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的盜墓和電影裡一樣嗎?中國盜墓文化是怎麼發展的?

位於河北省曲陽縣的田莊大墓,墓葬形制極為罕見和獨殊。

出土大量精美的漢白玉雕刻、磚雕構件、鎏金飾品和定窯瓷器,並首次在河北地區發現,具有唐代風格的大型儀衛壁畫。墓葬南北長66米,共發現盜洞二十餘個。

來源: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撰文:王子今

攝影 / 供圖:馬艷麗、中國文物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陜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國家博物館遙感與航空攝影考古中心

盜墓,作為中國歷史上延續久遠的一種特殊的社會文化現象,發生的原因值得關注。
對歷代墓葬破壞現象的動機進行心理分析,大致有如下三種情形:1.物利;2.冤仇;3.象徵。
物利,就是對隨葬品直接劫奪以求生求富的行為。
冤仇,即出於仇恨對墓主或者其家族施行政治懲罰,有時採取極端的復仇形式,戰爭中類似情形又有心理征服的意義。
象徵,即出於神秘主義意識對墓主「氣」「勢」及「風水」環境的破壞。
但是盜墓行為最基本的動因,無疑是物利追求。
中國古代盜墓現象,與宗法意識以及「孝」的理念導致的厚葬風習有密切關係。


 

回顧歷代盜墓行為,可以看到許多情節特別的故事。
古墓的盜洞,有時可以透露出前代文明之光。而盜墓者的行為更多地造成了古代文化遺存的破壞,也是我們不能不特別注意的。

盜墓者盜墓未遂後,用土將盜洞口部虛掩,伺機再盜。

歷代盜墓,有實力派軍閥組織的大規模的盜掘。
在項羽率領反秦聯軍破壞秦始皇陵園之後,有董卓、曹操、溫韜、劉豫,以及「東陵大盜」孫殿英等組織的公開盜掘。
農民暴動發生,也致使帝王陵墓遭受破壞,赤眉軍發掘西漢帝陵,李自成焚毀鳳陽明祖陵,都是典型例證。
民間普遍的盜掘,雖然往往是個體或小規模團夥行為,然而歷時長久,參與者眾,對歷史遺存的破壞也許更為嚴重。

盜墓分子將盜墓地點偽裝成實驗基地,以迷惑路人。

從技術演進的角度來看,盜墓和反盜墓的千年角逐,成為中國喪葬史多彩的風景。
唐人李商隱《雜纂》卷上說到「惡行戶」,其中第二種就是「世代劫墓」。
可知職業盜墓者的行為和技術,往往世代前後相承。現在考古工作者勘探地下土層與埋藏物時常用的一種工具,是通常稱為「洛陽鏟」的探鏟。
「洛陽鏟」原本是舊時洛陽盜墓者所創制使用,因以得名。盜墓者利用這種製作簡單,攜帶方便,可以探知極深的地層的工具,於是能夠經濟便捷地發現墓葬所在,甚至能大略了解隨葬器物的埋藏情況。
「洛陽鏟」的應用,是歷代盜墓技術遺存中的積極內容得到借鑒的實例。

現在考古工作者勘探地下土層與埋藏物時常用的一種工具,是通常稱為「洛陽鏟」的探鏟。

「洛陽鏟」鏟頭刃部呈月牙形,剖面作半筒狀,打下後提起,可以帶上泥土,執鏟者可以據以判斷地下土質及其他現象。

呂氏家族墓發掘報告指出:「墓地中使用空穴結構的墓葬共3座,全部集中於呂大臨兄弟的墓葬排列線上。這說明該輩分家族成員具有較強的防范意識,而且墓葬深度也超過墓地中其他墓葬。」

職業盜墓者的有些經驗在現代考古發掘中得到利用的情形,又如長沙被稱為「土夫子」的盜墓者,許多後來在科學考古工作中參與清理髮掘古墓,作出了值得肯定的貢獻。

觀察樣土判斷古墓的深淺和年代,是「土夫子」的特長之一。
這一技術在考古實踐中的應用,為發掘工作帶來了方便。由於隨葬銅器氧化,使周圍的土質發生變化,「土夫子」們將這種現象稱為「銅路」。
他們能夠依據「銅路」準確地判定銅器所在位置,以便完整地進行清理。銅器氧化程度不同,質地有明顯的差異,「土夫子」們對這一情形的熟悉,也有效地避免了銅器的損傷,保全了許多珍貴文物。

 

有人會問這樣的問題:盜墓與考古是怎樣的關係?盜墓與考古有什麼區別?

