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中國考古學大會日前舉辦:穿越回漢朝,可以吃火鍋和燒烤。

2016年5月下旬,第一屆中國考古學大會在河南鄭州舉辦,49家研究院所和高等院校、全中國75家考古文博機構、700餘位專家學者、15個國家和地區,100多個專題報告、16場面向公眾的講座,號稱是史無前例的規模。

會後,新華社記者(屈婷、雙瑞、易凌)發表了以下這篇新聞:

曾經有一篇熱帖,說的是如果一個現代人穿越到秦朝的咸陽城,就只吃「開水燙白菜」。這讓人有一種感覺:當時的中國物產匱乏、烹飪手段單一,「吃貨」們並沒有很多選擇。

事實果真如此嗎?

在剛剛結束的首屆中國考古學大會上,權威專家就用一樁樁考古結論,證明這種觀點「站不住腳」。

「人類飲食結構和內容是逐步豐富和完善起來的,演進的過程並沒那麼劇烈。秦朝時間較短,很難全面反映秦漢時期的飲食文化。放眼其後跨越400年的漢朝,才更全面和客觀。」南開大學考古學與博物館學系教授劉尊志說。

那麼,如果「穿越」到漢代,我們能點哪些菜?

「飯黨」和「麵黨」已經出現了

到了漢代,稻、黍、稷、麥、菽這五谷已經很普遍了。雖然,黃淮及以北地區的人們以黍、稷、麥為主食,而南方和西南地區的人們則以稻米為主。

劉尊志認為,在西漢,隨著杵臼、碓、磨等糧食加工技術的發展,榖物粉麵制成的主食,已經改變了人們以前食用干飯和粥的習慣。這麼看起來,「飯黨」和「麵黨」之爭還真是源遠流長。

在漢代,麵食的做法十分多樣:用水煮稱為「湯餅」,用籠蒸稱為「蒸餅」,用火烤的稱為「爐餅」。

其中,「湯餅」有豚皮餅、細環餅、截餅、雞鴨子餅、煮餅等;「蒸餅」有白餅、蠍餅等;「爐餅」有燒餅、胡餅、髓餅等。相比谷物直接煮飯、熬粥,漢代人民在麵食上的創造性顯然更高。

比如,上面說的胡餅,就是在餅上撒上芝麻再烤,髓餅則是用動物油脂作為佐料,和在麵裡,顯然風味更佳,營養也更豐富。

此外,當時的人們已經可以蒸製饅頭、制作包餡的麵食了。

在湖北江陵鳳凰山漢墓出土的竹籠裡還盛著米糕。

但是,「飯黨」也有不少選擇:不僅有麻、蕎麥、青稞、小豆等傳統作物,還有像豌豆、扁豆、黑豆、胡豆、綠豆、胡麻、鵲紋芝麻等外來品種。

吃著火鍋喝著酒

在西漢時期,一種青銅染爐非常流行,以至於在許多地方都有出土。

這種染爐分為三個構造:主體為炭爐,下部是承接炭灰的盤體,上面放置一具活動的杯。它曾讓幾代學者對它的用途迷惑不解,直到今天,考古界才確定它就是一種類似現代意義上的「小火鍋」。

下面這個西漢青銅染器,1956年河南陜縣後川出土。  

著名考古學家王仁湘曾撰文認為,染爐是漢代前後貴族飲食生活的一個側面,是一種雅致的食器。由於漢代實行的是分餐制,一人一案,一人一爐,甚是愜意。這一幕也被記錄在漢代畫像石上。

在這種場合下,酒簡直是不可缺少的助興之物。從1968年河北保定市滿城漢墓的出土文物可以看到,方形大陶缸上還寫著酒的名稱、種類和重量,如「黍上尊酒十五石」「甘醪十五石」「稻酒十一石」等。

在江西海昏侯墓、西安張家堡新莽墓葬都出土了一種類似蒸餾酒器物。精巧的器物讓人不僅「腦洞」大開:蒸餾出的酒水傾入金樽,度數更高,口味也更加甘洌,直讓人耳酣目熱。

說到火鍋,不能不提中國人涮火鍋的「標配」——豆腐。這一國民食品傳說起源於,西漢淮南王劉安在八公山煉丹時的「無心插柳」。

由於美味又廉價,它逐漸在民間流行起來。在河南密縣打虎亭東漢墓東耳室南壁的畫像中,一些學者認為,其中正描繪了民間制作豆腐的場景。

「擼串兒」很流行 調料來幫忙

漢人嗜烤肉,在畫像石上也看得明明白白。在山東諸城前涼台村發現的一處庖廚畫像石上,刻畫了一幅跟現在相差無幾的「擼串兒」場景:一人串肉;一人打著扇子,翻轉肉串;其他兩人跪立在爐前等著。

