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寐以求的大環境開始浮現:我為何離開香港,到北京創業?

八妹說 還記得八妹曾經在2月份發過一篇文章—《兩位投行男女的真人自白:為何我要離開香港&為何我還未離開香港(附中文翻譯)》(還沒看過的可以點擊閱讀原文查看) 當時文章裡面講到,一名前高盛香港投行部分析師朱英楠David離開香港的故事,當時David的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而前段時間David也聯繫到了八妹,給八妹發來了本文,八妹才得知他離開香港以後選擇了來北京創業,從一個投行男轉做創業者,本文就是他選擇來北京的一些緣由,今天也分享給大家吧。

來源:微信公號「朱英楠David」

作者:慈祥貓聯合創始人兼CEO David

選擇北京,其實是為了創業。

時間退回到2014年7月31日下午4點02分。

高盛亞洲的全體員工都收到了一封來自柳青的郵件,她的離職信。

郵件中,柳青並未提到離開公司後的下一步計劃。

但六個月後,一幅懸掛在紐約時代廣場的肖像,生動的演繹了她的去向——她離開了耕耘了12年的投行金融之路,轉身加盟了新興的互聯網巨頭,成為滴滴打車的總裁。

她可能不會想到,她的離開觸動了一個收到郵件的小analyst,而從那一刻起他的一生可能已經不同了。

站在時代廣場水泥森林之上的柳青

參考:

滴滴打車CEO柳青,她是中國IT教父柳傳志的愛女,也是個工作狂,日前發表內部信件宣布罹癌。

過去幾年國內的變化,讓在香港隔岸觀火的我一直激動不已。

滴滴和快的通過合併以及資本的力量,在改變中國人出行的一切;

微信通過連接用戶、媒體、商家而成功掌控了資金流和信息流,將功能單一的Whatsapp甩開了N條街。

小米搞懂了包括燈泡和空氣淨化器在內,所有可以智能化的家居;

順豐正在測試使用無人機來運送貨物至偏遠地帶;

「Copy to China」 的模式也在獵豹移動的上市下,看到了方向轉變的可能性,而接下來的科技發展只會更超出我們的想像。

在這種「新常態」之下——不是指GDP增長放緩,而是指人們的日常生活已經產生根深蒂固的變化——我開始興奮,可能有許多當初認為只有在電影裡才能看見的科技技術,也許在有生之年便有機會能夠成為現實。

如果2011年的時候中國是今天這樣,我可能在休學一年後就直接輟學回國了。可惜的是,那時的我僅僅看到了北京和香港這種發達城市相比的種種低效。

但今天再看看香港,只是高速運轉的發達城市,人、交通、信息和資本,都以引領全球的速度穿過,在維港兩岸留下她應得的過路費。

在北京,盡管這裡人擠人、車堵車、連空氣裡的PM2.5都停在這裡不願離開,而這座城市卻在發足狂奔。 各種體制下的各行各業 ,都在被一種風行全國的創新意識渲染著,尋找著下一個突破的可能性。

雖然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我們已經開始在抄襲和製造中創新了。

一個作為中國人夢寐以求的大環境終於開始浮現:一個法制更健全、思想更開放、更願意嘗試和探索新鮮事物的社會。如果這一切都無法吸引海外所有有才能的人回國,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

Gordon Gekko在電影《華爾街2:金錢永不眠》中描述鬱金香效應。

但和鬱金香泡沫、地產泡沫(2008-2010年)、全民PE(2010-2011)、全民小額借貸(2012-2013)不同的是,這一輪互聯網熱潮所帶來的改變是實質性的。我們再也不會不叫好車就冒雨出門去路邊傻等,我們再也不會因為沒有現金而不去AA一頓晚飯

六個月前,我離開香港來到了北京,寫下了一篇「我為何離開香港」的文章,加入了北漂的行列。

北漂是一個特殊的人群,他們來到北京並不僅僅是為了找一份工作、賺一些錢、結個婚、買個房。而北漂的海歸,更不是為了所謂lifestyle或是另一個蓋茨比的派對來到這裡。

他們從不幻想自己是否還能獲得更好的工作、謀得更好的福利,因為他們來到北京放棄的,就是那些紐約Saks Fifth Avenue買手的工作、華爾街Skadden Arps並購律師的職業道路、新加坡CNBC主播的光環、倫敦Sotheby’s管培人才計劃、甚至是矽谷Google工程師的絕佳機會。

他們可能完全能夠在一個舒適且發達的地方,過更好的生活,但卻為了夢想而來到這裡。

如果曾子墨的《墨跡》是成功引誘了一代優秀的海外學子投身於金融投行的催眠術,那麼柳青在時代廣場的肖像便是一個鬧鐘,告訴我們是時候放下手中的pitchbook,投身到通過科技改變世界的潮流中來。

引用1987年電影《華爾街》當中主角Budd Fox說過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往往是那麼幾個瞬間決定了人的一生,而這便是其中的一個。」

今天,是我作為「投行男」的最後一天。

明天,我將開始一個全新「創業者」的人生。

也許後天,我會淪落到在中關村的捷運站裡賣唱為生。但至少在我最好的年華裡,我用最大的努力做了我覺得最有意義的事。

祝我好運吧,我將受用一路!

閱讀原文

參考:兩位投資銀行界男女的真人自白:為何我要離開香港&為何我還未離開香港(附中文翻譯)

滴滴打車CEO柳青,她是中國IT教父柳傳志的愛女,也是個工作狂,日前發表內部信件宣布罹癌。


關於作者:

來自騰訊微博認證資料:田潔,金融八卦女,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