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譯珍珠港密電的中國密碼奇才,歷經文革折磨入獄12年,終獲平反。

本文來源:騰訊文化

眾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軍偷襲珍珠港之前,日本外務省的密電曾被中國特工破譯,情報也確實送到了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手上。

至於羅斯福總統接到情報後,為什麼未采取任何防禦措施,史家眾說紛紜,今天不再探討。

抗戰勝利70多年了, 我們應該知道當年成功破譯日軍密電的功臣究竟是誰。

他就是中國抗戰史上的密碼破譯天才池步洲。

池步洲與妻子白濱曉子

熱血青年攜妻小回國抗戰

1908年,池步洲出生在福建省閩清縣一個貧苦農家,從小放牛。12歲時他才去上學,因為這年他大哥從保安軍官學校畢業,家庭經濟情況有了改善。

憑著他過目不忘的高智商,僅僅用了10年時間,就修完了別人需16年時間才能修完的學業。他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廈門大學,並被保送到日本東京大學深造,學習了四年的機電專業,畢業後在中國駐日本大使館任職,娶了一位日籍姑娘為妻。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他出於愛國熱情,毅然攜妻子及一子一女返國參加抗戰。

回國以後,通過同學介紹,他到國民黨「中統局機密二股」去做破譯日軍密電碼的工作。池步洲學的是電氣工程和經濟學,可以說對電碼一無所知。但他聽同學說:「如能譯出日軍的密電碼,等於在前方增加幾十萬大軍。」於是他欣然表示:只要能抗日救國,叫我干什麼都行。

池步洲身在中統,卻不是中統分子。池步洲到職以後,他的頂頭上司李直峰(中共的地下工作者,奉周副主席之命,打入中統局專門從事情報工作),很賞識他,覺得這樣一個愛國青年,不應該讓他加入特務組織,就沒叫他填表、宣誓。

1938年6月,池步洲奉命調到直屬於國民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日帝陸軍密電研究組」工作,研究組由霍實子調當主任,李直峰當副主任。

破譯日本外交密碼

日軍的密電碼,系統不同,電碼各別,池步洲決定從數量最多的英文密電碼開始著手。一天晚上,他對若干份英文日密進行劃組觀察時,發現有那麼若干雙字組特別顯眼,例如MY、HL、GI……」

作了進一步統計後,發現這樣的英文雙字組正好有10組,極可能代表著0~9的10個數字。他根據使用頻率最高的數字為「一」,頻率最低的為「九」,「0」一般很少出現在數碼開頭這一特點,初步破譯了三個數目字:一、九、0。

池步洲再進一步設想:日軍密電中的數字,很可能是我軍的部隊番號、兵員數目等。於是從軍政部要來部隊建制資料進行核對,終於推知了「長」「部」等字和師長姓名的代碼。

再順藤摸瓜,又破譯出一部分相關字,直至整篇電文的破譯。就這樣,池步洲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把日本外務省的幾百封密電一一破譯出來。這等於是日本外務省的密電碼本子,拿到了池步洲的手上!


日本早就處心積慮要侵略中國,在密電碼的研制方面水平遙遙領先。整個抗戰期間,日軍的陸海空三軍密電碼,一種也沒被中方破譯過。

如果沒有池步洲破譯的外交密電碼,那中國的日文密電碼破譯,就是空白了。難得的是,池步洲能夠通過外交密電碼,拐著彎兒去了解日軍的動態,得到了日軍許多珍貴情報。

破譯「偷襲珍珠港」密電

從1941年5月開始,與珍珠港有關的電報逐漸增多,主要是領事館向外務省匯報珍珠港內軍艦和航空母艦進出港的時間和規律、軍人的活動情況,以及珍珠港氣象方面的資料。

這種電文,並不是直接寫明何月何日要對珍珠港發動偷襲,而是用暗語說出。經過對許多封密電的研究,池步洲基本上掌握了這些暗語的含義。

直到1941年12月1日,他破譯了日本外務省發到美國的電報中有了「東風,雨」的暗語,表示形勢緊張,戰爭即將爆發。池步洲向主任霍實子匯報,作出了日軍近期要在珍珠港有軍事行動的判斷。


