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投降後的日本人在中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當時,在中國境內有大約125萬日本軍人和近200萬日本僑民。
如果從“九一八”事變算起,日本在中國橫行14年。

八年抗戰,中國直接間接死傷者在2000萬以上。日本投降,它的軍民將會在中國受到怎樣的對待?(新浪網欄目編輯:馬俊岩)

湖南芷江此時登上了歷史舞台。芷江機場為中國戰區第二大軍用機場,駐守機場的是中美空軍混合大隊。國民政府8月17日決定在芷江與日方接洽投降事宜。1945年8月21日,日本洽降代表今井武夫等六人乘降機抵達芷江機場,並乘坐插有白旗的吉普車繞場一周示眾。供圖:FOTOE

在芷江會場,日本代表向中國政府交出陸海空侵華兵力分佈圖,簽署了投降備忘錄。當日中方代表是陸軍總參謀長蕭毅肅和副總參謀長冷欣,日方代表有人不時擦汗。圖為今井武夫(中)閱讀何應欽要求轉交給岡村寧次的《中字第一號備忘錄》。供圖:FOTOE

根據蔣的指令,中國戰區(不包括東北)劃分為16個受降區,先後組織受降。1945年9月9日上午9時,南京中國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中國戰區受降儀式在此舉行。這個時間,中國人視為“三九良辰”。雙方代表各7人。日本投降代表都被要求剃光頭,以示戰敗輸光。供圖:FOTOE

南京受降儀式上,中方使用的桌子很寬,大約是日方的三倍。中方代表坐皮包椅,日方代表坐布包椅。圖為日軍總參謀長小林漫三郎向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呈遞降書。何應欽在接受降書時,因彎腰而被指親日。如果看過視頻,你會發現何應欽的這一動作非常自然。

日本投降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發布一號受降令,規定“凡在中華民國(滿洲除外)、台灣、越南北緯16度以北之日本軍隊,均應向中國軍隊投降”。蔣介石本以為就此能夠收回香港,怎奈丘吉爾說“除非踩過我的屍體”。圖為1945年9月15日,英國人在香港受降。供圖:Gettyimages

1945年10月6日上午9點,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軍團司令部大樓門前舉行天津日軍投降儀式。在日本宣布投降的前夕,八路軍已經佔領天津郊區,國民黨軍隊則遠在四川。蔣介石下令城內日軍和偽軍不准向共產黨部隊繳械,並授權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天津接受日本駐軍投降。

1945年10月10日,北平秋高氣爽,中國華北戰區的受降儀式在故宮太和殿前舉行。上午10點,當景山的汽笛長鳴後,受降儀式正式開始。當日,日方代表有60人,由日軍華北方面司令官根本博中將率領;中國受降主官為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上將。圖為日方代表入場投降。

根據麥克阿瑟的命令,“日軍繳械時不舉行收繳副武器之儀式”,所以在中國各戰區,都沒有舉行官方的獻刀儀式,但華北戰區除外。孫連仲要求日軍將領在第十一戰區受降儀式上獻刀。圖為日方代表獻刀。

中國戰區的16個受降區為何不包括東北呢?根據蘇美英三巨頭制定的《雅爾塔協定》,以出賣中國領土為代價,斯大林在1945年8月9日零時10分,出動150萬蘇聯紅軍開進我國東北地區,發動“八月風暴”。圖為被蘇軍俘獲的日軍。供圖:Gettyimages

日本天皇發布投降詔書後,關東軍在東北與蘇聯的戰鬥並沒有停止。1945年8月18日下午,關東軍司令部才向所屬部隊下達了投降命令。圖為日軍向蘇軍繳出武器,並將裝備移交給蘇軍。蘇軍撤退前將大批關東軍裝備給了八路軍。供圖:Gettyimages

此前,國民政府曾嚴令日軍只能向蔣或何應欽指定的指揮官投降,八路軍不得擅自行動。日軍還接到命令,在政府軍到達之前,必要時要就地防禦共產黨軍隊的進攻。圖為1945年10月,在山東鄒縣,日軍向八路軍投降。供圖:CFP

1945年9月5日,美軍空運大隊開始空運國軍新六軍接管南京防務。圖為1945年9月11日,進入南京市區的國軍新六軍與兩輛日軍卡車相對而過。新六軍1945年參加芷江戰役,因地利之便,成為接收南京的部隊。

