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古多水災,看古人都是如何治水的?

本文來源:央視歷史

《畿輔賑災圖》中光緒十六年北京右安門水災情況

2016年入夏以來,從南到北各地水災多發,抗洪救災成為輿論熱點。

參考:>中國南方正鬧水災,連夜疏散上百萬人;長江流域強降雨背後是誰在作怪?

>長江流域還沒收拾,北方也來暴雨,帝都北京多處淹水。

>北京暴雨多處淹水,但600年歷史的紫禁城從不積水!明朝做了超強排水系統。

>中國大陸的南方,每逢暴雨常成「澤國」;本文盤點這些年南方百姓的「漂流」智慧。

中國自古多災,古人認為,水患災害是「水不潤下」現象。

何謂「水不潤下」?《漢書•五行志上》說:「霧水暴出,百川逆溢,壞鄉邑,溺人民,及淫雨傷稼穡,是為水不潤下。」

古代不僅設置有專門的「水官」,如「司空」、「都水監」、「水部郎中」、「河道總督」等,而且對抗洪救災不力、隱瞞災情的行為,都有相應的懲處和問責辦法,北宋初年甚至有官員因未及時上報災情,而被處死和免職……

古代如何奏報汛情?

設置「報汛驛站」,報訊分為「羊報」 「馬報」 「狗報」 「步報」。

汛情,是汛期洪水自始漲到回落期間的情況統計,向上級反映汛情,古人稱為「汛情奏報」,也稱「報汛」,至遲在先秦時,已形成了「報汛制度」。

1975年從湖北雲夢縣睡虎地秦墓出土竹簡中發現的《秦律十八種•田律》中,記載有秦國的規定:在莊稼生長期下雨,要及時報告降雨量,即所謂「稼已生後而雨,亦輒言雨少多」。

此後,歷朝歷代都有相應的報汛制度。有的朝代要求地方政府從立春便開始報汛,如東漢,《後漢書•禮儀志•請雨》記載,「自立春至立夏盡立秋,郡國上雨澤。」

北宋是中國歷史上水患多發時期之一,朝廷規定,在整個汛期,地方主政官員、主管官員必須堅守崗位,隨時報汛。

黃河、汴河等河流兩岸的府州長官,須兼任本地的「河堤使」,責任到人,對水位漲落隨時上報。

山西永濟唐代黃河浮橋鐵牛(出土文物)

金元時期,北方水災多發,北京及其周邊河北、天津等地的防洪壓力增大,金朝廷則從制度上給抗洪救災提供保證。

金泰和二年(公元1202年),金章宗完顏璟主持修訂的《泰和律令》頒行,其中的《河防令》規定,每年陰歷六月一日至八月終,為大江大河「漲水月」,沿河各州縣官員必須輪流守防,參加並指揮汛期河務事宜,隨時奏報水情、險情。

明清時,報汛制度已十分完備。據明萬恭《治水筌蹄》,「凡患害急緩,堤防善敗,聲息消長,總督者(主管官員)必先知之。」

古代官府還設置有報汛驛站,報汛又叫「水報」,與戰時的「兵報」一樣重要。根據汛情的發展情況,古人會采取「羊報」、「馬報」、「狗報」、「步報」等多種報警手段。

所謂「羊報」,最初是黃河遇險時報汛之法,報警差役帶著水簽,乘充氣羊皮筏,從上游而下,將觀測到的水位刻在標簽上,陸續投擲報汛。

「馬報」則是乘快馬報汛,明清時稱為「六百裡飛馬」;「狗報」是由訓練有素的狗來代替人傳遞汛情;「步報」則是人工步行傳遞汛情。

漢代畫像石「大禹治水」(局部)

出現汛情,除了奏報上級和朝廷,還要及時告知災區民眾,在沒有現代通訊設施的古代,有哪些可行的手段?

明朝著名治河專家潘季馴總結出的一套方法是:如果出現險情,要立即懸旗、掛燈、敲鑼,發出緊急搶救信號,提醒搶修,安排群眾轉移。

古人認為,水患災害是「水不潤下」現象。《漢書•五行志上》稱:「霧水暴出,百川逆溢,壞鄉邑,溺人民,及淫雨傷稼穡,是為水不潤下。」

為什麼會發生「水不潤下」這類水患災害?古人也有一番解釋:「若乃不敬鬼神,政令逆時,則水失其性政令逆時,則水失其性。」

這種觀點顯然包含有嚴重的封建迷信成分,但古代君王多信以為真,如唐文宗李昂在《賑救諸道水災德音》中便稱:「仁未及物,誠不動天,陰陽失和,水潦為敗……」。

古代如何懲治瞞報災情官員?

