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附近有個小村莊,裡頭有個用石頭築起的房子,安份地招待有緣人。

本文來源:搜狐旅遊

如果你沒有去過玉湖村,那你就不會遇見真正的麗江。

如果你沒有住在玉湖村,那你就不會感受到真正的麗江生活。

幾乎看遍了所有的麗江旅游攻略,大家都會告訴你要去大研古鎮求個豔遇,要去束河古鎮享受下清淨,卻很少有人提及玉湖村。然而,一定是特別的緣分,讓我幸運的發現了這一個玉龍雪山南麓的小村子。

玉湖村是納西木氏土司的發源地之一,村落由其東北方的湖泊「玉湖」而得名。

對於玉湖村的歷史,記載中是這樣說的:「1922年,美國人洛克來到麗江,發現了這片人間天堂。驚鴻一瞥玉湖村後決定長居於此,一住就是27年。洛克把麗江及納西族文化帶向了全世界,這片土地因為他的研究貢獻而聲名大噪,而他的盤踞地卻意外地未被開發,保持了百年前的樣貌。」

玉湖村最早的居民即是為納西王護宮養鹿的人,因此又叫「竄闊羅」。納西民歌中也常提到玉湖和雪山鹿場。納西族的先民古羌族經過了一個漫長的遷徙,由中國的西北地區遷徙定居在玉湖村一帶。

如今,玉湖村已擁有「雪山第一村」的美號,它遠離喧囂,安靜孤僻,所以人們常說,這裡才是最初的麗江,這裡才是最原本的納西文化。


不同於麗江古城的慵懶,玉湖村的村民們起的挺早,他們淳朴好客,家家戶戶養著馬匹,敞開著大門。在納西的文化裡,女人當家做主,所以,如果你想在村民家蹭個飯吃,千萬別意外中年壯漢對你說:「我得問問我老婆!」

一直沿著村落走,有一個外觀由石頭築起的建築藏在深處。

墅家玉廬·雪嵩院,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宿,如果你知道婺源墨娑·西沖院的話,那應該夠敏感,這樣的創造力,師出同門!

聶劍平,一個從事了30年建築行業,知名而成功的建築師,在他48歲時,他把名字改成了明朗,希望讓所有不明朗的東西都明朗起來,於是,開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創業。一年後,他和他的團隊就在玉湖村倒騰起了這些石頭。

從我的角度看,墅家,不是普通的民宿、也不是隨意興建的客棧、更不是豪華的酒店,它是適合度假融入當地生活的載體,以別墅的形式呈現出來,給人帶來回家的感覺,提醒人們要活在當下!

要說到與自然的「天人合一」,不得不提「石頭」這個重要的載體。別墅的外牆做了石頭牆,采用當地的石頭砌築。

當地納西人蓋房子,就用當地的石頭,納西人的性格本來是很粗獷的,所以設計師在石頭的疏密度和凹凸感上都做了修改。納西族很崇拜祖先、崇拜自然,在這樣一個村落裡,就必須與整體環境協調。


住過那麼多的民宿、酒店,我們還是被眼前的墅家所驚豔。主建築的設計上運用了大量的魚鱗元素,一般納西人會在自己的屋脊掛上懸魚,魚離不開水,象徵房子不會起火。掛了魚就是有了水,有水就能滅火。

山牆部分是雙向的曲線,曲線與魚鱗格形成呼應關系。水池煙霧裊裊,小橋連通著兩邊,也溝通著你我。

圓亭在高處,伴著陣陣微風,聆聽悅耳的風鈴聲。

從樓梯上到二樓,這個廣場的主題是婚禮,用一個鋼結構的框架,呈現儀式感。這是和藝術家張齊努先生一起創作的。用抽象的樹枝,互相交織在一起。

納西族的工作人員有統一的著裝,仿佛在表達客從遠方來,不亦樂乎的心情!

如果你覺得住石頭砌成的房間,會有采光問題,那麼,進入房間你就知道了。

四面都是玻璃窗戶,陽光隨時隨地灑下來,空氣在這裡肆意流淌,雪山泉水流進每個院子。兩面都能曬到太陽的房子,到晚上室內有地暖也是很暖和的。

房間的主色調是明亮的白色,現代的風格,把客廳區域和床做了隔斷,如果有旅居的客人常住這裡,客廳可以體面的招待來看望你的朋友哦。


墅家作為設計者口中非典型的建築,非常態的酒店,確實也有一些貼心的服務。比如早餐,精心安排了納西傳統套餐、中式套餐、西式套餐等多種,供不同地域的客人選擇。

我最鐘愛的是這一碗過橋米線,不咸不油,讓一天的心情都美麗起來。不用擔心睡過頭錯過了美食,這裡的早餐一直供應到11點。

如果來了玉湖村,千萬別想著醒來後再去大研古鎮逛逛小商品,晚上去酒吧街喝個暢快!心情不沉靜,腳步不緩慢,怎能融入真正的麗江呢?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