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百度員工離職時說了一番話,震撼所有人!

2014年7月4日,我從百度離職了。

這是第一次,我不是和老板鬧翻而離職;

這是第一次,我帶著晉升的喜悅而離職;

這是第一次,我帶著滿滿的收獲而離職。

我曾經認為,我永遠不會成為一個好員工,因為我太獨、太挑剔、不喜歡聽話的好孩子、而且討厭一切想要改變我的人。但是三年過去,我改變了不少,我必須承認,所謂「進步」的過程,就是被認可的過程,也是被「馴化」的過程。

所謂「馴化」,就是了解規則、遵守規則、利用規則的過程。我並非被某些人「馴化」,而是被社會與職場的規律馴化。我曾經鄙視這個過程,但今天看來,作為一個資質平庸的人,如果你想在這個社會里做成點兒什麼,「被馴化」是不可避免的。

我也曾自詡「卓爾不群」,又受了老羅「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的「蠱惑」。但在現實中,這個路子不一定行得通。你不得不向很多人解釋、用他們(而不是自己)喜歡的方式解釋,因為只有得到他們的認可和支持,你才能繼續工作下去。如果你是一個資質平庸的人,你不得不這樣做,美劇《犯罪心理》中有一句話:「凡按自己的方式追求理想者,無不樹敵。」

樹敵多了,你就死了。

現在,我不敢說自己是個「好員工」,我只是覺得我是個比曾經的自己更好的員工。在離職的時候,我打算把自己這幾年的職場心得總結一下,算是給自己的一個禮物。

我是一個資質平庸的人,以下這些心得只適用於愚鈍且資質平庸的我,對於才華橫溢的天才們並不適用。

你有「同理心」嗎?什麼叫「同理心」?

說複雜點兒,同理心就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和位置上,客觀地理解當事人的內心感受,且把這種理解傳達給當事人的一種溝通交流方式。

說簡單點兒,同理心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將心比心,也就是設身處地去感受、去體諒他人。

說白了,同理心就是「情商」。

具體點說:同理心就是,主管交辦一項工作,你要讀懂他的目的、看清他的用意。我經常遇到這樣的情況:給團隊成員安排工作時,一再詢問「我說明白了嗎」「有沒有問題」,再三確認後,提交上來的東西仍然答非所問。所以我在接受任務時,總會向主管確認:你想要的是什麼?你的目的是什麼?了解這個以後,就可以站在他的角度,有效的幫他解決問題。

同理心就是,在激勵員工時,點準他們的「興奮點」,不揭「傷疤」。每個人都有認真工作的理由,家庭富裕的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家境貧寒的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吊兒郎當的愛面子怕丟工作。了解不同人的不同心理需求,才能調動大家的積極性。若是不問青紅皂白,拿著鞭子大喊加油,只能是徒勞無功。

同理心就是,在與他人合作時,了解對方的需求和心理,潛移默化的說服對方,雙方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想用強勢壓服別人,通常不好使。

好員工要聽話,出活

7年前,我和北京交通台的潘久陽聊天,他說「什麼叫好員工啊,好員工特簡單,就四個字:聽話、出活」。這話我一直記著,這是至理名言。

什麼叫「聽話」?有句老話叫「幹活不由東,累死也無功」,誰是「東」啊?你的直屬主管就是「東」,大部分時候,聽他的話準沒錯兒。

有朋友說:我有能力,我比主管水平高,我就不聽主管的!咱先不說到底誰水平高——既然他能當你主管,肯定有比你強的地方——咱就說水平和能力這事兒,什麼叫「有能力」啊?主管用你,你就有能力。不用你,甭管您有再大的能力,都是白費。

根據我的經驗,一般來說,主管都比你水平高,起碼在一點上是這樣:他比你信息更全面、判斷的更準確。因為主管更容易接觸到更高層,更了解更高層的意圖,他知道的你不知道,你在自己的角度上認為「這麼做對」,但主管在更高的層面,並不一定這麼看。

還有朋友說我主管就是瞎指揮,明擺著不對,我幹嘛要聽他的?這是另外一個問題,咱們最後一條會談到,如果你覺得現在的環境無法進步,就可以考慮離職了。

什麼叫「出活」?就是主管給你的工作,你得按時完成並且匯報總結。如果這個工作要持續較長時間,那麼你需要階段性的給主管反饋。我們經常犯一個錯誤,主管安排的工作,他不問你也不說,黑不提白不提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過去了?哪兒那麼容易啊!主管都記著呢,你等他問你的時候——「誒小陳,上次安排你做的那事兒怎麼樣了?」——他就已經在心里給你寫上了標籤:「不靠譜」。

一個「不靠譜」需要用十個「靠譜」來扭轉,兩個「不靠譜」就很難轉變印象,三個「不靠譜」你就沒有機會了。

「出活」還有一層含義,就是「超預期」。這個咱們在下一點聊。

要想人前顯貴,必須背地里受罪

在公司里上班,大家的智商都差不多,誰也不比誰強多少,拼的都是努力和用心的程度。你下功夫了,就比別人做得好。哦,本來就不比別人聰明,別人下班你也下班、別人玩兒你也玩兒、別人搞對象你也泡馬子,你憑什麼比別人幹得好?

