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匈奴打到過歐洲嗎?後來他們去了哪裡?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大象公會(微信號:idxgh2013)

在解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對族群歷史要有歷史性的認識。

也就是說,一群人的血緣傳承、語言習俗、名號認同在歷史長河中都受著各種因素影響,而在不停的流轉變化之中,這些範疇本身不可能恒常穩定,互相之間也沒有不變易的對應性。

匈奴單于國本身是攣鞮/虛連題(單家)、須卜、丘林、呼衍等有限幾個部族的聯盟所建立的草原遊牧汗國,這個核心之外的別部、名王(自然,還有其屬民)則既可能是跟核心匈奴類似的族群,也常有其他部族的丁零、鮮卑、羌、西域胡以及中原人。

在單政權不復有號令諸部的實力以後,既可能發生這些別部或主動或被動地使用了汗國的名號,也有本是核心匈奴的採用了別名或成為了其他政權別部的現象。

公元前 2 世紀匈奴周圍的國家地區

帶著這種觀點,我們再來看經歷了公元 48 年大分裂以後的匈奴的故事。

內附東漢的南匈奴這支想來大家已經比較熟悉,他們主要被安置在山西中部山區,西晉八王之亂中在劉淵的帶領下獨立,建立了前漢、前趙等政權。

值得注意的是,十六國時代的匈奴政權失敗後,這些內地匈奴後裔也並沒有迅速被「民族融合」掉,在北朝隋唐,他們仍然大量分布在晉中山地和陜北高原一帶,被叫做「步落稽」或「稽胡」,直到唐帝國穩定之後,隨著編戶齊民化與新的蠻族們被安置到相關地區,消失在歷史之中。


北匈奴的去向相比南匈奴來說,實在要飄渺得多。在第一世紀後半葉,北匈奴在連續天災和漢廷、鮮卑的多重打擊下,不再成為蒙古高原的一支勢力,僅在北疆草原上偶爾騷擾西域的記錄中出現。

之後的百餘年中,因為東漢放棄經營西域,他們不再出現在漢籍的記錄裡。

在三世紀成書的《魏略·西戎傳》中再次記錄了當時的匈奴單于庭,讓我們知道仍有一部分匈奴人在北疆-哈薩克草原的額爾齊斯河和七河地區一帶又建立了汗國式的統治。

不過,它與核心匈奴的關係並不明朗,何況因為遊牧汗國本身的聯盟性質,如同月氏與西漢郅支單于的舊例一樣,這個汗國在多大程度上由中亞草原上歷來的伊朗系斯基泰牧民主導實在難以判斷。但無論如何,它確實被曹魏使者當做一種匈奴。

匈奴等遊牧民的家鄉——亞歐大草原

然後,隨著四世紀中期的草原氣候劇變,與西晉帝國的崩潰同步,在中亞地區開始有一支又一支被波斯人稱作 Xiyon(Xionites,匈尼特人)的蠻族從哈薩克草原向南侵擾。

這些人被印度人稱作 Huna,用跨語言譯音的標準來看,與「匈奴」的漢語上古音/qhoŋna/完全可以勘同。

更重要的是粟特人叫他們 hwn(粟特文轉寫),與目擊劉曜燒毀西晉洛陽城的粟特商人對前漢匈奴的稱呼一致。

依據這種現象,假設在哈薩克草原建立的那個匈奴汗國也有相當的影響力,使得其治下部族的聯盟被周圍民族統一稱作類似 Huna 的讀音,並在他們離散後仍然帶向周圍,應當是合理的推斷。

這些蠻族裡既有使用東伊朗語言的寄多羅人(Kidarites,也被叫做紅 Huna人),也有叱吒一時,可能使用阿爾泰語的嚈噠人(Hephthalites,也被稱為白 Huna)。

他們在當時的中亞和北印度建立了諸多政權,使用字母文字、發行印著國王頭像和王號的銀幣,在血統和文化上都很難說與冒頓單于的後人還有多少直接聯繫,但他們被稱呼的名號確實與漢人所說的「匈奴」,應當是同一詞語的對音。

公元 400 年的草原。圖中Yuehban悅般)、Chionites(匈尼特)、Kidarites(寄多羅)、Huns(匈人)都是與「匈奴」相關的部族

可以說幾乎在同一時間,南俄草原也有一支部族從哈薩克草原遷徙而來,引發了東歐的民族大遷徙,這就是被羅馬基督徒稱作上帝之鞭的匈人(Hun)。

與匈尼特人對文法的熟稔接受不同,匈人的物質文化和社會組織都極其落後,比起數百年前蒙古草原上的匈奴單國也遠遠不及。

據羅馬人記錄,剛在歐洲出現的匈人不會使用鐵器、沒有氈帳、甚至不食用熟食。


但是,以名號、地望、和時間綜合考慮,很難相信他們與中亞的匈尼特人沒有聯繫,大概可以推斷他們確是中亞匈奴汗國部族聯盟的參與者,但是是一支比較邊緣的部族。

所以,匈人和名為匈奴的人群之間,就是這種說是阿爾戈之船式的聯繫都很勉強的關係,然而他們的名字又確實很可能是同一個詞。說到這裡,想必您已經可以明白民族繼承這種關係的複雜性。

五世紀中阿提拉在中歐建立的匈人帝國曇花一現,在他死後分崩離析,匈人主力退回了伏爾加河流域。在那裡又形成了名為保加爾人(Bulgars)的部族聯盟,七世紀一支保加爾人再次南下巴爾幹,並斯拉夫化,成為現代保加利亞民族歷史的緣起。

留在草原的保加爾人,據研究與仍生活在那裡的楚瓦什突厥人有密切的語言學親緣關係。

公元 7 世紀舊大保加利亞衰後,保加爾人的遷移路徑

而匈牙利人的名字,雖然帶有匈字,其實並不來自 Hun 這一稱呼。

匈牙利的主體民族自稱馬紮爾人(Magyar),進入歐洲人的視野在 8、9 世紀,Hungary 一名本作 Ungari(不過確乎是受了威名煊赫的 Hun 一名的影響,在後代被錯誤地加上了 h),指的是古代保加爾人的一部——Onoğurs 人,因為當時的歐洲人認為馬紮爾人與 Onoğurs 有傳承關係。

不過與保加爾人以及 Onoğurs 一名的突厥詞源不同,即使今天,馬紮爾人使用的仍是一種芬-烏戈爾語系語言。

閱讀原文

微信號:idxgh2013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