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No-霧霾]大陸文青:我不願這樣活著:藝術會讓我們更好嗎?

老吳:「2015年12月1日正午,逃離索多瑪……」

昨夜幾乎沒有睡著,辛辣濃重的霾使勁往肺裡鑽,隔壁女孩的咳嗽聲越來越大……我撥開窗簾,想望一眼天空,卻只能聽見一輛夜車喧囂而過,那束朦朧的燈光令我縮回了頭。

我轉身走向那本封面漆黑的《天鵝絨監獄》。那是幾天前,大約還能看到一百米之外的樹的時候,我抽空去了一趟萬聖書園,偶然買回來的。這兩天,哪裡都不敢去,刀哥說,乾脆蒙頭讀書!

翻開它,就好像翻開了我的生活。外面漆黑一片,裡面同樣是漆黑一片。

後來不自覺睡著了,夢到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去了南方,說對她說:我們不要回北京了吧,這邊還能看到藍天。

醒來後,不等拉開窗簾,我就知道今天(2015年12月1號)的可怕程度。說真的,我流淚了。

打開手機,看到上海的文化學者亮哥,剛剛在朋友圈發圖,貼出了最上面那幅地獄的景象,說:「2015年12月1日正午,逃離索多瑪……」

朋友圈裡,上海/南京/西安/安徽/河北/天津/內蒙古……朋友們都在曬自己生活的那片霾。

一個寫詩的朋友私信說:「這兩天去南方嗎?一起去。」

飛飛轉了一則霧霾致癌不可逆的消息,說:「能逃就逃吧。」

上海的老吳要逃,北京的我們要逃,西安人要逃……

可是,逃到哪裡?遙遠的新疆都有霧霾了。諾大的中國,哪裡不是索多瑪?

2015年11月29日PM2.5分布圖

指望誰來改變現狀?

你還信嗎?誰還能信?

我們自測的PM2.5已經升到2242了

唯一的措施,不過是所有的人都在等一場能夠吹走霧霾的寒風

有人說:「我在北京,深深感受到了恐懼。」

老黃:「從我家陽台眺望……幾乎看不清什麼!」

小聶:「傳說中這裡有三棟樓,哦,也許是四棟,實在看不見了……」

老徐:「看著眼前的朦朧,整個城市都彌漫著死亡的味道……感覺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特別的悲壯!」

不要對偶爾的藍天感到慶幸

老徐開玩笑說:「這麼冷的天,找不到褲衩,你什麼心情!」

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的生活每天都這樣……

每一天都無法呼吸

你真的願意忍受這樣的生活?

難道這不是現實版的《天鵝絨監獄》?

2015年11月30日傍晚的北京

北京?索多瑪?

這裡是北京

這裡是北京

這裡是北京

我不想每天這樣活著

現實就是藝術

如果我們不想這樣活著

每天都這樣活著

只要我們是霧霾受害者,就有權針對「霧霾」發表任何說法

請發送任何形式的表達(圖片/繪畫/裝置/行為/文字/影像),至郵箱[email protected],註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創作時間/創作地點等信息

我們不願這樣活著

藝術會讓我們變得更好嗎?

高氏兄弟 民國牌驅霧防霾面具1號 攝影 2015

高氏兄弟 民國牌驅霧防霾面具2號 攝影 2015

王藏 面具 攝影 2015

李心沫 大霧 攝影 2015

孔氏 霾具 攝影 2015

陸路 Say No 攝影 2015

艾蕾爾 Kill Me NO.1 攝影 2015

艾蕾爾 Kill Me NO. 2 攝影 2015

艾蕾爾 Kill Me NO.3 攝影 2015

艾蕾爾 Kill Me NO.4 攝影 2015

魯飛飛 霾具 攝影 2015

東啟 無題 攝影 2015

武文建 內褲面罩1 攝影 2015

武文建 襪子面罩2 攝影 2015

武文建 鞋面罩3 攝影 2015

黃篤 室內1號 攝影 2015

黃篤 室內2號 攝影 2015

顏夢怡 防霾神器 攝影 2015

劍走偏鋒 抗霾牌抗霾面具 攝影 2015

閆小財 面具 攝影 2015

刀哥 室內裝備 攝影 2015

萬氏 萬氏出品抗霾面具 攝影 2015

程美信 手段 攝影 2015

黃幻 毒1 影像 2015

黃幻 毒2 影像 2015

黃幻 毒氣3 影像 2015

黃幻 毒4 影像 2015

張恩寧 素描防毒口罩 2015

劉金 魔幻面罩 攝影 2015

劉芳 陶瓷面罩 2015

小學生 紙尿褲防毒面罩 2014

小學生 紙尿褲防毒面罩 2014

 閱讀原文

微信號:SpiritualArt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