「要想人前顯貴,必須背地里受罪」的道理並不難懂。就是真到受苦的時候就含糊了,有的人會說,我年紀輕輕的為什麼不好好享受生活啊?這種想法很普遍,這本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沒什麼可說的,一個人想怎麼生活都對。但是有一些朋友是在追求理想和享受生活中糾結的,和這些朋友,是可以聊的。

馬雲曾經說過:我們追求的應是人生的大平衡,而不是一時一日的小平衡(大意如此)。新東方也有一句話說:怕吃苦吃苦一輩子,不怕苦吃苦半輩子。兩句話大意相同,值得深思。

一件工作,你用心想了做了,主管一看就知道,你想糊弄,也是一看就知道,這個沒僥幸。主管在判斷這個問題的時候,標準很簡單:我想到的,你都沒想到,肯定沒用心;我想到的,你想到了一部分,用心不夠;我沒想到的,你想到了,這是用心了——這就是「超預期」。如果你每次都能給你的老板一個超預期的結果,那你無疑就是一個好員工。

能忍多大事兒,就能成多大事兒

講一個笑話:在電梯里,主管放了個屁,回頭問秘書,誰放的?秘書忙答道:「不是我!」主管不說話,這事兒過去了。不久,秘書被調離,主管在談起調離原因時說道:「屁大的委屈都受不了,還能做的了什麼?」

在工作上想受到主管的賞識和重用,除了要有過硬的工作能力外,更重要的,要有足夠的涵養(抗壓力或者回血能力)。能受多大委屈,才能成多大事兒,這是一定的。為了考察你的「抗壓力」,主管有時會故意試你,你可一定要經得住考驗。

我自己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有一天加班,晚上2點鐘到家,收到老板的一封郵件,批評我工作不到位。我收到郵件後就很崩潰,還很委屈。於是當即奮筆疾書,回郵件!解釋我是如何工作的,我做的如何有道理,我做的如何有效果……寫了2000多字。

寫完了,我好像冷靜了一些,我就琢磨一個事兒:如果我是老板,我對一個員工工作不滿意,於是我給他寫了封郵件批評他,我想看到的是他洋洋灑灑的解釋和辯解嗎?顯然不是啊。然後我就突然明白了,於是我把那2000多字都刪了,簡單回復了一句話,大意是:我會反思工作的問題,然後盡快整改。

兩個月後我晉升了。在我的晉升儀式上,我對我老板說起這件事,他對我說,我知道你很委屈,我就是想看看你在面對委屈和壓力時,會有怎樣的反應,這體現了一個人的成熟程度。

多說一句,人們會感嘆「錢難賺,屎難吃」,人人都想「站著把錢賺了」,我更相信他跪著的時候你沒看見。我們總是強調「尊嚴」,比爾蓋茨說過一句話:「沒有人會在乎你的尊嚴,你只能在自我感覺良好之前取得盡可能多成就。」

對於比爾蓋茨這樣的天才姑且如此,況且我這樣資質平庸的碌碌之輩呢?

總躲著主管,你就危險了

不少人躲著主管,盡量少跟主管說話、繞著主管走。因為跟主管近了事兒就多,不跟主管多接觸,事兒少,多清閒。這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如果你想在工作上取得一些成績,我建議還是應該主動的多和主管溝通。主管在平時開會時說的多是大面兒上的話,真話、有用的話、有價值的話不一定說。這並不是他不想說,而是沒機會說。

有心的員工會隨時抽時間和主管溝通、增加私人交流的機會:一起吃飯、一起抽煙、一起上下班、甚至一起打球K歌……通過這樣的機會,你可以了解主管對於你的看法、對於工作的觀點,這些都有益於你調整自己的工作的方式。

有朋友擔心這樣做會引起主管反感,其實完全不會,主管們多是孤獨的,如果他發現有一個員工虛心向他請教、積極分享工作的思考,他是非常高興的。

有朋友說,我不想那麼累,我就想混混日子。即便是這樣,你最好也主動和主管溝通、主動匯報。你追著他,你是主動的一方,其實你不累;等到他追你的時候,你就被動了,最終就累死了。

老羅曾經講過一個故事,說你進入單位,見到老板就低頭過去、不理他,他當然也不理你。等到年終考核、或者裁員的時候,老板隱約記得有你這麼個人,但不知道你的名字、更不知道你做了什麼。老板會想:這是你的錯,不是我的錯。不開除你開除誰?

