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萬北京「蟻族」:蝸居裝不下他們的夢想

導讀

畢業4年的劉彤習慣以忙碌開始新的一天:上午7點半起床,帶上前一天晚上熱好的飯菜,騎10分鐘自行車,上午8點半之前趕到單位開始工作。

這名來自中部農村的女青年,起居範圍是北京四環外一間10平方米屋子,月租1000元。房間沒有客廳,只有一條昏暗的過道,同住的兩名舍友是她在網上po文招租的。

劉彤的生活狀態是北京市90萬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的縮影。

文/中國青年報 盧義傑 謝亞喬

共青團北京市委「北京青年1%抽樣調查」顯示,85.1%的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租房居住,大約77%的人員存在住房條件較差的情況。此前曾有學者將這部分群體稱為「蟻族」。

在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聚集區域,調研組租房與其同吃同住,並採取入戶分層抽樣和街頭攔訪隨機抽樣的方法,發放調研問卷1200份,收回問卷1150份,其中有效問卷1007份。調研組還召開座談會50多次,面訪6700餘人,深訪500人。

盡管一時的處境並不盡如人意,但不少受訪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選擇奮鬥和堅守。在他們看來,北京的意義在於,能幫助有夢想的青年做到夢想,給不同階層的青年一份可能性。

19.1%從事信息傳輸、軟體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其他行業人數比例均低於10%

劉彤在一家太空領域的單位工作,而畢業於另一所高校的靳凡最終選擇了互聯網創業。

2007年,本科畢業的靳凡來到北京闖蕩。「我非常喜歡互聯網行業,當時覺得北京在這方面非常發達,在這兒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網站,做科技互聯網方面的資訊提供。」靳凡說。

他住在南五環每月270元的小平房,「一張床,一個桌子,一個電磁爐,冬天屋內沒有自來水也沒暖氣,洗菜、洗衣服都要去外面」。每天上班都要先坐快速公車再轉捷運,「晚上經常能在捷運上睡過站」。

這名非網路專業出身的年輕人,6年後辭去了這份穩定工作,推出創業產品——一款聚焦TMT(科技、媒體和通信)領域的創業創新自媒體平台,「當時和我們同時上線的自媒體有很多,和我們一樣關注科技、創業領域的自媒體也不少,競爭激烈是必然的」。

靳凡猜對了這個趨勢。團北京市委調研組報告顯示,北京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的特徵之一,是「圍繞高端產業聚集,順應產業發展方向」,在京的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從事最多的行業為信息傳輸、軟體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占19.1%,而其他行業人數比例均低於10%。

這些聚集區域主要分布在北京北部和東部的城鄉接合部。調研組發現了3個規律:多數分布在中關村、CBD及綜合商業區等高端服務業密集區域;部分毗鄰高校集中的地區;多數分布在軌道交通、高速公路較發達地段。

調研組認為,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的聚集和從業特徵,與北京市近年來進行產業結構的升級改造有關。北京以科技、文化創新為主的產業發展方向,更多吸納了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流動青年就業,一定程度上逐漸調整流動人口結構。

據調研組統計,這部分群體目前共73.2%畢業於京外高校,68.6%來自農村和鄉鎮。

近七成每天觸網超過兩小時,逾四成網路社交頻繁

「95%以上的人員每天都會使用網路」、「近七成表示每天觸網超過兩小時」,調研報告用「該群體均能熟練使用網路」對這組數據作了評價。

劉彤顯然是這一群體的典型。每天下班之後,網路成為生活的關鍵詞:通常的娛樂方式是玩遊戲、看影片,與好友互動則通過刷QQ空間、朋友圈,她偶爾也給家裡打電話溝通近況。因為通訊主要依賴微信、QQ,所以「每個月手機費不超過30塊錢」。

網路帶給她另外的便利,就是她在網上po文招到了兩名舍友。不過,劉彤並不常與她們說話,她更喜歡自己一個人玩手機或電腦。

與劉彤截然不同,靳凡每月的流量和手機費加起來超過300元,「我喜歡這個行業,就喜歡交這個圈子的朋友。」靳凡告訴記者,「現在,有機會我就會和朋友聊天吃飯。」

在調研組提供的數據中,他們的行為再普通不過了。數據顯示,86%的人員擁有智慧型手機,近90%的經常使用QQ、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並開通瀏覽微博。他們上網的主要活動包括瀏覽新聞、搜尋信息、即時通信及收發郵件、觀看影片、網路購物等。

調研報告披露,這一群體網路社交頻率比較高,近兩成人員參加過網上發起的興趣類集體活動。這也正是靳凡的愛好。

事實上,他們恐怕並非甘於旁觀的一群人。調研組發現,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還普遍關注網路熱點問題,部分人員網路表達和行動力較強。

這一結論的依據是,調研發現,43.5%受訪者表示曾參與過網路圍觀、人肉搜尋、意見表達等網路群體活動,32.9%有「po文被大量轉載」、「微博評論社會現象吸引大量網友關注」或「製作的影片被大量下載或瀏覽」的經歷。

收入與京籍青年接近,發展型支出比重大,月均保有儲蓄或結餘1246元

對於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而言,做到縱向提升的「夢想」是北京的另一個代名詞。調研組發現,從他們的支出結構上,這一點體現得愈發明顯。

在畢業的第3年,劉彤重新圓了讀研之夢。她報考了電子信息領域的在職研究生,「專業與自己的工作很有關係」。

「因為大學畢業那會也嘗試過考研,但沒有考上,家裡負擔又重,就直接參加工作了,但還是有那個心。」劉彤說,她利用雙休日和下班後的時間去上課,3年的學費是3萬元左右,「這筆錢要自己出,家在農村,並不寬裕,爸媽已經不可能再給自己錢了」。

劉彤算了一筆帳,自己每月收入5000元,扣去1000元房租、其他生活開銷,每月能存2000元左右。

這個收入尚屬中等。調研組從不同行業、區域對80後非京籍大學畢業生、農民工及京籍大學畢業生三類群體各采樣1000人,調查問卷統計顯示,80後非京籍大學畢業生月平均薪水為4133元,接近80後京籍大學畢業生,遠高於80後非京籍農民工。

調研組進而分析了支出結構,發現「基本生活支出、個人發展及交際支出、結餘及其他」大約各占了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的三分之一。其中,用於住房、吃飯和交通的基本生活支出水平較低,月均保有儲蓄或結餘1246元。

上升的渴望在這一群體中更加顯著。調研組發現,和同齡非京籍農民工、京籍大學畢業生相比,他們明顯呈現出用於參加培訓學習、移動通訊、上網、交友聚會等為未來積蓄力量及擴大交往空間的「發展型支出」比重較大的特徵。

調研組分析,保持較低的生活開支和較高的儲蓄結餘,既體現了青年流動大學畢業生為未來發展進行積累的特點,也反映出這一群體對目前的生活方式和狀態具有一定程度的自主選擇性。

在靳凡看來,未來發展的考量,恰恰是他留在北京打拼的原因。他上大學的時候,就做過很多兼職,「一直想著自己在商業方面有一定作為」。他如今喜歡北京的拓展性,可以幫助懷有夢想的年輕人做到夢想,給各階層的青年一個可能性,「如果在老家,我一定沒有機會和平台做這些」。(文中大學生姓名為化名)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umu520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