池步洲還根據日本外務省多次詢問珍珠港美軍如何度過周末假日等情報,作出了日軍的行動日期大約在12月頭一個星期天的十分准確的判斷。於是霍實子寫出了判斷,一直報告到蔣介石那裡。蔣介石下令通過美國駐華使館把情報轉給羅斯福。

(此外,據說軍統女譯電員姜毅英也在同時破譯了日軍偷襲珍珠港美國海軍的絕密情報,她立即將此情報交戴笠親自處理,戴笠極為興奮,立刻將電報轉呈蔣介石。至於到底是誰,現在還有爭論。)

為擊斃「山本五十六」立下奇功

山本五十六,是日本海軍大將,日本聯合艦隊的司令長官。 1943年4月,他准備由他親自指揮,在所羅門群島與美軍展開海空決戰。為實地考察,山本五十六決定乘專機出巡。

關於山本五十六出巡的日程,有兩份電報,一份用海軍密電拍發,通知到達地點,一份用外交碼拍發,通知日本本土。池步洲將後一種密碼截獲並破譯。這份密電上報蔣介石,蔣立即通知駐渝美方。

1943年4月18日清晨六點,山本五十六及其幕僚分乘兩架專機起飛,由六架戰斗機護航,在快要到達第一個目的地巴拉勒飛機場時,突然受到十六架美國空軍戰斗機的襲擊,山本五十六座機墜落原始森林。第二天,日軍找到了墮機的殘骸,山本五十六手握「月山」軍刀,橫倒在飛機殘骸的旁邊。

除此之外,池步洲還屢立奇功。有一次,孫科將從重慶去外地公干,日方密令日機在中途攔擊。此密電又被池步洲破譯,立即通知孫科。孫科當即悄然返回。後來此機果然在中途被日機擊落。

日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

抗戰勝利,解甲歸田,含冤被捕12年,終於埋骨故土

抗戰結束,池步洲因反對內戰,不願繼續為蔣介石效勞,於1946年秋帶著妻兒回到家鄉福建閩清鄉下種田,侍奉老母。為生活,1948年6月,池步洲帶著妻兒老小來到上海,在中央合作金庫上海分庫擔任總庫專員。

上海解放前夕,他拒絕隨蔣軍撤退台灣,以「留用人員」身份在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儲蓄部任辦事員。

1951年4月,中國開展「鎮壓反革命」運動,在上海市「四·二七大逮捕」的當日,池步洲以「抗拒反動黨團分子登記」罪被捕入獄。多年珍藏的密電譯文兩大箱,也被作為「罪證」抄走。


於1952年1月25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其罪行的第一條,即為「抗戰期間在中統特務機關內從事密電的破譯工作」。直到1963年5月,方才刑滿釋放,回到上海。三年後,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開始,又受到衝擊,直到打倒「四人幫」,方才得到解放。

1983年3月,池步洲在上海巧遇當年的頂頭上司李直峰和霍實子。這兩位八旬老人也是歷經磨難,一個證明當年池步洲雖身在中統,但確實沒有參加過特務組織;一個證明當年他幹的都是抗日事業,有利於國家民族。

霍實子還特別指出他曾破譯日軍偷襲珍珠港的那份密電,因此不但無罪,而且有功。1983年4月12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為池步洲作了徹底平反。

晚年,池步洲陪伴妻子回到日本神戶居住,但他始終保持著中國國籍。

他除以自身經歷為素材撰寫回憶錄外,還寫有《日本華僑經濟史話》一書。

2003年2月,96歲的池步洲在神戶辭世。

根據老人生前「重返祖國,埋骨故土」的遺願,他的骨灰被送回中國安葬。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