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香港本土網媒的生存勵志貼…都別說自己苦逼!

這幾天,《香港紙媒的幾種死法》一文引起關注。

說到香港媒體,大家以往的印象是新銳、犀利、商業化、接軌國際,然而這兩年卻呈現頹勢,這既有紙媒衰落的因素,也與社交媒體、國際競爭和「社會政治化」有關。

今天,我們不再去深究香港紙媒的衰落,轉而去看香港的新興網路媒體如何發展。或許,可以為我們呈現一個更加真實、艱巨卻又可以在石頭縫中求生存的香港媒體生態,也會找到香港媒體新的方向。

2013年,時任星島新聞集團行政總裁的盧永雄決定離職。此前,他的年薪是900萬。離開以後,盧永雄饒了一大圈,和前東家星島集團一起,成立了「巴士底報有限公司」,並推出名為「巴士底報」的新聞網站。這次,他們打出的旗號是「數位媒體革命的探路者」。

「巴士底報」創辦人盧永雄

1
網路媒體商業化乏力
「香港太小了」

「巴士底報」由盧永雄和合夥人集資1500萬成立。網站創立後,盧永雄面對的頭等難題,就是如何「商業化」。「海外門戶例如赫芬頓郵報、商業內幕都有他們自己的獨特風格。香港規模太小,所以這種慈善模式很難運作下去,我想把巴士底報的經營模式商業化。」

「巴士底報」網頁

然而,和赫芬頓郵報一樣,盡管「巴士底報」嘗試了多種增加收入的方式,但顯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到收支平衡。

「巴士底報」現有的主要收入來源在於廣告投放,但香港廣告商目前還不足夠信任網路平台,並未大舉進入網路媒體。而且,網路媒體由於受眾的特點,目前承接的多為食品、美容等普通消費品廣告,很難接到汽車、奢侈品等大型廣告,這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網路媒體的廣告收入。除了廣告收入,成立網路商店和組織研討會也能為網路媒體帶來一定的收入,但只是杯水車薪。

盧永雄曾為「巴士底報」設下3年內達到收支平衡的目標,目前仍未反轉。

今年以來,「巴士底報」等香港新興網路媒體意識到,最可行的商業模式或許是付費提供高品質的新聞內容。為此,「巴士底報」開始借鑒《紐約時報》、《泰晤士報》等海外媒體的付費牆模式。

同時,為了解決由於資金短缺而無法開展原創新聞的困境,「巴士底報」也計劃嘗試和獨立記者合作,並在新聞眾籌平台WeREPORT上眾籌採訪資金。

WeREPORT新聞眾籌平台

2
非盈利網路媒體生存觀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除了「巴士底報」這類採取商業盈利模式的新興網路媒體,香港還有一批非盈利的網路媒體,這類媒體在解決資金短缺、采編隊伍不足等現實問題的過程中,形成了獨特的生存觀。

「立場新聞」是於2014年12月成立的非盈利性網路媒體,運作模式類似於赫芬頓郵報,「在既有的傳統新聞的基礎上,收集、組織、策劃、再推送到讀者眼前」。

「立場新聞」被香港一部分社會人士作為發表意見的媒體平台,具有較強的動員和說服式傳播特徵。

「立場新聞」網頁

作為非盈利性媒體,「立場新聞」在網站中聲明:已通過信托安排持有「立場」股權,若有經營盈餘不會派發,並接受公眾不附帶條件的捐款,只用於傳媒采編工作。

輔仁媒體則通過創意共享的模式,一方面開辟新的新聞生產模式,另一方面試圖節省大量稿費。所謂創意共享,公民可以投稿給輔仁媒體,但是投稿僅為授權刊登,此外版權全歸作者,輔仁媒體還鼓勵作者將同一篇文章再投稿至其他報館甚至出書賺稿費。這種「創意共享」的方式不再強調媒體對稿件的絕對所有權,既保證文章來源的廣泛與充足,也減少了大筆稿費支出,有些作者再次發布文章時,還會提及曾在輔仁媒體上發表,也為輔仁媒體做了宣傳。這麼看來,可謂是「一箭三雕」。

輔仁媒體網頁

然而,現實情況卻不容樂觀。輔仁媒體仍然因為資金不足,在官方網站聲明「我們的資金流僅足以聘請一名全職員工及象征式發稿費」。

3
腦洞大開的「生錢計劃」

為了擺脫收支不平、捉襟見肘的困境,還有一些新興網路媒體開始貢獻腦洞。「熱血時報」推出了「熱血主播育成計劃」,觀眾認為哪位主播表現出色,可通過Paypal讚助該主播。這個計劃可激勵主播提高節目質量以獲取更高的讚助,而「熱血時報」也會抽取讚助款項的30%作為行政及製作費用。