《宋史》記載:「官守不時上言,通判、司封郎中姚恕棄市,知州杜審肇坐免」

為了充分、全面地掌握災情,朝廷還設置有專門的「水官」,「司空」、「都水監」、「水部郎中」、「河道總督」等,都是古代專職防洪官員。

朝廷在強調及時上報汛情的同時,還要求專職水官和地方官員及時奏報災情,並形成一套相應的災情奏報制度。

戰國時,秦國的《田律》在要求及時報告汛情的同時,還規定:「旱及暴風雨、水潦、螽、群它物傷稼者,亦輒言其頃數。」

秦國對上報路徑和時間也立有規矩:距離近的縣,由走得快的人專送報告,距離遠的縣由驛站傳送,在八月底以前送達,即所謂,「近縣令輕足行其書,遠縣令郵行之,盡八月之。」

現在史書上記載的許多珍貴的水災資料,都是當年官員奏報留下的。《漢書•五行志上》中,便記載有多次大水災:公元前185年漢中、南郡發大水,淹了4000多家;公元前184年秋,河南大水,伊水、洛水淹沒了1600余家,同年汝水泛濫,淹了800多家。

最嚴重的是呂雉主政的最後一年,即公元前180年夏季,漢中、南郡再發大水,淹沒6000多家,同年南陽沔水鬧洪災,淹了10000多家……


災情奏報,歷朝都有嚴格要求。如宋《農田水利約束》、金《河防令》中,都有奏報辦法。

但由於災情影響考核,往往與地方官員的政績和作為掛鉤,謊報災情、瞞報死亡人數、虛報受災范圍的情況在古代不時會發生,有的時期甚至非常嚴重,以至於影響救災進度和效果。

那麼,如果違反奏報制度,當報不報,不及時報、瞞報、謊報等,結果會如何?洪水無情,人命關天,朝廷一般會選擇從重處罰。

如北宋開寶四年(公元971年),黃河在澶淵段決口,淹沒數個州縣,主政官沒有及時上報。宋太祖趙匡胤接到舉報後,將分管官員斬首棄市,負有領導責任的一把手撤職查辦。

此事見於《宋史•河渠志一》:「官守不時上言,通判、司封郎中姚恕棄市,知州杜審肇坐免。」

可以說,在歷朝抗洪救災工作中,都有官員因為不作為,或擅自動用抗洪物資而丟官丟命的。中國抗洪史上治水英雄大禹的父親鯀,便因擅自動用抗洪物資「息壤」而被處死。

《山海經•海內經》記載:「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命祝融殺鯀於羽郊。」

《山海經》所記的「息壤」,是一種可以自我生長的所謂神土,能堵塞洪水,其實就是今天的沙袋一類物資,但因為沒有帝王下令,便動用息壤去堵塞洪水,結果丟了命。

這在今天看來屬於情有可原,但在當時就是死罪,可見古人對抗洪工作的重視。

古代大水患後如何救助?

《明史•河渠志》記載:朱元璋曾詔令:「遣官塞河,蠲被災租稅」

由上述可見,古代官府對抗洪救災工作也是十分重視的,不容許不作為、亂作為。除了積極防災外,在災後,官府還要積極安撫災民、做好善後工作。

具體做法一般來說是,開倉賑災,減免租稅,幫助災民重建家園。據《明史•河渠志一》,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黃河開封段東月堤決口,大面積受災,明太祖朱元璋便「遣官塞河,蠲被災租稅」。

正統六年(公元1441年),今安徽南部多地發生水災,明英宗朱祁鎮要求:「將預備倉糧量給賑濟,加意撫綏,毋令失所。」

但在事實上,古代的抗洪救災工作很多時候並不到位。明謝肇淛《五雜俎•地部二》中,有一則水災記錄,記錄了萬歷三十七年(公元1609年)建安(今福建省建甌市)山洪暴發的慘狀。

當時,建溪水位漲了一丈多高,雖然關起城門,但洪水很快漫過城牆,淹死了數萬人。

後來,福州也被淹了。當時是「白浪連天,建溪浮屍體,蔽江而下」,可見災情之重之慘。

明代防洪名著《治水筌蹄》

但令謝肇淛氣憤的是,不僅官府沒能積極救災,當地的富人還借水災發財,「拾浮木無數以蓋別業。」

清諸畮香《明齋小識》中也記錄了這麼一則水災故事:有一年,大雨將農田都淹了,災民遂一起來到縣衙,希望縣令能把災情上報,爭取賑濟。

結果縣令不作為,竟對災民說:「雨今開霽,未見有水,何必乃爾?」

災民聽了非常氣憤,要求縣令去實地查驗,大家用轎子將縣令抬到城東門外,四周全是洪水,望不到邊。

接著,災民又將縣令抬到數里外,然後將轎子丟下,全都走了。一直到傍晚,縣衙差役撐著竹排來,縣令才得救。

這則故事,諸畮香是當笑話來寫的,但反映出了古代災民對地方官員不作為的失望和強烈抗議。

參考:>中國南方正鬧水災,連夜疏散上百萬人;長江流域強降雨背後是誰在作怪?

>長江流域還沒收拾,北方也來暴雨,帝都北京多處淹水。

>北京暴雨多處淹水,但600年歷史的紫禁城從不積水!明朝做了超強排水系統。

>中國大陸的南方,每逢暴雨常成「澤國」;本文盤點這些年南方百姓的「漂流」智慧。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