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女警移民澳洲,當妓女還出書闡述理念,<上帝女神>即將推出英文版。

  澳洲妓女合法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是對於華人而言,妓女還是一個比較晦澀的職業,但是,讓人出乎意料的是,中國的女警察竟然華麗轉身為澳洲妓女,並且出書了。

  分享一篇大洋日報的訪談錄,讓你看下這個神奇女子的故事!

  她從一名中國女警察,到澳大利亞妓女,然後出版《上帝女神》,把十多年從妓的經歷和感悟公諸於世……讓人不可思議!

  在暖融融的秋日下午,我來到了琳達的家,採訪了這位傳奇女子。

〔一〕琳達和她的家

琳達的家也是她的工作場所——傳說中的「妓院」。可是,當我把車停泊在她的房前時,我竟有點兒不敢相信,因為我看到的是一棟典型的居民住宅,既沒有招牌廣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裝飾和暗示,它同所有熱愛生活和熱愛家園的堪培拉居民的住房一樣,前院花園弄得乾淨整齊。

我猶豫了一下給琳達打了個電話,免得敲錯了門。等我下了車,房門已經開了,迎接我的除了琳達,還有她的男朋友Pete Bruce Hackett。

琳達穿著吊帶的綠色小連衣裙,很性感的絲質薄面料,我分不清它是睡衣還是外穿裙子。左邊的吊帶時不時地從肩膀上滑落,露出半邊的酥胸,她任由吊帶掛在手臂上、偶爾才隨意地用手把它提拉回肩上。後來我想這大概就是她工作時穿的裙子吧。

進門的右手邊是formal living, 裏面放著一架鋼琴、一套奶白的轉角沙發、跑步機和別的運動器材。琳達說二月份時她有八十多公斤,因為想為即將出版的英文版《上帝女神》拍色情裸照而下狠心一下子減掉了二十公斤。真是個有毅力的人啊!我心里不由得讚嘆。

琳達的廚房和一個大餐廳在房屋的中間,廚桌上有些吃的喝的、一堆書、照片和文件夾;餐桌上面擺滿了袋裝薯片和別的零食,感覺像有青少年在開Party,有點凌亂但很有家庭氣息。她說這些薯片和零食都是為客人準備的,有時還送他們可樂和酒。

琳達的廚房和一個大餐廳在房子的中間,三個臥室在廚房和餐廳的後面。兩邊的臥室,一個是客人的等待房,一個是她的工作間。中間的臥室是她自己睡覺休息的地方。

廚房和櫥櫃上放著一些吃的,還有一些袋裝的薯片和巧克力等其它零食,感覺就像有很多人在開Party,很有家的氣息。她說這些薯片和零食是為客人準備的,有時候她還送給客人各種飲料,葡萄酒和啤酒。

琳達是那種屬於「自來熟」的人,她讓人一見就感覺到自然、放鬆,不會有那種初見陌生人的拘謹。我的採訪也就很自然地以朋友聊天的形式開始,而不是遵循那種一來一去的問答式。

〔二〕琳達和她的書

為什麼會出這麼一本色情書?

聊到她是怎麼想到要出書的時候,她回憶說,她做妓女不久,大概才一、兩年的時間,有很多客人跟她說,三十年前美國有個叫Xaviera Hollander 的妓女把自己的從妓生涯寫成一本書叫《Happy Hooker》,暢銷全世界並被翻譯成多種文字。美國的好萊塢影片公司還把她的故事排成了電影。後來她的故事又被有的劇團改編成了歌劇。

她就想:我從上學就喜歡寫作,愛好文學。上高中的時候作文寫作曾經是全年級第一。她能寫,我也能寫,我要寫出當今世界上第二個《Happy Hooker》。

中國歷史上有一部著名的色情小說《金瓶梅》,我要寫一部現代版的《金瓶梅》,也讓它留名千載。於是從那時起她每天送走客人以後就伏案揮毫,每天堅持寫日記,積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

