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的英文是china,所以中國的瓷器全球頂級?不是,只是二流。

本文來源:壹讀君(微信:yiduiread)

提到櫻花,就想到日本;提到鐵塔,就想到法國;提到烈酒,就想到俄羅斯。

提到瓷器,中國人當然認為,這得想到中國。就像絲綢、茶葉一樣,是中國的特產和名片,天經地義。

2.8億港幣的明成化鬥彩雞缸杯、2.3億人民幣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圖罐……分分鐘讓沒文化沒見識的洋鬼子跪。

連瓷器的英文,都和中國的英文一樣。

△德國藝術家Martin Klimas用中國瓷器創作的攝影作品

事情真的像我們所陶醉的那樣嗎?

今天,壹讀君(微信:yiduiread)來說說China的這個china,在世界的china裡面,到底是個什麼級別的china。

沒有中國,你們什麼也不是?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中國青年,壹讀君(微信:yiduiread)和大多數人一樣,從學校和社會獲得的觀念就是——在china這件事上,離開了China你們什麼都不是。

△被中國人稱為「世界瓷都」的景德鎮

直到今天為止,大部分歷史教材,對於陶瓷器問題的描述順序和大致知識要點,仍然是:龍山文化黑陶,商代出現原始青瓷,東漢末年成熟青瓷器,唐三彩享譽世界,唐代產生南青北白兩大系統,唐代首創了彩色瓷器工藝,元代有了青花瓷,明代有了五彩瓷,清代有了粉彩瓷。

偉大的古中國,獨立引領著全世界的潮流,在黑暗的幾千年裡,像是暗夜裡的明燈,令世界頂禮膜拜。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中國瓷器的發達,當然主要是中國勞力人民的奮鬥,也要考慮到歷史的行程。它是世界人民共同智慧的結晶。

唐三彩,來自古埃及的滋養

壹讀君(微信:yiduiread)先帶大家欣賞一下唐三彩。

這是一種低溫釉陶器,有黃、綠、白、褐、藍、黑等顏色,因為以黃、綠、白三色為主,所以叫三彩。

而低溫彩釉技術是從哪裡來的呢?據學者考證,它極有可能是來自宮殿建築中使用的釉陶制品——琉璃磚瓦。

在北魏之前,中國沒有成熟的琉璃工藝,從遙遠西方傳來的琉璃制品,被當做奇珍異寶收藏,並用於陪葬。

而早在公元前20世紀,古埃及人就發明了低溫彩釉技術,並用來製作裝飾品。

△大英博物館藏古埃及藍釉河馬

之後,彩釉的技術向東傳到兩河流域,讓古巴比倫人留下了許多至今依然驚艷的藝術作品。

之後學到了這種技術的是古波斯帝國,而在公元前2世紀西遷的大月氏人,顯然是從中亞學到了琉璃的燒制技術。

△公元前6世紀,古巴比倫城城門上用琉璃砌成的雄獅

在大月氏西遷之後700年,也就是公元6世紀初年,大月氏人在北魏的都城開始製造琉璃制品。

《魏書》對此事的記載是這樣的:「其國人商販京師,自雲能鑄石為五色琉璃,於是采礦山中,於京師鑄之。既成,光澤美於西方來者,乃詔為行殿,容百餘人,光色映徹,觀者見之,莫不驚駭,以為神明所作。自此中國琉璃遂賤,人不復珍之。」

有了低溫彩釉技術,唐三彩、唐青花等陶瓷工藝,才得以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


而在差不多同時期,其他文明也在學習中國唐三彩的技術,並發展出絲毫不亞於中國的陶瓷制品。其中最著名的是日本的奈良三彩,和中亞的波斯三彩。

△波斯三彩

△奈良三彩盤

△奈良三彩瓶

△唐三彩碗

奈良三彩和唐三彩,直到現在考古學家在區分時,仍然難以把判斷究竟是唐三彩,亦或是奈良三彩。

考古學家的這種困惑,其實印證了奈良三彩與唐三彩具有相同的製作水準和藝術水平。

朝鮮的瓷器也曾「天下第一」

同樣作為古中國文明的學生,古代朝鮮地區也曾經創造過很高級的陶瓷工藝。

宋代的《高麗圖經》和《袖中錦》兩本書裡,對高麗青瓷的製造工藝都進行了沒下限的讚許。其中《袖中錦》是這樣說的:「監書、內酒、端硯、徽墨、洛陽花、建州茶、高麗秘色,天下第一。」

同時期,高麗和宋的青瓷製造工藝都很厲害,但是歷來在談到青瓷時,人們總是相信越窯秘色瓷和汝窯是青瓷製造的巔峰,選擇忽略有相同工藝水平的高麗。而且除了青瓷之外,朝鮮李朝白瓷的製作與宋代定窯、邢窯相比也不差分毫。

