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發表《全球財富報告》,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富裕國家,次於美國。

文/鳳凰財經經營編輯 魯婧涵

10月13日,瑞信發布第六份年度《全球財富報告》,公布了過去一年(2014年年中到2015年年中)全球財富的變化情況。

報告顯示,全球財富總額達250萬億美元,同比下降4.7%。

全球中產階級的人數和財富,在全球金融危機前迅速增長,但增幅在2007年後放緩,而日益擴大的財富不均,令各地區中產階級所占的財富比例下降。

全球有多少財富?250萬億美元,中國占9%居世界第二

報告指出,全球財富總值自2014年年中起至2015年年中,減少12.4萬億美元(按當期幣值計算),至250萬億美元,跌幅為4.7%。主要是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升值,抵銷了財富正面的基本走勢。

全球家庭財富變化

從全球範圍來看,北美洲和歐洲合共占全球家庭財富總值67%。北美洲仍然是全球最富裕的地區,財富總值為92.8萬億美元,以4.4%的增幅(或漲3.9萬億美元)領先全球財富增長步伐。

其他地區的財富均告下跌,其中拉丁美洲(7.4萬億美元)和歐洲(75萬億美元)錄得歷來最大跌幅,分別為17.1%和12.4%,即累計減少1.5萬億美元及10.7萬億美元。亞太區(72萬億美元)的財富則下跌5.1%或3.9萬億美元。

從國家和地區來看,中國內地家庭財富總值,增加1.5萬億美元至22.8萬億美元,增幅為7%,現僅次於美國,全球排名第二,並預期於2020年前增至36萬億美元。

香港方面,家庭財富總值增長8.3%至1萬億美元,反映股值和樓價的穩健升幅,以及港幣與美元掛鉤的影響。

美國、中國和英國等主要經濟體的財富增幅最強勁。其中美國增4.6萬億美元或5.7%,英國的增幅則較溫和,為3,600億美元(2.4%)。

美國(85.9萬億美元)、中國(22.8萬億美元) 和日本(19.8萬億美元) 是全球最富裕的三個國家,中國取代日本占據第二位。主要由於匯率的不利走勢,日本的家庭財富下跌15%,至19.8萬億美元。

瑞信私人銀行及財富管理部、英國、東歐、中東及非洲地區首席投資總監Michael O’Sullivan說:全球經濟連續第六年取得3%以上的實質本地生產總值增長,反映部分大型新興市場的經濟雖然放緩,但增速仍然可觀。

展望未來,預期全球經濟增長將輕微加快,中國經濟在過渡至消費和服務業主導的過程中將趨於穩定。在這情況下,財富勢必保持升軌,並可能每年增長6.6%(包括通脹)至2020年的345萬億美元。

固定匯率下的財富變化

當然,全球財富下跌主要是受匯率影響,若貨幣按固定(平均)匯率而非2014年年中和2015年年中的匯率計算,各地區本會錄得介乎3.4至7.3%的財富增幅。

全球財富總值上升13萬億美元,增幅為5.1%。因此不應過度重視幣值對財富造成的負面後果,因為有關情況在不久將來可能扭轉。

未來五年,報告預測全球財富增長38%至2020年的345萬億美元,按年增長6.6%(包括通脹),而去年預測為7.1%。

預期北美洲仍然是最富裕的地區,到2020年的家庭財富達122萬億美元,年增長為5.6%,亞太區的家庭財富料會增長48%,即年增長8.1%,至107萬億美元,超越歐洲(102萬億美元,年增長6.3%)。

亞太區占全球財富的比重預期由現時的29%升至2020年(共107萬億美元)的31%。按國家劃分,預期美國將繼續錄得最高的財富總值,到2020年達113萬億美元,其次為中國,達36萬億美元。

股市和樓市變動對全球財富有多大影響?都被匯率變動抵消了

雖然全球股市在2013至2014年平均上升20%以上,但卻於年內普遍下跌(只有美國、印度和日本股市微升,其中日本股市的上升反映日圓兌美元貶值的影響)。

但中國股市的市值反而於截至2015年年中的12個月上升約150%,然而,由於金融資產僅占家庭財富的一半,而股票只占金融資產小部分,故中國家庭財富受股市走勢的影響較預期小。

中國內地股市其後由6月中旬起急轉直下,對整體財富造成的負面影響有限, 但其效應會因來年任何人民幣兌美元貶值而放大。另外,全球以樓價作為代表的非金融資產相對穩定,75%國家錄得3-9%的增幅。

股票和樓價走勢被美元兌其他貨幣的整體升值所抵銷,令全球財富減少約10%或25萬億美元,相當於自金融危機以來財富增幅縮減一半以上。除了人民幣錄得輕微升幅(0.1%)的中國,以及那些貨幣與美元掛鉤的國家外,其他各國貨幣兌美元均告貶值。

