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時期,那些性教育、性誘惑、性審判..「老手」精於此道,十分善於追查男女茍合的細節。

<section class="135article" style="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image: url(

<blockquote class="135bg" style="padding: 5px 15px; border: none rgb(255, 129, 36); max-width: 100%;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background-image: url(

「文化革命」前後的那段歲月,絕對是中國歷史上「性禁錮」最嚴厲的時期。別說是性觀念性知識,就連「性」這個字眼都不能提及,只能用「男女關係」等字眼替代。

那時社會的性觀念,也許僅從八個革命樣板戲裡便可以領知若干:有名有姓的一長串豪傑英雄,男的全都沒有妻子,女的全都沒有丈夫,唯一有點已婚「嫌疑」的阿慶嫂,丈夫也出去「跑單幫了」,一個個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全都純潔高尚得不食人間煙火。

不過古人早說透了,「食色性也」,性這東西是人的天性,就象空氣一樣,處處不存在,處處都存在,你越禁錮,它就越具有誘惑力,你越封鎖,它就越讓人感覺神秘好奇。

平時也許感覺不到什麼,不過一旦它從鐵幕後面不可避免地偶爾露一下崢嶸,就會象是重磅炸彈一下子炸響,深深震撼著人們、特別是廣大青春期少年的心靈。

性的啟蒙

對於我來說,可以算得上「性啟蒙」的東西,竟然是文革初期的一張大字報。

那年我13歲,到一個小鎮的親戚家去玩。不料小鎮也「革命」了,僅有的一條小街上白花花紅艷艷,貼滿了大字報和大標語。

有一張大字報前格外熱鬧,里三層外三層擠滿了人,不過觀看的人不但不高呼憤怒口號,反而都在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不時還發出一陣陣曖昧的笑聲。

我感到奇怪,便從大人的腿縫間擠到了最前面,一抬頭不由驚呆了,原來這張大字報畫得竟是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女的正在撲向男的懷抱。畫這張漫畫的人顯然很上心,男女人物腿間的隱私部分略有展示。

那裸女更不得了,用現在莫言的一部小說名字形容,就叫做《豐乳肥臀》。再看那大字報文字說明,原來是揭發公社書記和女下屬亂搞男女關係的。

看大字報的人一個個眉飛色舞格外興奮,不過他們發現了我,便哄笑起來,說「小孩子不準看這個。」還有人拉著我胳膊,硬把我趕出了人群。

說實話,在十年「文化革命」期間看了無數的大字報,印象最深刻的竟還是這張。

幫了倒忙

時間長了,「性禁錮」倒也產生些效果,因為它能造成性無知,讓我在懵里懵懂之間,幫助一個流氓逃脫了懲罰。

那是在「文化革命」高潮時期,一天兩派(記得這兩派都不俗,各自有一個殺氣騰騰的名字,一派叫「狂」派,一派叫「殺」派)在縣城街頭大辯論,殺派被對方的氣勢壓倒,只得三五成群沿著街道匆匆逃離,而身後就是對方劍拔弩張憤怒的人群。

那時候「停課鬧革命」,我們已一年多無學可上,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上街看熱鬧,因此我一步不拉地走在兩派中間看好戲。

走在我前面的,是「狂」派一個長得挺好看的紅衛兵大姐姐,一身綠軍裝腰間紮根軍用皮帶,高聳的胸部因此顯得十分突起。她正匆匆走著,路邊突然竄出個形容猥瑣的小夥子,伸手到她胸前就是一陣放肆的摸捏。

女紅衛兵尖叫起來,另一個同派別女孩立刻上來把她拉開,倆人滿臉通紅,羞憤得罵一聲「流氓」後,就再說不出話來。

人群圍了上來,幾個人問靠得最近的我:「他幹了什麼?」小夥有些惶恐,一雙眼睛也盯住了我。

伸手到姑娘胸前能幹些什麼呢?我想了想,告訴他們說:他搶她的毛主席像章。

紅衛兵大姐姐高聳的胸脯上,確實掛著一個金光燦燦的偉人像章,這也是我當時唯一能夠想出來的理由。

小夥子一聽高興了,立刻滿臉正氣地舉起手高呼「毛主席萬歲!」「打倒狂派!」周圍殺派的人跟著高呼起來,紅衛兵姐姐噙著眼淚瞪了我一眼,只好趕緊走掉了。

若干年後我才發現,原來驅使小夥子伸手到漂亮姑娘胸前的,決不是什麼崇高信仰,而純粹就是卑劣欲望。

鐵幕後的誘惑

當兵後來到連隊,發現原來這神聖的「大熔爐」里依然逃脫不掉「性」的話題。白天大家學思想談體會一派正氣,而晚上熄燈之後最熱烈的話題往往就是「性」的秘密。有些已婚官兵繪聲繪色的「經驗」之談,會讓整個班排的戰士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我們電影組有幾個老兵是從越南戰場上回來的(不過他們不是去打越南,相反,是去幫越南人打美國飛機),很神秘地告訴我,越南北方女多男少,女人又多又開放。

