遲收貨的客戶賠付,最終賠付了80萬元。

三隻松鼠的另一大風險就是對天貓的依賴,70%的銷售額來自天貓,撇開天貓帶來的流量後,能不能讓用戶找到自己?對品牌和管道的關係,他們的參考物是寶潔,寶潔掌控了日用品的大部分品牌,商超不入寶潔的產品就沒得產品入,這才是品牌的話語權。第一年他們特別恐懼,品牌的門檻是虛的,只要競爭對手有錢,對著幹,可能半年一年三隻松鼠就沒了。幸好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半年的時間差讓他們開始解決物流問題,建立真正紮實的門檻。

2014年被章燎原視作地基年,他融資一億多元進行供應鏈改造,在北京、廣州、蕪湖、成都四地建倉,進口24台自動包裝機,一台30萬元,提升包裝效率30%以上。「這只是為百億元打地基,這意味著,我們企業在此前是搖搖欲墜的,連地基都沒有,在死亡的邊緣線上。」


章燎原堅信互聯網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發展速度必須快,慢就會死,快就有活的機會。若是為了完善而放慢速度,沒了第一的位置,供應鏈資源就要癱瘓了。快的過程中有病,有危機,但可以治。互聯網公司的發展史就是自我治病的過程,如果慢下來,就死了。

他認為電商對供應鏈的改造才是真正的門檻:通過軟體提取數據改進產品,品質是時時改進。信息對稱後,原有供應鏈體系更通暢,流通效率更高。通常,線下銷售產品變質主要是在流通環節,品牌商很難控制。而電商讓品牌商和消費者直接對接,庫存更精準,產品品質更容易保持新鮮。目前,三隻松鼠做到了掃描二維碼能查看哪個班組生產,哪個客服接待,哪個快遞員發送。章燎原希望在2016年能夠做到追溯到原產地,這需要他在種植地安裝傳感器。

從品牌塑造發生變化,到供應鏈管理髮生變化,未來是食品工業生產關係發生變革,互聯網帶來訂單的聚合,縮短整個貨物流通環節,提升組織的效率,這讓生產和服務的品質得到改善。

2014年,三隻松鼠擔心傳統企業的崛起,結果只有良品鋪子起來了,其他品牌還是糊裡糊塗的。在都寶花園的時候,章燎原說,我們會一天賣上一億元,鼠大瘋覺得他吹牛。2014年雙11,三隻松鼠一天銷售1.09億元,700萬袋堅果,120多萬個包裹,足以堆滿15個足球場,4500人在4天裡發完貨。

章燎原18歲要創業的念頭,終於生根發芽,有了今天的三隻松鼠。

4 2020年銷售額100億元▼

2014年三隻松鼠堅果主品牌做到了11億元,還有零食品牌、茶葉品牌,未來還要拓展。在互聯網食品品牌算是最大的了。章燎原未來要做的是在移動端建成一個基於品牌形象的食品商城平台,要做到這個目標,得填四個坑:第一,品牌跟消費者具有強關係鏈,擁有數千萬用戶;第二,品類要支撐高消費頻次;第三,物流;第四,O2O習慣的形成,等著美團網他們打完仗,把泡沫擠掉,消費者習慣用手機定東西了。章燎原要做的是,強品牌帶來的強關係鏈、強消費頻次、上遊供應鏈。「聯想佳沃是從上遊開始走,我是從下遊開始走,我覺得我比他厲害,有用戶我就敢說商品;你有商品沒用戶白搭。」

章燎原為三隻松鼠定的目標是2020年銷售額100億元,2015年能超過20億元。章燎原有很強的危機意識,他總結了三隻松鼠的幾種死法:最大的風險是食品安全,食品安全的風險在中國沒有人徹底的解決,但是我希望用互聯網信息化、數據徹底解決,但這需要過程。另外,互聯網處處是風險,任何一種死法都可以讓你去死,媒體可以讓你死,微博可以讓你死,國家相關政策也可以讓你死,用戶投訴也可以讓你死,你沒法總結哪種死法。「這樣,全員要關注的不是怎麼去死,是如何去挖掘每一個細節的短板在哪、把短板抑制住。」

為什麼李豐和徐新投章燎原,一是他懂品牌行銷,熟知人性,特別懂中國人。二是了解食品產業。

5 當服務生就不該抱怨,你可以選擇不幹▼

章燎原小時候生活在安徽績溪農村,父親在安徽宣城市煤炭部門工作,這在80年代的農村,足以讓他有強烈的優越感,直到轉學到鎮上。安徽相隔一百公里就是兩種方言,章燎原聽不懂別人講話,沒有朋友,成績也下降得厲害。他是孤獨的,後來讀單位定向委培的中技校,從港片《英雄本色》裡汲取力量,不允許任何人欺負自己,抽煙打架,撿回來了風光。十七八歲的章燎原開始思考自己未來做什麼?不能像痞子一樣,到處欠帳。  

