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城,中俄邊界上隔江相對又最近的兩個城市,多年來中俄混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黑河市與布拉戈維申斯克市隔黑龍江相望,是中俄邊境線上距離最近的對應城市,故被稱為“雙子城”。

“雙子城”自歷史演變誕生,民眾現依靠渡輪往返於兩岸。

黑河人曾隨移民潮前往俄羅斯遠東,就如布市人逐漸習慣中國人的飲食日常。

在這片分別隸屬於兩國的土地上,人與人之間的邊界也變得反覆無常。

本文來源:網易新聞

攝影:王軼庶

編輯:劉書琪

中俄邊境全長4350公里,兩國漫長的邊境線以黑龍江、烏蘇里江劃分。

黑河市與布拉戈維申斯克市(以下簡稱布市)隔黑龍江相望,是中俄邊境線上距離最近的對應城市,兩市之間的江面寬度最窄處僅750米。

圖為黑河城市街頭以及遠處的俄羅斯布市。黑河市整潔的街道旁矗立著現代化辦公大樓,很多建築存在仿歐元素。相比之下,布市則顯得老舊,以蘇聯時代的建築為主。

黑河市位於黑龍江省北部,是中國東北的邊防門戶。1900年,中國軍隊炮轟布市後,俄羅斯官員強行驅逐該市的中國人,導致數千人在阿穆爾河溺亡。

冷戰期間,中俄邊境被封,設置了鐵絲網和掩體。隨著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1986年,黑河與布市開始恢復貿易,2000年,兩國在邊界沿線設立了一個小經濟特區,以促進貿易。現黑河地區的很多店面都掛有用漢字和俄語西里爾字母標註的招牌。

中俄自由貿易城位於黑龍江省黑河市大黑河島,是俄羅斯商人到中國來的第一落腳點。

幾年前這裡曾擠滿了尋找便宜貨的俄羅斯淘客,他們想從中國商販手中購買從內衣到家電的各種產品。

但最近,隨俄羅斯經濟的不景氣,商貿城狹窄的走廊裡幾乎空無一人。圖為一群黑河市民經過江界邊的中俄貿易城,準備下江游泳。


圖為黑河市中俄自由貿易城裡出售的俄羅斯冷飲。雖然這中俄兩市近為“雙子城”,但將這些食品運過邊境是一個耗時耗錢的過程,因為需要等待漫長的時間且兩國政府都對商品徵收高額關稅,其食品關稅甚至高達30%。

隨著中俄兩國推動貿易政策的確立和貿易城的興建,黑河市和布市的貿易往來日益頻繁密切,兩岸人的生活受到貿易的影響。圖為在黑河市的商城裡隨處可見的俄式商品。

圖為黑河市的商店中到處可見的俄羅斯特產木製玩具套娃。

“俄羅斯商品一條街”形成於20世紀90年代初中俄民間貿易最興盛時期,隨當時兩國“倒爺”的各種“倒賣”,具有異地差價、異域風情的交換商品層出不窮。一些人便利用早晚時間,自發地在黑河市中央街上擺攤賣貨,後來這一地段便被稱為“俄羅斯商品一條街”。

中俄之間曾經承諾:讓兩國之間的貿易額在2016年增至1000億美元,到2020年增至2000億美元。但中俄雙向貿易額2015年大幅下降28%至680億美元;2016年前幾個月只回升了幾個百分點。2016年有俄方專家稱:“中俄經濟正適應新常態,貿易增長仍有空間。”圖為黑河市內的俄羅斯商品一條街呈現出冷清狀態。

但處於兩岸的這兩座城市基礎設施都相對落後,缺乏​​資金,俄羅斯仍面臨嚴重經濟問題,中國東北經濟呈現疲軟狀態,致邊界兩邊的企業都有點無能無力。圖為黑河老城區,一家理髮店,一位婦女第一次使用這種設備進行燙髮,燙完後表示十分滿意。