1945年9月20日,駐南京的日軍投降部隊接受國軍新六軍的檢查。南京曾遭日軍屠城,這些日本人想不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供圖:FOTOE

依據蔣介石的“以德報怨”政策,已經辦理投降宣誓手續的日本官兵,不稱戰俘,而稱作“徒手官兵”;“徒手官兵”納入國民政府軍的補給體制,與國軍官兵拿同等薪資。圖為1945年10月,安徽蕪湖,投降後的日軍步出城門前往集中營時,接受中國軍官點驗部隊。供圖:FOTOE

1945年9月以後,國民政府對日本官兵和僑民實行集中管理,各地設專門區域。駐南京和蚌埠的一部分日軍曾把戰前蔣介石的別墅作為休息所。圖為1945年12月,上海日俘在他們自己的營房區。

在大遣返之前,集中在上海繳械的日軍共有68000餘人。圖為1945年10月,日本官兵在上海的街道上,將他們之前建造的路障拆除。

岡村寧次曾在他的回憶錄裡寫到:“停戰後,中國官民對我等日人態度,總的來看出乎意料的良好。”上海集中營的日軍上午勞動,下午大部分時間開展娛樂活動,打籃球、練單雙槓、或下棋讀報。圖為1945年12月,上海日俘營房內。

即使留在南京的日僑日俘也沒有受到南京人的報復。據1945年《申報》載:(南京湯水)集中營的官兵,吃、住都照我軍的待遇,營中生活相當不壞。繳械時,除武器彈藥等軍品外,官兵私人的東西如服裝用​​具等,我軍絲毫未動。圖為1945年9月,南京龍潭集中營中的日軍起火做飯。

1945年9月30日,國民黨陸軍總司令部規定以“強迫”執行為手段,將日僑分地區、限期集中;嚴格規定集中時日僑所帶物品的種類、數量,集中居住等。圖為1945年10月,南京日僑正整理行李,準備搬往政府在城牆外臨時搭建的南京日僑集中管理所管理所。

1945年底到1946年初,南京的絕大多數日俘日僑都幸運地經過上海陸續遣返回國。在南京的部分日本僑民不願回國,還有僑民覺得回去後養不活孩子,就直接把孩子送給了南京一些市民。圖為1945年10月,南京日僑管理所中嬉戲的日本兒童。供圖:FOTOE

1945年,日本投降以後的上海,吳淞為日軍集中營地點,浦東為日軍海軍陸戰隊集中地,日僑則集中在虹口。自1945年9月13日起,約10萬日僑陸陸續續遷入虹口集中區居住。上海日僑管理處規定,日僑早上6點至晚間8點以外時間不准出營。圖為在一所學校裡的日僑。

在虹口集中區,一部分富裕日僑照樣錦衣玉食、出入高檔餐廳和影院,有的日僑生活則陷入困境,以擺攤為生。上海日僑管理處為保障日僑生活,將絕大部分生活必需品原價配給,經濟困難家庭另外特別照顧。圖為1945年12月,上海,賣東西的日僑。

上海日僑管理處規定:歸國日僑不得攜帶的物品:武器彈藥、照相機、望遠鏡及光學儀器、金條或銀條、未鑲之寶石、藝術物品、股票、沒經批准的珠寶及奢侈品、歷史書籍和文件報告書等等。圖為1945年12月,國民黨軍官對歸國日僑攜帶物品進行檢查。

1946年12月3日凌晨,上海第一批遣返日僑2185人排成長隊從滬江大學出發,步行至虯江碼頭,他們將於第二天乘坐明優丸號被遣返回日本。圖為向碼頭進發的日本僑民。

從1945年11月到1946年12月,300多萬日俘日僑通過12個港口返回日本,這些港口分別是:基隆、大高、老饒、青島、大沽、上海、廣州灣、海口、三亞、廈門、汕頭、海防。圖為1945年12月,在明優丸號船艙裡正在被遣返的日本僑民。

30年後,蔣介石逝世,日本《朝日新聞》發表社論:“蔣氏的光榮在領導對日抗戰勝利時達到了頂峰,並且由於蔣氏的以德報怨的佈告,使得日本的二百萬軍隊能夠生還故國,是日本國民所無法忘懷的事。”圖為1945年12月4日,上海第一批日僑準備乘坐明優丸號返回日本。

參考:日本居然拍了抗戰電視劇,從滿州國、國共內戰到毛澤東建國;也算另一個角度。
本文來源:新浪網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