他們傍晚出去放電影時,駐地邊的小河里滿眼都是赤身裸體洗澡的女人。連隊里還有人因為常去偷看越南女人洗澡,而被當場抓住挨了處分的。

我們部隊政委去參加地方「三支二軍」,當了市公安局的軍管會主任,回來挑了十幾個思想好文化高的官兵,去幫助公安局清理積存的檔案,不過這些人的思想有時也不那麼過硬。

政委告訴我,其中有些人對別的檔案不感興趣,專愛找強姦等性犯罪的案卷看,有些人看了一天,連一個這樣的案卷也沒有看完……

久旱逢甘

「文化革命」不斷深入,形勢一片大好,不過這方面的一些情況也越演越烈。1974年上級突然發來通報,說是近在咫尺的場站部隊出現了「階級鬥爭新動向,」抓住了幾個傳抄手抄本《少女之心》的戰士,那些人當然全都挨了處分,文件還要求大家都要提高警惕。

說實話,許多人當時嘴上一片聲譴責,心里卻癢癢地有些期待,希望自巳也能遇上些這樣的「新動向」,能夠親自去「批判鬥爭」一番。

過不幾天「考驗」果然來了,由於我是機關兵,管理比較鬆散,一段時間讓我單獨住了一間寢室。那天有個要好的連隊士兵找到我,說有個筆記本要在我這兒暫時放一下。望著他惴惴不安的神情,我心裡有些懷疑。等到他走後翻開一看,哇,不得了,那果真是一本不折不扣的色情手抄本,書名叫做什麼《半日輕狂記》,雖不是大名鼎鼎的《少女之心》,卻要比《少女之心》更加色情更加露骨。

這類書其實沒有什麼嚴格意義上的情節故事,只有赤裸裸不加掩飾的色情描寫,撩撥人們最原始生理欲望的語言文字。讓從未見過此類內容的我一時如同五雷轟頂,不過醒了醒神,還是立刻關上門如饑似渴地抓緊時間看起來,而且最終也沒有去舉報揭發……

越來越濃重的「性禁錮」後面,「性」變得處處沒有而又處處都在,因為抑制反而變得更加膨脹,更加茫然與好奇,越來越多的手抄本與性錯亂越演越烈,這樣的情形,不知當時那些在位的高層是否知曉?是否失望?

借性整人

隨著年齡長大閱歷增加,我還漸漸發現,原來在層層鐵幕後面,「性」這東西不僅誘惑力不減,而且還成了一根打人的「棍子」,政治上整人的工具。

那時的政治風向猶如小孩子的臉,老是變過來變過去,幹部如果是因為政治選邊站錯隊倒台,等到明天的政治風向一變,就又成為「還鄉團」卷土重來了。而且說不定官還當得更大,報復也就更加厲害。

所以搞倒一個幹部最要緊的,不是他的政治路線如何,而是他是否有「男女關係,」(那時一窮二白,幹部很少有機會貪污受賄)如果把男女關係錯誤給坐實了,那這個幹部往往就徹底臭了完了。即使路線又對頭,復出的機會也準定大大減少。

所以我後來參加搞的「專案」,一個主要的任務,往往就是嚴厲追查審查對象的「男女關係」問題。

有些專案組的「老手」特別精於此道,十分善於追查男女茍合的細節過程。

那個時侯是沒有什麼「隱私」可言的,因為從理論上說,幹部黨員以及群眾對黨都不能有任何隱瞞,現在審查你的不是別人,正是黨組織,因此你必須老老實實,毫無隱瞞地全部回答。盡管心裡有一萬個不願意,也必須當著審查人的面,把那些男男女女的關係細節徹底講個明白。

不過可惜的是那時我還沒有結婚,因此盡管主管很信任我,每逢遇到這樣有聲有色又有趣的審查專題,主管卻總是笑瞇瞇地將我支使出去。於是我便只好戀戀不舍、心里癢癢地離去,也因此錯失了許多免費聆聽「性教育」的好機會。


來源/史鑒

作者/王曉明

原標題/文革時期的性!鐵幕後的誘惑

主編、監制/振華

責編/張燕

製作/蘭宇、滕躍升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閱讀改變生活,公社共築夢想。由光明日報社直屬單位聯合推出的「閱讀公社」將開啟一場高端文字視覺盛宴,帶您及時品讀經典文章、精品書籍,了解專業書評,在浩瀚閱讀海洋中,輕鬆、愉悅地汲取豐富精神食糧,感知語言獨特魅力,獲取心靈啟迪。

微信號:yuedugongshe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