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一對90後情侶檔,以畫人體彩繪為生,專業職稱是「人體彩繪師」。

江蘇常州,25歲的潘亮和24歲的卞韋霞是一對情侶,從大學開始,他們就開始接觸人體彩繪了,慢慢地,他們都成了職業人體彩繪師,如今,他們放棄了白領工作,專心致力於人體彩繪事業,共同為他們的未來打拼。常州晚報吳愷/CF

七夕節臨近,他們的彩繪生意也慢慢紅火了起來。上週末,小潘和小卞又開始張羅著畫人體彩繪了。同是學美術出身的小潘和小卞互相配合、各有分工,小潘主要負責作畫,而小卞則主要負責陪同模特換裝。

由於模特往往是女性,對於身為男性的小潘來說,多有不便,所以小卞經常陪同模特在室內換裝、打理乾淨後貼好胸貼,而小潘則在室外負責準備畫具。

一切準備就緒後,畫技更勝一籌的小潘負責主畫,而小卞則在一旁配合,或是點綴或是勾线,“兩個人之間的配合很重要,配合得好,能夠提高不少效率。”

他們雖然從事人體彩繪工作已經3年了,但對第一次的作畫,還是記憶猶新。

小潘說,第一次作畫是在男模身上畫的,當時只是大三的學生,作畫比較緊張,而到了第二次,在女模身上作畫就更緊張了,又碰上女模特也是第一次從事人體彩繪模特,彼此之間配合得併不默契,女模特經常躲閃,讓小潘覺得特別尷尬和不順。

但是漸漸地,小潘克服了心理的障礙,並學會如何與對方溝通,融洽氣氛,後來就越做越順,生意也越來越好。

“其實,人體彩繪比平面作畫難度更高!”小潘說,美術是相通的,會畫人體彩繪的人肯定平面繪畫也能畫得很好。

他覺得,人體與紙張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起伏感,如何根據身體曲線、起伏來作畫是畫好人體彩繪的關鍵,尤其是在女模身上作畫,更要畫出與模特身材相匹配的作品來,展現女性的曲線美。

每次畫完,小卞都會為模特拍照留念。

小潘和小卞有一個職業守則,使用安全放心的顏料。小卞說,現在市場上有些人喜歡用丙烯顏料作畫,雖然便宜但是毒性強,對模特傷害很大。

有些人喜歡用油彩作畫,雖然便宜但是難以清洗。而小潘和小卞一直堅持用植物性易洗的顏料作畫。人體彩繪女模“兔子”說:“我們和小卞他們已經合作很多次了,非常愉快,他們用的顏料很安全。”

做人體彩繪師的收入不菲。小卞說,“當時,常州從事人體彩繪工作的人非常少,現在隨著需求量的增加,從業者也多了一些,其中還有不少還是從我們這裡培訓後出去單幹的呢!

人體彩繪往往出現在商業活動中。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