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熬了四年還沒死?一個中國IT魯蛇創業者的深刻反思

三個IT魯蛇創業的故事

從前有三個魯蛇,聚在一起做網路。提供免費的網路服務,砸鍋賣鐵,通宵達旦,除了賣腎,什麼都做了。3年後終於做到了五百萬用戶。對於年輕人來說,能把五百萬人玩弄於鼓掌之間,已經是很牛逼轟轟的事了。

不過用戶越多,成本越高。每年服務器、帶寬租金、房租水電、廣告經營等成本,已經達到了十七八萬。

魯蛇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終極問題:如何盈利?

魯蛇們定了三盤沙縣水餃,圍著一箱子的冰啤酒開始計算:按照最近一月的登陸情況來看,四百萬個帳號已經不活躍了。真正有商業價值的只有一百萬人。如果開通xx功能,收點高級會員費,讓其中1%的人升級為高級會員,每年付30塊錢年費,那麼每年收入就是100萬x1%x30元=30萬元!

不錯嘛, 扣除十七八萬的經營成本,還剩毛利潤12萬,每個魯蛇年底能分到4萬大洋。如果按照打工者的算法,這三個人每人月薪3333元,沒有獎金,沒有津貼、沒有任何福利,上班還得帶自家的電腦。

盡管如此,魯蛇們還是激動得感謝蒼天!我們終於要盈利啦!那一夜,人們看到三個發瘋的魯蛇在屋頂翩翩起舞。

韓寒說,中國人民是最有忍耐力的族群,一點好處就感激涕零。他一定不知道,IT創業界里的魯蛇,才是這群傻瓜中的戰鬥機。

他們可以平靜地忍受每年都持續虧錢,而且還能信心十足的對所有人說公司的狀態非常好,如果有一天居然收支平衡了,他們會激動的徹夜難眠,比北北韓倒掉還開心。

這三個魯蛇其實是非常幸運的,至少能做到月薪3333元。大部分的魯蛇在第一年做到幾萬用戶的時候就會掛掉。原因眾多。

最主要的就是意志太弱,受不了最初的寂寞;意志稍微堅強點的,會在第二年第三年慢慢掛掉,原因主要是資金斷裂、團隊分裂;能成功熬到第四年還沒餓死、還沒被口水淹死、還沒被腸胃病頸椎病腰肌勞損折磨死的,甚至員工不減反增的,基本上屬於神仙級別了。

我為什麼要說這個小故事呢。首先是因為這是身邊每天都在發生的故事。其次是因為感到可惜。

IT界在我眼里一直是一個無比高級的職業。聚集著全球最聰明、最富有的人類精英。以IT創業界的青年們的智商,他們可以做成任何一件事情,包括改造銀行到製造汽車到發射太空飛機 。結果這幫人卻整天在蓬頭垢面得為3k的月薪而掙扎,太悲催了。

為什麼用悲催這個詞?

如果一個人生下來就在山溝溝里,一輩子都沒機會去見什麼好東西,這不叫悲催,這只叫苦難;而如果一個人生出來有一個奇怪的特異功能:皮膚出來的汗水會凝結成昂貴的水晶,本來只靠出汗就能賺錢,結果這傻瓜居然覺得出汗這個行為太低級,做手術把自己的汗腺全給切了,而且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做了什麼傻事,這才叫真的悲催。

升級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戰鬥

我們IT界中的很多人,生下來就是有這個出汗成水晶的特異功能的。正是因為這種與眾不同,這群人能混入牛逼的大學,整天打網遊還能寫出像樣的畢業論文, 拿到學位,進外企,考CPA,做咨詢、做證券分析,研究高分子材料,做電子商務,做雲計算……

一級一級的上升,直到有一天,發現身邊的人里,已經沒有一個不是CPA,不是咨詢師,不是高級研究員了,身邊的人全是業界精英,個個都超級強悍。

在這個所謂的高級圈子里,自己並沒有任何過人之處,只不過是just another analyst而已。在高級圈子里拼的頭破血流,最後也只能混到給別人整理數據而已。莫然回首,發現當年的血氣方剛、年少時的無限夢想,進化成了一身肥胖的贅肉。