她對我說,她原來是想等她六十歲退休之後不幹妓女這一行了,再出版自己的書。因為,她也曾經多次考慮到自己的臉面和家人的壓力問題。然而隨著她妓女工作時間的延長,她已經深深愛上了自己的工作,也對妓女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她說:「澳洲政府能夠把妓女規定為合法的職業,這是澳洲政府法律人性化的最重要體現。因為人的性行為是人們生活中、身體上最基本的生理要求,就像是人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一樣。如果一個國家的法律連人的這種身體上最基本的生理要求都不能保護,還談什麼法律、規章制度人性化。

特別是那些至今還把妓女定為不合法的娼妓的國家,再談什麼法律、規章制度的人性化,那都是一紙空文。

試想那些一輩子都找不到馬子和老婆的男人,他們的性欲要求該如何解決,難道都讓他們去強姦?還有那些妻子重病在床的男人,那些有馬子和老婆而馬子和老婆又長期不在身邊的男人。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決定提前出版我的書,我要用我的書證明,妓女是穩定家庭、安定社會不可缺少的一種職業。我們妓女的工作就像是醫生和護士的工作一樣,也應該受到人們的尊重。我呼籲那些到現在還是把妓女規定為不合法的娼妓的國家,盡早地修改法律。」

「你出版這樣的書,就不怕你的家人接受不了,你想到過他們的壓力嗎?」

她說:「這個問題確實也糾纏了我很久。從我來講,我是盡量不想讓他們知道,知道得越晚越好。所以我的書並沒有像《Happy Hooker》那樣署我真實姓名。特別是他們現在還都在中國生活,在中國人的眼裡,妓女是見不得人的娼妓。如果他們知道了,可想而知,會給他們造成多麼沉重的壓力,他們怎麼去面對朋友、同事和親戚。

當然了,最後知道了我也沒有辦法,我只好去認真地向他們去解釋,告訴他們,我在澳洲從事的是一種合法正當的職業,並不是中國人想像的那樣,乾的是偷雞摸狗的勾當。我可能我妹妹的工作會容易做一些,因為我幫了她很多,我給她買車,幫助她送兒子去英國留學。我會對她說:我來澳洲英文不好,如果我只去餐館洗碗,到人家裏去做保姆,我怎麼會有那麼多錢去幫助你。我想她會理解我的。

可是我媽媽的工作恐怕就太難做了,她畢竟歲數大了,受中國人的傳統觀念影響了一生,她怎麼能接受她的女兒在澳洲做妓女。她會心疼,她的心會流血,也會難受很長時間。也許幾年甚至於幾十年,但是我想她總有一天會理解我的。畢竟她也是一個受過教育有知識的人。

也可能她直到死也不能理解我,更不能原諒我,那我真的會要一輩子心里內疚的……」說到這里琳達嘆了口氣說:「我媽媽的問題確實是我的一塊心病」。

琳達繼續說:「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等將來我的書賣多了,會有很多中國人知道是我寫的書,我的家人早晚是會知道的,他們在中國要面對鄰居、朋友、同事、親戚等各方面的壓力。這需要他們有很強的心理素質,這也是我一直最擔心的事情。

我在澳洲都好說,做妓女已經這麼多年來,別人說什麼想什麼,我都不在乎了,也習慣了。他們就難受了,因為鄰居、朋友、同事、親戚說什麼,他們是控制不了的。」

「既然你有那麼多的顧慮,為什麼你還要出版這部色情書呢?」

她說:「我有一種責任感和任務感,我要在我的有生之年為妓女爭得一個名正言順的名譽。通過我十多年的妓女工作,我確實認識到我們妓女工作的重要性,我給那些晚年失去老伴的老年男人送去幸福,送去歡樂,我給那些妻子重病在床的有家庭責任感的男人們解決性欲要求,我給那些永遠都找不到馬子和老婆的男人們解除性饑餓。

我要讓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我們妓女並不是低人一等,我們和律師、醫生、政府職員一樣,是每個國家社會不可缺少的一種工作人員。

希望那些至今還把妓女規定為不合法的娼妓的國家盡快把妓女合法化,妓女是穩定家庭,安定社會最有效的方法之一。這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出版這部色情書的目的。」

