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今天上了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稱之為「百分之百中國製造」,卻叩開了世界大門。

  今天出版的《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百分之百中國造 「阿里巴巴」叩開世界大門》,第12版再以《中國夢的追夢人》為題,整版聚焦馬雲和阿里巴巴的故事。用這樣的處理方式深度解讀一家民營企業和它的創業者,並不多見。

  在文章中,馬雲分享了他創業的艱辛與收獲,也談到了他的夢想和拼搏,更有許多滲透著血汗與思考的經驗之談,非常值得細細品讀!

  論知名度,馬雲堪稱世界名人。

  

  尤其是阿里巴巴創造美國股市首次公開募股「史上最大」紀錄之後,他的名字更是成為新聞收視率、閱讀量和點擊率的保證。

  

  不過,和馬雲面對面聊天,你會發現他的平實與隨和。他會直視你的眼睛,讓你感覺被尊重。如果是一圈人圍坐,他能夠照顧到每一個人的情緒。

  

  瘦瘦的馬雲,反應極快,他的夥伴們形容:「這個人的腦子和嘴巴是通著的。」一開口,那些沒有打過草稿的妙語會汩汩滔滔噴湧而出。這些話,充滿哲理,令人回味,卻絕無囂張的味道。

  

  從艱難困苦中打拼出來的他,深知一個道理:希望被人尊重,先要尊重別人;希望獲得成功,先要幫助別人成功。

1999年秋天,18個年輕人湊了50萬元在杭州西子湖畔謀劃創業。瞧,這個演講的年輕人就是馬雲。(資料圖片)

  

「阿里巴巴的中國夢,就是為全球服務」

  

  阿里巴巴夢的構築,是在一次次挫敗中漸漸清晰的。

  

  馬雲說,自己很平凡:大學考了3回;當年找工作被拒絕過30多次。去肯德基應聘,24個人收下了23個,他是唯一被刷下來的那一個。

  

  1995年,阿里巴巴成立4年前,杭州師范大學的英語教師馬雲去了一趟美國西雅圖,第一次接觸互聯網。而在國內,大眾對互聯網的了解還幾乎是空白。這個善抓機遇的年輕人,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將來就做這個!

  

  回國後馬雲請了24個朋友到家里,說自己準備從大學里辭職,投身互聯網。他花了兩個小時來說服大家。隨後投票表決,23個人反對。可他並沒有放棄,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穿街過巷兜售自己的觀點,四處籌措起步資金。

  

  然而,他面對的是,四處貸款無果,赴國外20多次融資被拒。

  

  收獲還是有的,挫折把17位和他有著同樣創業激情的年輕人緊緊團結在了一起。1999年秋天,18個同道者聚在杭州城西馬雲的家中。「每個人有多少錢出多少錢,但要留10個月吃飯的錢。不許問父母借錢,問父母借錢的話,明天把老爸老媽的退休薪水搞掉了,那也吃不消。」

  

  18個人湊了50萬元,平均每人2萬多元,當時35歲的馬雲算是積蓄多的,多掏了幾萬元。

  

  說起當時的捉襟見肘,馬雲講了這樣一件事。他們平時不打車,一次有東西要帶,於是馬雲和兩個同伴下決心打個的士。來了一輛車,以為是夏利,3個人招手,結果停下來是輛桑塔納,於是3個人齊刷刷地把頭轉了過去。「桑塔納的起步價要比夏利貴,當時我們沒錢,一分錢都得省。」

  

  盡管如此,阿里巴巴一開始就是家「放眼世界」的公司,開業時馬雲曾帶著團隊在獵獵秋風中宣誓:「我們一定要打造一家讓世界矚目、讓中國人驕傲的公司!」

  

  創業伊始,也曾有過分歧:為大企業服務,跑跑關係,來錢快;為小企業服務,到處吃閉門羹,似乎摸不到什麼商業模式。電子商務到底往哪個方向走,企業要怎樣活下去,創業幾年之後,馬雲站在了抉擇的十字路口。最後定位是:做小微企業的服務商。「現在回想起來,我們是幸運的。」馬雲說。

  

