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旅遊創業公司,到底有多慘?大陸媒體:凜冬、死亡潮。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作者:徐利、余一

宋濤望著窗外燈火通明的東二環,點起了他在這間辦公室的最後一支煙,可能10個月前,他隱約預感到了可能會有今天,但他顯然並沒有意識到,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10個月前,攜程和去哪兒通過資本運作走到了一起。彼時,宋濤無論對內還是對外,表達的觀點都是“這是資本的遊戲,主要是為了避免兩家在價格戰中的過度消耗,這也是在線旅遊行業後來者帶給龍頭的壓力”。

宋濤意識到了這是資本遊戲,他有意避諱了這個核心,可他躲不掉的是,自己也正處在這資本旋渦裡。在資本面前,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

2015年年中開始,資本寒冬來襲。持續到今天,壓得所有靠燒錢攬用戶的創業者近乎無法呼吸,毛利率不高的在線旅遊創業公司感受尤為強烈。

活下去有多難

“在過去的7月,我一夜夜的失眠,不喜抽煙的我,一地的煙頭。有人告訴我,絕不會給我一分錢了,有人默默地離開了,有人大聲地指責我然後離開……”

我們不知道過去的那段時間宋濤經歷了什麼,但是現在的結果來看,他一手創立的在線旅遊創業公司已經散了,陪伴他的,只有一地的煙頭和窗外的路燈。

宋濤只是眾多創業者的一個縮影,進入2016年以來,已經有多家在線旅遊公司死掉了。

披著阿里系光環的“淘在路上”就是之一,醉心於燒錢擴張的它終究還是沒能活下來。

2016年以來“死掉”的創業公司  

前段時間,融資超千萬的“周末去哪玩”和“收留我”先後停止經營;“麥兜旅行網”也疑似跑路,盡管平台連發三次公告澄清,但是最後還是以相關部門介入調查收尾;再早些,“愛旅行”團隊解散、官網關閉,最近雖重回公眾視野,卻已成別人家的公司。

除此之外,據媒體報導,旅付通、拒宅網、腳丫旅遊網、找好玩、周五旅遊網、徒步狗旅行、哪旅遊網等一大波在線旅遊創業項目也已宣告死亡。

難道是同質化導致大家很難存活?新浪科技經過梳理髮現,死掉的公司都有各自主打的業務,彼此之間有著很大差異,因此同質化致死的說法並不成立。

據易觀智庫報告顯示,2015年中國在線旅遊市場交易規模達到4737.7億元。其中,攜程+去哪兒的市場占比達63.9%,這還未包括藝龍的份額;阿里旅行也從12.8%上升到15.1%。隨著大公司份額的擴大,必然伴隨著小公司的市場份額遭擠壓。


資本面前一切都變得無力

2015年11月,距離去哪兒合併僅過去一個月,攜程便成立了全新的周邊遊事業部,引入所有周邊遊場景的資源產品,並進行多部門協調、聯動,完成攜程周邊遊場景的建立。這樣一來,即宣告了“周末去哪玩”等周邊遊初創企業的死亡。

再者,攜程一直在做的目的地行銷O2O模式,也把“淘在路上”這一類的公司逼到了死角。

2016年至今,攜程已與國內外眾多知名目的地達成合作,並為目的地定制整合行銷方案。

此時此刻,留給創業公司的路無非僅剩那麼幾條——關閉、轉型,硬撐也撐不過冬天。

財大氣粗的大公司,著實令創業公司毫無還手之力,只能任其碾壓。

不得不提的是,死掉的公司也有自身的問題。

旅遊行業歸屬於服務業,而服務業最講究對服務的品控能力。但在價格比拼、用戶搶奪激烈的旅遊業,剩下的就只有流量和資源,沒有標準化的服務,再加上極低的毛利率,這些公司想活也難。

凜冬已至

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持續的資本寒冬讓創業者感受到了陣陣寒意。

 C輪及C輪以後融資(2015.8-2016.8)  

據新浪科技不完全統計,1月到目前9個月的時間裡,在線旅遊領域共發生了78起投資事件。其中天使輪投資事件21起、A輪40起,二者占比達78.2%;C輪及以後的投資僅有6起,占比僅7.6%,遠低於其他行業的比例。

並且,上半年的旅遊投資主要以百萬和千萬人民幣量級的投資為主,從金額上來看也難見2014年的火爆景象,不禁讓人唏噓。

新浪科技發現,能邁過“C輪死”的那些公司,大部分都背靠“大佬”,如阿里巴巴、GGV、經緯中國、紅杉資本中國等。

 2016年旅遊創業方向分布情況  

從整理的數據來看,2016年旅遊創業方向主要還是集中在出境遊以及和出境遊相關的住宿交通預訂等領域,占比高達65%。

而立足於國內旅遊市場方向的創業已經被邊緣化,且該方向上的創業,也以各種垂直人群的需求定制特色遊為主,如極限運動主題、同性戀主題等。

“熱了就要冷,這是就是市場規律。”一位VC合夥人說道。

資本寒冬同樣可以令創業者冷靜下來,“創業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無到有,也就是從0到1,在這個階段,要滿足功能性訴求,比如愛迪生發明了燈泡。第二個階段是從有到優,一旦市場有了競爭者,你必須性價比高於對手,否則就被拋棄。如同節能燈和白熾燈的區別。”“收留我”創始人羅準曾表示。

2016年,對於在線旅遊創業者們來說是悲慘的,市場的殘酷、巨頭的擠壓,再加上資本的觀望,日子實屬難過。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宋濤低頭才發現,兩指間沒吸幾口的煙已經燒到了過濾嘴,無奈將煙頭按滅在了煙缸裡,拿起了已經收拾好的整理箱,關上了辦公室的燈,頭也不回地開車走上了燈火通明的東二環。

(因採訪對象要求,宋濤為化名)

參考:>多個知名度很高的中國旅遊品牌,其實或倒閉或破產,旅遊行業如何迎接自由行的時代?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