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大學生,如何從0開始創造自己的面膜品牌?

80、90後的年輕一代被貼上過很多標籤:蝸居,裸婚,房奴……這個時代不斷給年輕人種種機遇,卻又充斥著相伴而來的壓力。

當我問到台灣歐菲爾CEO潘正晧時,他吐露當初想要創業就是迫於今後要面對的巨大壓力。

潘正晧本科在台灣大學念化工系。台灣大學被認為是台灣最好的大學,但學長學姐拿到的薪水最多的可能就100多萬台幣(約合20~30萬人民幣)。

台北的房價平均每平米100多萬,這樣的工薪待遇想要在台北生活非常困難。在社會壓力逼迫下,當時還是大三學生的潘正晧決定嘗試創業。

潘正晧

創業方向千千萬萬,潘正晧選擇切入面膜,和聚美優品的陳歐一樣打進女妝市場。在他看來,面膜這類快速消費品很快可以用完,使用周期短、再換率高。

但與計算機和經濟出身的陳歐不同,潘正晧沒有做閃購模式,而是利用化工背景自己做產品,做品牌。他的研究團隊,由台灣大學化學工程系培植,結合生化科技和臨床醫學經驗創新出Zephyrine這個品牌。

Zephyrine英文翻譯為「輕薄的絲織品」。創立之初也就是以「胎盤素活顏羽絲絨面膜」為出發點,用羽絲絨作為素材,搭配天然精華,在美妝市場中推出一股清新自然的潮流。

創業最困難的,是從0到1的過程。啟動資金是父母借的和自己存的總共40幾萬台幣,面膜是找工廠代工做的。當時,工廠要求的最低生產規模是裡2000組,潘正晧就生產2000組。而對於面膜這個生意來說,決定性的一步不是生產而是行銷。「我拿著一個沒什麼人聽過的面膜去推銷,幾乎都賣不出去。那種感覺非常讓人受挫。」

於是潘正晧去找實體店,從SPA和沙龍這些場所尋找機會,讓顧客試用、購買自己的牌子,後來開始在網路上售賣。為了打開品牌名氣,還需要砸廣告,請有一些名氣的人代言試用,然後在社交平台上發動態或者寫報導。

潘正晧還強調打廣告一定盡量最大化投資收益率。例如找人代言,一位有名的Bloger(台灣知名Blog的博主)在Facebook上分享貼圖,一次要8~9萬台幣,對於資金有限的大學生創業者來說數目不小。

經驗久了以後,要能總結出那些能夠最效率的為他帶來顧客的代言人。有些人雖然很有名氣,粉絲很多;有些人打的狀態有很多個讚,但是他們都也不一定會有效帶來消費者。這些都是在砸錢做廣告要注意的細節。

而廣告推銷只能是錦上添花,最關鍵的是要有夠硬的產品。目前潘已有最薄最輕的絲羽絨面膜的世界專利,生產的面膜用起來會非常舒服,吸收性好。

在台灣電商巨頭Pchome上的商品好評上萬,留言上千。產品也由最初的面膜拓展到精華液、面霜、CC霜、減肥產品等等,除了Zephyrine也新推專門呵護女性肌膚的Choyer。

經過四五年的打磨,還在台大商研所讀研二的他,已經將公司的年收入從50萬台幣到現在增長破億,4年來每年業績增長3倍。目前業務正在準備開拓大陸市場,把產品銷到大陸。

當問到準備怎麼打入大陸市場時,潘正晧說之前主要在台灣用過網路線上交易,到大陸發展後要將實體和電商將結合。

另外,考慮到很多消費者偏愛進口產品,他們會選擇在台灣生產產品或者將做好的內料運到大陸再統一包裝的方式,保持產品「台灣製造」的標籤。

「目前大陸化妝品牌數目龐多,但是每年存活下來的化妝品牌小於5%,基本上其他95%的人都失敗了。另外,一些不合格化妝品不斷被曝光,大陸消費者很有傾向去購買外面的產品。所以直接引進品牌售賣可能是比較好的選擇,我們會有很多的機會。」

面對社會壓力,有的人選擇變沉默和求安穩、拋卻了奮鬥的激情和創新的樂趣,有的人善觀察、敢嘗試,跨過了社會對大學生創業的懷疑,用戶對新生品牌的懷疑,最終站在了自己期望的位置上。潘正晧明顯是後者。

閱讀原文

微信號:akuailiyu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