  從一開始,阿里巴巴幾乎所有重要會議,都留下錄像和錄音,以備將來查考。就好像當初創業者知道這家公司將會多麼成功,甚至會作為一個現象留給後來者研究。「全世界沒有一家公司這麼做的,很多人羨慕不已。」馬雲說。

  

  阿里巴巴取名的故事如今已是耳熟能詳。創業伊始,他就想給未來的公司取一個全球化的名字。在美國舊金山,馬雲在吃飯時問服務生,「你知不知道阿里巴巴?」女服務生說:當然知道,阿里巴巴芝麻開門。馬雲到新加坡,又跑到街上問人,看阿里巴巴是不是一個世界通行的名字。最後,有了今日的阿里巴巴。

  

  幾年後,走在美國紐約的街頭,很多人能夠認出這張標誌性的中國面孔。馬雲去餐廳吃飯,有人在他不知情時買了單;去酒吧,有人送他免費的雪茄。這些慷慨的人當中,有的會給他留下一張紙條說:「馬先生,謝謝你,我通過阿里巴巴這個平台賺了很多錢,所以我請你。」

  

  有夢想,還要靠「專注」去做到。馬雲說,地上有9只兔子,他只會死盯1只兔子抓。「你盯牢9只兔子都想抓,1只也抓不住,死盯1只就贏了。阿里巴巴一開始就是鎖住了電子商務、鎖住了小企業。」

  

  光陰荏苒,16年過去,超過900萬的創業者和超過3億的買家在阿里巴巴連接,每天有150萬快遞人員帶著3000萬個包裹送往世界各地,整個商業生態系統創造了1200萬個工作崗位。螞蟻金服服務了超過5億實名支付用戶,旗下的餘額寶服務用戶超過1.3億,累計為用戶帶來收益超過384億元。去年轟動全世界的上市,阿里巴巴融到250億美元,市值排在全球前列。

  

  今年的6月和7月,馬雲「馬不停蹄」地幾乎繞了地球半圈,一邊是給阿里巴巴3億多的買家全球掃貨,一邊推介更宏大的中國夢。

  

  6月9日馬雲應邀在紐約經濟俱樂部做主題演講。之前只有兩個中國人獲邀來此演講,一位是朱鎔基,一位是董建華。

  

  對著近千位商界領袖、投資界精英,馬雲說:「每天,阿里巴巴平台都有上億‘饑渴’的消費者來購物,這就是我們來到這里的原因。阿里巴巴的中國夢,就是為全球服務。」阿里巴巴的願景是「全球買、全球賣」——未來10年到20年,無論你身在何處都可以買到任何地方的產品,也可以把自己的產品賣到世界各地。

  

  馬雲的演講獲得了掌聲。「人類的夢想沒太多區別。巴菲特、比爾·蓋茨、孫正義,這些人我都很熟。我沒看出來他們和一般人有多大的區別。或許是我們都有一顆大心臟,希望完善這個社會。」馬雲說,今天阿里的全球化,不是代表中國企業去征戰世界,而是給世界帶去更多的驚喜。

  

「科技背後的夢想改變了世界」

  

  大浪淘沙,和馬雲同期創業並且當初活得很好的企業,許多已如泡沫崩散。「不懂技術」的馬雲,是怎麼帶領阿里巴巴幾乎每一步都踩在了中國乃至世界互聯網發展的鼓點上?

  

  他半調侃半當真地說:「正因為不懂技術,我們公司技術最好。如果我很懂技術,我們公司的技術人員就會很悲摧,我三天兩頭會告訴他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

  

  也正因為不太執拗於技術的細節,馬雲對技術的理解超出了技術本身。他提出,互聯網技術必須變成一種普惠的技術從而來改變世界,雲計算應該變成水和電一樣的資源。他甚至大膽地說出,IT(信息技術)時代將被DT(數據技術)時代取代。

  

  2009年9月,阿里巴巴的第二個十年開始,馬雲拍板做「阿里雲」,想通過雲計算、大數據的建設從一家電子商務公司轉型為數據公司。那時候雲計算還停留在實驗室,大數據在世界上幾乎沒什麼人提過。

