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人參加科舉考試後,各種登第與落榜的故事。

本文摘自《段子裡的中國通史》,光明日報出版社出版,作者為黃一鶴。

黃一鶴,中國史深度研究者、微歷史達人,先後出版過《微歷史:1912-1949民國圈子》《微歷史:老祖宗的人精式生存智慧》等暢銷書。

高考放榜了,有人歡喜有人愁,古往今來都如此。

古代的名人,當年在科舉考試中,是怎樣登第、怎樣落榜的呢?

黃一鶴在《段子裡的中國通史》一書中,講述了古代名人的「高考」故事。從中可見,登第與落榜,都要有平常心。

●古代趕考之路可以說很艱辛。清人龔煒在赴京趕考時,路上既中暑,又暈船,最後乾脆不考了,半路返回,甚至為此不再想當公務員。

●古時鄉試、會試都是連考三場,每場三天,考生吃喝拉撒全在考場裡面。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的狀元李幡,家裡窮,考試時籃子裡帶的是36個饅頭。

●唐末舉子包誼文采不錯,但得罪了主考官劉太真。劉太真發誓不讓包誼考中,第一場考試過後,劉太真想第二場考試再將包黜退,讓他多高興會兒。第二場考試後,劉太真又放他到第三場,想讓他再高興一會兒。

第三場考試後劉太真沒錄取包,拿著名單去找宰相。時值「朱泚之亂」不久,名單中有個姓朱的,宰相不高興,讓劉太真換人。驚惶之下,劉太真已經想不起其他舉子的名字,只記得包誼,結果包誼高中。

●唐朝人才輩出,但唐朝的選才標准卻有點怪。《選舉志》提出的標准是:一曰身,就是體貌豐偉;二曰言,就是言辭辯正;三曰書,就是楷法遒美;四曰判,就是文理優長。

這四條標准,一是看長相,二是看語言表達能力,三是看書法,最後才看文章。詩人羅隱就為此吃了虧,他詩寫得不錯,但長相卻讓人不敢恭維,因此屢試不第。


●王維參加科考,想走後門無門,聽說公主喜歡音樂,於是穿上花花綠綠的衣服,打扮成樂師,抱著琵琶去見公主,被公主相中,一舉而登第了。

●韓愈19歲參加進士考試,連考三次,次次不中,到第四次才考中。別以為這下光明了,要成為公務員,吏部那裡還要考一次,韓愈又連考三次,次次不中。考不上就走後門,給宰相寫信,連續三封石沉大海。又登門拜訪,三次上門次次被轟回來,走後門不行,回來接著考,32歲時,考上了。

●歐陽修國考那天,有個姓李的考生生病,趴在桌子上不動。歐陽修就把李考生拽起來,給予精神鼓勵,還把自己的試卷傳給那位考生看,讓他參考。李考生就抄襲了歐陽修試卷的一半,結果和歐陽修一起考中。李考生後來成為官員,找人專門雕塑了歐陽修的塑像,放在家裡供著。這北宋的國考監考怎麼這麼松啊!

●宋真宗時期的晏殊,從小天資聰慧,以神童的身份被推薦到政府。後被推薦去見宋真宗,恰好宋真宗在面試進士,就讓他也參加。晏殊一見試題,就說:「這題目我幾天前做過,您還是換個題目吧。」宋真宗歡喜得不得了。誠實不僅是美德,還是能力。晏殊就這樣進入政府高層,成了宰相。

●明朝人鮑無雄一生潦倒,懷才不遇,常常夢想能金榜題名。一天他在西湖喝醉酒後,忽然低頭照見水中自己的身影,大聲慟哭道:「大丈夫三十歲了還是這樣的腦袋嗎?」(指沒有官帽戴)


●明末人邢昉很狂,他考試時的文章就寫得超級狂。考官先是在試卷上批「太狂」,後來越看越窩火,批道:「更狂」,直接把邢昉的試卷給扔垃圾桶裡去了。邢昉不以為意,戲曰:「當官有什麼好,人生在世,得一狂名就夠了。」

●明朝成化年間,浙江學政李賢在省試時微服私訪,看到有兩名考生在下棋,一考生甚至大言不慚地說:「用不著復習,上榜沒問題。他李賢總不能出道含有 100個人名的怪題來刁難我們吧?」

李賢無名火起,回去後真出了一個含有 100個人名的怪題,即:「孔門七十二賢,賢賢何德?雲台二十八將,將將何功?」結果沒人能全部說明,李賢因此一個都不錄取。

●福建同安縣的劉望齡,在明朝末年參加公務員考試,中了福建省鄉試第 34名,後因故被革。進入清朝後,再次參加福建的鄉試,又是中了第34名。隔朝兩中舉人,名次相同,這個概率比今天中 500萬元的彩票還低。

●清時,廣東流行科舉賭博。每當開科考試時,某些大富商就設賭局,預先擬出榜上考中的每姓有幾人,彩頭大到成千上萬銀子。等考試揭曉後,按是否猜中來決定輸贏。所以,姓越冷僻就越是有人買。


●清時陝西鄉試,一位主考大人赴西安做考官,臨行前拜訪官至尚書的恩師。兩人談話間尚書想放屁,但又不好意思,移了移屁股,主考官以為有玄機,立馬問有啥吩咐。

尚書說:「無他,下氣通耳!」意思是說:「沒啥,只是放了個屁。」主考官理解錯了,以為要錄取一個叫「夏器通」的。結果在西安,真有一名叫「夏器通」的考生,陰差陽錯下這夏器通得了個第一名。

●寫《聊齋志異》的作家蒲松齡,有次參加公務員考試,拿到考題時,覺得這題太簡單了嘛,奮筆疾書,書完一看,「越幅」了,就是第一頁做完後,直接翻到了第三頁做,這是沒法補救的。糟了,又考不上啦。

●唐光化四年(901年),經皇上特批,曹松、王希羽、劉象、柯崇、鄭希顏等五位年過七旬的老人一同登第,號稱「五老榜」。科舉考試中最年輕的狀元是明朝洪武年間的丁顯,福建建陽人,考中狀元時只有 17歲。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庚寅科鄉試,考生中年齡最小的 11歲,最大的99歲,差距很明顯。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