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舉國推動互聯網+,什麼人會失業?(深度好文!!)

文/劉潤|微軟(中國)戰略合作總監

前段時間我受邀飛新加坡,給新加坡的企業家講,近兩三年來移動互聯網給中國工商業帶來的巨變。

一整天的課講完之後,幫我做同聲傳譯的小姑娘過來問,我這個行業會不會被互聯網取代掉?

我就問了一個問題,今天機器來做同聲傳譯的效果如何?她說效果還比較差,目前還沒法跟人比。我說,那就不用擔心,互聯網一刀一刀切掉傳遞價值的環節後,將會變成創造價值的手藝人的狂歡。

很多人在想互聯網到底在幹什麼。在大變革的時代,我們一定要回歸到商業的本質來思考問題。

企業存在的意義是為用戶創造價值,這是不變的。

我把這件事分成兩個環節,一個環節叫創造價值,一個環節叫傳遞價值。海爾做出了冰箱,蘇寧把它賣掉,簡單來說,海爾是在創造價值,蘇寧是在傳遞價值。

來看一個稍微復雜點的例子,電影片道。我特別喜歡江蘇衛視的一個節目《最強大腦》,那麼江蘇衛視是創造價值還是傳遞價值呢?在電影、電視劇以外,江蘇衛視的新聞節目、訪談節目和娛樂節目都是自己製作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它是創造價值的;但這些原創的節目又是通過江蘇衛視自己的頻道放出去的,頻道就是傳遞價值。所以江蘇衛視既創造價值又傳遞價值。

但是,互聯網來了,互聯網挑戰了電影片道的哪個屬性呢?

互聯網首先挑戰的是它的傳遞價值屬性,比如說我很喜歡看《最強大腦》,但我幾乎不可能每周五晚上九點坐在電視機前去看,因為這個時間點我基本上有安排,通常我是找一個自己最合適的時間去優酷網或愛奇藝上看。

江蘇衛視當然更希望我在周五晚上看電視節目,因為它的主要收入是來自於收視率所帶來的廣告費。雖然優酷這樣的影片網站也付了它一點節目版權費,但跟廣告費沒法比。電影片道發現看電視的人越來越少、網站的觀眾越來越多之後,它的主要收入受到極大的挑戰。

很多人不通過電影片道看節目之後,電視台傳遞價值的屬性受到極大的挑戰,所以互聯網首先挑戰的是它傳遞價值的屬性。

今天廣電總局還不允許,如果允許你家電視一打開就是優酷網的話,會帶來怎樣的變化?

我們認真思考一下,「頻道」是什麼?頻道只不過是一組電視節目按照固定的邏輯順序在播放而已。

而在優酷上,有那麼大量的節目,理論上是可以有無數人去創造無數個這樣的連續播放的,也就是創造無數個「頻道」的。所以如果你家電視打開就是優酷的話,你就會被淹沒在汪洋大海般的「頻道」之中,「頻道」幾乎變得毫無價值。那時重要的不是作為資源本身的頻道,而是頻道裡面的內容。

傳統電視「頻道」變得毫無價值這件事會對電視台這樣的商業模式造成極大的挑戰。不僅是電視台,還包括廣播、報紙、雜誌等傳統媒體,其實都是一個道理,它們首先受到挑戰的,都是傳遞價值的載體。

再舉個例子,餐廳。餐廳是創造價值還是傳遞價值呢?大部分人會認為餐廳是創造價值的,我也同意,但是餐廳就完全是在創造價值嗎?它的每個部分都是在創造價值嗎?那也不一定。

餐廳是典型的「前店後廠」的商業模式,後面的廚房就是「廠」,前面用來吃飯的十幾張桌子就是「店」。其實真正創造價值的是後面的廚房,前面的十幾張桌子是用來傳遞價值的。

這一「刀」切下去至關重要,因為你如果懂得切割創造價值跟傳遞價值,你就會理解今天的互聯網到底在幹什麼。

有一家公司「餓了麼」在今年年初拿到了3.5億美元的投資,那它幹了什麼呢?它並不是在自己的中央廚房做好快餐,然後送到你的辦公室給你吃,它其實是到你辦公室附近的那些餐廳,把食物買來,然後送給你吃。這個時候你想一想,廚房創造價值的屬性沒有被取代,還是由它們來做飯;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它們是用更高的效率來取代那些傳遞價值的環節,也就是餐廳的前廳。

比如我經常到外面出差,有的時候在酒店不一定願意出去吃飯,就會用餓了麼或者百度外賣來點餐。我有時會問送餐的小夥子,你們一天有多少飯是送出去吃的?有個小夥子告訴我說他們現在有30%的飯菜是在店裡吃,還有70%是送出去的。大家想想,以前這家餐廳的廚房僅僅是服務前廳的,現在有70%是送出去的,這就意味著廚房的效率、價值被整整擴大了兩倍以上。

