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禍害中國千百年?當年廢黜百家之後,各家的命運如何變遷?

中國春秋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群芳鬥艷,可以說是一派空前的繁榮景象,令千百年來的中國文人學士們感嘆懷念不已。

可惜好景不長,最後真正留下來占據社會主流的,只有儒家和法家。

儒家作為思想價值一派,主要占據了皇權政治的說教功能,主要起愚弄百姓作用,而法家雖然名義上沒有占據主流地位,實際上法家占據了權勢的核心。

法家後來只做不說,說的功能主要是由儒家通過教育,通過科舉考試來完成。

因此,可以說儒家是顯學派,法家是實權派,儒表法裡,實際上用現在的話說就叫「官學勾結」,也就是「學而優則仕,仕而優則學」。

官學一體化,他們之間互相轉換角色。昨天的儒生,一旦成為官員,行事手法則由儒生的「仁義道德」一下子就轉化成為了官僚的「法、術、勢」。

一個儒生轉化成為官員,其實就是由「儒」入「法」的一個過程。這個過程的長短主要看儒生個人的悟性如何。

有的很快就轉了,懂得了官場規則不同於聖人之言,因此,很快就學會了「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有的一輩子都沒有學會,比如明朝那個清官海瑞,一輩子按照聖人之言去做官,而當時的皇帝嘉靖也正好要樹立一個聖賢徒的榜樣,因此,海瑞這個形象就這樣樹立起來了。

其實中國每個朝代都有類似海瑞這樣的官員。只有儒家政治那一套才需要一邊大樹特樹清廉榜樣,一邊貪污腐化嚴重。還有的一經悟透,致死也不願意再同流合污,如明朝的思想家李贄,從此放棄知府這樣的高官厚位不做,要去做一個率性的人,不願意做一個「陽為道學,陰為富貴」的虛偽之人,結果終於慘死在監牢裡。

中國的政治舞台二千多年來,一直為儒法合作霸占著。

不僅是「顯學派」,而且是「實權派」,而老莊的哲學,道家這一派雖然被邊緣化了,但是,並沒有完全退出歷史舞台。

二千多年來老莊哲學、道家學派一直占有一席之地。他們與儒法是怎樣相處的呢?

林語堂這樣描述他們之間的關係:「儒家的世界觀是積極的,而道家的世界觀則是消極的,這兩種奇怪的元素放在一起提煉,則產生出我們稱為中國人性格的這種不朽的東西。」

中國人在成功時是儒家,失敗時則是道家。儒家建設、奮鬥,道家旁觀、微笑。中國人在位時說道論德,閒居時賦詩作詞,並往往是頗為代表道家思想的詩詞。」(林語堂:《中國人的性格》,學林出版社,1994年版)

因為儒家積極進取,而積極進取又主要是進取仕途,而仕途官場的排他性是最強的。簡直是你死我活,有你沒我,有我沒你,淘汰率、失敗率極其地高。

因此,敗退下來之後怎樣生存的問題,就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道家這個時候就起到了作用。仕途有望的時候,就大唱儒家的腔調,如果仕途無望呢?就轉而愛上老莊哲學,做個田園詩人與山水道士也很不錯。

這樣相安無事了將近一千年,直到隋唐,特別是北宋、南宋佛教大規模進入了中原之後,儒家有許多基本說法與佛教無法調和。

儒家兼容道家還相對容易一些,一個積極進取當官,一個縱情山水田園,一個求福祿多多,一個追壽星高照,他們顯然是互相補充的關係,道家於儒家的矛盾,有如一個小學生作業負擔過重的時候,多貪玩一下而已,或者成績不好,乾脆逃學一樣。

