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太不懂事了,只有王思聰才能拯救萬達帝國

王老板再能呼風喚雨,在電商這片新大陸,說他是「移民」算是客氣,說他是「難民」他都不應該生氣。

「互聯網難民」王健林先生的情懷作品,終於發布了。

他花了50億大洋,搗鼓出了一個叫做「飛凡電商」的東西,號稱要做全球最大的O2O電商平台。但是現在,上面只有幾張可憐的優惠券。

50億大洋只做了個半成品。甚至連半成品都算不上,頂多只能算是萬達廣場的會員積分軟體。它的輔助功能倒是很押韻:上網免費、停車自動繳費、餐廳遠程排隊……

就這麼個東西,王健林前後花了三年時間,還拉來了百度與騰訊做靠墊。這家註冊資金50億元的電商公司,萬達持股70%,百度、騰訊各持15%。

王健林與馬雲有個著名的賭局,賭註一個億,雙方的賭具分別是線下的萬達廣場與線上的淘寶。既然中國互聯網三巨頭是BAT(Baidu-Alibaba-Tencent),那麼為了戰勝馬雲的A,當然要拉攏李彥宏的B與馬化騰的T。這很像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吧。

王健林的美夢可能是,當萬達(Wanda)與百度、騰訊在一起,BAT還有意義嗎?當然是BTW更有價值啊。

BTW可是響當當的網路常用詞——By The Way,這個詞組用起來有一種很低調、很有魄力的感覺。

但是,在這個詞組里,B是副詞,T是虛詞,W是名詞。李彥宏的B與馬化騰的T,真的只是王健林的W的兩只靠墊而已。

如果你不在萬達廣場,這東西就是個廢物。

就算「飛凡電商」再怎麼更新升級,都只不過是萬達廣場的一個附屬品而已。對於萬達集團來說,它不可能具備開疆拓土、獨當一面的能力。

萬達建造的,是一個封閉的電商帝國。用「飛凡電商」,意味著只能去萬達廣場里的餐廳、商店、電影院;那為什麼不用直接用大眾點評、喵街以及一大堆看電影的APP?它們都是沒有疆界的東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消費者不是萬達帝國統治下的子民。一款只能把人帶向萬達廣場的APP,就算一時糊塗下載了也遲早會刪去。

幾乎所有的成功企業家都會自我膨脹。既然全民都在呼籲「互聯網+」,那就趕緊整一個唄。不就是做個APP,O2O一下嘛。王健林的想法是,萬達廣場都100多個了,一年的人流量都20億人次了,那今年就先圈進1億個會員吧,咱也玩玩大數據。

這差不多是冷兵器時代的思維,似乎人多就能打勝戰。如果大數據就是人數的多寡,那麼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大數據機構,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戶籍管理中心。

光有電商平台就萬事大吉?大數據要做到價值,最大的門檻在於黏性經營與習性分析。

當然,這些大道理,只要是人都懂。話不能說得太絕對,萬達做電商理論上還是有戲的。畢竟,電商不只是淘寶京東的天下,線下的萬達廣場當然也可以分一杯線上的羹。

但是,現在的萬達,應該是沒戲的。萬達這個「互聯網難民集中營」,已經換了一碴又一碴的CEO、COO與CIO,在過去三年時間里。據說有這麼個規律:「什麼人做萬達電商的掌舵者,都意氣風發地進去,灰頭土臉地出來。」

為什麼沒戲?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萬達電商CEO的級別是萬達集團總裁助理,在整個萬達集團,這個級別及以上的人物大概有40多個。而電商又是一個需要跨部門深度整合資源的行當,區區一個總裁助理,權力排位在40名之外,在威嚴的萬達朝堂上,誰有空理你啊。

沒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在中國,大企業的內部生態就是如此。

不是說電商的事,都是王健林親自過問、親自決策的嗎?他一聲令下,還有什麼資源不能整合?王老板再能呼風喚雨,在電商這片新大陸,說他是「移民」算是客氣,說他是「難民」他都不應該生氣。