邊界貿易的興起會導致擴張與收縮,牽連領土、人口等。城市經濟發展隨之被影響。近些年,人才外流也成為東北經濟發展嚴重掣肘之一,前幾年滿洲“移民潮”盛行,大批東北人前往俄羅斯遠東甚至更遠的外鄉淘金。圖為遊客在黑河市黑河口岸拍照留念。

黑河口岸歷史悠久,從1858年簽訂《中俄瑗輝條約》起,中俄就有民間貿易和官方貿易,直到1931年日軍侵占東北時中斷。建國後,從1957年開始了中蘇邊境小額貿易,後再次中斷過貨。改革開放後,逐步恢復。

據最近的人口普查數據,東三省累計人口流出超過400萬,且以年輕人為主要流失人口。一方面是年輕人大量出走,一方面是出生率繼續低迷。東北的人口結構正加速老齡化,故可能導致東北“未富先老”,盛世不復。圖為黑河碼頭,一個年輕人坐在地上遙視著對岸的俄羅斯。


但位於黑龍江兩岸的兩國商人仍有著自己的想法和野心,中國商人夢想著運用自己的資金在政策支持下在異國大撈一筆,而邊界的俄羅斯商人,他們夢想著利用中國的市場和資金,這些希望大多化為泡影。

2015年,黑龍江省的GDP增速在全國排名倒數第三,且2016年無明顯好轉跡象。圖為在黑河市俄羅斯商品一條街談事的中國年輕人。

中國現已成為俄羅斯的第一大貿易夥伴,而俄羅斯僅僅是中國的第九大貿易夥伴。在黑河市與布市之間,來中國購物的俄羅斯人一年往返數次。購置衣服、日常用品、玩具等。圖為黑河市中心的商城有著少見的熱鬧和繁忙。

兩國一城,連繫與切斷城市的都是一條大江。圖為黑河碼頭,招攬遊客的海報上寫著:“遊覽中俄界江,觀賞兩國兩岸風光。”

船隻往返於江的兩岸之間。俄羅斯的糖果、巧克力等食品被帶入中國,被越來越多的中國消費者熟識和喜愛;中國的衣服,玩具,日用品不斷湧入俄羅斯,影響著俄羅斯的日常生活。但在中俄關係方面,現實和言語之間仍存在巨大差距。圖為黑龍江上來往兩市的過境輪渡。

圖為中國商人從俄羅斯布市返回中國黑河市,扛著大包小包,在中國海關人員的注視下走下了輪渡。據船員介紹,載著中國遊客的船隻只需要花費十分鐘就能抵達對岸的俄羅斯。

因為俄羅斯盧布貶值和中國人對於旅遊的熱情持續增長,俄羅斯​​海關外可以看見不少來自於中國各地前來旅遊的民眾。圖為俄羅斯海關外等待過關前往布市的中國大媽。

布市又叫海蘭泡。布拉戈維申斯克是俄語名。其名稱海蘭泡源自於“哈喇泊”,意為黑泡子或者黑河。布市為俄羅斯遠東地區阿穆爾州首府。圖為俄羅斯青年在布市一側隔江望中國黑河市。


2015年,由於油價下跌,資金大幅外流,金融市場投資者對俄羅斯政府缺乏信任,導致盧布大幅貶值。圖為布市的貨幣兌換處和等待兌換貨幣的中國人。

普京自從2012年重登總統之位以來,就已經把目光投向了東方。雖說如此,在烏克蘭問題上和西方關係搞僵,使得俄羅斯與亞洲的關係,尤其是與作為經濟引擎的中國的關係,成了關鍵的戰略重心。

歐洲正在試圖擺脫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而且如果危機加劇,西方有可能實施嚴厲得多的製裁,所以俄羅斯需要一個替代性的選擇。圖為布市,對面是黑河市,冬天車可以直接從江面上駛過。

