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古代,學生們有沒有暑假?不然都怎麼「放假」的?

漫長的暑假年年放暑假,暑假是怎麼來的呢?

《村童鬧學圖》 (蘇繡)

舊式教育,學校不設「塾假」

有人說,暑假源於私塾。古代沒有空調,沒有風扇,在私塾裡讀書的小朋友怕熱,老師也怕熱,為了避免在課堂上中暑,就得給大家放假。由於這種假期是私塾放的,所以叫「塾假」,後來以訛傳訛,就演變成了「暑假」。

這個說法很有意思,可惜不符合史實。

古代稍大一些的私塾,一般都制定了學規,也就是學生守則,其中一部分學規留存至今,在現代圖書館裡可以讀到,例如《社學要略》、《義學條約》、《村塾條規》、《家塾規例》、《家塾常儀》等等。

這些學規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宋,最晚的一份出於民國,不過無論時代早晚,沒有任何一份學規曾經提到放暑假的規定。

古代中國學校發達,除了私塾,還有書院以及官辦的縣學、州學、府學、太學和國子學。

後面這些學校也大多定有學規,如宋仁宗時的《京兆府小學規》、宋神宗時的《並州學規》、宋理宗時的《白鹿洞書院揭示》、宋孝宗時的《會稽學規》和《麗澤書院規約》以及元朝的《廟學典禮》、明朝的《太學志》、清朝的《岳麓書院規約》,包括康有為、梁啟超師徒創辦新式學堂時制定的《湖南時務學堂學約》等等,都不曾提到放暑假。

1905年,教育改革家嚴范孫先生批判中國的舊式教育,說了這麼一段話:「往者學校未興,吾國兒童無畢業之期,無寒暑之休,無實驗之法,無體操之訓。」

過去新式學校尚未興起,中國兒童享受不到現代化的教育,沒有畢業年限,沒有科學實驗,沒有體育課程,也沒有寒假和暑假。

由此可見,古代中國的學校裡是沒有暑假的。

老師如果放暑假,家長可以扣工資

古代皇帝為了顯示自己的仁愛之心,常在酷暑之時下詔讓工匠休假,但為時一般都很短。如宋真宗大中祥符六年夏天詔令:「令在京工役休假三日。」宋哲宗元祐四年夏天詔令:「自今遇酷暑天氣,一應在京工役並給假三日。」天氣最熱的時候,允許工人放幾天假。

工匠耐不得酷暑,在學堂裡念書的孩子自然更加扛不住,所以我們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每當熱到受不了的時候,私塾先生停止授課,讓學生們休息幾天。

但是古時候也有一些非常變態的家長,他們不懂教育規律,不懂孩子心理,誤以為學習時間越長越好,一放假就會耽誤孩子成績,於是禁止先生給自家孩子放假,不管天氣多熱都不許。

例如制定於清朝嘉慶年間的一份《義學條規》專門寫道:「長不輟耕,幼不輟讀,暑日休務者,薄其餼廩。」大人到了夏天不能停止勞動,小孩到了夏天也不能停止上學,私塾先生如果膽敢給小朋友們放暑假,家長可以扣他的工資。


那是不是古代的學生一年到頭都沒有假期呢?當然不是,在傳統節日到來的時候,無論是私塾、書院,還是縣學、州學,都是要放一放假的。

以北宋後期為例,每逢春節、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臘八節、冬至節,以及每年的春社日和秋社日,絕大多數私塾都會放假,假期少則一天,多則一個月。但是在這些假期裡面是不包括暑假的。

曾經也有人將唐朝的田假和授衣假當成暑假,其實也很不靠譜。按《新唐書·選舉志》:「(國子學)旬給假一日,……每歲五月有田假,九月有授衣假。」

國子學是唐朝最高級別的官辦學校,只招收三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就讀,這所學校每十天過一個周末,到了五月和九月再分別放一個月的田假和一個月的授衣假。田假和授衣假是為了讓學生參加勞動而設置的假期,近似於現在某些農村小學所放的「農忙假」,跟暑假扯不上關系。

《村童鬧學圖》 (明 仇英)

始於清朝末年,暑假是個舶來品

既然古代沒有暑假,那暑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呢?

答案是清朝末年。

清朝末年,西學東漸,傳教士創辦的教會學校在各大城市遍地開花,將西方的現代教育模式帶到了中國,也把歐美等國放暑假的習慣帶了進來。

出生於清朝末年的翻譯家穆木天先生讀過私塾,也讀過教會學校,他在回憶錄中寫道:「教會學校放暑假、寒假和聖誕假,這在舊式學堂裡是沒有的,所以倍覺新鮮。」


兒童教育家陳鶴琴先生幼年也是在私塾就讀,後來考入杭州的一所教會中學,他說他在中學度過了求學生涯中的第一個暑假,那一年是光緒三十二年。

一方面是教會學校刮來了新風,另一方面清政府也派人出國考察新式教育,將體育課、實驗課、學期制和寒暑假制度一起搬運回國。大約從1903年開始,清廷創辦的新式學堂裡漸漸也出現了放暑假的現象。

不過從清末到民國,新式學校與傳統私塾一直並存,後者堅持不放暑假,所以直到上世紀三十年代國民黨政府完成對私塾的強制性改革以後,暑假才在中國所有學校裡普及。

民國時的暑假補習班,生意興隆

1928年,大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為南京國民政府起草教育法,第一次將暑假寫進了法律,他將小學暑假定為四十五天,將中學暑假定為五十天,將大學暑假定為六十天——學生年齡越小,暑假時間越短。

估計蔡元培先生擔心小孩子記得快、忘得也快,暑假放得長了,會把上學期學的東西忘光。

為了在暑假裡保持或者提高孩子的成績,一些家長會給孩子報補習班,所以民國時期的暑期補習班就跟現在一樣生意興隆。

1922年9月1日,《上海民國日報》刊載評論文章《商品化的暑期學校》,這篇文章提到南京的一個補習班,竟然能在那年暑假收到1200名學生,每名學生收三塊大洋的補習費,另加三塊大洋的住宿費、伙食費、門鎖費、證書費。

1946年6月,復旦大學江灣校區的學生還沒有放假回家,校方就以「為使各宿舍免於被軍隊佔用」為由,提前在報紙上登出廣告,辦起了暑假補習班。這說明辦補習班的利潤一定是很可觀的。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