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史上首次「直播考古」,讓考古不再神秘封閉;圓明園每天都可發現新文物,去年就超過上萬件。

本文並無影片(人家那是直播呢),不過文中提及諸多圓明園考古現況,值得有興趣的人看看。

本文來源:北京新京報記者:王夢遙

在博物館裡,精美的瓷器、玉器,甚至遙遠時期的編鐘,透過展示玻璃展現在公眾面前,不過,這些文物是怎麼出土的、在與現代人見面之前,經歷了怎樣的流程?

2016年8月17日,圓明園遺址公園首次在微博、微信、直播軟件上直播考古實況。

參考:>全球都在瘋網路直播,中國作為先行者,網路主播獲利模式已經成熟,估計有上百個平台運作中。

>多個中國巨頭進場廝殺的直播戰場,誰最有機會成為最後贏家?

>圓明園不只有復原圖,還有當年宮廷畫師根據實景繪製的「四十景圖」,太感動了!

>曾經的萬園之園,圓明園復原圖。

考古地址緊鄰大水法遺址

17日通過網絡跟公眾“見面”的是圓明園遠瀛觀遺址,它位於長春園中軸線最北端,緊鄰“熱門景點”大水法,曾經是一座西洋鐘樓式高台大殿,也是乾隆皇帝寵愛的容妃生活的場所。

歷經滄桑後,遊客在遠瀛觀遺址處只能看到一些漢白玉雕花石柱和散落的石構件。

考古工作自2016年6月啟動,持續到11月底,這期間考古人員要在800平米的遺址內發掘散落地下的文物,了解這裡的建築工藝和結構,為下一步的搶險工作提供方案。

2013年北京市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成立了一個團隊,隊中歷史、考古等方面專業人員一共5人,專門從事圓明園考古工作。

17日上午8時許,當記者來到遠瀛觀遺址時,考古人員已經開始了工作。他們拿著手鏟在劃好的區域內清理表層土,不到1個小時就有3件琉璃構件“露面”。

發現文物之後,考古的工作人員放下手鏟,轉而用竹籤和刷子清理周邊,在拍照和做過“身份”登記之後,一件琉璃瓦件才被捧出。


修復一件出土文物耗時數月

北京文物研究所工作人員、圓明園課題組組長張中華,對這個場景再熟悉不過。他向記者介紹,從之前考古的情況來看,圓明園表層包含的文物比較豐富,17日上午初步判斷有十幾件,能夠看到的有藍色、黃色以及沒掛釉的琉璃構件,還有青花瓷片和粉彩片等瓷片。

在現場,考古工人們挖掘出的一個藍色琉璃構件吸引了不少圍觀遊客,據張中華介紹,這個構件上口徑約25厘米、下口徑約15厘米,初步判斷體型較大。

這件琉璃構件的性質用途目前還無法判斷,這需要待它被轉移到室內後,經過專家聯合的會商判斷才能下結論。

圓明園出土文物很多。2015年西洋樓遺址區養雀籠的考古共發現了1萬多件文物,在一個25平米的探方內,1平米出土的文物大概是4到5件,張中華說:“考古工作雖然枯燥,但是我們每天都會有驚喜。”

出土的文物中,絕大多數是琉璃碎片,這些碎片要如何組成可以向公眾展示的完整藝術品?目前工作人員正在加班加點修復此前出土的文物,僅修復一件就可長達數月。

圓明園將設模擬考古現場

記者17日看到,因為常年經受風雨,遠瀛觀遺址的一些地方已經發生坍塌。

“所以要進行考古,把工藝、建築材料的尺寸、質地都搞清楚,把原來的樣子發掘出來,給今後的修復提供科學依據,而且摸清楚之後,以後怎麼展示、怎麼更好建設圓明園遺址公園我們才會有底。”

2015年在對西洋樓遺址區養雀籠進行考古時,圓明園就首次開放了考古現場,此次遠瀛觀考古則是圓明園第二次向公眾開放。

考古界曾有言,科學化和大眾化是考古學的發展方向。

“過去,如果一旦有考古工作,現場會被封閉,遊客根本進不來”,而17日記者在現場看到,遠瀛觀遺址和平時並沒有什麼區別,遊客隔著距考古現場1米左右的欄杆,可以清楚地看到工作人員在做什麼。

“現在還不會全面開放,還得有一定的隔離措施,因為考古專業人員都經過了多年的訓練,知道在考古現場怎麼處理,但如果讓所有遊客都進來的話可能會出現問題。”

不過,圓明園正在計劃未來做一個模擬的考古現場,把展覽參觀和自己動手考古結合起來,更好地提升遊客的考古體驗。

洛陽鏟無人機都派上場

17日記者在考古現場看到,為了挖掘一件文物,考古人員需要用手鏟把表層的土清理到一旁,堆積起來的土不是被置之不理,工作人員把它們收集到寫有編號的袋子中。

這一動作不無意義。記者了解到,這些被收集起來的土會被帶到特定場所進行檢測,“土裡可能會存在一些看不到的小東西,可能會非常重要,如果不經過這個流程就會被遺漏。”

張中華告訴記者,負責篩選這些“小東西”的儀器叫做浮選儀,是考古中運用的現代技術之一,“植物的花粉都不一樣,浮選儀通過分析孢粉就能大致地推斷出過去圓明園種過什麼植物。”

17日在對遠瀛觀遺址考古的網絡直播中,張中華一共向觀眾介紹了4種考古中常用的工具,包括手鏟、洛陽鏟、比例尺和指北針。

在這些傳統考古工具之外,新的現代技術也正在被運用到考古當中。

過去,考古完了要進行回填,之後再確定考古的位置往往比較困難,然而有了RTK之後,這個與衛星連接的儀器可以形成坐標定位,還可以用來測量,形成立體圖像。

去年在西洋樓考古時,張中華還用到了無人機,“通過航拍可以了解到考古現場的整體狀況,經過室內處理後就可以形成考古遺址的三維模型了。”

文物出土後被認清要3年

在文物重見天日之後,它們在幕後被清理修復的過程更顯神秘。

張中華告訴記者,文物被挖出轉移到室內之後,工作人員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進行必要的清洗。之後,他們要根據碎片進行拼對,同一個顏色和質地先拼對一遍,如果碴口能夠對上,工作人員就要對這些碎片進行黏接,並進行修復。

修復之後還沒完工。工作人員要對這些組合一新的文物按比例繪圖,然後拍照或進行三維掃描。這些材料都要形成國家檔案,最後,文物的整體情況還要形成報告。

在修復成型之後、出報告之前,考古人員就要請歷史方面和建築方面的專家一起會商,“研究這些東西到底叫什麼名字、曾經有什麼用途,甚至送入實驗室分析成分產地。”這樣一整個流程下來,大概需要3年時間。

“圓明園的考古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要用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所以需要一直積累經驗。”

張中華在學校考古專業上了7年,“除了考古專業本身的內容,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都要懂,考古中遇到了什麼東西大致要知道是什麼。”

參考:>圓明園不只有復原圖,還有當年宮廷畫師根據實景繪製的「四十景圖」,太感動了!

>曾經的萬園之園,圓明園復原圖。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