英鎊下跌8%、加元下跌15%、日圓下跌17%、歐羅下跌19%,而俄羅斯盧布下跌39%。巴西、紐西蘭、挪威和土耳其兌美元匯率亦貶值超過20%。

中國有多少中產階層? 1.09億人有5萬至50萬美元

中產階級人數

報告以美國作為基準國家,當地以擁有5萬至50萬美元的財富(按2015年年中的價格計算)來界定中產階級成年人,並採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購買力平價值系列,按本地購買力計算,得出其他國家的等值中產財富範圍。全球中產階級的財富淨值自2000年以來由44.4萬億美元倍增至80.7萬億美元,占全球財富32%。

全球中產階級成年人的數目已由2000年的5.24億名增加1.4億名或27%,至2015年的6.64億名,相當於成年總人口的14%。自2007年高峰期以來,中產階級成年人的數目已下降13%,上、下財富階層的成年人則分別增長19%和11%。此外,財富增長重心已傾向於財富水平較高的階層,富裕階層的財富自2007年占財富總值增加了5%。上述兩項因素令各地區中產階級所占的財富自2007年起下跌9%至13%。

分地區,北美洲的中產階級共有1.05億名,占成年總人口比例39%,全球最高,其次是歐洲(1.94億名,33%)、亞太區(3.03億名,10%),而非洲和印度只有3%。亞太區占全球中產階級46%,

中國的中產階級雖然僅占全國成年人口的11%,但按絕對值計算卻是全球最多,達1.09億名(財富總額7.3萬億美元,占全國財富32%),超越美國9,200萬名的中產階級成年人。

從中產階級財富增速來看,亞太區中產階級的財富增長70%至27.2萬億美元、非洲中產階級的財富增長102%,而拉丁美洲中產階級的財富增長109%。印度中產階級的財富增長了150%,而中國中產階級的財富則大幅增長330%。

不少先進國家擁有高比例的中產階級,其中澳洲以中產階級占成年人口66%領先其他國家,比利時和新加坡的中產階級占成年人口60%以上,義大利、日本、西班牙、台灣、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英國符合中產階級資格的成年人口達55%以上,而愛爾蘭、荷蘭和紐西蘭的中產階級所占比例達50%以上。在亞太區,韓國和中國香港的成年人口有超過44%屬於中產階級(財富共2830億美元)的財富範圍。

百萬富翁約3372萬人中國內地占4%

人均財富最高的十個國家

按成人平均財富計算,瑞士仍然是全球最富裕的國家,當地於2015年的成人平均財富為567,100美元,其次為紐西蘭(400,800美元)和澳洲(364,900美元),美國(353,000美元)排第四,新加坡(269,400美元)排名第八。

按財富中位數而言,財富不均程度較低的國家擁有較高的成人平均財富中位數,紐西蘭和澳洲是兩個成人平均財富中位數最高的國家,分別為182,600美元和168,300美元,新加坡排名第七,為98,900美元,日本排名第八,為96,100美元。

百萬富翁人數

全球百萬富翁數量約為3372萬人。其中,美國為1565.6萬人居第一,隨後是英國236萬人,日本213萬人。中國內地133萬人排第6。

預計到2020年全球百萬富翁數量可能超過4,930萬,增長逾46.2%,在這些地區中,亞太區和非洲的百萬富翁數目增幅將會最高,分別達66%和73%(但後者的基數低),北美洲的百萬富翁數目增幅為33%,歐洲為55%。到2020年,亞太區占全球百萬富翁的比例將由現時的19%升至22%。

整體來說,新增百萬富翁仍將集中於高收入經濟體,在未來五年將有1,400萬名成年人歸於這個類別。隨著百萬富翁人數增加,百萬富翁的財富淨值可能按年增長8.4%。新興市場占百萬富翁財富的比重在2020年可能達到9.1%,較現水平高出1%。

超高淨值人士

按資產淨值算,全球有123,800名個人資產淨值超過5,000萬美元的超高淨值人士,當中44,900人的個人資產值最少達1億美元,而4,500人的資產值超過5億美元。強勢美元令超高淨值人士的數目較2014年年中減少800人;但根據計算,資產值超過5億美元的人士卻輕微增加。

按地區劃分,北美洲在地區排行榜占前列位置,共有61,300名超高淨值人士,歐洲有29,900名超高淨值人士(24%),而亞太區則有27,600名超高淨值人士(22%)。美國繼續占全球超高淨值總人數的最大比重(共58855人),中國內地則排行第二,錄得超高淨值人士(共9555人)的最高百分比增幅23.9%。

閱讀原文

微信號:finance_ifeng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