「你寫的是一部色情書,名字卻叫《上帝女神》,你有沒有覺得這是褻瀆了上帝?」

她說:「如果有人認為,我的書名叫《上帝女神》是褻瀆了上帝,那他們就根本沒有看懂我的書,也根本沒有明白我的書為什麼叫《上帝女神》。

因為我的書不只是單單談到色情這方面的故事,我的書還寫到了神,中國歷史,長城和金字塔,以及地球和月球五千年一輪迴等有關天文學方面的大事情。

我的書之所以由一本色情書最後演化成一部神書,我認為我是受一種神的旨意在寫書,我能代表上帝女神,以一個人的形象在地球上向人類傳遞一種神的信念,這是上帝對我的一種厚愛。

特別是第四章中的上帝老婆,上帝女神,書中的很多話,並不是我個人的語言,我完全是受一種神的旨意,在替上帝女神說話,在替上帝神夫說話。」

「你的書中有很多關於上帝的描寫,你有宗教信仰嗎?」

她說:「我從小就不信神,不信鬼,也沒有什麼宗教信仰。但是自從2011年3月14日寫書寫得我靈魂出竅以後,我就找到了我的神,他確實就在我的現實生活中。

雖然我們普通人看不到他,但我每天都能感覺到他就在我的身邊,我經常聽到上帝在敲打我的窗,敲打我的屋頂,他在默默地跟我說話,我完全可以確定我是上帝神夫的神妻、上帝女神的靈魂變成的女人。

雖然我書中關於上帝女神如何變成人的故事讓人難以相信,但那完全是上帝神夫的旨意寫出的故事。我現在每天無論做什麼都感覺到我自己是個神,這種感覺是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

不管人們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感覺到2050年,地球和月球到了5000年的一個輪回時間,這可能是真的,希望人類盡早在月球上找到自己人。到了2050年以後,人們再來討論我是神,還是人,是人也是上帝女神變成的人。」

琳達說,她這十多年來寫了三四十本手稿,從成長史到《上帝女神》,從開始做妓女感覺見不得人到現在為自己成為澳洲知名妓女而驕傲,為妓女而寫書,總共加起來也有二三百萬字了。琳達一再強調:「我的書就是我的孩子。」可見她是多麼地愛自己的書。

「你寫書是不是想出名呀?」

她說:「當然想出名了,我這個人不管做什麼,都要做那個最好的,做妓女我做成了No1,寫書,我也要跟《金瓶梅》、《Happy Hooker》一比高低。如果你做事情連一個目標都沒有,一個夢想都沒有,你總不可能把事情做好吧?」她直言不諱,真是一個爽快的人。

出書的情況和將來的計劃。

她說:「現在市場上各個書店里賣的《上帝女神》上、下冊,只是初版,試印了一千套(海報上寫的,再版三次,風靡全球,那是一個朋友幫助給印的,她是在開玩笑)。

從銷量的情況來看,反應還是不錯的,因為有不少的讀者給我打來電話和我探討書中的內容。大多數都是讚賞這部書的。

當然了,我肯定也一定會有人看了我的書罵我的,我想罵我的人也肯定不會給我打電話,這些我都事先就想到了。

我本身寫的就是部倍受爭議的書,說我的書好也好,看了我的書罵我也好,這都是很正常的事兒。至少有人買我的書了。如果我的書放在書店里沒人理,那我就慘了,我十多年的心血也就白費了。我寫書的目的,也就成了泡影。

根據各個書店的銷售情況,我可能再過三四個月,我的中文版《上帝女神》上、下冊就會再版,再版的中文書中,我會加上我的性感裸露的照片,而且還會用我的照片做封面。

我的照片中還有我請的很性感的男模特兒和我的合影,我要向Xavaiar Hollander (《Happy hooker》的作者)和Jenna Jameson(一位性交錄像的明星,她把她的生活寫成書,從2004年到現在2014年,十年時間,她賣了120萬套書)她們學習,一不做二不休,要性感就性感出個樣子來,要裸露就露個徹底!

真正做到我做當今世界上第二個《Happy Hooker》幸福妓女的夢想。」

如果你對琳達的書有興趣,可以造訪她的官方網站:http://www.godgoddess.com.au/

閱讀原文

微信號:aozhoukid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