△高麗10世紀青瓷

△12世紀高麗翡色青瓷五瓣花形盞托

‍‍△李朝白瓷青花詩文八棱玉壺春瓶‍‍

中國瓷器還有哪些「拿來主義」

下面壹讀君(微信:yiduiread)再說說中國瓷器中吸收的外國「先進成果」。

元青花,大家都知道它的顏料來自中東地區。


最晚在公元9世紀,中東地區的工匠發現了用氧化鈷礦石原料裝飾陶器,燒制後能夠呈現美麗的藍色。這種被中國人稱為「蘇麻離青」的礦物傳到中國,被中國的陶瓷工匠學習採用,才產生了青花瓷。

而青花瓷的紋飾也深受中亞地區的影響,比如繁復的纏枝蓮紋飾和卷草紋飾。

壹讀君(微信:yiduiread)拿兩張圖對比一下你就懂了↓

△公元8世紀伊斯法罕清真寺牆壁上的紋飾

△15世紀,明宣德年制的青花纏枝蓮紋瓶,現藏故宮博物院

而到清代流行的彩色瓷器,則是引進西方琺瑯彩技術的結果,之後,中國的工匠在琺瑯彩瓷器的基礎上創造出粉彩。

△清雍正年間的琺瑯彩紅地梅竹碗,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

說完其他文明對中國陶瓷的影響,我們再來看一下其他地區的古代陶瓷藝術,在陶瓷領域,並不是一枝獨秀,而是百花齊放。

壹讀君(微信:yiduiread)找了幾個典型的作品↓

△伊朗10世紀釉下彩瓷器

△波斯15世紀瓷器‍

△波斯17世紀Kubachi瓷器

△土耳其伊茲尼克藍葉紋釉下彩陶盤

△義大利16世紀馬約利卡陶器

△日本17世紀伊萬里燒瓷器

瓷器,被歐洲構架出的中國符號

顯然,無論東亞、中東還是歐洲,各個文明都創造過精美的陶瓷藝術,中國瓷器的光輝燦爛,也是不斷吸納其他文明的結果,並不是閉門造車,獨自發明創造出來的。

中國陶瓷聞名世界,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歐洲逐漸對瓷器熱衷時,能夠在產量上滿足歐洲巨大的市場需求。

在17、18世紀,歐洲各個階層以瓷器為風尚,使得瓷器貿易成為一個利潤巨大的行業,恰好此時,只有中國能夠提供穩定的供應。

△荷屬東印度公司在中國訂制的瓷器,用「土洋結合」的紋飾迎合歐洲人對異域風情的追求

簡單說,中國有大量燒制瓷器必需的高嶺土儲量,南方又有充足的植被作為燒制瓷器的燃料,由於人口眾多,又為陶瓷業提供了充足的勞力力。

而其他地區,雖然陶瓷技術和藝術也有相當高的水平,但高嶺土不足,或者像中東地區那樣缺乏燃料,或者人力不夠,陶瓷器一直無法大規模量產,中國就成為歐洲最合適的瓷器生產者。

現在中國的瓷器還那麼牛嗎?

不過壞消息也很快就來了。

歐洲人用近代科學的光環加持,迅速仿制了中國的瓷器工藝,並進行了中國至今難以企及的改良。

英國的韋奇伍德陶瓷、芬蘭阿比阿陶瓷、法國愛馬仕陶瓷、匈牙利赫倫陶瓷等,都成為了世界一流陶瓷的代名詞。

△荷蘭的代爾夫特皇家陶瓷

△法國18世紀陶瓷

而中國的瓷器,雖然依然產量巨大,但卻淪為了二流。

壹讀君(微信:yiduiread)找到一份上世紀末對世界陶瓷市場份額做的調研,其中顯示,當時的國際市場陶瓷器年容納量為30億美元,日本陶瓷出口7億美元,大陸還不到2億美元。

2009年一篇名為《中國當代陶瓷只能是國際市場的地攤貨?》的報導顯示,中國陶瓷器製作工藝在當代一直無法與歐洲國家相比,直到2009年左右才小規模產出能夠和國際陶瓷品牌相同水平的產品。


除此之外,在藝術水平上,中國陶瓷器一直處在仿古、抄襲的道路上,即使瓷體本身達到了一流水平,瓷器的造型、紋飾難同世界一流品牌相比。

為了滿足投資市場需要,一些並無大師實力的制瓷者受到了吹捧,躋身於「制瓷世家」行列之後,作品變成天價,但藝術和工藝依然是呵呵呵。

然後,中國瓷器的驕傲,就只能在「中國特色你們不懂」和天價古董中,自得其樂了。

當中國人沉浸在2.8億的明代瓷器帶來的虛榮中,並相信中國瓷器天下第一時,中國的瓷器也就一直在昔日的輝煌裡沉淪。

參考資料

Blair, Sheila, and Bloom, Jonathan M., The Art and Architecture of Islam, 1250–1800, 1995, Yale University Press Pelican History of Art

Canby, Sheila R. (ed), 2009, Shah Abbas; The Remaking of Iran, 2009, British Museum Press,

王莉英. 中西文化交流中的中國瓷器[J]. 故宮博物院院刊,1993,02:75-86+97.

李金明. 明清時期中國瓷器文化在歐洲的傳播與影響[J]. 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1999,02:42-49.

閱讀原文

微信號:yiduiread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