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奇葩事,規定吸食鴉片殺頭,20年卻沒1例執行。

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 劉三解

1853年9月29日,大清朝的盛京,今天的瀋陽,發生了一件小事。

經群眾舉報,盛京將軍部下的兵丁抓住了一個人。

此人本名桑結,既非武林高手,也不是反清志士,從小在延壽寺當長命喇嘛,後來因為嫖娼犯了案子,只好還俗,可別無謀生技能,又剃了頭髮到太平寺別院居住,旁人只管他叫”關三喇嘛”。

為什麼要抓他呢?

原來半個月前,也就是9月14日,盛京城裡的漢民姚克祥養子的童養媳金喜被旗人慶喜拐跑了,關三喇嘛得到了消息,叫了陳幅、陳瀠等5個兄弟,合計著幫姚克祥把兒媳婦搶回來,再趁機敲他一筆竹杠。

計議已定,第二天,關三喇嘛就帶人將金喜搶出,過程如何後人很難了解,恐怕也要經一番好打,只知道關三喇嘛事後叫價1000吊錢贖人,又在藏”肉票”的太平寺裡強姦了金喜。

此事一出,姚克祥和慶喜兩家,無不恨得他牙癢癢,這天正趕上他背著鳥槍、刀桿外出,慶喜的老爹客串了回朝陽區群眾,總算勞力盛京將軍將關三喇嘛歸了案。


然後就有了《盛京將軍奕興盛京副都統承志奏為拿獲霸留勒贖犯奸婦女並吸食鴉片煙人犯太平寺關三喇嘛請送部審辦事》的奏折。

這標題真夠長的,可也把關三喇嘛的罪名概括得夠全的,非法拘禁、綁架勒索、強姦婦女、吸食鴉片……

對了,還有一項是非法持有槍械,擱今天這貨也算惡行昭彰了。

放在當年呢,大清朝判案講的是有例援例,沒有先例再根據律條裁斷,關三喇嘛的這堆罪行沒什麼疑難雜症,按例:

“捉人勒贖,審無凌虐重情,止圖獲利,關禁勒贖為首,發新疆給官兵為奴。”

“誘拐婦人子女為妻妾,知情為首者,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

以上是綁架勒索加逼奸婦女,最重處罰不過發新疆為奴,至於私藏抬槍、鳥槍,刑罰也不過是杖一百,流放三千里。最終刑部的判詞是:

“關三喇嘛,即桑結,除捉人勒贖並逼奸、犯奸婦女已成,及私藏抬槍、鳥槍,應擬遣流各輕罪不議外,合依軍民人等吸食鴉片煙者絞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死刑!

最可笑的是,這關三喇嘛染上鴉片癮,還是因為肚子疼,為了止痛,才買了煙槍、煙膏……原來那一堆罪名都屬於”輕罪”,可不是奇葩嗎?

更奇葩的事兒還有。

1850年11月,貴州義興知府查獲一起特大販毒案,涉案人員達39人,鴉片煙土16挑,合計17000餘兩,不僅如此,參與押運的陸家鵬等12人,竟然帶著銅炮、鳥槍、刀桿等武器,這惡劣程度快趕上今天毒販裝備武裝直升機了。

然而,按照《查禁鴉片煙章程》:

“大夥興販鴉片煙,聚眾持械,未經拒捕之首犯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首犯龔益計沒二話,死刑。


可還有從犯38人呢?

其中,鄭帶計等10人,”聽從夥買煙土,尚未轉售,罪至擬流。”–流放。

陸家鵬等12人,”均合依大夥興販鴉片煙,聚眾持械,未經拒捕,為從,發極遠煙瘴充軍。”–流放。

程宵計等16人,”均合依興販鴉片煙知情受雇之船戶,半年以內杖一百,徒三年。”–打板子加入獄3年。

這裡面,又有程阿生等10人聽龔益計的招呼持械拒捕,”各於滿徒上加二等,杖一百,流二千五百裡。”–打板子加流放

刑罰上,販毒的不如吸毒的重,真是咄咄怪事。

更好玩的是,由於清代的死刑執行,必經皇帝勾決,判處絞監候的”吸毒者”、”販毒者”們,在皇帝的仁慈之下,往往還死不了。

從1840年到1844年,經朝審、秋審的上述人犯,有50多人已經”緩決”3次以上,也就是暫緩執行了3年以上。

這個背景下,次年2月,刑部尚書阿勒清阿等人乾脆上奏,凡是5次緩決的”涉毒”犯人,可否一律減為流放。自此之後,皇帝基本上都照例”準其減流”。

所以,自1840年底《查禁鴉片煙章程》實施,一直到1858年清廷被迫宣布”弛禁”鴉片的近20年間,整個大清國沒有1個被真正執行死刑的”吸毒者”。


皇帝如此,官員們呢?

在《江西學政張芾奏請嚴禁鴉片講求海防並參劾鹹齡劣跡折》、《禮科給事中黃兆麟奏為敬陳禁煙保甲等管見事》兩份奏折之中,均有相近之語:

“乃中外皆諱言其事,地方有司從未認真查辦。”

“十年以來,各省地方官諱疾忌醫、因噎廢食,凡遇吸食鴉片之案,概置不辦。”

道光死後,咸豐剛剛即位,通政使羅惇衍即上書指出先皇禁煙失敗的根子就是”法重不行”:

“宣宗憫焉,盡予長系,於每年秋審時另編煙犯一冊,不忍勾決,豈非不嗜殺人之明驗乎?……乃地方官奉行疏懈,以為豢養徒費,牢獄難容,遂竟置之不問。由是吸食者日多一日,悉相習而成風”

話說,宣宗就是道光,對於死刑犯特意分出”煙犯”一類,不忍心勾決執行,地方官乾脆就不辦這類案子,那麼,他們能夠懈怠到什麼地步呢?

從1842年到1859年,”涉毒”案件奏折有173件,其中吸食鴉片案97件,販賣鴉片案49件,種罌粟案僅11件,綜合毒品案16件,其間還有一案多報的情況,實際上所論案件只有94宗。(見《兩次鴉片戰爭期間禁煙的困境》,作者:王宏斌,刊於《歷史研究》2013年第1期)

平均1年5宗”涉毒案”,你信嗎?

正如之前文章裡引用的《中華帝國對外關係史》的評論,道光皇帝的動機是純潔的,或者說是完全合乎道德的,但如果真讓官僚系統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能夠得到的結果,恐怕也就只有從上到下的不作為了。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鳳凰新聞客戶端官方帳號,發布最新原創內容及產品動態.

微信號:fenghuangxinmeiti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