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蔣介石、蔣中正說起,名、字,不能隨便叫。

海峽兩岸對蔣介石先生的稱呼,存在一個有趣的現象:出於歷史原因,大陸長期抑蔣,但一直使用「蔣介石」這個尊稱,違反了抑蔣的原意;台灣尊蔣,卻動輒說「蔣中正」,直呼其名,甚為無禮。

按照中國傳統,每個人有名、字、號,個中講究,十分復雜。稍有不慎,便會使用不當,造成大錯。

下面盤點一下關於中國人名、字、號的那些講究。

古人如何取名?

《春秋左傳》

名跟隨人的一生,所以取名是一件值得重視的事情。關於古人取名的原則,《左傳•桓公六年》寫道:「名有五,有信、有義、有象、有假、有類。」

所謂信,即以出生時與生俱來的特殊標記為名;

所謂義,是根據出生時的祥瑞現象來命名;

所謂象,是以相似之物來命名;

所謂假,是指假托萬物之名;

所謂類,是可以取與其父相類似的名字。

此外,古人還提出了取名的六條禁忌,分別是:不以國,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隱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幣。

名、字關聯講究多

古人有一種「名外之外」,也就是字。俗話說:「名以正體,字以表德」。起名以分彼此,取字可明尊卑。在許多情況下,「名」和「字」存在著一定的關聯。

亞聖孟子

並列式:字和名意義相同或相通,是並列關系。屈平,字原。廣平曰原,意思相同。孟軻,字子輿。軻、輿都是車的意思。

輔助式:字和名意思相近,但不完全相同,可以互為輔助。陸機,字士衡。機、衡皆為北斗中的星名,互為輔助。李漁,字笠翁。蓑笠是漁翁的象徵。

矛盾式:字和名以相反的意思進行關聯。朱熹,宇元晦。熹是天亮,晦是黑夜。王績,字無功。成績和無功正好相反。

擴充式:字與名往往出自同一句話中,意思相順,字為名的意思作補充解釋或修飾。趙雲,字子龍。《周易》說:「雲從龍,風從虎。」名和字在一句話中,意思相順。於謙,字廷益。《尚書》說:「謙受益。」名和字在一句話中,謙是前提條件,益是謙的後果。

延伸式:字的意思為名字的意思的延伸。李白,字太白。太白指太白金星,這是對太意的延伸。杜牧,字牧之。牧之即放牧,延伸解釋了牧的含義。


名、字怎麼用?

古人重禮儀

由於古人特別重視禮儀,所以名、字的稱呼上是十分講究的。一般來講,有以下幾條原則。

名一般用作謙卑的稱呼,或是上對下、長對少的稱呼。不過,上對下、長對少也存在以「字」來稱呼的情況,以示尊重。

平輩之間,相互稱字,這是有禮貌的表現;只有十分熟悉的平輩之間才會相互稱名。

下對上,卑對尊寫信或呼喚時,可以稱字,但萬萬不能稱名。特別是君主或自己父母長輩的名,更是完全不能提,否則就是「大不敬」或叫「大逆不道」。

取個什麼號,全憑你爱好

古代帝王的號,有尊號、廟號、謚號、年號之分,一般都有特定的意思,其中如謚號具有對其一生功過是非進行蓋棺定論的意義,是不能隨便取的。但是,民間之人取號,則是隨意得多。除了封號、謚號之外,號的產生全是憑愛好。

古代的中上層人物,尤其是文人雅士,總喜歡給自己起個號,以自由地抒發和標榜其誌向和情懷。比較有名的例子有:

憂世憤俗的愛國詩人陸遊,被權貴譏為不守禮法,他索性自號「放翁」,以抒發對他們的蔑視;宋人鄭思肖,在宋亡後隱居蘇州,自號「所南」,以示對宋室的銘記;明朝末年畫家朱耷,在明亡時取號「八大山人」。「八大」二字連寫,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寓哭笑不得意,寄托著自己懷念故國的悲憤之情。

朱耷《游鱼图》

有些號是他人所起並得到公認的,如「綽號」、「渾號」等。它有極強的表義性,往往是人物面貌性格特征的一種折光或寫照。

春秋時的百裡奚為「五羖大夫」,這是因為他淪落楚國後,被秦國國君用了五張羖(黑公羊)皮贖回了秦國。

宋代有一位「三旨宰相」,是因為他在十多年的宰相任中只做三件事:取旨、領旨、傳旨。

黑旋風李逢、豹子頭林沖、青面獸楊誌、花和尚魯智深……《水滸傳》一百單八將惟妙惟肖的綽號給讀者留下了極為深刻難忘的印象。

其它的稱呼方式

除了上述的字、號之外,歷史上稱呼的方式還有多種。

孔融讓

地名,包括出生地、住地和任職所在地等。如東漢孔融稱為孔北海、唐代韓愈稱為韓昌黎、柳宗元稱為柳河東或柳柳州等。以地名稱人是表尊敬,叫做稱「地望」。

官爵名,包括職銜、封號等。如東漢發出「窮當益堅、老當益壯」豪言的馬援稱馬伏波(曾任伏波將軍),三國嵇康稱嵇中散(曾任中散大夫),唐代杜甫稱杜工部、杜拾遺(曾任工部員外郎、左拾遺)等。

以室名、齋名、軒名、堂名為號的。如王夫之號姜齋,這取自他的室名;辛棄疾的號「稼軒」也是取自室名;北宋詩人蘇舜欽曾流寓蘇州,築滄浪亭,故自號滄浪翁。

蘇州滄浪亭

在姓氏前加形容詞指稱特定的同姓者。南朝謝靈運和堂弟謝惠連都是詩人,被稱為大、小謝。唐代詩人中老杜(亦作大杜)專指杜甫,小杜專指杜牧。老蘇、大蘇、小蘇則指宋代蘇洵、蘇軾、蘇轍三父子。

在唐代還常以行第連同姓名官職等稱人。王維有詩題《送元二使西安》、唐詩中屢見《答王十二》、《問劉十九》、之類的題目,都是以行第稱人的。

如李白是李十二、韓愈是韓十八、柳宗元是柳八、元稹是元九等。宋代也還有此風習,如秦觀稱秦七、歐陽修稱歐九、黃庭堅稱黃九等。

傳統中國人的名、字、號講究頗多,既體現了泱泱大國的文明禮儀,也展示了古人生活多彩豐富的一面。如今,以字相稱的情況實在少見,今人之號也常常流於粗俗無趣。文化精神的重開,道德人心的建設,任重而道遠。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