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的釋永信和少林寺,如何走上獲利之路?

文/中國經觀城市與政府事務研究院

導讀:

紅塵滾滾,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最近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7月25日,一篇名為《少林寺方丈釋永信這只大老虎,誰來監督》的帖子在網路流傳。網帖舉報釋永信私生活混亂,侵占少林寺財產和玷污少林寺名譽,舉報者化名”釋正義”,還附上了手機號。

昨天”釋正義”對外放出了一些資料,以證明其舉報內容的真實性。

少林寺也對此事予以了回應:真假你們辨認。並已向警方報案,被受理。

這不是釋永信第一次被說包養女人,不守清規。早在2011年5月初,網路傳言”釋永信因嫖娼事件被警方抓獲”,被稱之”嫖娼門”。後又有傳聞釋永信在海外最少有30億美元存款,還包養一名北大女學生,並且跟其育有一子,母子住在德國等。

一個被媒體多次提及的細節是,少林寺的工作人員在為方丈修整臥室時,曾在屋里發現了多個錄影頭,其中一個正對著方丈的床頭。這些不知來路的錄影頭被拆除後,和那些傳言一樣,最終也不了了之。

而這次事態將如何走向,還需等待。

千年古剎少林寺,和它的方丈釋永信,近年常陷爭議,背後是各方利益使然?

▎公司少林寺

1982年電影《少林寺》上映以及由此掀起的功夫熱,使少林寺成了著名的旅遊景點,當年接待的遊客達70多萬人,1984年達到260萬人。

功夫熱推動了少林武術隊的升級,1989年,少林武術隊正式更名為少林寺武僧團。隨著少林寺知名度的提升,傍”名牌”開始紛紛出現。正是這種對少林寺品牌的的搶註,促使少林寺方丈釋永信1997年成立了中國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河南少林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這個以保證”少林”、”少林寺”品牌保值升值為核心任務的公司目前已拿到45個類別、200多項商標的註冊證書。

2004年8月,河南嵩山少林藥局宣布恢復建制,並於2006年試營業,少林寺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在登封市工商局註冊成立了少林藥局有限公司。

2006年12月,河南少林寺食品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代表少林寺持股的正是河南少林寺實業發展有限公司。2008年12月,少林寺食品公司獲得商務部特許經營資質後,開始由貼牌生產擴展到特許連鎖。在未來的目標是通過3-5年的努力,力爭使”少林寺”成為國內食品行業著名品牌。

在眾多商業運作中,對少林寺貢獻最大的依然是旅遊。據了解,自上世紀90年代後期以來,少林寺景區每年接待的遊客基本穩定在每年150萬人次左右。日前門票價格為100元,其中少林寺可以分得30元,少林寺每年的旅遊收入大約4500萬元,再加上香火錢、捐贈,共同構成了少林寺收入的主要來源。

另外,寺廟托管也是少林寺一個前沿而具有特色的行為。如今,少林寺的直營下院和托管的加盟店已達29家之多,直逼元朝鼎盛時期的31家下院和分院。

加盟少林旗下的昆明市官渡鎮土主廟、法定寺、妙湛寺、觀音寺4所古寺廟,採取托管的形式,由少林寺派遣十多名僧人進駐4古剎,按少林寺的治寺理念和管理模式進行管理,期限為20年。

期間,所有僧人的衣食住行以及寺廟的修繕工作都由少林寺負責,而這4所寺廟所獲得的收益、接受的捐贈、經銷宗教用品和宗教出版物的收入也歸少林寺所有。

當時的少林寺和地方政府出於”蜜月期”,後者成為少林經濟發展的有力推手。登封的經濟靠兩條腿走路,一條是煤、電、鋁,一條是旅遊。

從早期的寺院重建、到景區的拆遷整治,以及行銷推廣,是靠著雙方的合力,才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最終將少林寺及所在少林景區的效益不斷推向高峰。

在釋永信的回憶中,最鼎盛的時候一天能來六七萬人,都是用東風汽車往少林寺拉。登封旅遊經濟的收入一度占到財政收入的30%,而這其中90%得益於少林寺的影響力。

少林寺”利益場”

旅遊收入是少林寺這塊金字招牌為當地帶來的最直接經濟效益。

到2011年,少林寺每年的遊客人數已達150萬左右,按每張100元的通票價格計算,門票收入達1.5億元。在這個盤子中,少林寺直接從門票中分成,少林寺景區每賣一張門票,少林寺可以提成30元,其餘70元由當地政府和合資方港中旅按比例分成。