由於馬雲的固執——「我一定要這個,不管怎麼樣,你就給我堅持」,阿里雲做得「最傻」也最堅決——每年投入幾十億元,1000多名頂尖的工程師日夜研發自主可控的基礎性系統。當時國內別的大公司也想做,但技術出身的首席執行官一玩,就感覺這個東西玩不出來,難度太高,投入太大。而被馬雲逼著做的阿里雲,沒想到堅持了5年真給做出來了。

  

  5年後的11月11日,天貓的1.88億筆「天量」交易,依靠阿里雲的支撐,做到了零漏單、零故障。

  

  在今年3月的德國漢諾威消費電子、信息及通信博覽會上,演示完支付寶「刷臉支付」的馬雲說了一段話:「我們還沒搞懂PC互聯網的時候,移動互聯網來了,我們還沒搞懂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大數據來了。我相信,是科技背後的夢想改變了世界。只有不斷創新,才能永立發展潮頭。

  

  「阿里巴巴創於中國,為世界而生。現在正是我們進一步努力的大好時機,把西方的中小企業和東方最大、增長最快的市場連接起來。」馬雲頻頻說起「一帶一路」,這是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對時代和世界的擔當,將為沿線國家和全球中小企業帶去機會。他覺得,「一帶一路」離不開「一網」,通過互聯網,讓許多國家的中小企業和消費者富裕起來。

  

  阿里巴巴的「海外淘寶」——速賣通,短短幾年已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而互聯網的神奇之處在於,在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當地連一個阿里巴巴的人都沒有。

  

  北京雅寶路、義烏小商品、福建母嬰鞋服等借阿里巴巴平台集體出海,讓國外消費者獲得跨境購物的別樣體驗。去年「雙11」,俄羅斯莫斯科一位婦女買了一件來自北京雅寶路商家的羽絨服,借助莫斯科本地倉,速賣通配送到家只用了2小時24分鐘。

  

  在塞拉利昂生活的英國人斯坦芬妮,在網上找到了速賣通,發現這些來自中國的貨物非常便宜。她先是自己買,很快又成為賣家。塞拉利昂伊波拉疫情蔓延開後,更多居民不出門,在網上從中國訂購全家的日用品……

  

  從美國和歐洲買到生鮮食品、母嬰用品和化妝品,對大陸消費者來說,早已不是夢想。通過阿里巴巴的「天貓國際」,他們從美國俄勒岡和巴爾的摩購買運動裝備,從法國購買紅酒和鵝肝,從加拿大買來龍蝦……2010年以來,大陸消費者的跨境購物增長10倍,2014年達到200億美元。

  

  有一次,美國駐華大使找到馬雲,「馬先生,你能不能幫我們賣點櫻桃?」馬雲回答:「行啊,為什麼不行?」但阿里巴巴平台開始推銷美國櫻桃的時候,櫻桃還都在樹上呢。所以就開始推廣網上預訂,有8萬名中國消費者參與。櫻桃一成熟,48小時內美國櫻桃就運到了中國。2014年,美國櫻桃在阿里巴巴上的銷量達到600噸。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進入一個國家當老大。改變和幫助了別人,這才是真正的全球化。」馬雲說。

  

「首富是首先要負起責任的那個人」

  

  在馬雲看來,「全世界把那麼多的錢給你,是要讓你做更好、更有效率的事情。有人稱我‘首富’。我說首富是負責任的負,首富是首先要負起責任的那個人。

  

  馬雲有個夢想,就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去年,有個馬雲的影片在網上火了。杭州某家電視台一盤塵封10多年的錄像帶被發掘出來,里面有段影片:大雨天晚上,有小偷在偷馬路上的窨井蓋,一位年輕路人停下自行車,淋著大雨怒斥小偷。雖然光線昏暗,但依舊可以看清,那個長相特徵明顯的青年,正是馬雲。

  

  大眼睛、高顴骨、下巴突出,馬雲的長相十分具有標誌性。熟悉馬雲的人知道,小時候他雖然瘦小,卻以打架出名。不過,馬雲打架,一般都是打抱不平。有一次打完架,正好要評「三好學生」。坐在馬雲前排的一個女同學勇敢地舉手說:「我選馬雲。他打架是為了幫助弱小!」這麼多年過去了,談起這段往事,馬雲仍然感動得稀里嘩啦。

