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面對氣候變化身體差池,總用「吃」來解決;光看「伏天」就明白了。

閒翻史書,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古人無論迎接隆重節日,還是面臨寒熱變換的節氣,首先皆從「吃」開始,然後用新的形式去發展節日、節氣內涵。

就連怎麼過酷熱難耐、胃口頓失的伏天,古人也先用「吃」來壯膽。

最熱的暑天稱「伏天」,起源於春秋時期的秦國。

《史記•秦紀六》云:「秦德公二年(公元前676年)初伏,以狗御蠱。」也就是說,2600多年前的秦國人進入伏天時,通過吃狗肉強身健體,用以防暑和驅疾。

進伏吃狗肉的習俗一直延續到明末。明謝肇浙《五雜組》卷二嘆:「乃相承至今用之,何耶?」漢代入伏,皇帝依然賜肉給大臣。《漢書》曰:「東方朔為郎,伏日詔賜諸郎肉,朔獨拔劍割肉,謂其同官曰:『當早歸,請受賜。』即懷肉而去。」

至於什麼肉,司馬遷外孫楊惲寫給好友孫會宗那封著名家書《報孫會宗書》給了答案:「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炮羔,斗酒自勞。」

而到了東漢末期,達官顯貴便借「伏」大吃一餐。三國時期魏國郎中魚豢《典略》曰:「袁紹軍與紹子弟日共宴飲,常以三伏之際,晝夜酣飲極醉,至於無知,云以避一時之暑。」

東晉史學家孫盛《魏氏春秋》謂:「何晏以伏日食湯餅(面條),取巾拭汗,面色皎然,乃知非傅粉。」看來,「面條」在三國時期的魏國,儼然成了防曬滋補品。

古人於酷熱難耐的伏天進食熱量高的狗、羊肉及熱湯面有點出乎現代人意料。其實,這是因為,遠古時代流行「五行相生相克」,先民普遍認為最熱的伏天屬火,而庚屬金,金怕火燒熔(火克金),所以到了伏天,「金必伏藏」。同時,與中醫倡導「以熱制熱」的夏暑養生方也有很大關系。

唐宋時期的史料就鮮見「伏日賜肉」的記載了。特別隨著水上絲綢之路開通和海外蔬菜及水果湧入,清淡度夏漸成時尚。除延續周朝入伏「賜冰」,少油又清淡爽口的飲食替代了狗、羊肉。

清代北京人入伏還用「蘇葉」、「甘草」等草藥煎「暑湯」喝,有些人家伏天干脆吃素。「頭伏餃子二伏面,三伏烙餅攤雞蛋」等老京城流行的伏天飲食習俗等,就反映了時代發展和社會文明的進步。

古代伏天另一個重頭戲「曬伏」,出現的時間相對晚一些。「曬書」可看成最早的「曬伏」,也只首現南北朝。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謂:「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答曰:『我曬書。』」

農歷七月七日一般已近「三伏」尾聲,但「曬書」規模、社會參與度都很小。傳說全民「曬伏」源於宋真宗,史料卻無記載。倒是明代劉侗、於奕正合著《帝京景物略》卷二「春場」篇詳細記錄了北京當時「曬伏」盛況。

六月六日入伏當天,皇宮要曬皇帝的儀仗車駕,老百姓曬其衣被,「老儒破書,貧女敝縕,反覆勤日光,晡乃收。」有人認為將皇帝「華麗車駕」與貧苦人的「破書破衣」對照,彰顯了作者傲視權貴的風骨。

可我覺得反映的是「陽光最公平」。書中還提到「三伏日洗象,錦衣衛官以旗鼓迎象出順承門」,看來,明代伏天的強烈陽光已被人們充分利用。

古人入伏的飲食變遷及「曬伏」的普及,見證了人類認識自然、尊重規律、運用資源和健康意識覺醒的過程。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