旅遊之外是武校。根據登封市體育局的統計,目前登封城內有超過70家武術館校,每年可為登封帶來5億元直接收入。

由少林和功夫衍生而來的上下遊產業也不容小覷,目前已開發出武術器械、教具、旅遊紀念品等10大類主導產品,商家200多個,年營業額逼近1個億。

在少林寺景區內,少林寺的30元門票抽成對應著寺院60畝的範圍,在整個景區內,屬於單位產出較高的區域。

廟門之外,分屬不同的利益群體。進景區第一站,是嵩山少林寺武術館,負責為遊客表演少林功夫。這個看上去類似少林寺嫡系的機構,其實是河南省旅遊局的一個處級單位。

過武術館繼續前行,是一個頗具佛家風格的禪居酒店,豪華標準間門市價為680元/晚,同樣是政府部門投資修建。

少林寺廟門對面,是十方禪院,內有500羅漢像,進門可用景區通票,無通票需向門口”功德箱”捐10元香火錢。投資商為登封縣商業局與鄭州市鹽業公司,後轉給私人承包。

林林總總的商鋪由政府負責拍賣。2004年第一輪拍賣時,2000多平米商業用房和1500多個車位,拍出3297萬元。到了2009年,一個6平方米的黃金攤位,最高年租金能達72萬。

紅火起來的少林寺,也為它周圍的鄰居們帶來了商機。最先富起來的是有功夫傳承的武術世家。這些打著”少林寺”旗號的武術學校,每年收取1.1萬到1.6萬不等的費用。針對外籍人士的武術體驗班,按天收費,每天30美元左右。

少林寺申請商標保護後,曾有人建議對當地亂用少林品牌的亂象維權。釋永信則對身邊的人說,”開武校也是弘揚少林文化,不能砸人家飯碗。”

其實,另外一層擔心是怕被扣上”註冊商標是為了壟斷獲利”的帽子,對少林寺商業化的指責,已經讓它在公眾中信譽受到傷害。因此在當地,無論是傍著少林寺發財還是混口飯吃,只要不做得太過分,少林寺一般不會追究。

但也有劍走偏鋒者,曾有從登封出去的武校學員公開在上海傳授”少林鐵襠功”,並自稱為”史上最牛壯陽神功”。這個為期一個月的短期培訓班,收費在2萬元左右。少林寺獲悉後,隨即發表聲明撇清關係。

看相、算命是少林寺鄰居們的另外一項發財之道。曾有少林寺和尚幹預假和尚算命,被報復打斷了腿。從此真假和尚以廟門為界,劃清界限,假和尚敢跑到寺內算命,會被寺里的和尚揍;寺內的和尚敢在廟外幹預算命,則會被假和尚報復。有少林寺僧人支招說,判斷是否是少林寺和尚的一個簡單辦法是,少林寺和尚一不算命,二不化緣。幹這兩項的,肯定不是少林寺和尚。

糾葛不止

著僧服人士在少林寺拉橫幅,質疑門票收入用途

雙方合力”做大”少林寺後,雙方的分歧開始出現。地方政府沿著原有的商業路徑繼續膨脹;釋永信卻希望少林寺”富”起來之後,更能回歸佛教本位。與目前靠觀光和功夫表演所帶來的影響力相比,回歸佛教本位才是少林寺未來的核心競爭力。

對一些找上門來的商業活動,少林寺開始有意躲避。於是,當穿著比基尼的選美小姐要遊少林寺時,釋永信在頭天晚上開會要求,寺院的僧人要避免和穿比基尼的美女們接觸,並避免合影。第二天,主辦方找來同樣剃光頭、穿僧衣的武校學員,在少林寺門口和美女們握手、合影、切磋武藝。

少林寺和地方政府糾葛的一個顯著例子是門票。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多次提及,少林寺在門票收入的計算上比較被動,”到底賣了多少票,多少人是免票的,都是他們(指少林寺景區)說了算,給我們多少是多少。”

據釋永信此前透露的數據,從2005年到現在,地方政府累計拖欠少林寺的門票抽成有4000多萬元。釋永信曾對媒體抱怨說,出家人也不能上訪。不過有一天凌晨兩點,河南省政府門口來了上百個和尚,那一年的門票款也隨即結清。

對門票款的計較,讓當地政府部門覺得,少林寺太商業化。一位當地政府工作人員私下指責說:”你和尚念好經就行了,要那麼多錢弄什麼?”