不信聽聽他對百度、騰訊的抱怨:「別看他們兩家是搞互聯網的,給的意見不多,全是我們自己研發的,百度和騰訊的價值,僅是在技術產品的開發上提供一些意見」。

據說,萬達開出了800萬年薪,但萬達電商的CEO大位,此前空缺了好一段時間。這兩天才終於有了新人選。

但是現在,恐怕只有王思聰才能拯救萬達電商。

對於王公子來說,萬達帝國的諸侯割據不是問題。當他佩劍上朝堂時,所有深藏在帝國各個角落里的龐大資源,都只能乖乖地聽候他的調用。

對於老一輩的「互聯網難民」來說,王思聰是王健林的兒子;但對於新一代的「互聯網原住民」來說,王健林是王思聰的老子——王健林是誰啊,如果不加個「國民公公」的封號,誰認識他呀。

王健林念茲在茲的萬達廣場20億人流量,還不如王思聰的1400萬微博粉絲有黏性。

連他那只叫做「王可可」的狗,都有100多萬的微博粉絲。前不久,王可可出席韓寒的場子,已然展現了它的非凡威力。

其實,萬達電商最缺的可能不是CEO,而是CAO,首席藝術官,Chief Art Officer——當然,你也可以用漢語拼音念這個詞。對,王思聰是搞藝術的,而且搞得比艾未未出色多了。你看,他的「日狗大法」,簡直是當代行為藝術的傑作。

他那麼認真練習的「日狗大法」,倘若用在萬達電商上,恐怕連馬雲都要虎軀一震。

企業需要王思聰式的主管人:不墨守陳規、敢於更改規則

企業主管人擔當起的是應對元規則改變下的企業前進大方向問題,剩下的問題均為執行層面問題,自有簇擁而至的職業經理人相輔。當王思聰要扛起萬達這面大旗的時候,還需要有對他形成相應的制衡機制:萬達的董事會,輔佐他的王健林。對於王健林而言,不怕別的,就怕王思聰不折騰。

也許王思聰今天的行為會讓王健林有些許頭疼,但如果王思聰循規蹈矩,那王健林才會痛苦之至。離經叛道代表著生命力,代表著新的生命在成長、在突破、在拔高。一個近百萬員工的企業找一個非常守規矩的接班人,這絕不是企業所需要的,企業主管人需要有非同尋常的眼光。談及王思聰,我們千萬不要忽略一個身家幾百億的家族培養出來的孩子會那麼愚昧與不求上進。由於出身時所帶的資源其教育與影響,早已決定了他站在一個相當高的高度來看這個世界。

好孩子與壞孩子

王思聰是個好孩子,他甚至有可能成為萬達史上最成功的接班人。

判斷一個人的好壞可以從兩個方面:從世人與社會的角度要求你要按照社會既有規則行事;而另一方面,從成為一個偉大企業家的角度來看,標準卻完全不同,一個偉大的企業家往往是由壞孩子成長起來,而壞孩子的本質並非是墨守陳規,相反,他們常常打破規則,並且目光遠大!

一個偉大的企業家通常是由壞孩子成長起來,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輟學創業的喬布斯、源於泡妞念想而創辦Facebook的佐伯格。在國內比較響當當的兩個名號——任正非與宗慶後,也是打破規則、不墨守陳規的壞孩子任正非從部隊離開後創業,後打通整個通訊行業,成為通訊行業的顛覆者。宗慶後離開教師的崗位後也進行創業,與達能合資,現在娃娃哈與達能均是快消品行業內最具競爭力的品牌。

企業交接的終極目的是把財富交給更值得托付的人

所以從趨勢的角度來看:什麼樣的人可以成為未來最佳主管人?

當一個睿智的主管發現他的孩子不足以來繼承一個企業、 並且也不可能把企業帶到更高的位置時,他不凡把眼光放到他的家族里來看看;當他在家族也沒有看到合適的繼承人時,他可以把目光放到更大的社團來看。如果子承父業無法做到,那就學一學羅斯柴爾德、學一學保時捷家族,用家族式的方式進行傳承。如果家族里面也找不到,可以成立一個信托基金,讓職業經理人來管理。

對於王健林來說,要賭贏馬雲,惟一的出路恐怕就是趕緊三顧茅廬,請王思聰出山,把他那張花了200塊錢從京東買來的電腦桌,搬進萬達集團總部大樓。

只是,那張電腦桌,還在嗎?

閱讀原文

微信號:guipinhui-club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