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越戰中的經典照片:陷入地獄的美國大兵

圖為1963年8月6日,一個美軍特種分隊出發去襲擊越共軍隊的一個補給基地。

越戰是二戰以後美國參戰人數最多、影響最重大的戰爭,最後美國在越南戰爭中失敗。

甘迺迪政府發動「特種戰爭」,由美國出錢出槍派顧問,訓練當地軍隊,以遊擊戰對付北越的遊擊戰,把農村居民趕進四面圍著鐵絲網、壕溝和碉堡的「戰略村」,妄圖割斷遊擊隊與北越之間的聯繫。

越南北方軍民採取靈活機動的戰術打擊敵人,許多「戰略村」被搗毀,一些「戰略村」還變成了人民的戰鬥村。

詹森政府把「特種戰爭」升級為「局部戰爭」,擴大戰爭規模,開始對越南北方的轟炸襲擊。

喬韓森下令採取「雷聲隆隆」行動,在南越不再局限於使用傀儡軍,美國直接派軍隊參戰。侵越美軍迅速增加,達到50萬人。

圖為1964年12月26日,低空飛過的美軍攻擊機,向疑似越共軍隊活動區域投擲炸彈。

圖為1964年12月,美軍直升機低飛配合地臉部隊前進,隨時準備支援地臉部隊打擊北越遊擊隊。

圖為1965年3月,直升機懸停掃射可疑叢林,協助美軍搜尋前進。

濃密的叢林成為越共遊擊隊的天然屏障,美軍為了解決這個頭疼的問題,用落葉劑來是大面積的叢林成片落葉,這些化學藥品的危害至今仍在影響著越南人民的說活。

1965年11月27日,美國國防部要求提升美國國防軍數目至四十萬人以便執行計劃中的大規模掃蕩行動;到了年底,美國國防軍在越南的數目已高達十八萬四千人。

圖為1965年9月,播撒「橙劑」的美軍飛機。

圖為1965年4月10日,美軍攜帶裝備從峴港附近登陸。

1965年3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在越南共和國峴港市登陸,成為第一批進入戰區的美國國防軍戰鬥人員。

圖為1965年11月2日,美軍的轟炸機正在轟炸越共目標。

快速機動的越共遊擊隊給美軍以沉重的打擊。圖為1965年11月18日,德浪河谷戰役中的美軍,照明彈的映照下,多名美軍死傷戰士等待直升機轉移救援。

1966年,被越共軍隊襲擊的美軍運輸直升機,這次襲擊造成13人死亡3人重傷。

圖為1966年,美軍戰機投白磷彈轟炸越共軍隊藏身地。為了挽回一再失利的戰事,美軍不惜將很多慘無人道的大殺傷性武器投入到越南戰場。

1966年,美軍投放的凝固汽油彈爆炸畫面。

1966年1月3日,坐在河邊休息的美軍士兵。

1966年7月21日,一名美軍傷員正在給戰友喂水,拿水壺的士兵在一次戰鬥中左臉被子彈打穿。

1966年10月10日,美軍戰士正在操機槍與越共軍隊激戰。

1967年,美軍正在埋葬戰死的越共士兵,美軍宣稱這次戰鬥打死423名越共軍人而美軍戰死30人。

1967年4月,美軍徒步涉過一片沼澤地。

1967年4月14日,美軍士兵向越共軍隊藏身地噴射火焰。

1967年9月,一位美軍戰士正在看一副性感女郎的畫片,旁邊的越南老漢正在煮茶。

韓國歌唱組合在越南慰勞美軍。

1969年7月30日,尼克森總統赴越南慰問美軍士兵。

為了限制越共軍隊的活動,美國總統詹森批准了滾雷行動,對越共控制區進行大規模轟炸。圖為1967年9月10日,美軍戰機轟炸越南北部,可以看到一顆炸彈在一座橋上爆炸。

1967年12月8日,美軍軍官向河邊草屋發射火箭,這是一處疑似越共掩體的建築。

搜尋前進的美軍士兵。

小股偷襲、恐怖襲擊等戰爭方式被越共遊擊隊大量使用。圖為1968年,越共遊擊隊襲擊西貢的美國大使館,美國軍警在矮牆後面組織防守,旁邊是戰死的美國士兵。

小股突襲,狙擊手打冷槍讓美軍防不勝防。圖為1968年1月30日,越南峴港附近的美軍遭到北越狙擊手的攻擊,美軍士兵緊急從吉普車上跳下尋找掩體。

1968年4月,美軍士兵扶著受傷的戰友正在召喚直升機來將傷員運走。

1968年2月26日,美軍和南越軍隊從越共手中奪回了順化的舊城。

1968年3月5日,美軍士兵身著防彈衣在戰壕裡刮鬍子。

1968年3月15日,在河上巡邏的美軍船隻。

1968年4月,被草草掩埋的美軍陣亡士兵,遠處是戒備對面山上越共軍隊的美軍。

1968年8月14日,美軍飛機在噴灑落葉劑。

1968年6月,一名美軍從燃燒的建築旁邊跑過。

1969年2月18日,美軍的炮兵陣地。

1969年5月19日,對重傷的美軍士兵進行急救。

圖為1973年3月26日,美軍在峴港舉行告別儀式。

1973年1月27日參加關於越南問題的巴黎會議四方(越南民主共和國、美國、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越南共和國),在法國首都巴黎正式簽署了《關於在越南結束戰爭、恢復和平的協定》(巴黎和平條約)。

隨後兩個月內,美國國防軍全部撤出越南。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