首先應當明確,考古是科學工作,是學術探索,而盜墓是出於私利破壞古代遺存的犯罪行為。

空拍的眾多盜洞

當然,盜墓有時也會促成重要的文化發現。
《晉書》記載晉武帝時,「汲郡人不準掘魏襄王塚,得竹簡小篆古字十餘萬言,藏於祕府。」汲塚遺書的出土,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一次重大發現。
不過,我們也不會忽視盜掘行為導致文化遺產嚴重破壞的情形。比如汲塚發現,「初發塚者燒策照取寶物,及官收之,多燼簡斷札,文既殘缺,不復詮次。」
直到今天,考古學者、文物學者、歷史學者矚目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簡、清華大學藏戰國楚簡、嶽麓書院藏秦簡、北京大學藏秦簡與西漢簡等,都是因盜掘出土,曾經流散於文物市場的重要文物。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講一個關於呂大臨家族墓園被盜掘的故事。
呂氏家族墓地中有3座墓葬。主室上部縱向疊置1~2個空墓穴。比如有的學者推定為呂大臨墓的M2,由豎井及上、中、下三層縱向墓室組成。上層墓室和中層墓室都是空穴。這種虛空的墓穴,是出於迷惑盜墓者的防盜掘目的的特殊設計。

可以推知,研究過許多出自盜墓的青銅器標本的北宋「考古」學者呂大臨,對於盜墓行為卻是深懷厭惡的。他和他的家族甚至在墓葬設計方案中,也體現了對盜墓的高度警惕。呂大臨應當對當時盜墓行為的一般方式和基本規律有一些了解,於是才精心設計了如此巧妙的墓室結構。

以虛墓或者疑塚防止盜掘的方式由來已久。我們知道,廣州南越王墓是少見的未經盜掘的西漢諸侯王等級的陵墓。據說南越王趙佗安葬時,「輀車四出,棺塴無定處。」三國時地方軍閥吳岱試圖盜掘趙佗的陵墓,「費損無獲」。石勒的母親王氏去世,也曾經秘密安葬,又以「虛葬」方式偽飾,「潛窆山谷,莫詳其所。」曹操「七十二疑塚」,更是流布非常廣泛的傳說。

呂氏家族墓三維透視圖

 

呂氏家族墓

還要說明,陜西藍田具有「虛墓」結構的呂氏家族墓地被盜掘,犯罪人竟然是本來應當承擔保護自己先祖墓葬的呂氏後代。
2006年1月,西安市公安局成功偵破一起文物盜竊走私案,收繳包括西周青銅器在內的129件文物。盜墓罪犯交待了被盜宋墓所處位置,正是文物部門了解的呂大臨家族墓園。盡管藍田縣文物局派人日夜看護這處墓地,在8個月中仍連續發生3起盜掘案。為確保文物安全,陜西省文物局制定的搶救性發掘計劃得到國家文物局批准。
參與破壞這處墓地的盜掘者,有一個叫呂富平的人,其實正是呂氏家族的後代。透過呂富平盜掘家族先祖墓葬的行為,可以知曉現代盜墓者為追逐物利全無顧忌的心理狀態。
這一情形告訴我們,宗法規範和宗族觀念在民眾革命中被徹底掃蕩,也是盜墓現象難以制止的原因之一。

盜墓分子在盜洞中放置的支架

盜墓對考古工作的干擾與破壞,不僅表現在使墓葬中大量文物遭到洗劫,還在於無知的盜墓者往往只根據市場價值尺度進行選擇,將大量雖然未必為文物商人看重,卻具有極重要的科學價值和文化價值的文物歸於毀棄。

 

此外,墓葬對於考古工作的意義,並不只是在於墓中的隨葬品,墓葬形制、葬式等看來並不直接具有市場價值的遺跡現象,其實都包涵有非常重要的歷史文化信息,而野蠻的盜掘,往往使這些現象遭到不可挽救的破壞。

海昏侯墓的盜洞

一些古代墓葬未遭盜掘,原有文化內涵基本保留,終於為考古學者揭示,大大豐富了我們對古代歷史文化的認識。
馬王堆漢墓、滿城漢墓等等,都是如此而成為我們民族文化的光榮。
海昏侯墓雖然發掘工作尚未完成,已經出土的珍貴文物品級之高已經令人們震驚。2011年,當地群眾發現盜墓者對海昏侯墓施行盜掘並報告,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專業人員迅即趕到現場,由盜洞進入棺槨被局部破壞的位置,判定了墓葬形制,及時進行了保護,啟動了考古工作。
可以設想,如果沒有具備文物保護意識的村民的舉報,沒有富有事業心和責任意識的考古工作者的努力,海昏侯墓的珍貴文物很可能會被破壞,失去諸多歷史文化信息,僅僅作為財富符號流散於市場。
而海昏侯墓園相關現象的考古學研究,也會因重要資料的缺失受到限制。我們慶幸海昏侯墓在盜墓破壞的嚴重威脅面前得到了及時的保護,也為此深心感謝大塘坪鄉觀西村的村民為文物保護作出的重大貢獻。
參考:
>江西省發現兩千多年前的西漢古墓,掘出200萬枚西漢銅錢,考古價值巨大。

>中國考古史上超級豐富的西漢大墓,日前公布主人是個皇帝!先看看他的書法。

>「漢代考古之最」的漢代古墓,日前完成初步工作,起出一大堆寶物。

被盜墓賊洗劫後的貴妃墓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精美手機壁紙下載,請直接回復「牆紙」;美圖欣賞,請直接回復「美圖欣賞」;雜誌訂閱,請直接回復「訂閱」;iPhone版下載,請回復「iPhone”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