這個時候,有個旁觀者說:「升級到頭了,該降級了」。當一個社會瘋狂鼓吹快節奏的時候,一定需要有人來宣揚慢生活;當全社會跟打了雞血似的吹捧升級的時候,一定需要有人來說說降級論。

IT青年們喜歡打遊戲,喜歡升級。他們的人生也和遊戲一樣,沉醉於不停的升級中,不僅喜歡升級自己手上的技術,把MySql改成MongoDB,把Apache升級為Nginx,在Mac上裝Ubuntu,Ubuntu里再裝個虛擬機去跑Mac OS……

IT青年們也喜歡升級自己的人生,從工程師升級到項目經理,再升級到技術總監或產品總監,再升級到合夥人……

在不斷追求升級的過程中,所面臨的一個很大事實是:當一個人從A剛升級到A+級的時候,其實這個人的能力層級依然只是A的層級,還未勝任A+的層級,他必須要到A+的後期,才可以勝任A+。

就好像一個高中生,高考完之後,雖然理論上已經屬於大學生了,但是他的實際能力依然只是高三畢業的水平,除非他全部pass了大一的期末考試。

同樣的道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的身份和稱謂,都是在描述「未來的自己」,而不是現在的自己。

當你從銷售員升級為銷售經理的時候,你自我感覺很好:「我現在是銷售經理了」。但這個時候 ,你並未通過公司對你作為銷售經理這一年的工作成果的考核。你只是一個「未來可能是合格的銷售經理」的前身。

如果年終考核你失敗了,那麼這一年最準確的描述是:一個銷售員占了整整一年銷售經理的位子,最後失敗了。而且這一年一定會過的很累,因為通過考核的其他銷售經理,才是真正勝任這個層級的人。

跟一幫真正屬於這個圈子的人廝殺,就好像拳擊館里當陪練的小角色,去和泰森比了一年的武,怎麼可能不累呢?

當我07年進入互聯網行業的時候,就是那個拳擊館里陪練的小角色。我被迫去跟全國各地的泰森比拼,結果累的半死。後來我開始反思最初的目標,為什麼要在自己身上掛一個「拳擊高手」的招牌,被那麼多泰森追著打?

我把這塊招牌卸了。找個完全沒練武的人去比拼,不是更容易贏麼?於是果斷照做,去找了一個沒人懂拳擊的小鄉村,做了純英文的Tucia.com(需翻牆),只做國外的業務。

在那個地方,作為一個知名武館的拳擊小陪練,我成了村子里拳擊技術最高超的人。受人仰慕,還開武館教人拳擊。活的非常滋潤,而且在教人拳擊的過程中,自己的拳術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拳法。

我雖然進不了泰森們的大圈子,但他們也進不了我的小圈子。

關於圈子,有一個很赤裸裸的現實:不會是你進入圈子,只能是圈子進入你。很多人會四處找關係,「幫我介紹給xxx吧,我想進入你們的圈子」。這樣的人是永遠進不去這個圈子的,因為圈子的天性是,永遠追求更高一個層級的人。

而我們的大部分人,其實都在以低一級的屬性,占著更高一級的位子。徘徊在更高一級的圈子邊緣,與更高一級的人競爭。幻想著自己可以升級到那個圈子里去。

也許永遠進不去,悲催地努力一輩子。也許運氣好,某一天真的進入這個圈子了,但那個時候又會有下一個目標,希望進入更高級的圈子。

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戰鬥。永遠的追求升級,永遠的累。

當IT精英們走向傳統行業

如果一個來自微軟的高級工程師,辭職去一個養豬場,做開放平台經理。他的到來,不僅會讓養豬圈感到無比榮幸;更意味著,利用他在IT界訓練出來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邏輯思維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場養豬行業的革命。使得20年後才會出現的人性、高效、開放、協作、健康的養殖方式提前到達。

在這場革命中,他會活的非常有價值。

這種價值,在原先的圈子里,是完全體驗不到的。因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滿身瘡痍的windows系統上不停的打補丁。無論打多少都逃不開產品衰落、被人鄙視的命運。

很多人的命運,都像是上面那個微軟工程師。只需要降級,就能創造更大的價值,也能獲得更大的滿足。那為什麼不呢?為什麼要死死抱著那個所謂的「高級職業」不放呢?

