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富士康「廠妹」兼職當「約會體驗師」,那是網路公司的噱頭,卻打開了鄉下姑娘的視野。

她們都很年輕,富士康肯定不會是她們的未來,她們比老一輩的工友更喜歡更能接受新事物,她們的今天也並不會註定她們的未來,她們心存夢想。
廣東深圳,工廠、宿舍,兩點一線的打工生活,這是24歲的小青與其他深圳觀瀾富士康員工一樣的枯燥生活。

直到2015年8月,小青的生活發生了不一樣的變化——誤打誤撞兼職成為了一名「約會體驗師」。

圖文來源:南方都市報/視覺中國

圖為2015年10月14日,深圳,身穿工服的阿婷、小青、小美(由左到右)走在上班的路上。

小青是貴州布依族,高中畢業之後跟兄弟姐妹到珠海打工,開始賣過保險,但由於性格有點內向,不太擅長跟別人說話,後來就放棄了。

今年春節後,她來到深圳觀瀾富士康,把自己嵌入流水線上。平日穿著白色工服的她,皮膚黝黑,毫不起眼。

8月的一天,她剛從工廠下班,走過串聯起工作和生活的天橋,碰上一間網路公司在擺攤。誤打誤撞,她加了一家公司推廣的QQ群,打算嘗試該公司口中「約會體驗師」這個工作,就是利用公司推廣的軟件約人見面,拉用戶推廣軟件、反饋使用建議。

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這天小青輪休不用去工廠,一早上,她就約了一個「男友」泡網吧,到了網吧,彼此很少交流,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兩個小時後,各自回到出租房。

圖為2015年10月14日,深圳,穿好工作服準備去上班的阿婷和小美,利用最後幾分鐘時間追當下最紅的電視劇。不上班且沒有約會的時候,她們會懶散地躺在床上玩手機或者用手機看電視,沒有太多的交流。

2015年10月13日,深圳,觀瀾富士康廠區巨大的人流量帶旺了周邊的經濟,白天工人上班了街道空空蕩盪,一旦入夜這裡便成瘋狂的不夜城,街上充斥著各種誘惑,年輕的工友們被壓抑的一面在夜晚得到釋放。

很多人會誤會小青約會師的工作,因為同貼在小卡片上的小姐沒什麼區別,工友們往往會投以異樣的眼光看待小青們。

雖然約不約是自己決定,但一開始小青很擔心別人的看法,「我老是跟陌生人見面,別人會怎麼想?」經朋友疏導,小青也覺得就是在交朋友,別把事情往壞處想。拋開了心理包袱後,她開始試著約會,小青心想:「如果能約出個男朋友也不錯啊。」

兩個月下來,小青的下班生活被填滿。當工友還在超市門口蹲著蹭WiFi玩手機的時候,小青總是精心打扮,要嘛在約會的路上,要嘛在約會。

圖為2015年10月14日,深圳,雖然約會的對方都是同在富士康的工友,但是每次約會前小青還是很謹慎,會加對方QQ好友,並看他的朋友圈和從各個側面考察他的為人,避免帶來不必要的傷害。

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上了一個月夜班的小青趁著輪休,約了一個喜歡運動的男孩子到廠區的運動場運動,跑不到三圈,小青已經氣喘吁籲,停下來抱著一燈柱休息,男孩無奈只能等她緩緩再接著運動。

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傍晚,小青約上了一個男孩一起遛狗,由於跟狗狗不熟,小青基本都是被狗狗拉著在到處遛,一個多小時後,小青被帶得筋疲力盡。

2015年10月13日,深圳,剛剛結束約會的小青回到家,微信又響起來,小青連鞋子都沒有脫趕緊回覆對方,答應了晚上約吃飯的要求。

2015年10月13日,深圳,小青和前一個「男友」遛完狗,回到出租屋,室友幫忙化妝,準備去赴約吃飯。

一入夜,生活區熱鬧起來,小青的約會也跟著熱鬧起來。穿上紅色上衣、黑色短裙,配上高跟鞋,小青跟一位男生約了吃飯。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走在去晚飯的路上,小青意外接到了晚上唱K的邀請,小青興奮不已。

兩個月前,她還是內向的小姑娘,約會經常被尷尬充斥著,「畏手畏腳」。「現在跟陌生人第一次出來也不擔心,聊家庭、聊工作,我知道哪些話能帶動對方」。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小青來到了約會的飯店,見到了「男友」,男友看到漂亮的小青,忍不住回頭盯著看,笑不攏嘴。

2015年10月13日,深圳,這一天最後一場約會,地點在廠附近的歌廳,為了安全她會把朋友叫上一起去和對方玩。圖為歌廳走廊裡,打扮漂亮時尚的阿婷、小青、小美(由左到右),散發著女孩子該有的迷人氣質。

圖為在菸酒瀰漫的K房裡,大家慢慢熟絡起來,彼此的戒備心隨之消失,大家玩起了骰子。

做了「約會體驗師」兩個月,小青賬上的收入也很可觀,拿了近人民幣一​​萬元。賺了月薪的5倍,以前不敢想的旅遊、掃貨,現在都在她慾望清單裡。

每天上班看蘋果手機背面圖標的她,也在考慮過年去香港買一台粉紅色的iPhone6​​S。

圖為2015年10月13日,深圳,「約會」中的小青。

「原來走出工廠,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嘗試」。小青目前打算繼續做「約會體驗師」,但會不會放棄富士康,去網路公司當全職地面推廣員?她還不確定。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