所以互聯網到底在幹什麼?互聯網今天其實是用更高效率的方式來取代原先傳遞價值的方式,而讓創造價值的屬性發揮更大的價值。

我們再往下看,廚房裡面就全是創造價值的嗎?廚房裡真正在創造價值的其實是廚師,因為鍋碗瓢盆我們家裡也有啊,油鹽醬醋我們可能覺得家裡面更安全。這一「刀」切下去之後,今天又出現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叫做「愛大廚」,你可以請一個廚師跑到你們家去做飯。

有一次我在「愛大廚」的APP上叫了一個四星的湘菜廚子到我們家做飯。他戴著個大白帽子,穿著廚師的衣服,就在我們家的廚房,用我們家的油鹽醬醋,做了四菜一湯。做完之後我一吃,發現真的是做得比我好吃。然後我就付了這個廚師69塊工錢,很多人覺得,哇,怎麼可能這麼便宜。

但是你想想,這個廚師如果中午和晚上各做兩家的菜,一天做四頓的話(有的人家做四菜一湯,有的人家做十菜一湯),他一個月賺的錢可能比他作為一個餐廳廚師賺的錢還要多。

互聯網又來一刀切掉傳遞價值的環節之後,其實讓創造價值者得到了更大的收益。所以互聯網其實是用更高效率的手段,砍掉了很多傳遞價值的環節,從而進入了創造價值者的狂歡。

我們再舉個例子,出版。我到目前為止一共寫過四本書,所以我就知道中國出版業大概的流程:作者先寫書,然後交給出版社去出版,再找印刷廠去印刷,在沒有互聯網之前,印刷完之後是去找線下的書店把它賣掉,過去是這樣的。

但是互聯網來了之後,出現了叫當當的網路書店,當當賣的其實還是印刷出來的實體書,但是它不通過線下的門店去賣了,用更高的效率降低了成本,所以我就可以在網上買到相對更便宜的實體書。當當網其實是通過更高效率的方式砍掉了線下書店這個傳遞價值的環節。

之後亞馬遜又推出了一個電子閱讀器叫Kindle,電子閱讀器非常好的一點是我連紙質書都不需要了。有這樣一個非常輕便的電子設備,就可以在裡面放幾千本書,隨時帶著看。書還是出版社出的這些書,但是不用印刷了。

所以Kindle幹了什麼呢?它繼續砍掉了傳遞價值的印刷廠環節,書還是一樣的書,只是不需要印刷了。

然後又出來一個網站叫起點中文網,有人在起點網上寫連載,另外還有一些人在起點網上付費去讀這些連載,有人付費有人讀就成了像模像樣的生意。網路閱讀甚至都沒有書這個概念了,完全就不需要出版了,這一下就可能把出版社給幹掉了。

所以你看互聯網到底在幹什麼?它在一刀一刀切掉那些傳遞價值環節,讓創造價值者發揮他最大的價值。

比如在網上寫連載的一個小朋友叫天蠶土豆,據說他去見中國作協的主席,作協主席就問他,小朋友你也寫書嗎?一年能賺多少稿費啊?天蠶土豆就說我在網上寫小說,一年的收入是3000萬人民幣。

你想一想,一個這麼年輕的小朋友,在網上寫寫東西,一年能賺3000萬,為什麼能夠做到?因為他用效率極高的方式,去掉了所有的中間環節,接觸到了一切可以接觸到的讀者,前提是他寫東西真的很好。他如果寫東西真的很受認可的話,就進入了一個創造價值者的狂歡。

原來出版業給作者的是8%—12%的版稅,你買了一本40塊錢的書,作者只能拿到大約4塊錢,也就是十分之一左右,其他拿不到的90%都是因為中間環節所導致的。所以互聯網把傳遞價值環節一刀一刀減完之後,創造價值者就進入了一個狂歡。

過去的線下經濟時代,廣告和管道,把一些二流的產品賣得比另外一些二流的產品更好。互聯網沒有辦法把二流的產品變成一流的產品,但是互聯網在大大縮減了廣告、管道等傳遞價值的環節之後,讓一些真正一流的產品可以用最短的距離接觸到消費者,讓真正一流的產品可以擁有最多的用戶,享受最大的價值。

回到開頭的故事,最後我跟那個小姑娘說,你要提升同聲傳譯的能力,建立你的口碑,用互聯網的方式來傳播,獲得更多客戶,做好準備,你可能會比原先賺更多的錢。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銷售與管理》雜誌(Marketing&Management)創刊於2002年10月1日,作為中國管理類雜誌核心期刊,一直遵循前瞻性與實用性並重的理念,不斷為中國企業管理者提供全面客觀精準的理論指導與實踐分析。

微信號:Marketing360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