網站「破折號」則在三周年之際,推出「夢想基金」計劃,讀者可以通過Paypal捐款給喜愛的作者。

「熱血時報」的「熱血主播育成計劃」

4
自由記者的眾籌之路
比想像驚喜

2014年起,眾籌之風吹遍全球。香港網路媒體又新興了一種集資方式——眾籌。更多的自由記者找到了自己的平台。

今年5月初,居港的英國記者Tom Grundy和專欄作家Evan Fowler在眾籌平台FringeBacker發布了他們的項目——為英文媒體HKFP(Hong Kong Free Press)籌集15萬港元的啟動資金。僅僅兩天,他們就達到了目標,而到集資結束時,他們已籌得58.8萬港元。

Tom表示,眾籌大部分的金額來自500元以下的獨立捐款。這麼快就達到籌集目標,而且捐款多為小額獨立捐款,體現出大眾對於英文網路媒體的渴求。香港的英文媒體長期被《南華早報》壟斷,而在網路媒體領域,更是罕見英文媒體。「這個平台,屬非牟利,我們會將獲得的資金,投放回去,這里沒有股東,也沒有商業壓力要謀求利益。這是為了填補中文和英文新聞之間的縫隙,因為這會是完全本土的香港新聞。」

HKFP目前有8個記者,Tom 指出,眾籌款項主要用於記者薪酬,原先目標的15萬港元(約合12.02萬元人民幣)足夠HKFP運作兩個月。每籌得額外的5萬港元(約合4.01萬元人民幣),即可支持HKFP多運作一個月。

Tom Grundy還表示,當HKFP運作一段時間後,便會開拓更多收入來源,例如會員付款訂閱、廣告收入及稿費收益,也會繼續通過籌款或群眾集資,眾籌營運經費。

HKFP主頁

除了Tom Grundy和Evan Fowler,TVB前記者吳曉東也是一位想走眾籌之路的媒體人。面對「主流媒體和網媒花大量時間爭奪煽情故事和忙於更新你有我有的即時新聞,以滿足廣告客戶渴求的點擊率」這種畸形的新聞現狀,吳曉東決定成立一間「屬於香港人的通訊社」FactWire(事實傳真通訊社),就涉及公眾利益的事件作調查跟蹤報導。

6月30日,吳曉東在眾籌平台FringeBacker上發布了自己的計劃,希望能用60天時間籌集300萬元,以應付通訊社一年的開支。在這一年中,他將免費把深度採訪的報導提供給香港和海外各媒體,倘若有驕人成果,一年後向各媒體收費。FactWire將不接受廣告,也不接受大額投資。

FactWire的眾籌頁面

眾籌之路還在腳下,但從現有案例看,只有切實滿足民眾的新聞需要、填補新聞空缺的媒體眾籌計劃才會得到民眾的支持。

5
香港紙媒死了
新興網媒怎麼活?

除了錢的問題,陷入困境的香港媒體人還有哪些繞不開的難題?一是如何讓新聞擁有互動性,二是如何吸引香港年輕人。

香港媒體人林日曦說,對於網路媒體來說,新聞重要的不再是「中英文那種宏觀的語言,而是你對新聞的處理方式,能否令人笑令人哭令人有共鳴,有沒有下一步的行動,share到自己的Facebook繼續討論」。對於網路媒體來說,新聞的「爆點」與「互動性」變得無比重要,會決定他們的閱讀量和關注度。

其次,網路媒體的市場定位為年輕人,正如盧永雄所說,「年輕人不喜歡看新聞,但是這更多是和新聞呈現方式有關」,他希望把偏愛電視劇和電腦遊戲的年輕人吸引到新聞中來。比如,近年《蘋果日報》積極轉型,大推「動新聞」App,該App長期排在香港的手機軟體下載榜前列位置,「吸引大量的年輕人,效果也可觀」。

《蘋果日報》動新聞App界面

但目前看,香港年輕人獲取信息更紮堆在Facebook等社交媒體,小規模資本運作的媒體是否有獨特的氣質吸引年輕人,又是留給盧永雄等人的巨大難題。

閱讀原文

微信號:qq_qmp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