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稱小米手機的雷軍為大師兄,他見過很多中國互聯網大咖當初沒錢的苦熬期,他說:人家能幹成,你為什麼不行?

投資人創業不在少數,但看人家幹和自己親自幹,終究是兩種滋味。

51用車創始人李華兵,曾是一名投資人,親眼見證過姚勁波和劉強東的創業過程。

當他自己創業時,拿到了小米手機雷軍的投資,當時他認為自己已經爬到塔尖。

李華兵,2004級清華MBA,現為51用車創始人兼CEO。

武漢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他參與創立北京光彩在線,後入讀清華MBA國際項目。

2006—2009,在漢能投資集團,歷任投資經理、高級投資經理、副總裁。

2010年後,他開始二次創業,先後創立千淘資本、車品匯、哈哈拼車和51用車等企業,期間得到雷軍、李開復等知名投資人的鼎力相助。

劉強東、姚勁波是這樣熬過來的。

文/51用車創始人李華兵

不能辜負的信任

回頭來看,我人生的很多東西,其實在18歲那一年就已經決定了。

那一年,我考上了武漢大學計算機系。一上大學,就聽說過雷軍,看了他在《計算機報》上的一個採訪,覺得這個人挺厲害的。

很快,他回學校來做演講,給了我幾個印象。第一,他激情澎湃。第二,這是我第一次聽說一個詞,叫管理。第三,他談到和微軟的競爭,說要用未來十年,再和微軟來一次豪賭。下面掌聲雷動,覺得不愧為我們的大師兄。

後來,我問我們同學,還記不記得雷軍這個演講,他們都說不記得了,可是我卻記得非常清楚。所以,這就叫作因緣際會。2011年,雷軍鼓勵我去創業,給了我200萬人民幣的天使。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我非常珍惜這樣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雷軍的投資,還是你師兄給你的投資。

但是,也許我因此背上了一個巨大的情感包袱,因為雷軍投我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他說,華兵你知道嗎,我覺得你有90%的可能性成功,但我也告訴你第二句話,我投過的創業者沒有一個掛掉的。

我做車品匯一段不為人知的經歷

2011年7月,雷軍投資了。當時,他跟劉芹關係好,說好讓劉芹後面跟一點,聊得也都不錯,準備投。但後來,我這邊termsheet和海外機構已經在做了,卻感覺晨興那邊不是很積極,有點慢。

201112月的一個晚上,我在翠宮飯店跟劉芹聊到11點半。那天下著鵝毛大雪,我一出來,外面是一片雪白的世界,特別安靜。我住在東五環,一個人慢慢開著車,時速20公里,最後到家已經兩點多了。這是一個無聲的世界,我知道,沒錢了。

我一夜沒睡。第二天一早,我把幾個核心的人拉到公司旁邊的咖啡廳。我說,拿不到錢,怎麼辦。有人就撤了,有人說,我還是願意跟你幹,降點錢,挺一挺。那時候,慢慢開始有一些銷量,一天幾十單,但毛利只有30%,收入減掉經營成本還是虧損的。我說,公司做不成,要不你們各奔前程,我一個人繼續撐著,公司要以最低的成本運作。

2012年春節之後,我把SOHO現代城的辦公室退掉,搬到了東南五環汽配城裡面。經營、庫房、倉儲都在那裡,拿貨也比較方便。人員一直在壓縮,最多不到15個人。拿五千塊錢以上的人全部砍掉,都拿兩三千。公司一個月的經營成本10萬塊。後來,我自己還拿了100萬出來。

一直到2013年底,整整兩年,一直就是這種狀態。我想在這裡看看汽車後市場的機會,但也沒有想通,不知道未來在哪裡。

老實說,那段時間我是比較自卑的。以前做投資,我都在華貿和國貿的酒店裡開會,很光鮮。現在急轉直下,在汽配城和維修工一起吃飯。朋友們都知道我在創業,但那兩年,我和整個互聯網是與世隔絕的。我給別人打電話,說過來看看,幫忙出出主意,可人家都說忙,就是覺得你這項目不靠譜。說實在的,那兩年春節我都沒有回家。你還在苦苦掙扎,但老家的人都覺得你已經非常成功了,這裡面有很大的落差。

那年夏天,我看《中國好聲音》。平安最後唱完歌,說除了唱歌,我已經什麼都不會了,我就想把這麼一件事情做好。那時候我聽這些話,是要流眼淚的,因為他們也是從最低潮裡走出來的,但他們一直沒有放棄。

我為什麼特別感激雷總,因為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沒有放棄我。那是他做小米的初期,我們有時候一聊就是兩三個小時,關於怎麼管理,怎麼節約成本。後來,他還把我的案例拿到一個董事會上講,說你們成本太高了,要學學李華兵。

我自己非常清楚,這個方向堅持下去是有問題的。但你會覺得特別想用勁,特別想著怎麼報答雷軍。我從來都不敢講這個公司是雷軍投資的,生怕公司做得不好,毀了雷軍的名聲。後來雷軍也說,你要不要換別的方向,我們也可以支持你。但我覺得,我不能死,我也因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後來,為了這句話,我跟雷軍交流過。他說,華兵你真不該有這麼大的壓力。他不斷在給我減壓,但以我做事的原則來講,我不能辜負這份信任。

