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側拍,這些年的中國閱兵,貴賓和群眾都在做什麼?

天安門前的觀禮台已架好,嘉賓名單也已落定——為了“9.3”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大閱兵,以天安門為中點的整條長安街準備好了。
縱觀中共建國以來的大閱兵會發現,觀禮的中國領導人、外國領導人、嘉賓,甚至普通老百姓都有固定的“姿勢”。
來源:騰訊

能親歷現場的畢竟是絕少數,但大閱兵成為中國百姓記憶中的重要時間刻度。圖為1953年國慶,某海島部隊士兵追蹤閱兵實況廣播。



1984年改革開放後,在35週年舉行大閱兵慶典,也有過大規模請外賓,但原則上不專門邀請外國國家元首。

如果在慶典前夕有重要外賓來華訪問,則順其自然邀請其參加閱兵典禮。圖為1984年10月1日,天安門前觀禮台的特約代表觀看閱兵式。攝影:王文瀾

偶爾,也會有一些激動人心的意外時刻。圖為1952年10月1日,天安門國慶節慶典觀禮台上,來自羅馬尼亞、捷克斯洛伐克的文工團團員們將觀禮的解放軍拋向空中。林揚/FOTOE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署,中國取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最終勝利。圖為1953年10月1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觀禮代表團在天安門觀禮台上。軍事圖片庫獨家稿件/CFP

閱兵觀禮分為天安門城樓與觀禮台兩部分,觀禮台平日不開放,只有盛大慶典時,用來接納外國來賓和國內各界先進模范代表人物。圖為1950年國慶,天安門觀禮台上,戰鬥英雄代表團。軍事圖片庫獨家稿件/CFP

在共和國閱兵史上,柬埔寨親王西哈努克作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是慶典活動來華外賓的特例,由於他長期住在中國,只要在中國遇到閱兵典禮,都會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圖為1984年閱兵,西哈努克(左)在天安門城樓。

在天安門城樓閱兵的位置,一般基於“待客之道”按中國領導人與外國貴賓相間而站來的原則來安排。圖為1959年10月1日,毛澤東和越南黨政代表團團長胡志明在國慶10週年慶典觀禮台上。人民畫報-東方IC

登上天安門城樓是最高規格的外賓禮遇,一般是各代表團團長,包括來華國家元首、總理,此外還有一些國外知名人士。而決定邀請哪些外賓,得根據當時中國和一些國家具體交往的現狀。

圖為1959年國慶大閱兵,自左至右:馬特恩,鄧子恢,波德納拉希,加涅夫,薩瓦茨基,鄧小平,林彪,金日成,周恩來,蘇斯洛夫,胡志明,毛澤東,赫魯曉夫,劉少奇,諾沃提尼,朱德,澤登巴爾,宋慶齡,道比,董必武,謝胡,林伯渠。軍事圖片庫獨家稿件/CFP

圖為2015年8月23日,觀看閱兵預演的市民。

與以往邀請駐京所有外國使節、武官,及同時間來華的外賓的慣例不同,這次閱兵將邀請凡與二戰有關的國家,其中包括所有曾經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作出犧牲和貢獻的國際友人。這一次,觀禮的姿勢大概也不一樣了。IC

2015年8月23日,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預演活動舉行。天安門廣場國旗桿東西兩側首次設置了兩個臨時觀禮台,能容納近2萬名普通市民。圖為一名正在拍攝閱兵的市民。IC

而天安門城樓兩側的公共廁所,成為售賣閱兵式光盤的“熱門景點”。fotoe

2009年10月1日,石家莊,農民工通過街頭大屏幕收看國慶60週年閱兵電視直播。CFP

圖為2009年10月1日,南京新街口,一轉播國慶60週年閱兵的大型電子顯示屏前聚集了上千市民。CFP

圖為2009年10月1日,河南來京打工的夫婦收看國慶60週年慶典電視直播。CFP

圖為2009年10月1日,北京,一名老人一邊聽電視直播,一邊拍攝不遠處的國慶60週年閱兵實況。fotoe

圖為2009年10月1日,曾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穆松林老人,一大早就穿戴整齊,在電視機旁等待國慶60週年閱兵式的開始。當國歌響起,老人向著電視敬禮。fotoe

圖為1949年10月1日,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等待宣告新中國成立,一名排長朗讀發表人民日報上關於新中國成立的文章。

1949年國慶大典結束後,當時外交部交際科(禮賓司前身)科長找到同在觀禮的蘇聯駐中國代表,面交中國建國公告。

齊赫文斯基將公告立即發往莫斯科,兩個小時後得到回覆: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

蘇聯作為第一個承認新中國的國家,這一重大歷史事件是在建國慶典以後完成的。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