老板也是人,大家用人類的方式溝通,一切會變得簡單很多。

幫助別人千萬別吝嗇

馬雲曾經說,成功就是成就自己幫助別人。這話沒錯。如果你在一家公司工作,你發現你的工作不用任何人協助就能自己獨立完成,那你多半是個打雜的。相反,你的工作需要越多人協作,就越複雜、越高級。在實際工作中我發現,我處在一個協作關係網中,如果沒有別人的幫助,我就無法工作下去。

當你正在忙於某項工作時,有同事來向你「求助」,很多時候我們會很直接、甚至粗暴的拒絕,殊不知這樣做正在給你今後的工作種下麻煩的種子。風水輪流轉,在一家公司里,大家的工作互相交叉的幾率很大,說不定你會用上誰,這些人脈關係需要平時去維護。今天你幫助了人家,說不定明天對方就會成為你的救命稻草,這非常可能。

有一天我正在疲於應付一個項目總結,這時有個其他部門的同事來找我聊合作的事兒,我並不認識他,我耐心的和他介紹了情況,並且真的形成了幾次愉快的合作,半年後,我的晉升答辯會上,我發現他是我的答辯委員……

目標再目標,量化再量化

沒有目標的,都不叫工作;沒有量化的,都不叫目標。在接受一項工作時,先問目標是什麼;在布置一項工作時,先交代目標是什麼。這個不說清楚,都是扯淡。

不想成為蒙著眼睛拉磨的驢?那麼除了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標外,還得知道你的部門、你的公司的目標,最關鍵的,你需要知道,你的工作在總體目標中處在什麼地位、扮演什麼角色。如果你發現,你工作的目標和總體目標關係很小、甚至沒有關係,那麼你就很容易被拿掉。

辭退員工,或給員工績效打分「不合格」是很令人頭疼的,但其實這事兒並不難。關鍵就在於事先和每個員工一起制定量化的工作目標,並且隨時提醒員工,他的工作是否達到了要求。沒有達到量化指標,辭退或「不合格」是令所當然事兒,在數據面前,再矯情的人也無話可說。相反,如果談感覺、聊希望,這事兒就沒法辦了。

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我的義務

主管安排的工作,不能說「我做不了」、「我做不到」。公司請我們來工作,是為了解決問題的,如果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就沒有價值。工作推進中遇到困難,無法繼續進行,這是很正常的事兒,我們需要做的是主動尋找答案和辦法,哪怕你的辦法不妥,那麼就去問,但無論如何不能對你的主管說,我不會。

前天,我在公司里聽見隔壁團隊的主管安排同事定一個會議室,有公司工作經驗的人都知道,會議室是很難訂到的,弄不好還需要「托關係,走後門」。這個小同學可能是沒有訂到,於是和他的主管說「我沒訂到」,他的主管直接就急了,說:「那怎麼辦?需要我來訂嗎?」

這位主管發火是有道理的,這位小同學在發現自己訂不到會議室後,應該做的是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最簡單的就是向老同事咨詢。

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員工最關鍵的能力,沒有之一。在工作中遇到困難特別正常,在這時,我們有一項義務,就是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盡量不說「不是我,我沒有」

絕大多數人在面對批評的時候,本能反應都是推卸責任,此時的口頭禪就是「不是我」、「沒有我」。我總覺得,很多時候,越成熟的人,就越少用本能反應面對問題,因為他們有更強的自控力。

盡量不說「不是我」、「沒有我」這樣的話,因為這些話毫無作用,主管聽慣了這樣的推卸之詞,絲毫不會為之所動。此時如果能夠主動承擔責任,反而體現了一種擔當。即便真是被冤枉了,當場辯解往往也不是最明智的選擇,可以先保持沉默,私下找機會和主管進行溝通。這個詳見第三條。

「言多必失」死得慘

在公司里,少說閒話,不說是非話,不做是非人。

你就相信一點:你說的每句話,你的老板都會知道。好話可能不一定,壞話則是一定的。

還是做個正直的人吧,這樣最簡單,也受益最大。正直人的原則是:批評當面說,讚美背後講。

知道什麼時候離開

好多同事和朋友和我聊過離職的話題,我對朋友們的建議是,如果你因為覺得工作不爽,那就別離職,因為甭管到哪里,都會不爽:老板不喜歡、同事不可愛、工作太勞累、關係太複雜……我以我在多家大公司工作的經歷擔保:幾乎所有我工作過的公司,令人不爽的事兒都是一樣的。

那麼什麼時候離開呢?我想,有兩種情況:

1、在這家公司,你已經沒有上升的空間、無法學習到更多的東西了;

2、在這家公司,你已學到足夠的知識,可以在新領域或新平台上一展身手了。

閱讀原文

微信號:kandianshang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