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翻譯了「飛鳥集」,於是泰戈爾就變成了郭敬明

八妹說

最近馮唐翻譯了泰戈爾經典作品「飛鳥集」,然後就引來一些挺有意思的吐槽,昨天八妹看到這篇文章確實也是哭笑不得,此文及其有趣,甚至有人看完此文笑言:「馮唐是文學界的泰迪」 也是頗有些意味,不多說了,大家自己看吧。

文:社長

有一句詩大家應該都讀過: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風十裡/不如你。它的作者馮唐,也一直以這句詩洋洋自得。

他說,「無論這個詩歌圈子怎麼說,我不用臥軌、不用早夭,‘春風十裡,不如你’這七個字在我活著的時候就已經在講漢語的地方口耳相傳。想到這兒,我忍不住,笑出聲了。」

而最近,他翻譯了泰戈爾著名的「飛鳥集」,並表示對現在流行的鄭振鐸譯本不是特別滿意。那麼,現在我們就一起來學習下大神是如何把中文用地更好的。

原詩: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It becomes small as on.

鄭振鐸譯本

世界對著他的愛人

把他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他變小了

小如一首歌

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馮唐譯本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

綿長如舌吻

纖細如詩行

對著情人把自己虛偽的面具摘了下來,馮唐竟然翻譯成解開褲襠,真是學習了!


原詩:The great earth makes herself hospitable with the help of the grass

鄭振鐸譯本

大地借助於綠草,

顯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

馮唐譯本

有了綠草

大地變得挺騷

註:原來hospitable(熱情好客的)還可以翻譯成「騷」,馮大師遠超民國時期的中文水平果然不同凡響啊。


鄭振鐸譯本

夜與逝去的日子接吻,

輕輕地在他耳旁說道:

我是死,是你的母親。

我就要給你以新的生命。

馮唐譯本

白日將盡

夜晚呢喃

「我是死啊,

我是你媽,

我會給你新生噠。」

……

馮唐翻譯詩歌都學會了互聯網思維,去你MUA~噠!


鄭振鐸譯本

權利對世界說道:「你是我的」

世界便把權利囚禁在她的寶座下面

愛情對世界說道:「我是你的」

世界便給予愛情以她屋內來往的自由

馮唐譯本

強權對世界說:

「你丫是我的。」

世界讓強權變成王座的囚徒

愛情對世界說:

「我呀是你的。」

世界讓愛情在世上任意飛舞

註:話說,丫和呀的對比,還真有點莫名的小情趣……還有這樣的:

Dream is a wife who must talk,

Sleep is a husband who silently suffers.

夢幻是一個不得不嘮叨的老婆,

睡眠是一個默默忍受著的老公。

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

現世裡孤孤單單的小混蛋啊

混到我的文字裡留下你們的痕跡吧

看完重新翻譯的飛鳥集,我那不爭氣的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簡直就是文學翻譯界的恐怖襲擊啊。有網友說,鄭振鐸是想努力帶領讀者去體會泰戈爾的意境,而馮唐是想努力帶讀者去體會自己的意境。

他的作品總是在表達一個主題:我最牛逼,我最牛逼。我聰明,我智慧,我純情,我淫蕩,我腿毛長,我雞雞強,我交遊多,我見識廣,總之,我最牛逼。因為牛逼,所以腫脹,因為腫脹,更顯牛逼。

說到這裡,我想起豆瓣上曾經有一個翻譯學習小組,專門翻譯英文流行歌曲,大部分人在參加英語四六級考試前必看,翻譯水準跟馮唐有一拼:

We Are the Champions,

我們都是昌平人;

We Found Love,

濰坊的愛;

Somebody I used to know,

有些人我用過才知道;

We Need Medicine,

我們不能放棄治療;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一覺睡到國慶節;

The Best of the Yardbirds,

絕味鴨脖;

剛剛去豆瓣和知乎查了一下,有個網友說,王小波十五歲便懂的道理,馮唐四十四歲還沒想明白,依然認為鄭振鐸所譯的「世界對著她的愛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不如他翻譯的「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開褲襠」。

他沉浸在自己建立的文學標準裡沾沾自喜。

我想說,你自己腫脹不要緊,寫成小說,寫成詩,自己化掉。可翻譯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翻譯經典作品,當你的個人風格凌駕於原作者之上,請問我們是在讀你,還是在讀泰戈爾?下圖是我的內心寫照:


本文作者:社長,來源:路邊社傳媒(微信號ID:iroaders)。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田潔,金融八卦女,金融分析師。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