他與朋友找做生意的表哥玩,3元一瓶的礦泉水,他表哥買了五六瓶讓章燎原洗手,旁邊有40多歲的中年人等著撿礦泉水瓶。這場景刺痛了章燎原,他猛然醒悟,要做表哥這樣的人,而不能做撿礦泉水瓶子的。創業的念頭由此種下,事實是,直到2012年,36歲的章燎原才真正走出了創業的第一步,他整整花費了18年才找到了自己的路。


考慮創業之後,章燎原才開始正經讀書,他沒有錢,就琢磨離錢最近的行業是什麼?那個年代,做推銷員的家裡都有錢。他開始買很多有關行銷的書看,按他的文化水平是看不進去的,強制自己看。年少輕狂,總有大把時間去揮霍,章燎原東鼓搗西鼓搗,在街上賣過光碟,又覺得自己該體驗人間,帶著好奇心去探索,身上帶著幾十元,與同學去東莞打工,下了火車身上就沒錢了。

他在一家表廠做了三四個月,本來是電工,但是主管盯著,只要有空閒就馬上找其他活給他做,他刷過油漆,砌過牆。他找到了饑餓的感覺,只有下班才能吃一頓飽飯。他理解了中國勞力力為何如此賤賣,四川、江西等貧窮農村來的人,每個月拿1000元,自己只留50元做日常開銷,其他全寄回家,還活得很開心。他還在夜總會當過端盤子的服務生,有時候委屈了,就在廁所裡憋著哭。有一次,顧客講難聽的話,他火氣上頭,差點和顧客打起來。後來想明白了,當服務生就不該抱怨,你可以選擇不幹這份工作,但幹了就不要抱怨,把服務做好,做人謙卑一點。

在外折騰了兩年,什麼都沒做起來,章燎原被家裡人找關係安排進了當地最大的國企海螺集團。在海螺集團他繼續混日子,覺得生意是和人打交道,心理學、成功學的書他讀了,覺得沒深度,就開始看世界名著:《紅與黑》他看,《平凡的世界》也看。書的前三五十頁很難看進去,就說服自己,這麼厚一本書人家花了10年來寫,拿了茅盾文學獎,肯定是有道理的,有道理就一定得看,這樣逼著自己把書啃完。

他在外面繼續喝酒打架,拿了一些錢和朋友合夥開服裝店冷飲店飯店,搞明白了該怎麼進貨,該怎麼行銷。但是,他一直在迷失,他不知道真正的企業家應該是什麼樣的,當時他讀了有關史玉柱等人的書,在書上看到了企業家精神,但在寧國他看到的都是投機者。

在海螺集團呆了三年之後,章燎原意識到自己文憑有限,最終只能做一個副班長。他離開海螺,尋找自己該成為什麼樣的人?2000年到2003年,被章燎原視作最難的一段日子,過去在外面遊歷,是源於探索和體驗,是個人的選擇。但是這三年,他開過飯店,也跑過摩的,卻都不順利,身無分文,一事無成,抽根煙都是馬子買的。這時候,堅持已經成為無奈的習慣。

跑摩的被城管抓過三次,最後一次被抓,他哭了起來,為什麼總是盯著我?寧國的天是灰蒙蒙的,他心裡有了怨氣,老天爺真不公平,到底什麼是個頭?他決定不忙自主創業,去企業做行銷類崗位。一家塑膠企業招聘,他琢磨到老板的心思是想做電商,把生意做到國外去。雖然他沒有大專文憑、不懂英語,但是把準了老板的脈,第一次成了白領,在公司裡有了工位、電腦和電話機。

他理解了《平凡的世界》裡的孫少平「當他到城市裡,聽著火車鳴叫的時候,是一種享受」的心情。

6 創始團隊只是比垃圾好一點點▼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近20年,讓章燎原深諳人性。章燎原幾乎算得上從底層爬起來的人,當他辭掉詹氏食品公司總經理職位,創辦三隻松鼠的時候,創業團隊成員包括:曾經在同個公司打工的鼠阿M,章燎原發小、做過廚師開過飯館的鼠大瘋,畢業於福建三明學院、在派代網認識的口音很重的鼠小瘋(郭廣宇,品牌中心總監)等。  


他們在內部調侃,創始團隊只是比垃圾好一點點。章燎原是離群索居的人,朋友不多,找不到更好的創業夥伴。他們租下蕪湖都寶花園一套三室兩廳的民居做辦公室兼住房,房租一千多元。