那時的食材,比起現在還豐富。畫像石上,不僅顯示了宰牛、羊、豬及殺雞、屠狗等情景,還懸掛著龜、魚、雁、鳥、兔等不同動物的腿肉。同時,他們也會捕食一些野生動物來改善飲食結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從漢代的狩獵圖和出土的動物骨骼不難看出,傳統「野味」就有鹿、麋、野豬、兔、雁、雉、雀、鶴等,像熊、虎、豹、狼這樣的猛獸也不在話下。

在徐州翠屏山西漢墓中,還發現了魚骨、魚籽和螃蟹等。看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定比這還早!

更有趣的是,湖南沅陵虎溪山發現的西漢長沙國侯墓中,出土了千余片竹簡寫就的《飲食方》。這可能是中國最早的美食食譜了。其中,僅記載的調味品就有鹽、酒、美酒(或羔酒)、白酒、肉醬汁、菽醬汁、木蘭、茱萸等。

哪種調味品最好吃?劉尊志建議試一試「魯豉」,「這是漢代較為出名的品牌產品,據史料記載,還有人因為賣豆豉成了富翁。」

除此之外,我們現在做飯常用到的花椒、薑、蔥、桂皮、茴香也被漢朝人使用了。在它們的幫助下,肉的味道更加豐富,可以做成火腿、肉脯和肉醬。

香菜和黃瓜「大駕光臨」!

對於很多人來說,香菜這種逆天的存在,是怎麼來的呢?答案是,外來的。在漢代,香菜和蔥已經發揮了實力,不再是蔬菜,而是一種主要的調味品。

漢人吃的蔬菜,總體來看,有根莖類、莖葉類、蔥蒜類、瓜果類等。結合史料記載和一些考古實據,可以肯定的有筍、藕、葵、芥菜、韭菜、蕹菜、蕪菁、薺菜、芋頭、葫蘆、荸薺等。黃瓜也是那時從西域傳入的。

在水果方面,考古學家發現,在漢代,中國原產的水果就有桃、梨、棗、酸棗、杏、李、柿、梅、楊梅、青楊梅、廣東含笑栗、枇杷、橘子、柑橘、柚、荔枝、桑椹、銀杏、松子及香瓜、甜瓜、菱角等之多。

在漢代,最有名的外來水果就是葡萄了,它也在西漢時期的墓葬中被發現過。在張騫出使西域之前,石榴、橄欖已經傳入中國,並開始被種植。絲綢之路形成後,胡桃(核桃)、無花果、番木瓜、胡瓜等隨之而來。

不過,也有一個「懸案」。在甘肅涇川出土的漢墓裡,有一個陶灶上雕著有蘿蔔,但是考古學家卻並沒有找到蘿蔔在秦漢三國時期的更多證據。

這個孤獨的蘿蔔,不會是「穿越」回去的「吃貨」偷偷畫上去的吧?


此外,中美研究人員日前報告說,他們在西安市米家崖遺址發現了5000年前釀製啤酒的證據,這是迄今在中國發現的最早釀酒證據,說明中國古人可能早在5000年前就開始享受喝啤酒的樂趣。

這項研究發表在新一期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上。負責該項研究的史丹福大學考古專業博士生王佳靜說,現在的啤酒大多是由大麥或小麥等原料釀造而成,而他們發現的啤酒原料由黍、大麥、薏米和少量根莖作物混合而成,其中大麥不是中國本土培養栽培的,是由西亞馴化成栽培種後傳入中國,其他原料均在中國上古時期就有。

王佳靜告訴新華社記者:「我們發現的酒,其實是中國歷史記載中的谷芽酒,即利用發芽的谷物制成的酒,其工序與西方啤酒是一致的。至於喝起來什麼味道,我暫時無法回答。我只能猜測可能會有點苦有點甜,苦來自於發酵谷物,甜來自於薯類。」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邢福來是此次發掘工作的領隊,史丹福大學東亞語言與文化系教授劉莉與美國楊百翰大學教授特·巴爾參與研究。

他們在米家崖的兩個窖穴裡發現了與製酒相關的器物,包括闊口罐、漏斗、小口尖底瓶和可移動的灶,年代測定為介於公元前3400年到公元前2900年,通過殘留物的科學分析,從中找到了啤酒釀造的三個證據。

下圖就是在米家崖找到的漏斗

王佳靜說,「一些大規模的仰韶晚期遺址有明顯的社會階級化特點。我們發現的酒可能是當時社會一些高層人士用於宴饗活動、宗教儀式的飲品。」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