  

  「每次我看到小企業主,看到他們眼中的激情,他們的失敗,他們無時無刻都在呼喚‘我們要生存下去’時,我都看到我自己,因為我有同樣的經歷。」愛讀武俠小說,仰慕俠肝義膽,願意扶弱濟貧,馬雲把「為小人物打拼」作為終生的理想。

  

  阿里巴巴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敲鐘這件事,更能說明馬雲的這種「平民情懷」:要選8名敲鐘人,馬雲對集團高管們說,我們這些人上去露臉,多一次少一次都沒有太大意義。應該選8位客戶上去。他們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也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所有人都同意,後面就是人們熟悉的故事:兩個網店店主、快遞員、淘寶用戶、電商創業者、網路模特和阿里巴巴雲客服員工,加上來自美國的農場主彼特·維爾布魯格,8個人一起站到了全世界面前。

  

  如今,阿里巴巴正在大力推進農村淘寶項目——「千縣萬村計劃」。計劃在3至5年內投資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服務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不僅要把農村有特色的東西賣出去,還要讓農村也能享受和城市一樣的消費選擇。

  

  馬雲曾經留心過某個村子小賣部的商品,康師傅是「康帥傅」,伊利是「伊莉」,幾乎看不到真東西。

  

  阿里巴巴打算從細節做起。在許多農村,青壯年大都去城里打工,留守的人基本上不懂電腦。這次的計劃,將招募一批懂淘寶的人,長駐村里。

  

  馬雲的想法是,寧願10年不賺錢,也要讓農民先賺足錢。「只有農民兜里有了錢,我們最終才可能有錢賺。企業依托社會而存在。解決社會問題,是企業發展的動力源。也就是說,你的責任多大,你的擔當多大,你的事業就能做多大。」

  

「讓信用等於財富」

  

  每天,在阿里巴巴平台上會達成數千萬筆交易,這意味著,數千萬次陌生人之間的信任由此產生。

  

  「社會最珍貴的是什麼?是信用!」在馬雲眼里,阿里巴巴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建立了一套信用體系,使人與人之間建立起信任關係。過去的10多年,阿里巴巴所有的技術和模式創新,都是圍繞著「信用」二字。

  

  馬雲太明白信用有多麼重要。阿里巴巴剛剛註冊,要從加拿大買「alibaba.com」這個域名。當時國內匯款手續複雜,馬雲就給一個只見過兩面的美國朋友打電話,請她幫忙給賣家匯幾千美元,而這相當於她當時一個月的薪水。

  

  「我在美國只跟她聊過兩次天,但她信任我。我後來當然把錢還給她了。」馬雲說,信任讓事情變得簡單。

  

  支付寶的使命是「讓誠信的人先富起來,讓信用等於財富」,這是讓馬雲和阿里巴巴最為驕傲的。做支付BMW雲猶豫了很久,因為這一理念過於超前。如果不做,解決不了信用支付問題,電子商務就沒有前途。

  

  當時在瑞士達沃斯,馬雲在一場討論中聽到「主管力也意味著責任」時,激動得渾身如遭電擊,他立刻給在杭州的同事打電話,「現在就開始做,如果將來有任何問題,我馬雲願一力承擔。」

  

  「當時許多人並不看好,有人說支付寶是我有史以來‘最愚蠢的想法’,當時我說,我並不在乎笨不笨,只要有人用就好,現在支付寶有超過5億活躍用戶。」馬雲坦言,阿里要建立的是一個信用的基礎架構。

  

  有人指責阿里巴巴上有假貨出售。馬雲很坦誠,網上售假問題是電子商務公司必須面臨的挑戰,阿里巴巴規模大,受關注程度更高,必須更加認真對待。但他也強調:創業至今,阿里巴巴一直在同假貨宣戰,須臾沒有放鬆。互聯網實際上是打假的最好手段。

  