在2013年底,少林寺和嵩管委之間圍繞門票分配的爭端就已上訴至鄭州中院。少林寺要求嵩管委支付4970萬餘元的少林寺景區門票分成款,並支付延遲違約金232萬餘元。作為被告的嵩管委則以”無可奈何”、”無理取鬧”來形容對方,並表示,”該承擔的責任承擔,不該承擔的交給法律解決”。

門票爭端的背後還有個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港中旅),亦未能避嫌,其拿走了門票大頭。

恰是港中旅,讓地方政府處於尷尬。

登封和港中旅的牽手,恰逢2009年河南各地為應對金融危機”大招商”,央企揮舞鈔票到地方並購優質資源。登封希望借助港中旅這個央企平台延伸產業鏈接、促進結構調整,做大旅遊蛋糕;港中旅則看重少林寺這塊金字招牌。

從合作時的激情到落實項目投資時的緩慢進展,雙方的熱度在不斷下降。合作第一年,登封市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用了大量篇幅來描繪港中旅可能帶來的投資前景;第二年,項目沒任何進展,政府工作報告中這部分內容開始弱化;第三年,已經開始有意略去和港中旅合作的內容。

登封當地部分官員和民眾對港中旅頗有微詞。他們認為,登封旅遊業進入窘境,一個無奈就是引進了港中旅,因其鮮見投資。

「漩渦」中的釋永信

以少林寺為中心而衍生的龐大利益場中,寺院和方丈自然是處於漩渦的中心。

2000年少林寺拆遷整治的時候,一些被涉及到的村民曾去圍堵少林寺,也有人向各個部門郵寄揭發檢舉信,說釋永信嫖娼、包二奶。而在一次得罪政府後,當地政府曾組織審計組去審計,最終沒查出問題。

2011年5月初,網路傳言”釋永信因嫖娼事件被警方抓獲”。該年5月8日,少林寺向登封警方報案。5月10日,當地警方已正式立案,並將依法展開調查,追究造謠者相關法律責任。

同年10月8日,網傳釋永信在海外最少有30億美元存款,在美國、德國都有別墅,他曾經跟某大牌明星有染,而且還包養一名北大女學生,並且跟其育有一子,現在母子住在德國!

“嫖娼門”消息傳出後,少林寺曾找相關部門溝通,希望能出面澄清。有地方主管竟然安撫說,永信個人先受點委屈,讓媒體一報導,今年又多來20萬人,也算為地方旅遊做貢獻。少林寺無奈,只得自己懸賞”捉兇”,並向公安部門報案。

當地宣傳部門官員曾透露,讓政府部門出面發澄清公告,這是不可能的,那些傳聞是釋永信的私事,他們無法去核實這些傳聞的真假,萬一以後事情為真,當地政府就要被”打臉”。

據當地政府官員透露,政府對少林寺的”不聽話”有所不滿。該官員說,比如少林寺不加強內部建築的修繕,卻跑去澳洲投資,又不帶上也想參與投資的當地政府。

當地政府部門此前也有一些”去少林寺”的行動。早在2011年,一個名為三皇寨禪院的寺院即將完工,這是距離少林寺”本部”最近的下院,但少林寺不知情,後也未參與復建。它建成之後,還很可能成為與少林寺隔山相望的競爭”對手”。這背後不乏政府的推手,三皇寨禪院的建設獲得了嵩管委的支持,二者之間簽有相關合作協議。其復建,也被認為是在有意弱化少林寺在整個景區中的影響力。

雙方的地位也在出現微妙的變化。少林寺剛起步時,釋永信和師父去縣里反映問題,等一天也不一定能見到縣里的主管;2006年普京到訪時,只有釋永信和其平行而坐,連省里來的主管的座位都得靠後30公分。據說一位當地主管試圖把座位與釋永信並齊,結果被普京的保鏢架住,把椅子拉回了原地。

在和一些地方官員合影時,釋永信也開始出現在中間位置;在少林寺舉辦的一場活動中,有向主管贈送禮品的環節,安排的流程是,釋永信站在原地,參會的主管排隊前去受領。

這種變化顯然讓政府官員難以適應,一位多次參加了類似活動的政府工作人員說:”主管們合影,你站中間,明顯不懂規矩;既然是送給主管們的禮品,你就應該雙手送到主管面前,讓主管排著隊到你面前去領,搞得跟恩賜的一樣。”

除了這些看得見的糾紛,一些未知的對手更厲害。據少林寺的工作人員透露,他們在為方丈修整臥室時,曾在屋里發現了多個錄影頭,其中一個正對著方丈的床頭。是誰裝的這些錄影頭?是誰在24小時監控?這些不知來路的錄影頭被拆除後,最終也不了了之。

在地方政府看來,少林寺就是一個廟,一個帶動當地旅遊發展的景點;釋永信則有他心中的少林寺–一個已經傳承千年的禪宗祖庭、一個可以具有世界影響的佛教聖地。

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錢大梁曾如此評價少林寺的生存環境,”目前與少林寺相關的方面沒有一個是超越利益的……都有直接利益在里面。這肯定不是傳統文化、宗教文化發展的良好環境。”

(此文根據經濟觀察報相關報導整理而成,感謝劉金松、張慶寧等提供的優秀報導)

閱讀原文

微信號:jgzhengyanyuan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