儒家在官場上鬥得太兇、太累了的時候,不妨退一步海闊天空,回到大自然樂一樂,有什麼不好呢?這樣就由儒家又回到了道家,輕鬆自如地轉換著角色。

但是,到佛教這裡,也就是儒、釋、道三家中的「釋」家,因為是由釋迦牟尼創立的,因此,佛教在很長時間裡也稱為「釋教」。

釋教的基本理念遠比中國人的道家走得遠。

中國人信道教,核心目標無非是追求長生不老,一切都圍繞著這個進行的。

道家發展到莊子的時候,莊子的養生法,表現在庖丁解牛時,就是不要去硬碰硬,一切順其自然。做人則不要冒尖,要像大路邊的大而無用的臭椿樹那樣,才能夠得以保存性命。


他說:「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也就是說無用之樹才能不夭斤斧,才能夠安享天年。

但是,到釋教這裡,完全不同了。儒家說:「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而釋教偏要與他們唱對台戲。說什麼「眾生平等」,而且人生就是苦海,而苦海就是由人的欲望引起的。

儒家所說的福、祿、壽,都是產生苦海的欲望,這些苦海,必須經由「苦諦、集諦、滅諦和道諦」,四諦過程來解決。

苦諦主要說明人世間充滿痛苦,說明人生是一個連續不斷的痛苦過程,即‘苦海無邊’。

集諦則是探討造成痛苦的各種原因,把人的痛苦歸為人的欲望。

滅諦講述了斷滅世俗諸苦的根本,即消除欲望,而達到無苦的境界。

道諦闡明進入涅槃境界的方法。

這樣一來,做和尚尼姑的,必須潔身自好,同時還必須節欲,不食葷腥,也不近女色男根,從自己開始,斷絕苦海的延續。對儒家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

佛家信眾越多,儒家市場就越小。他們的基本理念是不可調和的。

因此,必須千方百計地把進入中原的佛教進行重新改造。使佛教中國化,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把佛教的基本原理與中國的國情與實踐結合起來,使形成有中國特色的佛教精神。

這種改造是這樣的成功,在思想理念上,就有了宋朝的「程朱理學」,充分吸收了佛教色即空,無欲無剛,四大皆空的理念元素,提出了「存天理,滅人欲」,「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偉大理論。

理學,其實是儒學與當時的釋教的雜交品種。

這種學說,既把佛教籠住了,又把儒家搞掂了。當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對新儒學_理學進行新的解釋。如面對皇帝的質詢,可以說「存天理」,就是保護皇家的江山成為鐵打的江山。皇帝的江山就是「天理」。保存皇帝江山的目的自然就是要掠奪小百姓,因此,「滅人欲」,又變成了掠奪百姓的最好借口。

如果像宋朝這樣一個個男人軟蛋得不行,外敵入侵無力抵抗,要掠奪財產,殺戮兒童,侮辱婦女怎麼辦?「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是最好的辦法。

那些垃圾儒生,無力保護家園,保護家人的時候,這一招是最好的辦法,讓婦女兒童抱著家裡值錢的金銀細軟去跳井,是最好的出路。這樣既免去了侮辱名節愧疚,又省去了抵抗的勞神。

新儒學誕生在北宋、南宋的多事之秋正逢其時也。解決了皇權的重大難題,關鍵的時候雖然沒有能夠挽救皇家的江山,卻很好地挽救了聖人門徒的面子。

接著印度佛教的未來佛彌勒佛——本來是一個年輕精壯的小夥子,矗立遠視,瞻望未來,卻在進入中原之後變成了一個大腹便便、年過半百、坐著養尊處優,坐著笑著的老頭子。這是符合儒家的人生觀與價值觀的。因為,儒家只崇拜這樣的人。

年輕人,嘴上沒毛,辦事不牢,怎麼可能成佛呢?站在那裡,本身就是勞力者的形象,不符合勞心者的樣子。過於瘦的身材,顯然只適合體力勞作。那麼嚴肅地面向未來做什麼?還不如今天大酒大肉的飽一頓。要那麼認真做什麼?「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佛教通過對彌勒佛形象的重塑,變成了中國式的難得糊塗與知足常樂。中國的差不多先生開始登上人生舞台。

