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李白,喝酒的錢都從哪兒來?其實這傢伙是要酒喝的高手

詩仙李白也是有名的酒仙,說白了就是一個酒鬼;離了酒,不成詩。

要說李白是一個「憑詩名蹭別人的酒,喝公家酒」的「小人」,你相信嗎?

李白的一生,可以說是始終與酒相伴。沒有酒,他就不會有那「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的千古絕唱;沒有酒,他也就不能「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李白一生喝了多少酒,沒有人做過專門統計。他自己在《襄陽歌》中說:「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飲三百杯。」這雖是誇張之詞,但也看出「詩仙」的酒量,一天喝半斤八兩,恐怕不在話下。

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像他這樣天天喝、月月喝、年年喝,到哪裡去弄買酒錢?想當初,以《飲酒》詩著稱於世的陶淵明,就是因為家貧不能買酒,才不得不「籬邊終日嘆空觴」。

竇革在《酒譜》中說,陶淵明曾連續九天沒有酒喝,所以凡有人送酒給他,他都要摻上些水,以便多喝幾天。直到臨死,還在嘆息:「但恨在世時,飲酒不得足。」


李白的家境比陶淵明好不了多少。他種田不會,做工不能,經商不肯,求官又不得,沒有固定的經濟收入,只能靠別人的施舍過日子。

那麼,他靠什麼來解酒癮呢?查一下《李白傳》才發現,原來他有兩條「酒路」。

一是喝別人的酒。

憑著李白的詩名,到哪裡都有酒喝。他從26歲開始,下長江,經洞庭,赴吳越,至湖北,後又訪洛陽,游揚州,奔金陵,趕邯鄲,住廬山。

去到哪,喝到哪,去一路,喝一路,就連那「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的詩句,也是喝了別人的酒寫出來的。

二是喝公家的酒。

在宮裡,李白被封為翰林學士,每天除了雞鴨魚肉,皇帝又特賜西涼進貢來的葡萄酒一斤。反正不用個人花錢,不喝白不喝。所以李白這三年是可著勁地喝,上頓喝了,下頓還喝。

我們無意責怨李白,他懷才不遇,愁腸百結,雖有心「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但終不得志。除了喝酒和寫詩,他又能去做什麼?

如今,不得志的人很少,但好喝酒的人卻很多。

一天喝半斤,一年180斤,十年1800斤,二十年就是近兩噸。大小酒樓、飯店、賓館,到處都有碰杯聲……我們不妨問一聲,源源不斷的杯中物,有多少是掏的個人腰包?

哪怕是現在進入了「打虎拍蠅」反腐深水區,一些嘴饞的官僚們竟然還不收口,照樣變著法子轉移到單位食堂、農家院落放開喝,此乃何等痴迷?

這種酒實際上已演化成「功利酒」,辦公室裡不好開口說的事,酒桌上都可以辦到,或升官或發財或出國……都可以靠推杯換盞來達到目的。

只是「買酒錢」大大方方地下在了公家的賬上,請者和喝者都沒有掏一分錢的老本,但卻實現了雙贏。不過千萬別忘了,酒還有另一面:喝得太多,會損害身體!

那麼問題來了,李白怎麼會能活到62歲?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