圖為布市大巴里的一個俄羅斯女導遊,她說每天在車裡聽中國導遊回憶當年中俄璦琿條約歷史和抨擊俄羅斯。

《璦琿條約》是由俄國和清朝黑龍江將軍奕山於1858年5月28日璦琿(今黑龍江省黑河)簽定的條約,該條約令中國完全失去了對黑龍江以北約6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烏蘇里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土地中俄共管,是中國近代史上一次放棄領土所有權最多的條約。

中俄雙方領導人在2016年6月在北京進行第15次會面時,做出了建立更親密的中俄夥伴關係的承諾。中俄都急於尋找新的增長源,這讓兩國的關係空前密切。

自從普京與西方世界的關係在2014年因烏克蘭問題而惡化之後,他就開始倡導經濟和政治重心的東移。圖為布市,列寧廣場。

但俄羅斯對緊鄰其南疆的中國仍抱有戒心,雖不再阻撓中國對俄投資。俄羅斯只是迫切需要獲得一條真正出路。圖為布市,列寧廣場玩水的當地民眾。

從最高層方面來看,中國和俄羅斯數十年來從未如此友好。雙方都承諾擴大貿易和投資。在俄羅斯布市的中國商人依舊在期望新的商機。他說,“我們目前在等待俄羅斯市場回暖。”圖為俄羅斯布市街頭。

他接著說道:“這兩個國家非常渴望合作。”圖為布市街頭,中俄語言的海報共存。

2016年,當投資者還在關注俄羅斯石油產業與原油價格走勢時,這個國家的旅遊行業卻再度熱鬧了起來。人民幣兌盧布升值,民眾購買力增強,也使得中國遊客赴俄羅斯旅遊人數增多。圖為中國遊客在布市街頭。

俄羅斯總統普京多年來求助於中國這個擁有現金、影響力和消費者的經濟強國,意圖擺脫西方的製肘。由於油價下跌,再加上西方國家以烏克蘭危機為由對俄施加製裁的舉措進一步削弱俄羅斯經濟,這種轉變變得更加迫切。圖為布市,普通民居外。


2015年,中國通過黑河向俄羅斯出口的產品比進口的產品多了四倍。隨著俄羅斯經濟陷入深度衰退,布拉戈維申斯克居民的消費能力也已有所減弱。圖為布市公交車站。

布拉戈維申斯克火車站建於1915年,距今已有近百年曆史。它距莫斯科8000公里,所以人們也叫它俄羅斯遠東車站。它同時也連接了俄羅斯遠東布市和首都莫斯科,將俄羅斯這兩座城市的資源進行對接和輸送。

黑龍江邊境黑河市的中國人移民俄羅斯,也給俄羅斯布市人帶來了一些生活上的改變。

隨著一些中國商人在俄羅斯開設多家中餐館。中餐館在一些布市人民心中地位得到了提高和改變,因為相對便宜和好吃,甚至會高於傳統的俄羅斯餐廳。圖為俄羅斯布市一家當地餐廳。餐廳中只有一個吃飯的男人和一名女營業員。

中國黑河市地方政府正在建造橫跨阿穆爾河(黑龍江)的步行橋。2016年,兩國將共同出資2.4億美元,開始建造連接這兩個城市的大橋。前黑河政府官員曾表示,隨著經濟關係的改善,“我們將能夠完成接近北歐城市水平的目標。”圖為布市一家俄羅斯餐廳,中俄顧客各坐一隅。

俄羅斯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和大量資金。

從長遠看,中國和俄羅斯都有對方迫切需要的東西,邊界的貿易雙方仍會大力推動發展,兩國一城聯繫將更緊密。擴張與收縮,兩國人之間產生關聯,但“朋友”和利益相伴相生。圖為俄羅斯街頭有著中國字招牌的布市。

參考:>中國和北韓的邊境是怎樣的?實拍鴨綠江兩岸的兩個世界。

>中俄邊界重新確立。人民日報標題:「收回領土!再也不是割地賠款的中國。」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