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中國電商的起飛,「電商模特兒」這一行正夯,收入比普通上班族還高。

(電商模特兒,在台灣稱為網拍模特兒。)

圖/文 騰訊大楚網 馬路遙

電商模特兒,是伴隨著中國電商經濟興起而不斷發展壯大的一個群體。

比起傳統意義上的走秀模特兒,電商模特兒更加親民、貼近生活,對身高要求不高,更看重拍攝效果而不是動態形體。

她們為各式商品拍攝宣傳圖片,為的是讓商品更加好賣。

在中國,優秀的電商模特兒可以「日」入人民幣二、三十萬元,年收入千萬不是夢。而即使是普通模特兒,所獲得的收入也比正常工薪族要高。

在互聯網經濟下,電商模特兒正迎來屬於這個行業的春天。

這是武漢唯一專門培訓電商模特兒的機構,這裡一年大約招收100名學員,通過三四個月的形體、化妝、T台等培訓,其中大約30%的女孩就走入了電商模特兒的行業。

目前在中國的廣州、杭州等地,也悄然興起了專業的電商模特兒培訓機構。

當然,並不是所有來這裡學習的女孩都為了成為電商模特的一員,其中絕大多數是為了提升自身氣質而進行培訓。

培訓室內,女孩們在接受形體訓練。很多來培訓的女孩希望自己可以通過這條路實現自己的價值,為生活積累財富。她們中有一些甚至拒絕家庭安排的道路,選擇自我奮鬥。

早晨7點,嬌嬌拉開出租屋內的窗簾。剛剛從湖北某師範學院畢業的她,通過了一段時間的培訓,進入電商模特兒的行當。她說自己不太適合當老師,願意試試從電商模特兒這個行業,開始自己的社會人生涯。

嬌嬌入行才四五個月,接的拍攝單子並不多。她說交了房租後,自己能留下的沒多少。

今年22歲的她表示,如今在這行拼的是很多比自己小三四歲甚至小更多的姑娘,她的優勢並不大。她最近接過一些電商的單子,不過更多的是做妝面模特兒。這一天,嬌嬌和化妝師約好做造型,她很早起來,決定給自己的臉打個底再出門。

匆匆買了早餐,嬌嬌約了輛專車,趕往做造型的攝影機構。

在這裡,嬌嬌需要面對很多人的關注,她說自己原本很膽小,但最近慢慢變得膽大起來。至於未來的路,她還是猶豫,內心里希望有一份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但還是希望在現在的行當裡闖蕩一番再說。

19歲的柯鈺入行一年多了,她比較甜美的外表在一些電商店舖裡比較受歡迎,今年9月她還去杭州拍攝了一組電商圖片。像這樣的異地拍攝對她來說已經司空見慣。

不過作為土生土長的武漢姑娘,柯鈺在本土反而有些尷尬。因為這裡的服裝是典型的漢派服飾,也叫“嫂子裝”,適合的年齡層次較大,像她這樣的青春派有時候會受到冷落,這也讓她有些失落。不過她表示,等自己年紀上去了,也會嘗試一下這種風格。

這天,攝影師小王應客戶要求和柯鈺約好拍攝外景。這是柯鈺很喜歡的事情,尤其是在這樣的好天氣。

不過外景最麻煩的就是換衣服。對於模特兒來說,必須要迅速地完成當天大量服裝配飾的拍攝,有時候她們顧不得很多,一捲簾布、一個反光板都能為她們換服裝提供便利,如果不能按時完成拍攝,會耽誤客戶、攝影師以及助手們的時間。

與攝影師的溝通非常重要,柯鈺希望獲得更好的拍攝效果。她也打趣說,希望攝影師能夠多多拍攝自己的左邊,因為自己的左臉更漂亮。

和很多女孩一樣,柯鈺也喜歡自拍。拍攝的閒暇,她不忘給自己留下一些紀念。

隨著拍攝經驗增多,柯鈺對於客戶的需求更加明瞭,動作表情也越來越到位。

21歲的思敏進入電商模特行業2年左右,是業內的“拼命三娘”。

2014年還是皮膚白皙的小姑娘,如今已經曬得黝黑。思敏說,自己剛進入行業的時候都是拍電商的衣服,甚至拍過年齡層次50歲以上的“奶奶裝”,不過後來她偶爾試著拍了幾次影樓的婚紗,結果效果出奇的好,之後類似的單子就越來越多。

然而做婚紗模特兒的外景特別多,她被曬得很黑,尤其是後背。思敏說自己經常要在35°以上的氣溫下拍攝婚紗外景,剛開始不能接受皮膚被曬傷,但漸漸也就習慣了。

剛從十堰回到武漢,思敏又投入工作之中。由於拍攝經驗豐富,思敏的動作非常到位,很快就進入狀態,攝影師“老歐”也覺得拍攝得十分輕鬆。

拍攝完一件衣服,思敏就會主動和攝影師溝通,想看看哪裡有問題需要改進。

如今,最火的電商模特和模特兒公司,一般都在淘寶總部所在的浙江地區,武漢一些電商老闆開始把目光投向沿海,甚至是外模。

里雅是來自巴西的模特兒,主要定居在杭州。她會在每年的一段時間在中國接拍攝單子,一段時間回自己國家工作。

在中國,外模一般都由經紀公司負責接單,她們的費用按小時計算,每小時在人民幣1500元以上。比起普通的中國模特兒,她們的價格要高,不過她們的收入會被經紀公司抽成很多。

在影棚內,里雅聽著歌,靜靜地度過化妝的時間。她很內向,不怎麼喜歡溝通,這是外模普遍的特點,她們非常職業,從不叫苦叫累,姿勢到位。但與攝影師、化妝師的溝通方面會因為語言和文化,有一些障礙。

攝影師“斑點”負責此次拍攝。這次里雅要拍攝的就是漢派服飾的秋冬款,商家普遍認為,選用外模能夠增加商品的格調,提升售賣價格。

由於外模是按照時間收費,因此她們換裝的時間非常快,從不拖泥帶水,這樣才能讓客戶覺得相對超值。

這邊剛按下快門,那邊客戶就能看到成片的大致效果,如果客戶滿意了,就會要求迅速換新的一套衣服,整個片場都像在打仗一樣,每個人都隨時待命,這樣才能將大量服飾全部拍攝完成。

更換背景的間隙,里雅打開手機,回復一些消息。但很快,她就要投入新一輪的拍攝。拍攝完一天的東西,里雅就要連夜坐飛機回到杭州,準備其他的單子。

電商模特兒中,童模所佔的比例也在逐漸增大。孩子們的衣服好賣,童模也就越來越搶手,6歲半的女孩格格就已經是其中小有名氣的一位。

放學後,格格的媽媽彭女士就迅速帶著孩子來到影棚準備拍攝。孩子一般一天拍攝十幾套甚至更多的衣服,一個月的收入超過很多工薪階層。格格的小金庫都是媽媽在管理,彭女士說,孩子只是喜歡拍照,她並沒有賺錢的概念。

化妝讓正是活潑年紀的格格覺得有些無聊,她“任性”地和媽媽撒嬌,兩眼還帶著淚珠。彭女士答應晚上帶孩子去吃牛排,這才讓格格乖乖回到化妝間。

彭女士說,孩子已經參加過很多電視節目和拍攝活動,在業內小有名氣,這樣可以鍛煉孩子的膽量,但她還是要求孩子不能放鬆學習。

在片場,造型師為孩子梳理頭髮,準備一天的拍攝。拍攝一套衣服,格格就能賺上人民幣50塊錢,一次拍攝千元左右的收入,讓很多成年人都羨慕不已。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