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型手機大遷徙:富士康、小米、華為,為何奔向印度?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侯繼勇 實習記者 聶敏 北京報導  

日前有消息稱,小米已經做到了智慧型手機在印度的生產與交付,同樣是富士康的工廠,地址位於安得拉邦。

不止小米,「小華聯」(指小米、華為、聯想)都將在印度,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生產自己的手機。

  

「公司前不久開了一個動員大會,動員大家去印度。中國去的員工待遇不會印度化,甚至比中國還高,當然也會有不錯的職位。即使這樣優厚的條件,大家還是不願去印度,不僅生活條件不如中國,更重要的是,那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7月22日,富士康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管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描敘正在富士康進行的大動作。他表示:盡管很少有員工去印度,但公司還是想盡辦法說服中國員工去印度工作,目標是培訓印度本地工人,支持印度工廠。

  

過去三十年,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廠,「中國製造」的最大受益者:迄今為止,其在中國深圳、河北廊坊、河南鄭州、四川成都、山西太原等地建代工廠,除廊坊外,上述工廠員工均超過10萬人,全中國員工超過120萬人。

  

小米科技副總裁魏來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隨著公司產品銷售全球化,小米公司其他資源也會進行全球化資源配置,至於製造資源的分布,就近市場是最重要的原則,唯有這樣能大幅壓縮運輸成本,散件進口關稅也遠低於整機。

  

競相扎堆印度

  

最近,華為從印度政府處獲得「准許在印度開展手持設備製造業務」批文的消息,引起大家關注。

  

富士康7月15日發布了相關消息:全球最大的電子產品專業製造商富士康表示,將大規模擴大在印度的發展,該公司計劃在2020年前在印度新建12座工廠,並最多雇傭100萬當地工人,傳言其投資額將達200億美元。

  

上述富士康高管肯定了富士康將在印度設立生產線的消息。

  

富士康是中國大陸最大的私營業雇主,同時也是蘋果iPhone和iPad設備全球範圍內最大的代工商,其在中國大陸經營了10餘家大型工廠,中國員工高達120萬人,占其全球員工的絕大多數,為中國成為「世界工廠」貢獻不菲。

除了為蘋果代工外,富士康還為小米代工。2014年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排名中,蘋果排名第二,小米排名第五。

除此,富士康還為聯想、戴爾、惠普等PC廠商代工。富士康設廠印度,被解讀出了兩層含義,一是富士康全球布局資源,去中國化;二是包括智慧型手機、PC等IT製造資源全球化,「中國製造」的印記將越來越模糊。

  

除了富士康之外,華為這家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第四的手機廠商也將在印度建廠。

  

就去中國化,IT製造全球布局話題,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了其他代工廠商,包括英華達、華碩、緯創等相關負責人。

他們一方面強調中國在全球製造業中的優勢地位,比如產業工人成熟度,供應鏈的地理分布,同時也表示公司目前尚無這方面的計劃。

  

製造資源全球化分布,第一站為什麼是印度?

上述富士康人員表示:最重要的原因是印度市場的巨大想像空間,印度是一個擁有12億人口的人口大國,按照人口增長速度,未來可能超過中國。

根據數據,2014年印度移動手機出貨量2.75億部,占全球市場的14%,是全球第二大移動手機市場。

不過其中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僅8100萬部,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率僅為30%。相對於國內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日趨飽和,印度有巨大的想像空間。按就近市場原則,品牌廠商也願意把工廠放在印度。

  

中國則相反,目前中國市場的智慧型手機滲透率已超過90%。中國手機市場在2015年第一季度出現六年來的首次萎縮。

目前華為、小米、聯想、中興、vivo、OPPO、金立、一加等手機已經開始在印度出售。小米、華為、聯想摩托羅拉、華碩等公司,都已經在印度推出了大量定價在150美元的安卓手機,在電商網站銷量排名靠前。

  

在全球IT資源的爭奪上,這是第二次「龍象之爭」:第一次發生在2000年之後,全球軟體產業興起,印度因為語言等優勢,成為全球最大的軟體產業外接承接地。

中國試圖切入這一領域,重點發展軟體外包產業,甚至全國各地都建立起了各式軟體園,比如北京、大連、西安、成都等,包括東軟、華信、海輝等都成為國家重點扶持的對象,給予軟體外包各種十分優惠的產業政策

最後的結果是,印度成為贏家,中國未能從印度手中搶走「世界辦公室」的位置。  

這次則有所不同,是後起的印度向領先的中國製造發起進攻;另一個不同則是,中國又處於產業轉型之中,對製造業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印度則在積極爭取之中。結果會如何?上述富士康高管認為,目前還很難下結論。

  

全球布局

  

上述富士康高管透露:除了印度之外,富士康在越南兩個省建了兩個工廠,同時已經決定在巴西建廠,初期決定投資20億美元,預計就業員工超過10萬人。巴西總統親自接見郭台銘,邀請富士康去巴西建廠,給予各種各樣的優惠政策。

  

該高管表示:把手機從中國運到巴西,至少要10元成本,高的時候成本是30元,在巴西的手機售價一般在500元人民幣左右,這樣高的運輸成本在整個成本構成中占了相當比例,極大地壓縮了利潤空間。在巴西建廠就能解決這一問題。

  

另外出口品牌手機整機到巴西有關稅保護,而在印度建廠,則可以損掉關稅成本,因為拉動就業,政府還會出各種政策補貼。

  

三星是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最大的手機廠商,也在全球布局自己的製造資源。去年年底,越南政府表示,三星電子在該國的30億美元投資建廠計劃已經正式獲批,未來三星在越南的總投資將追加到110億美元。

  

越南當地媒體的預估是:截至2015年,越南將負責生產超過40%的三星手機。

  

除三星之外,過去數年,英特爾、微軟、韓國LG和日本松下等公司的手機製造部門也都已經延伸至越南。

根據越南的官方數據,越南去年前十個月出口了價值192億美元的手機及其附件產品,與前年同期相比增長8%。越南的手機及其附件產品出口已經超過其服裝和紡織品出口額,該項出口占到越南總出口額的16%。

  

上述富士康高管認為,富士康在中國之外的地方建廠,是幾大趨勢合力的結果。

首先是兩個大趨勢,一是中國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傳統製造業的地位正在被現代服務業、科技創新產業等取代;二是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中國原來是勞力力成本最低,勞力力數量最多的國家,現在勞力成本已經遠高於其他國家,比如印度、越南,印尼等。

  

就勞力力成本論,印度、越南的成本不過中國的四分之一,巴西工人月薪也不過800元人民幣左右。

在中國,工廠的薪水至少得3000元以上。更麻煩的是,隨著服務業等其他產業興起,製造工廠很難招到工人;其他行業收入更高,比如快遞,收入8000元,甚至過萬都不是難事,建築工人收入則更高。自2008年之後,用工荒就一直困擾著富士康等巨無霸型製造企業。

閱讀原文

微信號:techsina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