面對這樣的改造還不夠,這只是形象工程的第一步。

中國更大的難題是浩如煙海的佛經。一是費時,二是費力,三是耗費心思。這個時候出台一個簡便的,有中國特色的佛祖是多麼重要啊。

佛教必須與中國的國情相結合,產生有中國特色的佛祖及佛教教義,因此,中國的佛祖六祖惠能及其《六祖壇經》誕生了。不要說六祖惠能怎麼那麼有遠見卓識?其實,中國特色的儒家思想決定了,一切進入中國的東西,無論好壞,都必然會遭受到改造。

佛教是叫人覺悟的學問,讀書識字,念經悟道,消除迷信,最好有如剝筍一樣,剝掉那些強加在人身上的繁重枷鎖。

因此,如來的經典《金剛經》要人去四相的,即「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但是,到六祖惠能及其《六祖壇經》這裡的時候,一切佛經都滾遠點,咱們的六祖惠能是不識字的文盲,不識字的文盲,照說是遠離了人類文明,於成佛肯定是不利條件的。

這個時候,六祖惠能來了一個「見性成佛」,僅僅靠個人的頓悟就可以成佛。有點類似中國某些時期的口號:「不學ABC,照樣幹革命」。

為什麼中國人會這樣對待外來的經典學說?儒家的愚民思想加上道家的愚民思想,二者合力,只能夠這樣對待佛。

儒家巴不得老百姓連字都不識,這樣「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不費力了,而道家的「絕聖棄智,復歸於嬰兒」,也正需要六祖惠能這樣的佛祖。

什麼道理都不需要講,只需要見性即可成佛。什麼理論都不需要,只需要講個佛祖的故事就可以成經。剩下來的只需要抱緊綠玉杖,守住玉缽衣,就不愁大功告成。

經這樣改造之後的佛教,自然與儒和道相安無事,一千多年來,儒、釋、道三家,在中國思想文化領域形成三足鼎立之勢。形成了中國文化超穩定、超保守、超封閉的結構。

儒家是正道,讀書科舉入仕,完成福祿多多的人生任務。道家負責休閒娛樂養生,完成人生中的長生不老、長命百歲的人生任務。改造之後充分中國化了的佛教,則要解決人死後之後的歸宿問題。畢竟,能夠成仙的只有那八個人,即「八仙過海」的那幾個,而且只限於民間傳說,還登不了大雅之堂。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還無法證明。

大家能夠見到的還是一個個死去了。無論皇帝皇后,還是普通庶民,死似乎是必然的。讓儒家、道家都無法解決的這些問題,留給佛教去解決,也未嘗不是一個好辦法。

儒、釋、道占據了中國的主流社會之後,剩下的那些邊緣角色也就無足輕重了。法家只做不說,掌握實權,撈盡利益,其實三家都是為這一家服務的。

而兵家其實是法家掌握,自然還是要的,雖然治世時似乎無用,但是亂世肯定是有大用的。

陰陽家淪落到了街頭算命,這一家雖然慘了點,但是,還不是最慘的,名家的風水玄學,目前在中國房地產鼎盛時期,是不得了的火熱,賺錢其實是最容易的。

最慘的其實是墨家。

在西漢的時候,由董仲舒和漢武帝劉徹合作,這也是第一次官學正式合作,搞了「天人感應」,然後又弄了個「廢黜百家,獨尊儒術」,獨尊儒術,這一招真是太厲害了,一直到現在央視的所謂百家講壇,其實只能夠講儒家,而且只能夠由類似於丹這樣的儒家心靈雞湯大師來講。

不過,廢黜百家的後果,其實真正被廢黜的只有墨家這一家,其他雜家雖然自然也是靠邊站了,但是畢竟沒有滅絕,真正被滅絕的就是墨家這一家。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弄懂了墨家的滅絕道理,就基本上弄清了中國的根本問題。具體如何,只有下一次再專門論述了。

閱讀原文

微信號:xianhualishi2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