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讀】想獨立?也不看看我們四次收復台灣的歷史

【俠客島按】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然在歷史上它也有與大陸分離的時期,但就跟中國的歷史主流是統一一樣,台灣每次在分離後,都會再次回歸祖國。

歷史證明:不論有什麼樣的阻力,不論有什麼樣的勢力,中國統一的歷史潮流竟如此浩蕩,不可阻擋。

 

關乎中國國運與中華民族命運的台灣問題,終會有解決之時。今天,島叔帶你回顧一下中國歷史上四次收復台灣的故事,殷鑒不遠,願統一可期。

倭寇一直以台灣為跳板,威脅明朝海防

第一回

據台灣倭寇為亂

施火攻都司破賊

 

早在南宋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時任泉州知州汪大猷就在澎湖派駐舟船水師,警戒台灣、澎湖地區,這是中央政府首次在台、澎駐軍。

 

元朝建立後,元世祖於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降旨,設澎湖巡檢司,隸屬福建同安府,台、澎地區至此開始有地方行政機構,行使統治權。

 

明朝初年,明太祖朱元璋為防備日本海寇侵襲東南諸省,下令實行海禁,但在軍事部署上只防海岸,不守海島,撤除了設在澎湖的巡檢司。由此導致倭寇乘虛而入,以台灣、澎湖為中轉站,頻頻襲擾大明的沿海地區。


 

明萬歷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底,大批倭寇在福建海面流動,燒殺搶劫,遭明軍水師圍殲,漏網的殘部逃回台灣。鎮守浯嶼(今金門)的福建都司沈有容,決計趁此勝勢追窮寇,一舉將倭寇逐出台灣。遂挑選敢死之士、高大樓船,渡海追擊。時恰值西北季風,大軍揚帆東海,經澎湖直達台灣西南海岸。

 

在與倭寇的海戰中,明軍戰船先發制人,施放火箭,多艘敵船中箭起火,使倭寇立時亂了陣腳。沈有容揮動令旗,樓船趁勢順風順水橫沖直撞,勢不可擋。倭寇力不能支,急中生智,竟下令把搶掠來的財貨拋入水中,意在引明軍撈取,緩解追擊。但是倭寇畢竟太天真,由於沈有容治軍嚴整,其部下無一「見錢眼開」,繼續窮追猛打,全殲了海上之敵。

 

明軍隨後成功登陸,沈有容張榜安民的同時,繼續追剿陸上的殘敵。在深山堅持鬥爭的台灣義軍與明軍此時緊密配合,合力殲滅倭寇的遊兵散勇。倭寇頭目見大勢已去,倉皇下海逃遁。

這是中國軍隊第一次從國外侵略者手中收復台灣,時為明朝萬歷三十年(公元1602年)春節前夕。

鄭成功收復台灣

 

第二回

「馬車夫」竊據寶島

鄭成功揚名中華

 

17世紀初,有「海上馬車夫」之稱的荷蘭殖民者,開始打起台灣的主意。先是以經商互市為誘餌,於明天啟四年(公元1624年),得到福建地方官允許,在台灣築城作為貿易場所。繼而通過利誘、威脅、武力恫嚇等手段,不斷蠶食擴張,最終將整個台灣置於其殖民統治下。

 

在廈門堅持反清復明的鄭成功,眼看滿清統一大陸已成定局,便將收復台灣的大計付諸實施,以建立抗清根據地,並解救紅毛(時人對荷蘭人的稱呼)統治下的高山族等各族同胞。

  

清世祖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3月23日,鄭成功率大小戰船200餘艘,軍士2萬5千人橫渡台灣海峽。船隊抵達台灣西部海港鹿耳門,適逢漲潮,鄭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登陸,經激烈戰鬥,占領了海邊陣地。

 

鄭成功採取先殲小股之敵、後殲大股之敵的戰略戰術,先將赤嵌等小城市拿下,又分派精兵勇將駐紮海岸,巡邏海上,嚴陣以待,以攔截從海上來的荷蘭援兵。繼而揮師熱蘭遮城。

 

熱蘭遮城(台灣城)是當時島上的第一大城市,又是荷軍總督揆一的大本營,城垣高大堅固,配備有西洋大炮。鄭成功為避免過多傷亡,下令斬伐竹木,在台灣城四周編樹柵欄,並挖掘深壕,將城中與外界隔絕,使敵不戰自亂,束手就擒。時間一天天過去,城裡缺糧少水,從南洋開來的紅毛援兵,也一次又一次被擊退。揆一狗急跳牆,曾幾度突圍,但每每損兵折將,不能越雷池一步。


 

揆一無奈,於是派人攜書,求見鄭成功進行和平談判。許以出10萬兩銀子犒勞鄭軍,要求解圍,並讓荷蘭人留在島上;以後各不相犯,並每年向鄭成功納銀1萬兩。

 

鄭成功嗤之以鼻,回絕道:「惟有還我台灣,可放爾一條生路,不然,大軍攻城之日,便是爾等葬身之時。」延至康熙元年(公元l662年)1月,台灣城中糧盡彈絕,紅毛軍或戰死,或餓死、病死,只剩十之二三的兵力。鄭成功審時度勢,發起總攻。

 