  4月15日上午,「中國質造」首站在福建省莆田市舉行。阿里巴巴集團宣布,莆田當地17個自主鞋業品牌在集團旗下淘寶、聚划算平台正式開賣。

一旦消費者對產品質量有任何不滿意,阿里旗下各零售平台將聯動賣家對買家實行先行賠付。莆田市政府與阿里巴巴的結緣來自於一場「與假貨你死我活的戰爭」。

早在上世紀80年代,莆田就開始為耐克、阿迪達斯等世界知名運動鞋品牌做代加工。一些不法分子也趁機鋌而走險,國內的知名運動品牌鞋仿冒品90%在這里生產,當地政府也十分尷尬,一直在尋找有效打擊假貨的途徑。

  

  其實,當地這些企業製造、設計能力也不差,只是覺得不貼一個名牌商標就不好賣。於是,阿里巴巴和莆田市政府一拍即合,依托阿里大數據開展了系列打擊線上線下假貨的行動,同時對商家開展幫扶,促使17個莆田鞋業自主品牌以「中國質造」之名在淘寶、聚划算等平台銷售。17萬雙莆田鞋,4天時間通過阿里巴巴集團平台售罄,相當於這些品牌過去4年在線上的所有銷量。

  

  今年,阿里巴巴將挑選全國有代表性的產業帶,與各地政府和產業協會聯動,為當地的好品牌、好賣家「背書」,推動一批高質量的自主品牌快速成長,讓消費者以高性價比享受到媲美世界一流工藝的國貨。

  

  現在,阿里巴巴有2000多名員工全職打假,5000多名志願者參與打假。「我們今天擁有的打假手段,利用數據技術的手段,追蹤技術的手段,可能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馬雲說。

  

「我是百分之百純‘中國製造’」

  

  經常有海外媒體問馬雲:「能有今天,你靠的是什麼?」「是高速發展的中國造就了我和阿里巴巴!」馬雲的回答斬釘截鐵。

  

  中國出生,沒有海外留學經歷,至今拿著杭州戶口,馬雲說:「我是百分之百純‘中國製造’。」

  

  馬雲說:「沒有中國文化,阿里巴巴真不知道在幹什麼;沒有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的積累,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沒有中國對互聯網開放,我們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他進一步解釋,是浙江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和創業的風氣造就了自己。

「2003年,‘八八戰略’成為浙江發展的總綱領。第一條就是‘進一步發揮浙江的體制機制優勢,大力推動以公有制為主體的多種所有制經濟在市場競爭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在我看來,這個戰略的核心,就是徹底松綁了浙江的民營經濟。有了這個綱,歷屆政府都把‘審批事項最少、辦事效率最高、投資環境最優省份’作為施政目標,我們受到的掣肘最少,得到的幫助最多,所以這片土壤上才會長出我們這樣的‘奇葩’。」

  

  6月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的演講,馬雲提出了兩個問題,一是「大家都講中國是互聯網管得最厲害的國家,但是全世界市值前十大互聯網公司中,4個是中國的,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二是「你們都認為中國是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那麼這30多年中國經濟到底怎麼發展起來的,有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

  

  馬雲在演講中說,51歲的他一直生活在中國,還不敢說是中國問題專家。他覺得,沒有哪個人、哪家企業、哪個國家會沒有問題。遇到問題是抱怨還是去完善,透露出一家企業乃至一個國家的眼光。

  

  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的經濟增長、巨大市場和創新能力,也說明解決問題就是最大的機遇。

  

  馬雲說,20年前見到比爾·蓋茨頭都大了,「第一我崇拜他,第二有了他以後,軟體沒有辦法做了,他把好東西都做光了。」

  

  但馬雲後來發現,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機會。「我們參與社會的完善,我們不抱怨,我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加入到改革過程中,加入到完善社會過程中,加入到中國對世界的貢獻之中,也加入到世界對中國社會的了解過程中。」

  

  創業初始,馬雲說過一句話:如果我們這些人能夠成功,中國80%的年輕人都能夠成功。

  他說,現在,他更相信這句話!


本報記者:王慧敏、袁亞平、餘建斌、江南、顧春

本期編輯:胡洪江、蔣波

閱讀原文

微信號:rmrbwx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