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時6年,建築大師王澍在這裡建起新農居!|

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位於浙江中部的富春江,為錢塘江建德市梅城鎮下至蕭山區聞家堰段的別稱。長約110公里,流貫浙江省桐廬、富陽兩行政區。泱泱江水,宛若明鏡,兩岸青山點點,似如粉黛。元代黃公望的一尺《富春山居圖》,更是畫出了富春江兩岸的詩意生活。

如今,富春江兩岸許多具有濃鬱地方特色的村落集鎮,吸引了各地設計師、藝術家和商人來此改造老宅,或在此常住,在這些偏僻村落進行商業開發,或者發起烏托邦似的理想。外來者的舉動可以視為對當下急遽推進的城市化進程的一種反思,也是一股時代的「逆流」。

王澍看來,未來的鄉村,其實是一種「隱形城市化」的狀態,有生態的環境,有傳統的歷史,有現代化的生活。

THE DESIGNER

王澍,著名建築設計師,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藝術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2012227日獲得了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成為獲得該獎項的第一個中國人。

—富陽—

文村農居

富陽洞橋鎮的文村,作為浙江省住建廳和中國美院推出的省級「美麗宜居村莊」試點項目,是王澍主持設計的第一片農居群落。從2012 年開始,王澍和同是建築師的妻子陸文宇一趟趟地奔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用灰、黃、白的三色基調,以夯土牆、抹泥牆、杭灰石牆、斬假石的外立面設計,呈現他理想中的美麗宜居鄉村。

改造一個村落稱不上「化」,一定要三四個,並能連成一片,坐兩站村際公車車,轉一個山灣就能到另一個村莊了,這隱含著一種密度和自然同時並存的新型城市結構,正是他要找的「種子」。

建築師王澍說,自己正在挑戰建築界最難的領域:農居房。當然,「最難」兩個字是王澍自己加的。他在富陽洞橋鎮文村設計建造的24幢農居房,從規劃到落地,整整花了3年。

新農居依溪而建,外牆抹泥用的是本村的黃黏土,工藝也是當地老祖宗的夯土技術,只不過黃黏土經過了水洗、粉碎、篩選,並運到中國美院的實驗室裡進行了化學配方,夯出來的牆非常堅韌、光滑且透氣。

民居大部分採用杭灰石外牆、蓋老瓦片,都是就地取材。這也是王澍作品的最大特點。他曾說:「因地制宜不僅僅要和村裡的傳統文化因素結合起來,還應當盡可能地就地取材。」

他一直倡導村居建設要「自然地建造」,用合適的材料和辦法,來做到節能保溫、循環利用等現代生活的理念。民居房屋建好是敞開式的,所有隔斷都用這樣的木幕牆來完成。與古民居保持風格統一,復古而簡潔,延續傳統又不失現代感。

—富陽—

文村

2010年開始,王澍就對浙江全省的傳統村落做了一個為期4年的調研,可以說情況很嚴峻。光是在富陽,兩百多個村子,如果以半舊半新、文脈可續為標準,其中僅剩二十多個村子還有點希望。

當然這個數據不是絕對的,或許還有意外的驚喜隱藏在哪個山溝溝裡。文村就是王澍調研中的一個驚喜。

攝影 Johan Sellén  編輯 口口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