揆一為求活命,扯起白旗投降,並於2月1日在投降書上簽字。隨後,帶領殘兵敗將狼狽逃離台灣。被荷蘭殖民者霸占了38年的台灣,復歸中國所有。民族英雄鄭成功收復台灣的不朽功績,永垂青史。

除此以外,在世界史上,鄭成功獲得的熱蘭遮城堡之戰的勝利,也標誌著在東西半球的第一次正式海上對決中,東方取得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勝利,同樣具有非凡的意義。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明末清初的兩岸雖然分屬兩個政權,但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中國」的認同。清廷從不認為台灣是「外國」,而鄭成功也沒有「獨立為國」的打算,這為之後台灣重歸中央管轄打下堅實的基礎。而後來當鄭氏政權開始有裂土為王的打算時,兩岸關係就必然發生根本性變化,清廷不得不加快統一的步伐。

康熙為慶賀收復台灣,繪制了《欽定平定台灣凱旋圖》

 

第三回

拒招撫鄭氏末路

遣水師兩岸一統

 

台灣初歸,百廢待興,鄭成功晝夜籌謀復興大計,積勞成疾,於收復台灣的當年病逝。他的兒子鄭經繼任延平郡王位,繼續治理台灣,與大陸上的清王朝分庭抗禮。

 

康熙帝一心想統一台灣,為避免同室操戈,提出條件:只要鄭經接受招撫,台灣歸屬朝廷管轄,可給予相當權位,對所屬文武各官,也都量材錄用。鄭經不允,要求台灣按朝鮮例,作為清朝的屬國來朝進貢。這實際上是使台灣獨立為國,使中國一分為二,被康熙斷然拒絕。

 

談判破裂,戰事重開,雙方就這樣談談打打,一直處於敵對狀態。


 

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鄭經去世,他的幾個兒子為爭奪王位自相殘殺,最後由大將劉國軒、馮錫范操縱,擁立鄭克爽繼任王位。

 

此時的大陸,康熙帝已徹底平定「三藩之亂」,國力大增。收復台灣、全國統一成為大勢所趨,人心所向。據此,康熙決定以武力統一台灣,遴選精於海戰的施瑯為福建水師提督,打造戰船,操練水師,做戰前準備。

 

一應準備就緒,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6月14日,清軍跨海東征。經7天激烈戰鬥,先將澎湖攻克,全殲鄭軍精銳。澎湖失守,主力喪盡,鄭克爽六神無主。最終采納劉國軒的建議,順應時勢,歸順清廷。於是派人向施瑯請降。施瑯立即奏請康熙帝定奪。

 

消息傳到北京,一些滿族大臣主張拒絕鄭氏請降,直搗台灣,徹底殲滅之,以報往日之仇。康熙帝不以為然,告誡臣下雲:「君子以德報怨,不可耿耿於舊仇。台灣兵民同是炎黃子孫,既願臣服,何忍再以刀刃相加?」他降旨施瑯,接受鄭氏請降,又重申了先前的承諾:如能誠心來歸,可將前罪盡行赦免,加恩安插,務令所得。

8月11日,清軍東進至台灣鹿耳門。鄭克爽率文武百官,在岸邊迎接王師,向施瑯繳上印璽、台灣疆域圖、土地戶籍冊。

 

與大陸為敵22年的台灣,終於統一,成為福建省的一個府。光緒十一年(1885年)清政府正式設立台灣省,使台灣成為直屬中央政府管轄的最高地方行政區。

托庇神威,重歸祖國

 

第四回

五十載歲月輪回

逐日寇光復神州

 

甲午之戰,清政府以敗績告終,被迫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其中一款,是割讓台灣給日本。此後,台灣淪為日本的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作為反法西斯的主力軍之一,與美、英、蘇並列為「四大國」。趁著這一有利形勢,國民政府將收回台灣提上了議事日程,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宣戰布告》中向世界宣布:茲特對日宣戰,所有一切條約,有涉及中日關係者,一律廢止。

 

根據這一布告,《馬關條約》也在廢除之列,台灣應該歸還中國。中國政府的這一原則立場,得到了各盟國的認同及支持。《波茨坦公告》、《開羅宣言》都曾載明:戰後,應由中國恢復對台灣與澎湖列島的主權。

 

抗日戰爭勝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國民政府昭告中外:本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已答復中美英蘇四國無條件投降,依照規定,台灣全境及澎湖列島應歸還中國,本府即派行政及軍事各官吏前往治理。蔣介石隨之委派陸軍上將陳儀,為接受侵台日軍投降主官,並任命其為台灣省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

 

1945年10月上旬,中國的三個師、兩個飛行大隊、二十艘軍艦,陸續開赴台灣參加接收。

 

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接受侵台日軍投降儀式,於25日上午,在台北公會堂(今中山堂)隆重舉行。

 

整個受降儀式只5分鐘許。短短5分鐘,結束了日本對台灣長達半個世紀的霸占。陳儀通過電台宣布:「從今日起,台灣及澎湖列島正式重入中國版圖,所有一切土地人民皆於中國政府主權之下。本人特向大陸同胞及全世界報告周知,台灣現已光復!

編輯/燕歌雅行 

閱讀原文

微信號:xiake_island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