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為何「怒髮衝冠」?自宋以後,中國為什麼貞節比性命更重要?

關於靖康難,以前念書時,台灣的歷史課本沒提其中某件事,所以除非看過資料,一般不會知道。

岳飛寫的「滿江紅」,裡面有一句「怒髮衝冠」,為什麼他會氣成那樣?

為什麼唐朝以前,女子比較奔放,卻在南宋之後,女子「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貞節」觀念從此深入民族靈魂?究竟在哪裡起了這麼重大的轉折?
西元1126年,金兵攻陷宋朝首都,擄走宋徽宗、宋欽宗兩父子,以及所有的皇室宗親、金銀財寶,還有無數平民百姓,在北方囚禁折磨了十餘年;這就是靖康國難—–課本裡是這樣寫的。

然而岳飛的滿江紅裡,寫著靖康「恥」,而不是靖康「難」,因為真相實在太難看。

當金兵圍攻首都汴京的時候,宋家父子為了保存政權,低聲下氣和金兵議和,議和就算了,偏偏人家開出來的價碼,宋朝根本付不出來。

錢不夠怎麼辦?金兵說:用女人來換錢,而且明碼標價。

以下是史料中記載的價碼:「以帝姬、王妃一人準金一千錠,宗姬一人準金五百錠,族姬一人準金二百錠,宗婦一人準銀五百錠,族婦一人準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準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

這種恥辱到極點的要求,皇帝居然同意了,強迫大臣送出家中歌妓近百人,然後刮地三尺湊錢,不夠,只好拿著名冊點名,把皇家宗室婦女約五千人也送出去。

還是不夠,怎麼解決?以瘦金體書法聞名後世的宋徽宗,親自率領龐大皇族裡的所有女人出城,包括皇妃、公主、後宮各種嬪妃,以及他的兄弟、兒子的妻子(王妃),還有數不清的各類宮女。

然後金兵拿著名冊全城搜索,躲起來的拖出來,只有一歲的也拉出來,順便把宋朝首都裡的平民美女們能拉多少算多少,根據史料,總計約11,635名婦女,其中皇帝宗室約六千人。

她們的價碼是這樣的:
『金人選定嬪妃83人,王妃24人,帝姬、公主22人,其中皇帝妃折錢加倍,共折合金13萬4千錠;嬪禦98人、王妾28人、宗姬52人、禦女78人、近支宗姬195人,共折合金22萬5千5百錠;族姬1241人,共折合金24萬8千200錠;宮女479人、采女604人、宗婦2091人,共折合白銀158萬7千錠;族婦2007人、歌女1314人,折合白銀66萬4千2百錠;貴戚、官民女3319人,折合白銀33萬1千9百錠。以上婦女共折合金60萬7千7百錠、白銀258萬3千1百錠。即便如此,除去已經繳納的金銀數目,北宋政府還欠金人「金三十四萬二千七百八十錠、銀八十七萬一千三百錠」。』

在討價還價、拉人湊數的過程之中,金兵沒有閒著,先把一些比較出名的美女要到手;例如當時公認皇族中最美的女人–茂德帝姬,才22歲,已經嫁人了,也被金兵特別指定;最後她死在劉家寺,死因不明;劉家寺是什麼地方?那是當時金軍駐紮地。

金軍盤點搜刮完畢、吃飽喝足踏上歸途,就帶上了那上萬名宋朝婦女;連同宋徽宗、欽宗在內,分成七批被押返北方,這一走歷時一年半才返回金國都城(在今天的黑龍江)。一年半!現代人搭飛機超過10小時都哇哇叫了。

一路上,上萬名宋朝王妃、公主、宮女等等,被野蠻的金兵當成畜生一樣對待,抵達金國首都時,只剩一半,其餘都在路上自殺、餓死、病死、被折磨死了。

之後,她們被根據身分和姿色,分別送給金國的皇帝、大臣、將領,其餘則送進了各地軍營或洗衣院(金國的官方妓院),隨著年老色衰或身體虛弱,許多人被下放到民間,讓金國的普通百姓用很便宜的價錢就可以買回家。

史料記載,他們在首次面見金國皇帝的時候,被強迫全體裸露上半身,僅披著白裘,宋徽宗和皇后因為身分不同,允許他們倆再穿一件內衣。參拜之後當晚,宋欽宗的皇后就自殺了,金國故意表揚她的「貞烈」,嘲諷其他人的忍辱偷生。

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自殺、病死、被折磨死或老死在金國,一輩子沒再返回南方。

有一人後來被釋放了,那個人就是南宋皇帝宋高宗的母親韋氏。她被擄走時已經快四十歲了,仍被迫進入洗衣院,史料上甚至推測她曾被迫嫁給金兵將領。

如此屈辱,所以岳飛「怒髮衝冠」,所以南宋禁止私人修史,極力掩蓋。


朱熹之流開始鼓吹守節,他們主張女人的貞節比性命更重要,碰到這種事情,自殺算了,免得大家都不好看。朱子帶頭的理學家徒子徒孫們,就這麼影響了後來的明朝、清朝,毀滅了無數女子的青春和幸福。

這樁醜聞,中國的正史沒提,但民間還是有少量史料流傳,可以搜尋維基百科的靖康之「恥」和「靖康稗史箋證」,後者是記載此事最權威的著作,由宋人確庵、耐庵兩人陸續編纂而成。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