我知道姚勁波一分錢沒有時有多難

2013年7月,我剃了個光頭,決定重新開始。我在微博上給李開復發了個私信,見了他一面。他說,工場可以給你一點錢。我說,我要換方向。我決定做拼車,然後把公司搬到了現在這個寫字樓——因為這58同城辦公過的地方。

我跟姚勁波是非常好的兄弟。2007年,我在漢能資本做投資經理,在一個年會上見到他。他作了一個主題演講,我去跟他交換名片,聊了一下。我們年紀差不多,聊得來,我也覺得這個人還不錯,就跟老板推薦,把他簽下來,幫他做融資顧問的業務,具體由我來負責。

當時也沒有花太大的精力,因為58同城還非常小。他們跟京東遇到同樣的問題,恰逢金融危機,沒人敢投。我跟老板講,沒人敢投,乾脆我們投一筆,但老板不敢。

58的融資特別艱苦。DCM、華瓴都是我帶他去見的。最後,他真的沒錢了,我跟他一塊見羊東。羊東批評了一番,這個那個的,讓他很沒面子。沒辦法,他們A輪的投資人是賽富,後來羊東說,你去找閻焱把,讓他幫你想想辦法。

到了後來,58同城帳上真的一分錢都沒有了。姚勁波賣了個域名,換了幾十萬出來給大家發薪水。他們幾個人就在旁邊的咖啡廳見面,其他幾個人都要走,姚勁波咣當就給搞哭了,說你們走了,我怎麼辦。我陪著他去吃飯,他心情特別鬱悶,我是感同身受的。

我知道他那個時候有多艱難。你看,我現在辦公室的裝修已經算非常奢侈了,但那時候,就這一張桌子,他們可能有三個人坐著,而且每個人面前都沒有電腦,只有一部電話,瘋狂打電話。

後來,DCM投了他。過了那一關之後,再拿錢相對比較容易了。但大家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一面,艱難的時候,沒人看得到。

姚勁波身上有一股勁。他跟我聊過,特別想把陳曉華從趕集挖過來。當時陳曉華在趕集特別不爽,因為楊浩湧從來不提上市。姚勁波就想了個辦法,直接到趕集樓下給陳曉華打電話。最開始,陳都不接。後來姚說,我已經到你樓下了,你下不下來,你不下來我就上去了。

陳曉華下來了,在旁邊咖啡廳見面。姚勁波口才也還行,搞定了。這是58和趕集歷史上一個很重要的勝負手,因為這個人做流量很厲害,所有流量都是他做出來的。這個過程裡,姚勁波說他當時說得最打動人的一句話是:對不起別人沒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對得起自己,你覺得跟誰幹最有可能成。

另一個觸動我的,是劉強東

2006年初,我剛進漢能資本,劉強東就找過來,說能不能融100萬人民幣,把哥幾個薪水給發了。又過了三個月,又來了,說能不能再融800萬人民幣。我們都沒工夫見他,一直忙其他事情沒來得及弄。

結果,京東是在做B輪的時候,找我們另外一個同事做banking。那次是我和劉強東第一次見面,也不熟,就寒暄了一下。他的B輪特別艱難,融了2100萬美元,投前估值6500萬美元。雄牛資本領投1200萬美元,今日資本投了800萬美元,梁伯韜個人投了100萬美元。劉強東特別高興,因為投前估值從3500萬美元爬到了6500萬美元。

所以你看,創業者有多艱難。那時候就是個白菜價,可白菜價都沒人敢投。張穎也來我們辦公室看了,說這個案子我們非常有興趣,想投。但是左弄右弄,大家這時候不敢出招兒了,都憋壞了。

之後,我去參加一個VC的酒會,說我們最近剛剛close掉一個案子,就是京東,不容易啊,然後大家都是這種感覺。6個月之後,老虎基金以3億美元估值拍了6000萬美元給他。那時候,我建議老板要不要賭個200萬美元進去,應該沒什麼問題。但他一看沈南鵬不敢投,張穎不敢投,幾個大個兒的不敢投,他也就沒投。

這之後,劉強東以10億美元的估值又拿到了1.5億美元。再往後,你想摁他也摁不下來了,就這麼簡單。

這麼多年,我見過太多參照物了。姚勁波今天市值40億美元,包括跟趕集合並,我沒有多羨慕他,但我知道他是從一個魯蛇過來的,我親眼見證了那個歷程。

劉強東從中關村起步,這麼多年苦哈哈的,一將功成萬骨枯,他真的幹起來了。怎麼說呢?別人行,我為什麼不行?我和姚勁波同年,以我李華兵的經驗、資源、人脈,我真不一定會輸給他。但這已經是金字塔尖上的人了,人家能幹成,你為什麼不行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10W+互聯網從業者和你一起關注:拇指巴士(muzhibus.com)專注於移動互聯網和手遊經營推廣。

微信號:muzhibus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