去年我曾犯賤去趟了移動互聯網的渾水,做了個手機app。剛開始的時候感覺很高級,但很快,鋪天蓋地的競爭對手就出現了。

我又發現自己陷入了07年一樣的場景:作為一個小小陪練,我他媽的又被一幫泰森們給圍住了。當泰森中的戰鬥機—微信,變得無比牛逼之後,我就知道,戰勝這群泰森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

於是我再次投靠了「降級論」,把自己從牛逼哄哄的移動互聯網行業,降級到了一個被人不齒的低級項目。

這個項目雖然是傳統行業,但我們基本上是按照互聯網產品的思路去做的。除了拍攝需要來店里以外,其他一切,包括行銷、預約、客服、後期、選片、取片、客戶關係等,所有環節都放在網路上。

當然,最重要的是,作為一個腦殘的果粉,我按照iPhone的做工品質去要求每一張作品,必須達到我們能力可以做到的最好水準,不計成本的最好水準,才允許送給客戶。

正式接客不到兩個月時間,雖然還不敢自稱成功,但目前已做到幾乎每天都客滿。口碑很好,財務上已做到盈利。未來相信一定會比大部分app開發者更光明。

(ps:我們沒有請工商、稅務、城管去吃飯喝酒泡桑拿,也沒有塞錢給任何政府機關。當你的產品真的用心做到很好的時候,其實你不需要討好任何人的。)

這個項目讓我沉思了很久:07年我曾把一個純純的Web2.0網站做到了Alexa中國區前1000名,結果一路虧損,到最後只剩下一個員工。

11年我把那個純純的App做到蘋果官方推薦區免費榜的第一位,那段時間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裝量,結果一路燒錢,到最後瀕臨關閉;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從純純的互聯網降級下來,做一些看起來有些「低級」的項目,居然就能立即做到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還發現一個現象,中國消費者在與奸商們的長期鬥爭中,已經培養出了一種非常苦B的品質:只要不被坑,他就謝天謝地。如果商家嚴格做到了承諾的每一件事情,客戶就會感動的淚如泉湧。

如果商家不僅做到了所有承諾的事情,還很貼心的提供了一些額外的服務(比如我們給每位客戶贈送非常好吃的櫻桃和昂貴的進口巧克力作為點心),那麼客戶就會激動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薦給他認識的每一個人。

在一個不會練武的村子裡,只要你會打兩拳,你就是拳術最厲害的人。

在一個沒有服務意識、忽視產品質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務,用最高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就會成為這塊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

在一個沒有現代管理意識,不懂網路、不懂微博、不懂用戶體驗、不懂口碑傳播的粗獷社會里,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產品上的心思的10%拿過來用,就可以秒殺一切天朝對手。

所以,IT青年們,當你在為網站的轉化率苦苦思索的時候,當你在為App的活躍度輾轉反側的時候,當你在為融資計劃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薦的時候,也許犯了一個錯誤,也許你們的腦子最值得閃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當炮灰,而應該是去按摩界、餐飲界、燒烤界、早餐界、理髮界、送花界、紡織界、裝修界、婚慶葬儀界、成人用品界、現代養殖界、有機蔬果界、個人護理界、汽車修理界……

與IT界相比,這些行業的確無比低級,他們的老板連qq都會發音成「摳摳」,他們的員工一輩子都沒用過Email;跟他們解釋什麼是SEO,什麼是用戶體驗,什麼是數據挖掘,他們會在聽你說完之前就開槍自殺掉。

正是因為如此,這些行業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正是因為如此,當智商高達147的IT青年還在為3k薪水拼命、而智商不到50的燒烤店老板正坐在porsche里玩著前面那位青年開發的App的時候,我就忍不住仰望星空。

這些原始而純粹的行業,正在等待IT精英們的降級。如同蒲公英一般的傘兵,在黑夜里從天而降,長驅直入,用最智慧的產品、最優質的服務拯救這些早就該死的行業。

魯蛇的生命將會綻放出銀色的羽翼,無比豐滿,無比性感。

來源:tech2ipo

作者:羅浩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電商業內第一影響力!最值得關注的電商類微信大號,電商最新資訊、行業深度觀察、內幕小道、實戰乾貨。每日推送!

微信號:dianshanghy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