鼠阿M原在詹氏食品公司做一名普通的客服,章燎原安排她打理微博,當時公司裡的年輕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做,章燎原自己研究,積累經驗後就給三四十個年輕人做培訓,其他人沒有做,只有鼠阿M按照他的指導堅持下來:保證每天微博發布量,保證內容質量,私信與微博定位符合的大V,請求幫忙轉PO。如果有人願意轉PO,就有了互動。鼠阿M打理的微博定位戰略、管理,最高的時候一天能有四五百條轉PO。

鼠阿M不知道應收帳款是什麼,被章燎原說:「你數學很差把?根本沒有邏輯思維。」章燎原在生活上很親和,在KTV裡與這些年輕人又唱又跳,批評人的時候是狂風驟雨,讓人無地自容。

剛創立三隻松鼠的時候,這個小團隊在大排檔喝啤酒吃紅燒肉,旁邊是一群工人大聲吵鬧。章燎原說:我們會去海螺酒店開年會,我會給你們發汽車。海螺酒店在鼠阿M眼裡,是「像白宮一樣高級」的酒店。

「只有年輕無知,才會有這樣的信任,我心裡有一些東西,覺得(章燎原)這個人可信賴,雖然我不知道他講的未來是真是假。」他們每個人拿1000元的薪水,照鼠阿M的話是「沒什麼可輸的,大不了從頭再來」。

章燎原向這些年輕人承諾:如果你想改變自己,改變自己的家庭,改變自己未來的物質生活,你就加入三隻松鼠的團隊,最終是改變了每個人的精神。「創業團隊沒辦法承諾能給你多少錢,但是能承諾未來會有更大回報,你信不信?你信,就過來。所有偉大事業是從精神開始,以物質為中介,以精神結束。」

鼠阿M照章燎原的話說,是「二貨」,轉帳的時候帳號能連續三次復制黏貼都是錯的。一開始,她對招進員工的理解是,這些人來做客服,我是主管就不需要幹什麼了。鼠阿M犯錯嚴重的時候還降職一次,春節時她在家裡昏昏沉沉地睡了兩三天,到底自己要幹什麼?她沒有想過離開三隻松鼠,但她想過放棄到底要不要做客服了?她又覺得自己還未鼓起勇氣去嘗試如何真正做好這份工作,這樣放棄了,不甘心。給自己下了個目標,今年努力做,實在做不好,那就是盡力了。為了跟上90後員工的思維,她每天也跟著看糗事百科,避免落伍。


剛加入的時候,鼠大瘋嗓門大,手機鈴聲比誰的鈴聲都大,開會講管理完全聽不懂。他找章燎原,我不開這種周會行嗎?章燎原回答,可以啊,以後永遠都不要來開了。

章燎原對鼠大瘋批評重了,後者就鬧辭職。一次,章燎原給他講了幾個小時堅果供應鏈的內容,回頭鼠大瘋在QQ上說,就當我來三隻松鼠玩了一次算了,我幹不了這個事。他知道鼠大瘋鬧情緒,就詐唬他,我就當你正經辭職了。鼠大瘋反而改口說,我說著玩玩的。鼠大瘋不滿意章燎原每次開會就批評他,去他辦公室都是板著臉的,別人來都是笑臉,這不公平。章燎原又拉又打,讓這些人成長起來,照他的話是「打通任督二脈」。

三年下來,鼠大瘋管理600多人,負責生產部門。他的管理方法很土,但有效。在我和章燎原見面聊天的前不久,他剛剛公開表揚了鼠大瘋。

他的理念是,員工精神需求和物質需求的滿足,都是階段性付出的結果。「我們公司的智商平均值一定低於外面的很多公司,但我們可以做一家有智慧的、有凝聚力的公司。我們公司沒人能挖走,挖走也沒用,單個拉出去幹不成事,合在一起就是一條龍。」產品採購是腐敗重災區,章燎原一方面是要求隨時可以接受調查,供應商對話要求全程錄音,另一方面,採購專員崗位薪水待遇比同等的高出50%,年輕員工轉正之後,公司配備兩三千元的西裝一套,雅戈爾襯衫,三星手機,iPad等,讓員工覺得自己得到了尊重。

2013年三隻松鼠銷售額破3億元,章燎原給創始團隊發車,每人15-20萬元的額度,油錢也由公司出。鼠阿M選了一輛別克,2014年春節她把車開回了寧國市港口鎮灰山村。回家當天,她爸媽請了所有親戚到家裡吃飯,一看到女兒的車過來就開始放沖天炮,汽車一路開,兩邊鞭炮一路炸了幾百米。她媽媽一直說,女兒你好棒。

此前不久,她的大女兒、鼠阿M的姐姐因病去世,她更對小女兒的努力感到驕傲,那一天,這位農村母親悲喜交加。

作者:李志剛

來源:企業家觀察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中國電商行業網(www.echangye.com)電商案例、電商最新資訊全搜羅!

微信號:dianshanghy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