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的Docker 創辦人兼CTO遊走美法的浪漫狂放

摘要:當前最火的Docker創辦人兼CTO Solomon Hykes,因為喜歡在網咖打電動開啟了編程人生、他還曾在洛杉磯的法國電影公司打工。身上流著美國與法國的血統,酷愛摩托車,本篇報導帶我們從不同的角度,重新認識Docker。

Docker一問世,IaaS、PaaS等雲端公司就紛紛搶攻Docker商機,而受到Docker興起所威脅的VMware與微軟,也化敵為友加入Docker陣營。Docker現在被Google、Spotify、RedHat等IT巨擘眾星拱月,在開源領域發展得也有聲有色。

Forbes採訪了當前最火的Docker創辦人與CTO──Solomon Hykes,針對背後不為人知的有趣軼事做了精采分享。以下內容由記者編譯整理。

Hykes說,「當你就要成功時,你永不知道原來成功離你如此靠近。」 (左邊為Docker CEO Ben Golub,右為CTO Solomon Hykes。)

在網咖打電動 讓Hykes走入編程

落腮胡、皮夾克和摩托車,是Docker的靈魂人物CTO Solomon Hykes的標準記號,外型看起來像是推動社會運動的老大。

Hykes出生於紐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為法國、加拿大混血。他四歲搬到法國,畢業於巴黎的計算器本科,接著有半年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大學就學。回到巴黎前,曾短暫在洛杉磯的法國電影公司工作。他的人生經歷遊走在法國與美國之間,帶著浪漫與奔放的血液。

有趣的是,Hykes七歲就開始寫代碼。不過最初他只是為了打電動遊戲,喜歡和朋友花上數小時的時光,在家附近的網咖玩星際大戰。但這也讓他獲得了生平第一份工作──免費運維網咖服務器。「我嘗試了一段新代碼,每個在網咖的人就說‘為什麼網速這麼慢」,於是我就謹慎地把它調回來。而我的時間從玩遊戲變成寫編程。」 Hykes打趣地說。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個經驗悄悄地引領他步上自己後來的新創公司。

Docker未走紅前,熱愛摩托車的Hykes,正大力嘗試要將初生的Docker項目在矽谷Santa Clara大會進行短講與推廣,然而當時群眾們期待聽見的是關於DotCloud的主題。在這關鍵的時刻,Hykes第一次騎上他的新車,他說,「我還記得當時心裡想著,或許這就是象征要冒險的一天吧。」

Hykes不平凡的事業旅程,從他青少年時期在法國做服務器管理員,到如今已成為一家最火的新創公司的創始人兼CTO。

Docker前身 早像溫水煮青蛙

時值31歲的Solomon Hykes,2010年從美國知名的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畢業後,建立的新創企業叫DotCloud。這個軟體提供開發者平台在亞馬遜的雲端上編程,成功募資1100萬美元,投資人包括了Yahoo創辦人楊致遠。

DotCloud的商業模式為:以多語言PaaS為賣點,使得用戶可以選擇不同的開發組件和語言來運行程序。

但DotCloud的客戶逐漸成熟飽和,而亞馬遜自己的支持已經強化,意味DotCloud的成長變得緩慢,有些人開始取消對他們的投資。董事會花了數月尋找有經驗的經營者。早期投資人Peter Fenton說DotCloud在2012年的掙扎,像溫水煮青蛙。

直到他們找到了Golub,轉機開始來到。Golub同意Hykes的想法,認為要做點大膽舉動。「不然,他們就要在水中溺死了。」Peter Fenton貼切地形容。於是新CEO Golub賭上銀行存款中最後的500萬美金,大膽壓註在Docker以及「容器」的技術概念上。因為Hykes在運作DotCloud過程中,發現多平台的需求越來越受到用戶的關注,成為構建Docker的靈感。最後,他們跨出更大膽的一步──大家都知道的:開源,一舉讓Docker成為今日之星。

面對那段艱困的時期,Hykes表示,「我們從來不開無聊的會議,我們總是想要證明些什麼。但我也不斷面臨兩難的抉擇,要不計一切代價突圍,或者再一次重新思考。而當你就要成功時,你永不知道原來成功離你如此靠近。」

Hykes也不諱言地透露,他之前一直認為Docker這名字糟透了。「我們一定要在發布它以前換掉這個名字。」沒想到Docker容器中的App下載量目前高達53.5億,一躍成為無人不曉的當紅炸子雞。

Hykes:生態圈無法是Docker十倍 我們就走錯方向

朋友和戰友,這是容器生態快速發展的新寫照。高人氣的Docker兩年內不可思議地快速崛起,容器和他們提倡新的基礎建設方式,已經引領新創公司和創投爆炸性投入。

圍繞Docker形成的新創公司並非復制品,至少現在還不是。它們反而聚焦在Docker還未處理的問題,或當你進入容器領域初期才會發生的問題。它讓你在服務器空間能更快、更有效率地運行App。例如Weave works聚焦在容器的網路議題。一家日前募資850萬美金的新創公司Portworx,也在和Weave works交涉。

因著Docker的成功,其他相關公司的輪廓也愈來愈清晰。但是停下來思考時,會發現事情似乎變得愈來愈復雜,那些聲稱支持Docker並與其合作的,卻提供不同的服務來運行他的基礎建設。像新創公司Hashicorp,聚焦在不只可以包含Docker,也包括其他各種廣泛資源的工作流。

另一個例子,是關於曾在Airbnb擔任工程師的Florian Leibert,他現在已成為Mesosphere的CEO。從前他最厭惡凌晨三點被電話叫醒,只因為服務器掛掉或是亞馬遜斷電必須重開機。因此他的新創公司Mesosphere,通過將數據中心全部連結到同等的、且任何暫時失誤發生時都能持續運作的大計算機,企圖減少這類的問題。而Yelp就使用它們的產品Mesos來每天發布100萬個Docker容器。

由此,「或許你可以這樣思考,如同Windows生態系開始時,微軟變成了最大的巨人,但有很多好生意、商業模式與機會建立都在它之上。」 Leibert解釋到。

隨著近5000萬美元的總融資(大多是去年12月B輪3600萬的融資),Mesosphere已經擁有一些主要的客戶和支持者,希望它最後會和Docker的規模一樣大、甚至超越Docker。

Solomon Hykes認為,每個人都試圖用仁慈互相殘殺。你希望在舞台的中心,但每個人都整合每一個人,而最後這對使用者是最好的結果。

對此,Hykes和Golub都一致表示,他們知道除非開源項目和其社區存活,他們的公司才可能成功。「如果生態系無法是Docker本來的十倍,那我們就走錯了方向。對我們來說,身為一家企業,以及面對產業,正確的方向應該是聚焦在能為用戶帶來什麼。」

Docker簡介

Docker是一個類似於虛擬機的容器,可以使開發者在同一服務器上獨立地運行自己的程序,此外,不局限於某特定操作系統的特性,為開發者的部署帶來了極大的便利。Golub作了一個很到位的比喻:當我們下載並運行憤怒的小鳥遊戲時我們不是在下載一個虛擬機,而是下載了一個能獨立於其他手機軟體運行的容器,類似於一個地址本。

(編譯 / 張之穎)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CSDN精彩內容每日推薦。我們關注IT產品研發背後的那些人、技術和故事。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