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土司城皇墳守護者,傳了23代,如今是最後一代的守墳人了。

圖/文 騰訊大楚網 馬路遙

51歲的覃國安,是湖北省恩施州鹹豐縣唐崖土司城遺址的皇墳守護者、覃氏土司的第23代後人。

隨著唐崖土司城正式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他的命運也發生了改變。不出意外,他將成為皇墳的最後一代守墓人。

參考:剛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王城,比紫禁城還要大,其壽命長達八百年。

申遺成功第二天,唐崖土司城就掛上了這個嶄新的標牌,上面標註了世界文化遺產的身份。

土司城遺址位於鹹豐縣城西北26公里的唐崖鎮唐崖司村,背倚玄武山,面臨唐崖河。是14至18世紀土家族著名首領唐崖覃氏土司的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中心。

遺址占地74萬平方米,坐西朝東,平面呈橢圓形。城內歷史功能格局清晰、遺跡保存完整,是鄂、渝、湘、黔邊少數民族地區最具代表性的土司遺址。

在四年前開始著手申辦世界文化遺產的時候,土司城內的一些民居就先後開始搬遷,目前只剩下幾棟房子,其中一棟就屬於覃國安。

覃國安的新家已經正式遷到了鎮子上,但由於在今年7月之前他還承擔著守護、打掃、祭祀皇墳的職能,因此他還經常住在這個老宅子裡。這個老宅子距離皇墳不遠,步行只要5分鐘。

皇墳是當地人的通俗說法,全名應該叫土司王墳,位於城址內西部偏北區域,占地面積400平方米。

為唐崖第二代土司覃值什用之墓。是目前全國已知規模最大、等級最高、形制最獨特的的土司墓。

皇墳的左後側還有一座墓碑,是12代土司覃鼎的夫人田氏的墓地。覃鼎是覃氏土司王朝最鼎盛時期的領袖。

覃國安的老宅子簡陋不已,充斥著木頭發黴的味道。老宅子裡保留著一本家譜的復印版本,據說原版被「借走」用於史料研究了。覃老說自己還有一本流傳下來的家譜,只不過再也不願意拿出來示人。

在這本復制品家譜的第15頁,是12代土司覃鼎被封宣撫使時候的記載。

明天啟元年(1621),四川永寧宣撫使奢崇明叛亂朝廷,先後攻占重慶、遵義等地,建國號「大梁」。後歷兩年多時間,戰亂終被平定。在平亂過程中,朝廷大量招用了西南土司軍隊,其中就有唐崖長官使覃鼎。

明朝廷後為表彰覃鼎戰功,特為其敕建「荊南雄鎮」石牌坊一座,同意擴建治所「大坊平西將軍帥府」,同時將其長官使級別提升為宣撫使,覃氏土司一族達到頂峰。

覃國安有一兒一女,女兒已經出嫁,兒子暫時還跟在他身邊,剛滿20歲。

覃國安11歲時就開始跟著自己的父輩承擔打掃、祭祀皇墳的工作,至今已經40年。覃國安說自己家是世代守護皇墳的,原本這個衣缽應該傳給兒子,但現在土司城申遺成功,一切都不是個人可以說得算了。

土司城申遺成功前,國家文物保護局每年會給覃國安發人民幣1200元的工錢。

2014年前,如果有遊客參觀皇墳,約定俗成會給覃國安三塊、五塊錢,作為對他保護打掃皇墳的補貼。靠著這點收入,覃國安一直守護著皇墳。

他說自己或者妻兒幾乎每天都會去打掃。到了春節、中秋、清明以及亡人節,都會燒香祭祀。不過隨著申遺成功,對土司城的管理將會發生改變,覃老已經沒有了任何相關收入,自己和妻子都開始靠打零工維持生活。

皇墳周圍的雜草長得非常茂盛,定期除草是覃國安的常規工作。

他的鐮刀也是特制的,因為覃老是個左撇子。

覃國安在打掃墓室。

有時候,覃國安父子會齊上陣。

在覃國安的老宅子,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覃老很高興地告訴我們自己的兒子剛和別家姑娘達成了一門親事,雖然還沒到法定婚齡,但在農村,這種先定親的事情最普通不過了。小兩口一般會到法定婚齡的時候再去登記結婚。

不過覃國安現在更多的是惆悵,他不僅沒有了守護皇墳的資格,也沒有了原本相對固定的收入來源,愛抽煙的覃老時常會為此事發呆。

土司城遺址管理處的相關負責人曾經與覃老聊過這件事,希望他暫時度過眼前的困難,等到土司城遺址的管理和日後的經營走上正軌後,會給覃老和他的兒子安排合適的工作。

覃國安又拿起了那本家譜,裡面很多字生僻難懂,但覃國安讀起來並不吃力。

他對記者說,希望以後有機會成為土司城遺址的導遊,以土司後人的身份為遊人講解祖先的歷史。他想用另外一種方式,繼續守護著祖先的遺產,也為自己以及家人能夠好好活著,提供一份保障。

參考:剛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古王城,比紫禁城還要大,其壽命長達八百年。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oneday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