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下圍棋,追求的是文化,恥於一爭勝負?

本文來源:凱風網

作者:程毅飛

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原標題:黑白對決:古代下圍棋為何是文化活動?

圍棋是一種策略性兩人棋類遊戲,中國古時稱“弈”,西方名稱“Go”。流行於中、日、韓等東亞國家,屬琴棋書畫四藝之一。

圍棋起源于中國,相傳為堯所作,春秋戰國時代即有記載。隋唐時經朝鮮傳入日本,流傳到歐美各國。圍棋蘊含著漢民族文化的豐富內涵,是中國文化與文明的體現。

圍棋使用方形格狀棋盤及黑白二色圓形棋子進行對弈,棋盤上有縱橫各19條直線將棋盤分成361個交叉點,棋子走在交叉點上,雙方交替行棋,落子後不能移動,以圍地多者為勝。中國古代圍棋是黑白雙方在對角星位處各擺放兩子(對角星佈局),由白棋先行。

現代圍棋由日本發展而來,取消了座子規則,黑先白後,使圍棋的變化更加複雜多變。圍棋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複雜的棋盤遊戲,發展到現今,已成為一種競技體育賽事。但在我國古代,下圍棋卻是一種文化活動。

古代圍棋本身是文化符號

圍棋的黑白子兒、方棋盤形態,極像古代中國人的宇宙觀。黑白是天下最簡單的顏色,萬物可歸入“陰陽”(黑子為陰,白子為陽)。棋子圓形,棋盤方形,“天圓地方”,每一步落子,都是“天圓而動”“地方而靜”的合一。

不過這只是解釋之一,更多的說法還有:圍棋是古代帝王占卜的工具。圍棋來自中國古代星象圖,黑白子兒就是天上的星星點點。棋盤361個交叉點,表示農曆年的361天,棋盤四部分就是四季,每部分有90個交叉點,代表一個季度的90天。

上述說法很有文化,但一開始下圍棋的人未必有文化,傳說圍棋是上古的“堯”帝發明的,他兒子丹朱很會玩,後來舜帝拿來治療兒子商均的智商。這一傳說真假難辨,不過在傳播者眼裡,圍棋至少是有益思維訓練的玩具。

這一傳說盛行於南北朝時期,彼時士大夫非常愛下圍棋,衍生出了非常多的雅名,像“手談”,說的是棋手啥都不說,只用手在棋盤上動來動去,用手交談。“坐隱”,形容人正襟危坐,好似禪定的僧人。

最有意境的是“爛柯”,傳說東晉有一個賣柴火的漢子,再歸途中觀看兩個小孩下棋,不知不覺就過去了百年,斧柄已經爛掉,故事意在說明一百年再久,也不過一局圍棋,人沉浸其中,樂而忘憂。故圍棋又別稱“忘憂”,比單名一個“奕”字更有文化味。

在古代文人眼中,圍棋最大用處即是無用,不競技、不發財,純粹好玩,又沾上高深的傳統思想符號。這一塑造過程,離不開文人士大夫的參與。後來被整齊納入“琴棋書畫”四項修身藝術,圍棋幾乎成文化人必備的一項技藝。

圍棋一度是文人的專用玩具

西晉阮籍,嗜好玄學,酷愛圍棋,有時竟到了用生命下棋的地步。和尚也愛下棋,尤其是那些士大夫出家人。唐朝僧一行原名張遂,本不會下棋,出家後偶然遇見當時號稱大唐第一高手王積薪在與他人對弈,看了一遍後竟然學會了,水準還與王積薪不相上下。

對和尚來說,棋局是看破生死的道具,黑白廝殺,死中有生,生中有死,萬事無常,萬事皆空。多下,就能多悟禪理。

儒家士大夫文人把圍棋當作修身遊戲,王安石心態很好,下著覺得要輸,還沒下完就認了,覺得勝負不是什麼大事。蘇軾更看得開,他覺得圍棋“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勝負並不影響本人的心情,下棋是為了觀天下大勢、取天下大道、察天下永恆之事,不爭勝負。

范仲淹則真正體悟過下圍棋時的思慮,他說圍棋的每一招都是“精思化入神”,“一子貴千金”,可見其癡迷程度,而六一居士歐陽修也專門談過圍棋的下法。

南朝的梁武帝嗜好圍棋,舉國若狂,還創作《圍棋賦》,唐代曾設有棋待詔的官職,有官員專門陪皇帝下棋。而對於男性而言,贊他會“琴棋書畫”是一大褒獎,唐代張彥遠的《法書要錄》說,袁辯才“博學工文,琴棋書畫,皆得其妙”,說他愛讀書,會寫文章,也會下棋彈琴畫畫寫字。

在明代,琴棋書畫就常常用來誇獎女性,《喻世明言》介紹某女,“丰姿灑落,人才出眾,琴棋書畫,無所不通。”說明女性若都會下棋,就值得一贊。可見,圍棋在文人士大夫圈內已有相當的普及度。

圍棋現在成為智力遊戲

文人恥於在圍棋上一爭勝負,而有著更高的文化追求,這並不妨礙圍棋走向競技的趨勢,推手就是底層民眾,特別是明清時期。各類史料記載,圍棋成了一門生意,職業棋手出現了。
棋手的收入主要來自達官貴人賞賜的“賭彩”,以及圍觀者施捨的“幫彩”,棋手也會開一些培訓班,傳授棋藝,收一些學費。

明朝初期,民間圍棋賭博風氣很盛,朱元璋不得不下令禁棋。不過效果不大,民間圍棋高手層出不窮,一直延伸到了清初,所謂“諸子爭雄競霸,累局不啻千盤”,“海內國手幾十數輩,往來江淮之間”,沒有全國性的圍棋競技大賽,民間通過私人競賽,積累起競技經驗。

明末清初國手過百齡收錄大量圍棋案例、死活局、圍棋理論,編成《官子譜》,沒有大量棋賽是不可能做到的。一些著名的圍棋對弈事件也流傳後世,如康熙時黃龍士大戰徐星友三十局,乾隆時,施定庵與範西屏下出著名的當湖十局,對此棋界津津樂道。所以說,高雅的藝術在明清時期逐漸通俗化,已然不復文人們下棋時的心態。主流棋手已不是文人,賣唱的戲子、占卜的郎中都能對上一兩局棋。當商業文明浸入棋局,文化味漸漸淡去,“逐利”取代“忘憂”,成為重要的勝負觀念之一。

及至近代,儘管圍棋起源於中國,可圍棋規則是日本定下的,所謂段位制、棋院,都是日本棋手所創,國人吳清源在上世紀30年代赴日本,參與制定“新佈局”,日本棋界出現大批一流國手,但最厲害的仍是吳清源。

新中國成立後,中日之間經常搞擂臺賽,勝負觀逐漸與民族感掛鉤,贏了就是為國爭光,封為棋聖,這與民眾對運動員在國際大賽中的期待一樣。

如今,圍棋不再是一場文化活動,受商業文明的挑戰,逐漸剝掉了士大夫調製的文化味,變成純粹的遊戲、玩具,更像是一場智力運動,變得更為純粹。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